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24,時間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24,時間到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讓我們快樂的收割吧!

衝鋒槍在吼叫著。 在這吼叫聲中,張志偉很快樂,他大叫:「我要異能!我要異能1劫財色很興奮:「你們這些垃圾1

自從空道八死後,劫財色就像變了一個人,他好像變得沉默與深沉了。也只有衝鋒槍才能釋放出他心中的鬱悶與仇恨。

刀疤顯得很沉默,他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槍。

而我,也讓我手中的槍發揮出了作用。

後座力很大,所以我不得不後退半步,而且槍托頂在了身上。每射出一顆子彈我都的全身都要震動一下,而且我也忍不住想低頭看看槍身。還好我知道我的眼睛要看著我要射擊的那些人。

事實上從二皮臉爆發開始到現在其實只是在很短的時間而已,只不過發生的事情實在很多,我的眼睛都有點不夠用,而且剛才我一直也都在旁觀而已。只不過現在,我真正的參與了其中。

因為我們的加入,場面自然就更加亂。二皮臉倒懸在天花板上,而下面卻一堆獨眼龍和收割者。獨眼龍和覺醒者本身就跟收割者過不去;收割者本身也要收割這些人,所以在二皮臉飛上去之後,兩者相遇自然也要刺刀見紅的。

只不過我們加入之後,這種刺刀見紅就變成了單方面的。因為我們的子彈對收割者並沒有什麼作用;而對獨眼龍和覺醒者卻有強大的殺傷力,所以在這方面,看起來我們又好像是在幫著收割者一樣。

我也不知道一次性射出了多少子彈,反正全射光了;而且手也震得有些發麻。

收割者依然傲立當場,在他們身邊橫七豎八地倒著十幾個異能者。

很奇怪的感覺。

我忽然覺得我有罪。

張志偉有些瘋狂,他叫道:「我殺了幾個?我殺了幾個?」

不知道他殺了幾個。

他又叫:「為什麼我沒有異能?」

為什麼?估計他擊中的獨眼龍裡面還沒有一個死掉了。

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真正殺死幾個。哪怕就是真的殺了幾個,我也不可能感覺到新的異能的。

我們的子彈都打光了,刀疤也扔掉了他手中的槍,拿著他的剁骨刀。

異能者們不得不後退了一些距離。

收割者現在竟然不先處理天花板上面的二皮臉,而是沉默而冷血地對著地上的異能者們進行著補刀。不幸的是裡面好像有一個傢伙正是余帥的手下。

那個傢伙我記得以前他應該是在那個黨校裡面守門的,想不到現在他也被我們射擊得重傷,躺在地上依然在瞪著我們。

「余帥,殺了他們!殺了……」他還沒有叫完就死了,收割者的恐怖鐮刀輕輕巧巧地砍掉了他的頭。

現在司徒他們會怎麼做?

我看向司徒。他也正沉默地看著場中的收割者進行著補刀。

倒是天花板上面的二皮臉皺了皺眉頭,也不知道他什麼想法。

「司徒,怎麼辦?」一個手臂受傷正撫著傷處的獨眼龍問。

司徒瞪了他一眼,罵道:「怎麼辦?說了對付收割者1

「他媽的,他殺了我們那麼多人,我們怎麼能不殺他?」

司徒一個耳光甩過去,幾乎都快要把那人打飛出去,「愚蠢!收割者為什麼要殺他?收割者要殺他,我們就要殺他嗎?」

他這句話倒說到了重點。

也點醒了很多人。

有人問:「收割者為什麼要殺他?」

司徒反問:「你說呢?」

「我……我不知道……」

「蠢貨!因為他的異能!能增幅的異能!所以收割者要殺他!你要是殺了他,你能得到他的異能嗎?」

司徒終於說出了重點。而人們看向二皮臉的目光也有了一定的變化。

二皮臉沉聲說道:「司徒,現在你想怎麼樣?」

司徒沉聲說:「加入我,對抗本體。」

二皮臉冷笑。

司徒接著說:「或者不加入我也隨你。」

余帥問司徒:「現在我們怎麼做?殺收割者?」

「撤1司徒竟然說出了這個字眼。

現在撤?

我也完全搞不懂司徒在打什麼鬼主意了。從表面上看,現在他們也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對付我們的話,我們有二皮臉這張王牌,哪怕就是司徒他自己也不敢說能勝過二皮臉;而且旁邊還有八個收割者,其中只有兩個露出了本來面目,還有六個都不知道有什麼奇異的能力。

這麼想的話,他們撤走的話,看起來也並不出乎意料。

只是他願意放棄蒙蒙和二皮臉嗎?

也許數量眾多的異能者跟他在一起,現在看來也只是累贅而已——如果萬一再被二皮臉殺掉幾個,那二皮臉就會更加逆天;換一種方式,如果只是司徒一個人行動的話,他要抓住二皮臉想來還是有辦法的,而且更容易辦到,畢竟沒有給二皮臉殺的異能者。

雖然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司徒要撤,但在他發下話而且當先往外撤的時候,他們還是跟著他一起退了出去。

司徒才是他們當中最厲害的那個,連司徒都走了,他們留在這裡也只是送菜而已。

司徒他們撤得飛快,在他們撤走的同時,地面上的收割者也完成了對那些受傷的異能者的補刀。

那些異能者在死前有些在大罵我們,也有的沉默地接受了他們的命運。

這一場大戰,死了幾十個異能者,也誕生了一批新的異能者,但總的來說,還是死的更多。

而且新誕生的那些,因為經驗方面的不足,也許在真正面對收割者的時候,也只是送菜而已。

真正讓他們膽寒的是二皮臉才對。現在場中隨著司徒他們的撤出,已經顯得有些空。二皮臉倒懸在天花板上面,四手並用往我們爬來,在我們頭頂上時他落了下來,然後把匕首遞給了我。

「怎麼?」我問。

「時間快到了。」

操!他的異能保持的時間也太短了一點吧?現在竟然就要消失了?

他的異能要是失效的話,那怎麼辦?這裡可是還有八個收割者啊!而且這八個收割者竟然一齊看向我們。

他們都恢復了原本死神的模樣,只是那個肥豬模樣因為一開始就受了傷,所以現在顯得有些虛弱。

「殺1那個帶頭大哥模樣的收割者竟然說出了話。

八個收割者一起往我們衝過來。

最驚人的就是那個巨無霸,他的腳步並沒有引起地面的震動,但是他衝過來的氣勢,卻是無與倫比的。

張志偉大叫道:「上啊1

上你媽啊!你他媽的也不看看現在二皮臉的第三隻手和第四隻手在消失嗎?他的時間到了!

現在該怎麼辦?二皮臉肯定指望不上了,總不能讓他殺了我或者刀疤吧?

刀疤站在了我們的最前面,他大喝一聲,首先沖了出去!

最先殺過來的就是巨無霸,因為他的腿最長,所以跑得最快。

刀疤一刀迎了上去。

讓我差點驚叫的是,巨無霸竟然在這一刀之下消失了。

消失得那麼莫名其妙。

難道刀疤的這一刀竟然威力這麼大嗎?一刀就秒殺一個巨無霸收割者?

騙鬼啊!

「時間到了。」那個帶頭收割者又說了一句,然後第二個收割者消失。

他們的時間也到了?

我忽然好想笑。

問題是到底是時間到了他們不得不回去,還是他們進入了隱身狀態裡面?

刀疤都退了回來。

第三個收割者在衝到我們還差三步時忽然消失了。然後是第四個第五個。

八個收割者,來的時候很神秘,忽然就冒了出來;去的時候竟然也如此神秘,忽然也消失不見,而且還莫名其妙地說一聲「時間到了」。

轉眼之間八個收割者就消失一空,只剩下我們幾個人站在這裡一時不知所措。

這是什麼鬼啊?

劫財色叫道:「他們隱形了?」

刀疤像是得到了提示,在身前揮著刀。

隱形?

說實話有可能的。

他們對於二皮臉應該是志在必得的,現在正是他們最好的時機,但他們竟然消失了。

我在眼皮上抹血,並沒有看到隱形人。難道是他們的隱形也跟二皮臉一樣高級不成?

應該不至於吧?再說了,我也從來沒有見過隱形的收割者。

「有沒有?」張志偉問。

我搖了搖頭。

二皮臉皺著眉頭說:「他剛才說時間到了,什麼時間到了?難道他們並不能在這裡久留?」

事實上從收割者出現到現在為止也只是短時間而已。

我抬手看看手錶,想看出什麼名堂,但是我看不出什麼名堂。而這個動作倒提醒了劫財色,他抬起了手錶,然後慘然笑了一聲,說:「一個小時的時間到了。」

張志偉問:「什麼一個小時?」

刀疤說道:「收割。一個小時算一個收割點。前一個小時是第一波,現在,第二波的時間到了1

張志偉叫道:「第二波收割?又是無邊無際的死神?從天而降?我操!那個誰……那個誰怎麼不在了?他那麼牛,一口氣滅了那麼人的,張良,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來了?」

「一坨屎?」

一坨屎不知道去了哪裡。

第二波收割,想不到不知不覺竟然就到了這個點,看來收割者果然是真的消失了,或者說回去了。只是,這第二波到底會是什麼樣的收割呢?

我沒有感覺到地震,也沒有聽到外面傳來震天的慘叫聲。難道這波收割在無聲無息中進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蒙蒙。所以我轉身,開門。

「蒙蒙1我叫了一聲。裡面很黑,所以我再開燈。

沒有蒙蒙,裡面空空如也,只不過地面上有一個洞和一堆土。這個洞怎麼看都有點像是放大了十幾倍的老鼠洞。

「他呢?」張志偉驚叫道。

我怎麼知道!

而風雷卻拿起了地上的一張紙,念了起來:「傻子,你們繼續玩,人我先幫你救走啦1然後他問:「這是什麼鬼?」

什麼鬼?我操!除了那十一個奇葩之外,還能是什麼鬼!難道那老鼠真是老鼠轉世不成,竟然能打洞到這裡面來?只是現在去哪裡找他們?

刀疤問:「是你朋友?」

「……算……算是吧。」

「那我們追1他當先就跳進了洞裡面。

好吧,當一次老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