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32,啊呀呀
小說:| 作者:| 類別:

132,啊呀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有的人死了,會讓人造成困擾。

只不過看起來真正讓張志偉困擾的是他殺的那個人復活了。只不過現在這種困擾好像暫時被他扼殺了,因為他再次殺了那個可憐的傢伙。

只不過看得了來,張志偉的內心依然在深深的恐懼之中。他許他害怕那個該死的人再次復活,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

我不知道第三波收割是不是也同這次一樣。如果再次像這次這樣下人的話,估計到時候瘋子會多很多。

要說經過第一輪收割活下來的人,心理承受能力也算是很強大的,但是他們也頂不住一遍一遍的折磨的。

張志偉瘋了一個連捅了十八刀,然後就無力地倒退著。

我們已經處在了瘋狂回頭衝過去的人群尾部,所以沒有幾個人注意到我們,也沒有幾個人會注意到那個可憐的傢伙的死亡。

更讓人在意的是張志偉的心理受到的巨大影響。

「走。」

蒙蒙還上前扯了張志偉一把。

我實在有點搞不懂為什麼蒙蒙好像一直把張志偉看得比較重。在蒙蒙原本的計劃裡面張志偉應該也有著重要的戲份的。只不過任何計劃都趕不上變化,隨著收割日的提前到來,所有的一切都變了。

想想以前那種生活,其實也很不錯,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不用去考慮,該上課的上課,該上班的上班,哪怕是在虛假的世界里,至少經歷的生活可以看成是真實的,畢竟那也是時光。

張志偉的表情依然很瘋狂,不過因為蒙蒙拉著他,依然在叫著:「死!死1連叫了幾聲之後這才慢慢平靜了下來。

我們繼續離開這個地方。

其實到處都是人。要說這裡也只是一個小城市而已。在經過了第一輪收割之後人應該少了很多,而第二輪本體卻來了一個大反轉,竟然讓那麼多人復活,所以人又多了起來。

人多起來就意味著瘋狂也多了起來。

我忽然發現一個現象,那就是小孩子並不如想象中那麼多,而且老人也不如想象中那麼多。至少在前面我就沒有注意到有多少小孩。

不知道這是不是本體的特意安排。想來如果真的要對小孩子下手,很多普通人也下不了手,所以本體在構造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只有很少的小孩。

既然人很多,其實我們現在往前面衝去,其實也是往人堆裡面衝過去而已。

「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有人注意到我們身後的那些人都在瘋狂地往那邊衝過去,所以我們前面的人就有人問。

蒙蒙大聲說:「那邊超市大放價!一折促銷啦!買一送萬1

我真無語,刀疤差點就一個跟頭摔倒在地上。

還買一送萬?不過看起來倒有點像真的。反正那些人都是去送死的。

有人就罵:「狗屁,哪裡還有什麼鬼超市1

蒙蒙再次大聲說:「好吧,你贏了,真的沒有超市大放價,只不過那邊出現了兩個惡魔,大家都是殺惡魔了,反正死了還能再復活,所以都不怕,只要誰殺了惡魔,就能得到他的能力1

這句話說得很多人都心動了,有人問:「在哪裡?」「殺惡魔啊!沖啊1

不過也有比較謹慎的人說:「那你們怎麼不去?」

蒙蒙:「怕疼啊!再不去就沒有機會了!機會只有一次啊1

他的話倒真的激起了很多人的熱情,很多人都拿著傢伙沖了過去。

不過還有一些觀望的傢伙。

除此之外還有噁心的傢伙,比如說就有一個傢伙大聲喊:「他們是異能者!他們是異能者1

於是原本那些觀望的人的熱情就從所謂的惡魔身上轉到了我們的身上。

異能者又怎麼了?

其實也沒怎麼,只不過他們天然對異能者有著恨意,所以他們的目光都像刀子一樣射向了我們。更有一個恐怖份子直接扔出了一個手雷。

手雷在空中劃出了一條完美的拋物線往我們這邊落來。

風雷大罵一聲:「靠1

旁邊的人群也有人大罵:「靠!哪個傻逼1

他們趕緊收起了射向我們的目光,轉而四散逃跑。

蒙蒙跳起一個甩踢把手雷遠遠踢了出去,落在了一處人群相對也比較密集的地方,轟然炸響,血肉橫飛。

事實證明到哪裡都有撿便宜的人。

比如說那個傳教士。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下雨嘍1

他是在旁邊的高樓上面用大聲公喊話的。

他媽的他又不是唐僧,下什麼鳥雨?

我發現這小子真的很可惡,每一次都能遇到他,而且這小子好像欠我們很錢一樣,為了不還債就要幹掉我們。只不過他一直都干不掉我們。

我抬頭看他的時候,終於看到了下雨。

果然開始下雨,只不過那並不是真正的水滴,而是一顆又一顆的手雷,還有響起的槍聲帶起的子彈雨。

這小子不知道從哪裡弄來這麼多武器的。我不得不懷疑這裡是不是有一個地下軍工廠什麼的,要不然怎麼打了這麼久竟然還有這麼多子彈和手雷。

蒙蒙罵了一聲:「他媽的!跑1

樓上的傢伙發動的是無差別攻擊,反正只要能殺了我們,他們殺再多普通人也是值得的。

我真的懷疑那個傳教士也是司徒的一個分身,要不然怎麼一直跟我過不去呢?有機會一定要抓住他,像一些人折磨公雞一樣折磨他才行。

手雷的速度是相對較慢的,子彈的速度是飛快的。

現在要跑路,當然不能在大街上亂跑,所以我們轉身往樓房裡面跑,這樣他們就打不到我們,而且我們也可以順熱爬到樓上去,把那些傢伙解決掉也不是什麼難事。

二皮臉已經在熱身了,「好久沒有體驗機關槍的感覺了。」

張志偉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死!死1

刀疤已經變得非常冷漠,「這些垃圾還是死了乾淨。」

風雷依然保持著他的熱情,「你到底是男是女?給我一個你的兒子,我好好研究行不行?」

公雞並不理會風雷,緊緊抱著他的兒子,大聲說:「我中槍了!我中槍了1

老鼠踢了他一腳:「又不會死,叫什麼叫1

「不死也疼啊1

衝進去之後,蒙蒙當行就往樓梯衝過去。剛才我們已經注意到了,這在棟樓上就有至少五個傢伙扔出了手雷,而且還有至少三個傢伙手中有槍的。我們首先就可以解決掉他們,再然後,把那煩人的傳教士滅掉看來是必不可少的。

「站住!再不站住我就開槍了1在三樓轉角的地方一個警察模樣的人端著手槍對準了我們。

蒙蒙忽然站住了。

二皮臉臉上忽然有點尷尬。

我忽然覺得那個警察好像有點眼熟,應該在哪裡見過才對。

既然蒙蒙都在那個警察的槍下站住了,我們當然也都停了下來。

那個警察看起來非常緊張,他一手舉著槍,一手抹了把額頭的汗,大聲說:「放下武器,你們……被捕了1

靠!都什麼時候了,還來這一套?被捕了?警察局都沒有了,還捕個毛啊!

我們只好拿著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在我們的目光中他感覺到了壓力,但是他依然不放棄,而是大聲說:「你們都被捕了1

聽起來底氣比剛才還足一點。

只不過這個時候樓上忽然傳來了腳步聲,有人在說:「他們衝上來了1另一個傢伙說:「殺光他們1

有人衝下,這個警察再次顯得有些手足無措起來,他趕緊把槍口指向了樓下,大聲說:「放下武器,你們被捕了1

樓上的傢伙好像在樓梯的縫隙露了一點臉出來,一個傢伙說:「哪裡來的傻逼?」

然後就響起了槍聲。

警察看樣子根本就沒有料到樓上的人這麼凶,竟然直接就開槍,子彈就在他的身邊衝過去,擊在了地上。

他跳了幾下腳,閃到了一邊,一手舉著槍,另一手不住的擦著汗。

二皮臉忽然說:「你們說,他一個人到底能在這個世界活多久呢?」

蒙蒙回他:「他不是被你砍死過一次嗎?」

二皮臉聳了聳肩,「好吧,這次我已經沒有殺他的興趣了。」

蒙蒙轉頭看了我們一眼,問:「樓上的都是些小角色,這次誰上?」

刀疤提著他的厚背刀邁前一步,「那麼就我來吧1

他大步往樓上走去。

那個警察躲在轉角的角落裡面,一邊抹著汗,一邊大聲說:「站住1

刀疤根本就不鳥他,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他的腳步非常沉穩,樓上的腳步聲一陣亂,然後槍聲不要命地響了起來,子彈擊在了刀疤身上,但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依然一步一步往上面走去。

轉過樓梯,看不到他的身影,只不過他的腳步聲依然保持著原有的節奏。

「他是什麼鬼?1

樓上的傢伙開始驚恐起來。我都不知道他是什麼鬼,更不要說樓上的普通人了。

然後就響起了慘叫聲,樓上的腳步聲亂成一片,慘叫聲起一浪接著一浪,非常富有節奏感,前面一聲剛剛進入尾音,下一聲就響了起來。而且有的人的慘叫聲是「藹—」有的人卻是「呀——」,所以連起來就有點像:「啊呀呀——」。

再然後就平靜了,只聽到轉角那裡的那個警察呼呼喘著重氣,他的手槍也掉在了地上,他一下子軟倒在地,右手無力地去摸他的手槍。

刀疤已經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樓上的噁心傢伙收拾得一乾二淨。二皮臉問蒙蒙:「然後呢?」

蒙蒙聳聳肩,「你不是要槍嗎?上面應該有,拿出你的激情來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