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27,獨眼龍的箱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127,獨眼龍的箱子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真的懷疑這傢伙真的就是老鼠轉世,或者就是一個老鼠變的人,竟然鑽地打洞這麼順溜。

不過還好看起來他對於我們並沒有什麼惡意。從地洞裡面鑽出來之後,這裡是一個房間,看要樣子應該是一個廚房,一個胖得像豬的傢伙正在那裡抓著麵條吃。

一眼就能看穿他就是十二生肖裡面的豬。

老鼠大聲說:「豬王,別吃了,你看看你都胖成什麼樣了1

一個肥豬而已,還稱「王」了?

我白了老鼠一眼,這十一個奇葩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0老鼠,蒙蒙呢?」

「別叫我老鼠,叫我鼠王1

好吧,還有點生氣了。

難道我應該叫其他傢伙像什麼「虎王」「牛王」之類的?

不過現在蒙蒙捏在他們手心面,所以我不得不低頭了,「鼠王,請問,我朋友呢?」

「放心,沒事的,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

「我們真的認識嗎?」

「可憐的傻子,你真的失憶啦?我們也是忽然想起來的。不過很奇怪啊,我記得我們應該死了才對,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可以再次並肩作戰了,對不對?」

難道這些傢伙對我的過往很清楚?他們也是被司徒無功吸進來的鬼魂而已?看來我還可以打聽一下我以前的光輝事什麼的。

聽他們說一說鬼王以前有多牛逼,這本身就是一件很爽的事嘛。而且聽他剛才的話蒙蒙應該也沒事。

所以我問他:「真的失憶了,那你說說,我是誰?」

「傻子唄。」

「真名!法克1

豬王一邊抓著麵條塞進嘴裡,一邊用著模糊的語音說:「你看傻子還生氣了。」

老鼠說:「生氣就生氣吧,反正以前你也從來沒我跟我們說過你叫什麼名字嘛,反正我們知道你就是傻子就行了。」

靠!這些奇葩到底是什麼極品啊!到底認不認得我呢?

所以我不得不提示他們一下下:「你們難道不知道我是鬼王嗎?」

老鼠白了我一眼,說:「很了不起?」

豬王放下了麵條,獃獃地出了一下神,說:「對哦,很了不起。只不過鬼王只是你的分身而已,或者說你是鬼王的分身?反正你跟鬼王都很亂,有的時候也傻傻分不清楚。」

老鼠說道:「什麼分身,明明鬼王就是鬼王,傻子就是傻子。記得有一次我們把鬼王當成了傻子,然後就被鬼王狠狠k了一頓。」

豬王說:「我也不是胡說。反正他們兩個本身就是同一個人。只不過不知道哪個變態的傢伙把他分身了兩個人——一個人一個鬼,那鬼鬼精得很,只不過那個人腦袋就不太靈光了。」

好吧,聽起來好像有一個超級變態的傢伙把我分為了兩部分,一部分就是鬼王,而另一部分就是我。難怪大家都說鬼王很厲害,而我卻並不厲害。

不過我還是很想打聽一下我以前的事情,所以就又問老鼠:「那我以前是做什麼的?」

「養豬的,你信不信?」

說實話我不太相信。以我的智商去養豬?感覺有點大材小用啊!

不過若是真的,如果要寫一個自傳的話,估計開頭就是:我叫張良,我是一個養豬的,不過我並不是一個普通人,因為我還有另一半,他叫鬼王。

而且那還是一個靈異,裡面估計還有一些狗血的事情:比如說某個女孩一不小心被鬼王救了,而對鬼王芳心暗許,不過鬼王並不鳥她,後來遇到了我,誤把我當成了她的白馬王子。那個可憐的女孩很有可能還是一個來自台灣的女孩,或許真的叫做夏小心也說不準。

更有可能的狗血故事就是,鬼王把司徒無功狠狠k了幾頓,然後司徒無功卻來找我的麻煩。

當然這些事情也只能在我腦海裡面yy一下了。如果要發展成的話,估計主線故事就是:鬼王與我再次融合成為一體。不過到時鬼王不再是鬼王而我也不再是我了。

想一想就感覺很悲劇。

我再次問老鼠:「那我們是怎麼認識的?」

「認識?我也記不大清了。你都失憶了,我們能好到哪裡去?反正我也有些分不清那些到底有沒有發生過。反正我所想到的就是第一次見到我們,你把我們當成了鬼,然後你就被我們嚇跑了,就這麼簡單。」

聽起來確實挺簡單的。我還是很想打聽一下生前的事情而張志偉說:「我覺得這些閑話有時間再扯就行了,我們還是去看一下羅澤吧,不要他出了什麼事情。」

蒙蒙才是最重要的。

風雷也點點頭,說:「嗯,羅澤那邊他的身體情況並不很樂觀,不過估計現在精神也會好一些,我們還是去看看才行。」

這裡看樣子是一個小套房。只不過是在第一層。要說這房子顯得有些古老,要不然第一層不可能會有套房的。現在的第一層一般要麼是商店要麼是架空再不然就是柴房車庫了。

蒙蒙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面前的茶几上放著一個箱子;旁邊坐著老虎等人。

那個箱子表面上看並不奇怪,只是一個木箱而已。但是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知道它的不平凡之處。

要說很多獨眼龍第一次出現時,手裡都提著一個木箱的;而且上次我們去刺殺司徒時蒙蒙好像就看上了木箱。只不過剛才的那些獨眼龍出現的時候手中並沒有提著木箱。

蒙蒙正在盯著木箱。

他現在上半身已經穿上了衣服,看樣子精神狀態不錯,風雷的手段還算是高明的。他連眼都不眨一下,好像要把這個箱子看穿。

我也很好奇這箱子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一時之間也不好問,就坐在了蒙蒙的旁邊也盯著木箱看。

張志偉說:「這木箱裡面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嗎?」

老鼠說道:「鬼才知道。反正這也是我們順手撿來的。」

風雷轉頭問他:「你確定是撿來的?」

老鼠白他一眼:「好吧,如果你認為是順手偷來的也行。」

公雞也坐在旁邊,他的精神看起來比蒙蒙還好得多。要說這裡最慘的應該就是他了,被人煮了不說,還淹過烤過切碎過——反正地獄裡面的酷刑也不過如此了。

他用他那尖尖的嗓門說:「要我說,直接打開就行了。」

蒙蒙終於說話了:「有道理,那你來開。」

他說話的時候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對他點點頭。

公雞縮了一下頭,說:「不會有什麼機關吧?再一我要是打開,裡面飛出一大把暗器,那怎麼說?」

蒙蒙白了他一眼,「反正你又死不了。」

老虎說:「有道理。雞王,你開吧。」

**都能做到雞王,看來這些傢伙都瘋了,還真把自己當王了。

我只是好奇這些傢伙原本都是些什麼人。他們在生前是什麼貨色呢?難道也有特異功能?

看起來有這個可能性。現實世界有鬼,有鬼王,有抓鬼的人。只是我不知道這十二生肖在那裡扮演著什麼角色,難道是傳說中的十二生肖守護神?守護世界的?

光看他們的行為和智商應該沒有那個可能性。

公雞大聲說:「難道我在你們眼中就只是炮灰嗎?」

蒙蒙說:「你比炮灰強多了,反正你又死不了。」說著他站了起來,「大家讓開點,不要裡面真的有什麼暗器之類的。」

大家都站開了。

公雞坐在木箱的前面,一時也不知道心面在打著什麼鬼主意。

「我不幹!為什麼送死的事情就我來1他大聲說。

老鼠說:「老弟,你就委屈一下,反正你又死不了。」

公雞:「……」

張志偉說:「我們是不是還是站得太近了?不要裡面是一個炸彈,那就慘了。」

二皮臉說:「有道理,那你站房子外面去。」

房子外面?

現在房子的窗帘是拉起的,而且窗戶玻璃完全是關閉著的。不過依然能聽到外面有些響動,不必說正是那些天上掉下來的人在行動著。我走到了窗前偷看外面。

外面很忙碌,很多人都是行色匆匆的模樣,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在修著什麼工事。在旁邊還有一些人拿著武器。更驚人的是,我看到有好幾個傢伙正在拆著炸彈。

他們要做什麼?

我還看到了傳教士,他站在人群的一處像是領導的作著視察。他不斷地在點著頭。

我終於有點看明白了,他們是在做**包。

在一處地方,他們堆了少說也有五六個**包。傳教士說了幾句話,然後指點著幾個人把**包拿起,而且還向我們走來。

看來我們是把他們太當傻逼了。他們根本就知道我們躲在這裡,看樣子是要炸死我們埃哪怕炸不死,活埋也行的。只不過我們有老鼠在,他們炸得死嗎?

張志偉說道:「他們要炸死我們?」

老鼠說:「先別管外面那些亂七八糟的人啦,先看看這箱子裡面到底有什麼。雞王,趕緊開啊1

公雞:「……那我真開了?」

「廢什麼話1

蒙蒙看起來狀態真的恢復得不錯,所以我問了他一句:「感覺怎麼樣?」

「還行吧。現在是第二波了吧?」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讓他們去亂吧,我們最好能躲起來。」

躲起來可一向不是蒙蒙的風格埃看來實力的下降,對他的意志也產生了影響。

他又說:「反正現在我已經把握不住了。事情已經超出了以前我自以為能把握的軌跡。」

公雞緊咬著牙。箱子是上鎖的,只不過我並沒有拿出蒙蒙的鑰匙交給他。反而是風雷把斷月刀交到了公雞的手中。

公雞一刀砍在了箱子的鎖上面,然後——

並沒有什麼響動。

只是那把鎖被砍成了兩部分掉在了地上。

公雞抹了一把汗,放下了刀,一手扶著箱子的下半部分,一手抓著上面的箱蓋,慢慢地掀開了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