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22,恐怖如斯的二皮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122,恐怖如斯的二皮臉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二皮臉的無敵隱形術差點驚掉了一地的下巴。

獨眼龍可不同於普通人視界那麼窄,他們就算沒有親眼見過隱形人,大概也聽說過。只不過當二皮臉就這樣隱形,而且在粉末裡面依然不顯現出身形時,有獨眼龍在大叫:「這怎麼可能?1

「這也是隱形?」一個隱形人光著身子慢慢顯現出來,他**的身體跟二皮臉對比起來是如此的可笑。

刀疤都有點不敢相信,「他到底是什麼人?」

我怎麼跟他說明呢?

事實上我根本什麼都不必說。在現在這個場合裡面,二皮臉或許就是那個能獨自一人收割掉全部的超級變態。

只是他不能持久。這就是他的唯一缺點。

二皮臉自然不可能只殺了一個隱形人而已,他身上的能力除了隱形之外肯定還有其他的。比如說現在的他就很靈活,這點可不是隱形能帶來給他的。

而且更加變態的是,我往眼皮上抹了血依然看不到二皮臉到底在哪裡。

只有刀刃。一把匕首彷彿被他變成了無數把,圍著劉天心從四面八方向著劉天心刺過去。

劉天心再也不能雲淡風輕,在二皮臉如此瘋狂的攻勢之下,他像發了瘋一樣舞動著手裡的長刀,而且還一邊大叫:「再不殺他,你們也要死1

而在這個時候,司徒並沒有過多的表示,反而是收割者們一齊往二皮臉所在的大致方位聚過去。

看樣子收割者也不知道二皮臉的具體方位在哪裡,現在這個模樣他們有點像是要對劉天心下手,又像是對二皮臉下手。

忽然這麼多收割者聚過來,劉天心也大吃了一驚。他的身上鮮血在飛,因為隱形的二皮臉手中的匕首不斷切割著他的身體,看起來不可一世的劉天心就要死了。

他果然倒了下去,身體被二皮臉手中的匕首在瞬時之間切成了無數的小塊,但在另一邊,一個普通人卻大叫一聲,抱住了頭,同時他的模樣在變化著,竟然變成了劉天心的模樣。

原來劉天心還有這樣的保命手段。他迅速地往外面突進著,在人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到了大門口,還不忘回頭看了二皮臉所在的方位一眼。

二皮臉現在正式陷入了危機之中,因為總共八個收割者已經把他所在的大致方位圍了起來。那些收割者在這個時候完全不理會獨眼龍之類的,而把二皮臉當成了第一威脅。

司徒並沒有過多的表示,在這個時候看起來他還是想看戲。

八個收割者一齊出手,武器帶起了寒光。

沒有砍中。

倒是在另一邊,一個獨眼龍慘叫一聲,然後身首異處!二皮臉的匕首在那個獨眼龍身首的分割線上顯現了不到一秒鐘。轉眼之間,二皮臉竟然轉移了目標,殺向了獨眼龍們。

二皮臉的收割還在繼續著,也不知道他剛才殺的獨眼龍裡面到底有哪些奇葩的能力,在這個時候鍾老鬼那個傢伙竟然一刀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還好鍾老鬼身邊有好幾個獨眼龍守著,他們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在鍾老鬼不對勁的第一時間就揮刀格住了鍾老鬼的刀。鍾老鬼臉上的表情是麻木的,他在這個時候像是變成了殭屍,在刀被格住的時候,他刀勢下沉,反手一刀刺入了身後一個獨眼龍的身體裡面。

「你……」那個獨眼龍大叫道。

鍾老鬼絲毫不理會他,繼續揮著他的刀。

那個受傷的獨眼龍看樣子想一刀砍了鍾老鬼,不過被另一個獨眼龍擋住,幾個獨眼龍一齊上,把鍾老鬼抓住,然後一個刀柄把他打暈了過去。

鍾老鬼他們不敢殺,因為殺了鍾老鬼,這個所謂的聯盟就將不復存在。

鍾老鬼是被他們制伏了,只不過事情還沒有完。二皮臉就像是以前我遇到過的那個噁心的幽靈一樣,占完了一個人接著再佔下一個人,空道八還因此中了招。

第二個被佔領身體的正是那個格住了受傷獨眼龍的傢伙。要說那個受傷的獨眼龍也真是倒霉到了家,一開始就被鍾老鬼刺了一刀,砍出的一刀被格住,而且旁邊的獨眼龍為了防止他對暈倒的鐘老鬼不利,還有兩個傢伙抓住了他的手臂。所以被二皮臉佔了身體的那個傢伙順勢就一刀結果了那個受傷的傢伙。

乾淨,利落,而且還得到了獨眼龍們的幫助。

有幾個獨眼龍明顯一呆,只有一個獨眼龍看起來還冷靜著,他一腳踹在了那傢伙的腹部,踢飛了出去。

接著是第三個獨眼龍。那傢伙正是抓著那個已經死掉的獨眼龍手臂的傢伙,手中一把大柴刀。這時柴刀飛了出去,飛行的目標正是躺在地上的鐘老鬼。

看來二皮臉真正想殺的依然還是鍾老鬼。

槍身響起,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一連發出了好幾發子彈,竟然全都擊在了柴刀上,把柴刀擊得飛出了一串火星,打偏了,落在地上。

司徒大叫道:「都散開1

而這個時候收割者也開始了行動,有三個往被二皮臉佔了身體的那個傢伙沖了過去。

司徒也沖了過去。

被二皮臉佔了身體的那個傢伙在扔出柴刀之後,人也馬上撲了出去,正是撲向鍾老鬼。

旁邊一個獨眼龍大叫道:「他媽的1

也撲了過去。看樣子他正是撲向那個被二皮臉佔了身體的傢伙。

但是那個傢伙忽然大叫了起來:「什麼鬼?1

什麼鬼?

沒有什麼鬼!

因為後面撲出的那個傢伙手中的長刀已經從上而下插入了他的身體裡面,刀勢繼續,再往下就會刺入地上的鐘老鬼的身體裡面!

不用說誰都能看得出來,二皮臉馬上就放棄了先前一人,反而佔了下一人的身體!

這一招不可謂不陰險毒辣。表面上是去救人,實際上去是去殺人的。

看來鍾老鬼就要死翹翹了。

在這個關鍵的時候,竟然是那個侏儒救了鍾老鬼一命,他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竟然把鍾老鬼往橫里拖了一步,所以那把長刀就刺在了地上。

有很多人鬆了一口氣。

侏儒反手抽箭。

他的目光在看著別處,似乎在尋找著二皮臉的方位,但他抽出箭之後,竟然反手往地上的鐘老鬼刺了下去。

二皮臉竟然又佔了侏儒的身體。

這二皮臉到底有多變態啊!

獨眼龍裡面自然也有不同凡響的人存在的。他們一開始只是被二皮臉打了一個措手不及而已。隨著一個接著一個身體被佔領去刺殺鍾老鬼,獨眼龍裡面的能人異士也把神經崩到了最緊的地步。

侏儒的攻擊看似一擊必中,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鍾老鬼的身體竟然下沉到了地面以下,有點像是隱身了一樣,只是過程我看得清清楚楚,確實就是沉入了地下。

侏儒的箭擊在了地面上,而且還刺了下去,也不知道有沒有刺中鍾老鬼。

很多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司徒也沖了過去,他站在了鍾老鬼消失的地方,看著侏儒。

其實侏儒依然是那個人。

「嘿嘿,還好老子一直注意著。」獨眼龍裡面一個人得意地笑著說。

二皮臉對付鍾老鬼的這一波攻擊看起來收效並不很大,因為並沒有殺掉鍾老鬼;而對付司徒的話,估計也不好殺。

那個獨眼龍的得意還掛在臉上,但情勢又有了新的變化。這次的變化是司徒,他手中的斬馬刀竟然雙雙往地下插去。

靠,還有沒有天理?二皮臉竟然都能佔了司徒這個**oss的身體?那叫他自殺不是更好嗎?

鍾老鬼在司徒面前,完全就只是一個小蝦米啊!

司徒的刀在大家反應來之後就已經深深地插入了地下。刺了一下,然後拔了,第二次再次換了一個方位刺了下去。

地面上的刀洞冒出了一些血,看起來是真的殺了鍾老鬼。

想不到啊想不到,最後鍾老鬼竟然死在了司徒的刀下。

我真想大叫提醒二皮臉,只要殺了司徒就行了,別去管那些小魚小蝦了。但是在司徒第二次刺入地下的時候,地面上冒出了一個收割者。

那正是一直以來司徒的對手。他就像是左手美女一樣,也會的身上似乎還帶著傷。

我忽然明白了過來,司徒要殺的竟然是這個收割者。

這個收割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潛入了地下,看起來他應該也是去殺鍾老鬼的,司徒並沒有被二皮臉佔了身體,而是發現了這個收割者,所以這才刀刺入地的。

「鍾先生……死了1那個剛才還在得意的人大叫道。

鍾老鬼死了?

到底是死在收割者的手中,還是死在了司徒的手中?

看起來這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鍾老鬼死了。

我看向那些普通人和異能者們,他們的身上似乎有一種淡淡的紅雲正在蒸發著。

鍾老鬼死了,血誓要消失了,這個狗屁聯盟也要消散了吧?

再也沒有什麼能阻止混亂了。司徒的計劃看起來要破產了。他聯合了那麼多人要對付本體,看起來他也下了很多本錢的。

說起來司徒無功也只是一個可憐可悲的傢伙而已,竟然被惡鬼佔了身體,現在的本體應該是被惡鬼控制住的。

司徒無功一方面想得到蒙蒙腦中的東西,另一方面又想奪回他的身體。看起來奪回他的身體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會費這麼大的心思搞這個聯盟。

只是鍾老鬼最終還是死了。

二皮臉呢?現在依然有七個收割者在圍著他的大致方位。

更恐怖的是,現在看起來二皮臉的身形竟然在顯現出來。

那個肥豬一樣的收割者變出了他的原本形態。原來他就是一隻眼睛。這個眼睛並不只是一個眼珠子,而是帶著眼皮的,此時眼皮正在睜開。

在眼皮睜開的同時,二皮臉的半透明的身形開始顯現,他並不是傻傻地站在七個收割者圍成的包圍圈裡面,而是潛伏在三個獨眼龍的身邊。他的匕首已經抬起,對準的正是一個獨眼龍的後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