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21,劉天心的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121,劉天心的殺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當然不是白射的。想不到他竟然射死了好幾個異能者。以他那變態的能力,他到底能爆發出何等的戰鬥力呢?說實話我有點期待。

雖然二皮臉的異能並不能持續很久,但是在這短暫的時間裡面,哪怕就是司徒也要逃避的。說到異能的變態程度,二皮臉絕對算是一號人物。只要他殺的異能者足夠多,在短時間裡面,他絕對會是無敵的存在。

我不由得想起了以前蒙蒙問他的話:如果你將來可以做救世主,但是要殺掉我們,你會怎麼做?

蒙蒙的話都是有深意的。也許在某些時候裡面二皮臉才是那個真正有機會當救世主的人。試想一下,如果他到時殺了我再殺了蒙蒙和其他的異能者,直面本體的話,至少比我們的機會都要大的。

只不過那時蒙懞直接就跟他說那都是錯覺。

我把匕首交給了二皮臉。他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瘋狂。他要開始他的表演了。

只不過在這個時候,大門口那邊又亂了起來,幾個人飛了進來。原本逃掉的那伙人竟然再次沒命地逃了進來。這個變故讓很多人都驚叫起來。

劉天心殺了回來。

跟電影裡面的壞蛋不同,他並沒有大叫大嚷,而是沉默地一邊殺著人一邊吸著著他們死後釋放的死靈。在這方面他倒跟司徒無功有點像。司徒無功那惡魔好像就是殺的人越多,力量就會越強大。

「殺了他1鍾老鬼大叫道。他的身邊圍著好幾個獨眼龍,看起來都是為了要保護他的。而這個時候劉天心似乎也擺明了就是趁亂取了這老鬼的命。

只要這老鬼一死,這所謂的狗屁聯盟馬上就解體,而以後他殺起人來就更方便。他大可以各個擊破,也許只要他殺得夠多,司徒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所以這個時候連司徒都有點急了。他想扔下收割者去擋住劉天心,只不過他做不到。收割者也不是傻蛋,他們雖然只是雜碎,但同樣也有著智商的。司徒面對的那個收割者在這個時候加緊了攻擊。

劉天心的效率出奇的高,大門口那邊又基本上都是些雜魚,根本就對他造不成威脅,他一路往鍾老鬼殺過去,一時之間血肉橫飛。

鍾老鬼身旁的獨眼龍裡面三個向劉天心撲了出去,但劉天心根本就不跟他們硬碰,他像是一條蛇一樣遊走在普通人之間,順便還一路收割著生命。他化身成為了惡魔,在那群現在看來毫無用處的普通人之間遊離著,一個又一個死在了他的刀下。普通人群倒成為了他的保護傘,他根本就不鳥那些獨眼龍。

鍾老鬼大聲說:「他要去那個房間1

果然,劉天心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沖向蒙蒙那個房間。他的路線選擇得很高明,表面上看起來像是沖向鍾老鬼,可是一轉向之間,他與蒙蒙所在的房間之間並沒有幾個獨眼龍與收割者。而司徒和他的對手,原本是在房間門口的,現在也隨著他們的打鬥而稍稍遠離了。

鍾老鬼的聲音讓很多人都驚醒了過來。幾個獨眼龍只能舍了收割者去擋劉天心的道路。

劉天心忽然之間就加速,他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一樣往前衝過去,手中的長刀高高舉起,下劈,在那一刀中,我看好像看到了一頭狂奔而出的鬼頭往前衝過去。

刀疤大漢吸了一口氣,說:「原來他的能力是這個。」

反正我不知道劉天心的能力到底是什麼,估計就是跟意念精神之類的有關的,吸收死靈,轉化為能量之類的。

一個獨眼龍首當其衝,鬼頭從他的身體裡面一衝而過,那人就像是定住了,竟然一動不動;而後劉天心的一刀把他一劈兩半。

鬼頭的沖勢依然不變,繼續往前衝過去。第二個獨眼龍想用兵器去擋一下,只不過鬼頭並不是實體,雖然看得到,但根本就碰不到。所以他也被鬼頭衝擊過身體,被隨後殺到的劉天心一刀兩斷。

我忽然發現,在真正的變態級別的異能者面前,那些普通的異能者完全就像是普通人一樣,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要是劉天心用這一招去對付鍾老鬼的話,估計鍾老鬼並不會死,因為他可以逃;但是對付房間裡面的蒙蒙的話,那就不同了,蒙蒙並不會逃,而且前面擋著的獨眼龍也會試著去接下這招的。

獨眼龍接不下;司徒又抽不開身。慘叫聲從另一處再次傳來。這次是那個身材苗條的收割者那邊傳來的。她的壓力本身就小了很多,再加上劉天心的忽然出現,獨眼龍那邊更是亂了套,剛才就是從她這邊有幾個獨眼龍跳了過去想擋住劉天心,所以現在對付她的也只不過三個獨眼龍而已。

我們當初對付左手美女的時候出動了幾個人?有蒙蒙有餘帥有風雷有鐵柱,最後要不是我爆發了的話,根本就殺不死左手美女。而眼前的這個苗條收割者,哪怕就算不如左手美女,但想要以區區三個獨眼龍就對付她的話,也太異想天開了一點。

在劉天心斬掉第二個獨眼龍時,她就變成了一張巨嘴,一口就把一個獨眼龍吞了下去——顯然她並不能吞下,因為她只是一張嘴巴而已,所以她馬上就把那個獨眼龍吐了出來,不過她牙齒還是有的,所以那個獨眼龍完了,混身是血,在地上一動不動地慘叫著。看樣子就像是今天剛開始的時候那個跳樓沒跳死像灘泥一樣躺在地上慘叫的一樣。

轉眼之間這個獨眼龍就完了,要麼等一會兒自然會死,人頭算在這嘴巴收割者頭上,要麼拖下去讓人補刀,異能轉移給一個普通人。

就是這個嘴巴,曾經出現在天空上面的。現在她出現在了這裡。

圍著嘴巴收割者的另外兩個獨眼龍看起來都怕了,他們急退,嘴巴收割者並不追擊,反而再次變成了人類的形態。

幾乎就在這聲慘叫響起的同時,那個肥豬收割者終於也釋放了出了他真正的力量。圍在他身邊的還有七個獨眼龍,他的壓力是很大的,但是他竟然忽然停了,在這一停之間,他的身體就中了六把武器,他的身形也有點不穩,看得出來像是受了重傷;但這傷應該還不致命。但是圍攻他的七個獨眼龍裡面,卻倒下了六個。因為第七個獨眼龍忽然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在轉眼之間就把其餘六個獨眼龍全都幹掉了。

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厲害的獨眼龍,身手快得有些不可思議,圍攻的時候也是主力;但在這個時候他像是中了什麼不可思議的魔法,被肥豬收割者控制住了,反殺了其餘六個獨眼龍。在此之後,他也倒了下去。

誰也料不到獨眼龍竟然會這麼不經打,轉眼之間就倒下了這麼多。

劉天心的依然在往前衝去。要不是剛才劈了兩個獨眼龍,他早就到了門前了。而鬼頭在幹掉了兩個獨眼龍之後速度似乎也慢了一些。

司徒終於有點鎮定不住,他忽然往劉天心扔出了手中的斷月刀,雙手往背後一抽,竟然抽出了兩把斬馬刀。

反正我一直都在注意著他,一直也看不出來他身後還背著刀的。看來他這兩把刀也用幻境隱藏了起來。

這兩把斬馬刀正是司徒無功以前用過的。毫無疑問,這司徒正是司徒無功。斬馬刀在手,他的戰鬥力瞬間就提升了一個等級,把收割者砍得倒退了一步,他這才衝到了門前,手中的斬馬刀正好斬在了迎面而來的鬼頭上面。

先前幾個獨眼龍無一例外的碰不到鬼頭;但司徒可以。他的斬馬刀斬出了兩條黑色的線,似乎要把這頭鬼斬成一個鬼棍之類的。

斬馬刀與鬼頭相撞在一起,無聲無息,但是鬼頭卻消失了,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司徒被震得後退了一步,背後就是房門。

斷月刀被劉天心格開。如果他繼續往前沖,那麼他直面的就是司徒,當然他還有可能跟那個收割者聯手,一起對付司徒;只是他沒有這麼做,他借著這一格之力,再次轉向,這次竟然是往我衝過來的。

好吧,看來他的目標真的很多,殺不了鍾老鬼就打蒙蒙的主意;打不了蒙蒙的主意就再次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們與他現在正隔著那個與司徒對打的收割者;那收割者並不理會劉天心,繼續纏向了司徒,所以現在劉天心要面對的僅僅只是我們而已。

只是他到底是要殺我呢,還是要殺二皮臉?

刀疤看起來要出手,只不過二皮臉搶在了他的前面。

二皮臉手中抓著我的匕首,直接往劉天心衝過去。現在的二皮臉已經不是平常的二皮臉,而是加強版的二皮臉,也不知道他得到了哪幾樣能力,能不能打得過劉天心?

二皮臉的身法很快,然後,他消失了。

二皮臉剛才竟然射殺了一個隱形人?

好吧,估計那個倒霉的隱形人死的時候都被人壓著,要不然裸奔男我一定會注意到的。

更加驚人的是,普通的隱形人是不能穿著衣服和拿著兵器的,因為衣服和兵器他們並不能隱形;但是現在二皮臉的隱形卻高明了太多,身上穿著衣服而且手中還抓著我的匕首竟然完全隱形了!

劉天心忽然停下,大罵道:「他媽的!他都不殺?1

能隱形衣服和兵器的隱形人,而且無聲無息。劉天心看樣子也有點急了,揚手就不知道撒下了什麼粉末。

沒有顯形,好像二皮臉根本就不在他身邊一樣;又或者二皮臉根本就變成了空氣,無處不在。

忽然,劉天心反手一刀往身後格去,當的一聲響。他的刀冒出了火花,隱形的二皮臉也只不過露了半截刀尖而已,而且轉眼之間刀尖就再次不見。

二皮臉的隱形……太bu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