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35,司徒重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135,司徒重傷?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司徒一直以來都是表現得非常謹慎的。他很多時候出現在人們面前時都只是幻像而已。但是現在看起來那完全不是幻像,而是正真的被人陰了。

他被那個被滅了分身的外來者給一拳打穿了身體。

這一擊來得無聲無息,讓人完全莫名其妙防不勝防。

太厲害了。根本就無從抵擋。

他根本就像是一個神出鬼沒的鬼魂。但是這個司徒就是真身嗎?看起來是的,他也夠狠的,根本就沒有回頭,也沒有倒下,而是面目猙獰地反手就刺了過去。要是被他的斬馬刀刺中,估計那個外來者再牛,也會少半條命的。

外來者收拳後退,嘿嘿笑一聲,「也不過如此。」

司徒胸口一個大洞,看起來馬上就會死了。

如果只是幻像的話,應該不會有這種效果的。不過看起來司徒雖然這次大意了,但是總體來說他還是比較小心的,那就是他身邊跟著的一個獨眼龍看來跟風雷一樣是一個醫療者。

那個醫療者當場就扶住了司徒,兩手看樣子倒有點像電視裡面的忍者那樣在結著印,然後印在了司徒的傷口上,司徒看起來好了一點,暫時應該死不了吧?

醫療者在為司徒治療,而另一個獨眼龍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大喝一聲往外來者衝過去。

這邊兩個人在那裡大打出手,外來者一直嘿嘿笑著,一交手就完全佔了上風,看樣子獨眼龍不出幾招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在這個時候蒙蒙竟然一反常態,抽出刀子,大聲道:「上1

刀疤一刀當先,他的速度非常快,厚背刀高舉著往外來者衝過去,然後就是蒙蒙,再然後就是我了,我雖然暫時還沒有爆發出來,但是緊跟在蒙蒙的身後衝過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劫財色也反應了過來,馬上也跟上。

有些普通人手裡抓著手雷看起來有些蠢蠢欲動,但是現在扔的話,就會炸到我們,顯然他們也不敢炸我們——如果炸了我們的話,那麼誰還來「保護」他們呢?

我的腦袋還是有點轉不過彎來。

為什麼蒙蒙會一反常態呢?

真相很快就顯現了出來。

刀疤一馬當先,沖了過去,因為他的加入,勉強擋住了外來者;那個醫療獨眼龍正手忙腳亂地為司徒治療;風雷看樣子也有點急,他大聲喊:「我也來1

蒙蒙看起來身體並沒有完全恢復,事實上他現在的實力大打折扣,他衝上去的話,會不會只是在送菜呢?

看起來他是沖向外來者的,便事實上呢?

他沖向的是司徒。

他的刀閃著寒光,表面上看起來是高舉著往外來者砍過去的,但事實上卻是砍向司徒。

我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但是我知道那一定很精彩。

「你……」那個醫療獨眼龍大吃一驚。估計他已經感覺到了蒙蒙的殺氣,而他一直都沒有放鬆警覺,雖然手忙腳亂,但依然用刀把蒙蒙的刀格得一偏。

蒙蒙的刀劃過司徒的左臂,差點整條把它給切了下來。

蒙蒙的狀態並不好,雖然獨眼龍擋得非常匆忙,但依然把蒙蒙的腳步帶得有些不穩。

蒙蒙要殺司徒!

是的,司徒一直就是他的目標。而我們也一直是司徒的目標。既然根本就沒有合解的可能性,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怎麼可能不把握住呢?

我本身就不是想沖向外來者的,所以在蒙蒙發難之後,我一刀往醫療獨眼龍刺了過去。

他剛剛格了蒙蒙一刀,現在根本就沒有刀來擋我的,所以他只能揮起了他的左臂,匕首是寶刀,把他的小臂切了下來。

他痛呼一聲。

「你們……」連刀疤都大吃一驚。

但是他回不了身,因為外來者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但是有人反應了過來,劫財色把我一推,大聲說:「你們瘋了嗎?」

瘋了?

如果說殺司徒算是瘋了的話,那麼其他人呢?

「風雷,殺了他1蒙蒙大聲叫道。

現在他重整旗鼓,再次揮刀砍上。

但是風雷已經衝到了他的身邊,竟然連風雷都覺得我們瘋了,他一把抱住了蒙蒙。

現在還有誰能殺得掉司徒?

看起來除了我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人了。

蒙蒙被風雷抱住;而醫療獨眼龍斷了一隻手;司徒倒在地上半死不活,刀疤和另外一個獨眼龍正在抵擋著外來者。

我雖然離得比較近,但同樣的劫財色也離得很近。他還把我一把推了開來。

看起來劫財色是要保護司徒了。

更讓我著急的是,遠處有十幾個人正在趕過來,他們的速度非常快,顯然全是異能者,其中一個身形還跟余帥非常像。

看來余帥是徹底倒向了司徒那邊。以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似乎真的殺不了司徒。

我正在有些猶豫的時候,刀疤被外來者狠狠一拳擊退,他的胸口都被打得陷了下去,但是他的落地點正好在司徒旁邊,他依然站著,胸口的傷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看起來一直跟司徒不友善的刀疤,在這幾個外來者出現之後也倒向了司徒。

這他媽的都是些什麼鬼!

現在怎麼辦?看起來完全沒有機會殺司徒了。

外來者忽然大叫了一聲。他這並不是受傷,而是在叫著同伴。隨著他這一聲叫,遠處兩個外來者像是老鷹一樣快速往這邊飛過來。

一個外來者已經這麼厲害了,再來兩個的話……

正在這個時候,蒙蒙忽然出現在了司徒的身旁,在出現的同時,他立刻吐出了一口血,同時他的刀子狠狠地往司徒刺了下去!

蒙蒙真的要拚命了!

他的瞬移,風雷是沒有辦法的;醫療獨眼龍因為有刀疤站在旁邊,所以正在處理傷口,所以也沒有注意到。

司徒,這下你死了吧?

司徒果然不是一般貨色,他對於我們的了解也許比我們自己還深。雖然他現在身受重傷,但是反應還在,更重要的是他好像根本就知道蒙蒙會這麼做一樣,在蒙蒙剛出現的時候,他就滾了一下,這一滾剛好避開了要害,刀子擦著他的身體刺入了地下。

靠!

蒙蒙這志在必得的一擊竟然落空了!

這還有沒有天理?

現在殺不了司徒的話,估計以後我就會被他殺了。

所以在這個時刻,我狠狠按下了手錶。

慢下來了。我想象著指針瘋狂轉動的情景,與之相對的是別人越來越慢的動作和表情。每次進入這種狀態都很瘋狂。

而且每次我幾乎都有大叫的衝動。但是我不能叫。因為叫了我聽不清到底是什麼。

劫財色看樣子也想學風雷抱住蒙蒙一樣把我制住,但是現在慢下來之後,就可以明顯看出他向我傾來的身體,還有準備抱住我的動作,離我還有一步之遙,不必理會;蒙蒙的刀子依然在往地下插去,他的臉色白里透著極不健康的紅色,看得出來他的身體到底有多差,現在他再次發動了他的瞬移,估計風雷剛才的治療都餵了狗了。

我司徒衝過去。

但是讓我感到恐懼的是,正如上次被炸得很慘,我很快就恢復過來一樣,司徒竟然也在快速地恢復著!

有沒有天理!

難道司徒就是在等這一刻嗎?所以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受了多重的傷?只要等到我真正的出手,他就可以恢復過來。

問題是他恢復得再怎麼快,也需要時間的。我離他只有兩步而已,只要衝過去了,只要我用匕首在他身上切割就行了!

現在就看他恢復更快,還是我的速度更快了!

一步!

司徒的傷看起來恢復得並不快,但是他的速度看起來並不比我慢多少,而且他也拼了,他並沒有逃,也沒有閃,而是豎起了他的斬馬刀,指著他上頭的蒙蒙。

這才是最要命的。

我可以衝過去要了他的命,但是他同樣也能要了蒙蒙的命,哪怕就是他的刀子扔出去,只要打到了蒙蒙,蒙蒙一樣死定了。

殺司徒重要還是救蒙蒙重要?

答案顯而易見。

我再次按下了手錶,瞬間他們的速度快了起來。

司徒看樣子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竟然好了兩三成。他躺在地上,依然豎著他的斬馬刀,離蒙蒙還有一點距離。

劫財色撲了一個空,大聲說:「又是這招?1

蒙蒙的刀終於刺到了底,緊接著他拔了出來,然後衝到了我的旁邊。而此時司徒已經坐了起來,重重地喘著氣。

一個最好的殺司徒的好機會就這樣錯過了。

「一定要殺我嗎?」司徒冷冷地問。

蒙蒙再次吐了一口血,轉頭大聲喊:「風雷1

風雷停下了腳步,「太過份了……」

太過份?

好吧。

也許現在還有機會能殺死司徒,但是他現在已經有了防備,而且余帥他們離我們也非常近。

不過兩個外來者比他們來得更快,落在了原先的那個外來者的身邊,而那個獨眼龍也退回到了司徒的旁邊。

「他們正在窩裡斗,我們是先看熱鬧,還是直接開搞?」

「既然有熱鬧可以看,當然可以先看看了。誒,看來你的收穫不錯,實力見漲啊1

「殺了幾個不錯的獵物而已,不過看樣子,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眼前這些人了吧?看到了吧,一個個都不是普通貨色呢。」

「我要他!別跟我搶。」

「不要陰溝裡面翻船,沒看到他長什麼樣子嗎?」

「羅澤1

「不正是羅澤?不過看樣子受傷太重,根本就沒有多少實力,這應該是我們最大的收穫了吧?」

「抓活的1

他們三個旁若無人的在商量著,而且還認出了蒙蒙。但驚人的是,他們竟然矛頭,看樣子要對蒙蒙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