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37,聯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137,聯合?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司徒和那些獨眼龍還有餘帥他們重新站到了一起。 現在場面上他們完全占劇了主動。

司徒的臉上依然帶著笑。

如果他現在要殺我的話,是不是不會太難?只不過估計蒙蒙會被他們先殺了吧?

司徒顯然不願意那樣的事情發生。

他只是看似平靜地看著我。

那些普通人好像也在看著熱鬧。他們現在根本就沒有參與這件事情的能力。但是本體讓他們復活顯然是有更深層次的惡趣味的。關於這一點我暫時還沒有發現。不過也許很快就會出現了。

我們的前方是司徒他們,我們的後方是劫財色和那些普通人。

蒙蒙再次受傷;刀疤和風雷也變得搖擺不定。可以看得出來,刀疤一直很討厭司徒,但是這個時候,他更傾向於司徒那邊。

「你們有那麼大的能力,卻不用來對付那三個惡魔,而來對付我們,這一點,我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司徒淡淡地說。

蒙蒙根本就不想理他,「走。」

只不過看起來我們不容易走。

余帥帶領著他的人繞到了我們後面。

「怎麼,你們也想攔住我們?」

余帥嘆了一口氣,說:「羅澤,現在的情況太複雜了,根本就不是講私人恩怨的時候。」

私人恩怨?

準確地說,這個見鬼的收割行動本身就是私人恩怨而已,根本就不包含其他。在我的想法當中,不管是外來者和司徒,都是必須要死的,要不然我們就要死。我們要衝破這個世界,最終要面對的依然是司徒和本體。現在看樣子本體也不太行了,天空上的裂縫依然存在著,天都破了,只待我們衝出去了。也許只要我們找到那些花,然後全部摧毀了,我們就自由了。

所以在我和蒙蒙看來,最大的敵人只能是司徒和本體,其他人……呵呵,管他們去殺呢。

「如果讓外來者佔了我們的世界,每一個人都將會成為他們的食物。」余帥大聲說。

「然後?」蒙蒙反問他。

「我們當然要聯合起來,給他們重重的一擊。剛才的事情已經表明了,張良才是我們這邊最大的王牌,只要你們參與我們的聯合行動,我們將會把他們全部幹掉,我們才能真正保護我們的世界。」

我再也不能忍下去了,「然後我們接著被收割?」

余帥嘆了一口氣,「現在收割者已經不行了。」

不行?

開什麼玩笑?

劉天心怨來,剛才一段時間他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現在終於再次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他說道:「是的,不行了。」

他也要站在司徒那一邊?

他不是跟司徒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嗎?

二皮臉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收割者的實力變弱了。跟這個世界的崩潰有關係,他們的實力變弱,自然擋不住外來者的進攻,而且事情遠遠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司徒也點點頭,「是的,更加嚴重。因為還有更多的外來者正在等待著入侵。」

「汪汪1

守護狗?

他真的跑了過來,而且看樣子一點事都沒有。怎麼可能嘛。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竟然沒有變成狗餅?

「你怎麼還沒死?」二皮臉首先問。

「這麼想我死?」

張志偉也來了興趣,「那你是怎麼做到的?」

蒙蒙哼了一聲,說:「他並不是一條狗,而是一個會變形的守護者而已。」

張志偉問道:「所以他沒死?」

守護狗得意地搖著尾巴,說:「因為我會變形,所以我在快要落地時變成了一隻貓,貓有九條命嘛。」

「靠1

風雷說:「那你怎麼不變成一隻螞蟻,那不是更好?很輕,而且還可以隨風而飛;變成一隻鳥也行埃」

「礙…我忘了,當時情況那麼危急,我哪裡能想那麼多,只能想到豬啊狗啊貓啊什麼的,我總不能變成一隻豬吧?」

「情況怎麼樣?」我問他。

他來到我身邊,小聲地說:「非常糟。」

「怎麼說?」

「太糟啦,原來那些被你嚇走的全都回來了,而且還帶領了一大批鬼軍過來。據說他們得知你出去之後,就計劃著要來抓你們。特別是羅澤。只是這個羅澤到底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我也很好奇,為什麼那麼多人想要知道他腦中的秘密。那到底是什麼呢?不過現在也不是我問的時候。

劉天心淡淡地說道:「我剛才已經問過了它,事情會變得很糟。外面的世界還有很多這樣的外來者等待著入侵我們的世界。也許我們可以離開這個世界,衝出去;也許我們也可以在這裡一直待著。但是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先保護好它,不管是被本體收割,還是被外來者佔領,都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所以,我們現在不得不暫時放下我們心中的成見,抱成一個整體了。」

好吧,現在連劉天心都這麼說了。

主要還是怪守護狗為什麼忽然跑回來。而且還帶來了這樣一個消息。只是不知道他有沒有跟劉天心說清楚外面的世界呢?

如果說清楚了的話,也不知道劉天心心面到底在想什麼。

要跟曾經是敵人的司徒聯合起來,蒙蒙顯然是不能接受的。而且誰也不能保證司徒不會暗地裡下陰招。

而下陰招一直就是他的習慣而已。

跟他走在一起,可能我們隨時都會沒命吧?

蒙蒙小聲地問我:「現在我也搞不清楚到底要怎麼做了。如果我們單獨走掉的話,我們的壓力是空前的,而且我們的力量也不大;到時候我們兩面受敵,估計會死得很慘;而如果我們真的跟他們走一起的話,最後我們可能依然會死得很慘。」

這就是現實。

單獨走,那兩個外來者我倒並不害怕;我害怕的是司徒會一直暗中盯著我們,只要他跟著,我就不能有異動;一起走,表面上看起來安全一點,而且身邊還有餘帥劉天心等人,但是只要有司徒在,危險就不可能遠離我們的。

「他們在幹什麼?」

守護狗的話果然有道理,兩個外來者飛上了高空,變成了兩個黑點。

「他們要離開嗎?」

司徒說道:「像離開嗎?他們是要打開大門,讓惡魔進來。」

果然,天空之上傳來了轟響聲。

我們根本就飛不了天,如果蒙蒙沒有受傷,估計還可以瞬移過去,但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就不可能。所以現在就有了另外一個問題:到時候我們怎麼對付本體?

劉天心也走了過來,小聲地說:「現在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先滅了這兩個外來者,要不然等更多的外來者衝進來,我們只能是死路一條;再然後我們滅了這個世界的根基,我們要找出所有樹妖的花,我們就可以衝出去了。」

蒙蒙一怔。

也許在他以前的經歷之中,從來就沒有碰到這種情況。

劉天心繼續說:「找到所有的花,然後同時毀滅,到時候一齊衝出去,能不能逃過外來者的殺手,就看各人的本事了1

看來守護狗果然跟他說了外面的世界。為了衝出這個世界,劉天心的模樣看起來也拼了。

蒙蒙問:「怎麼得到?」

「司徒。」

是的,司徒那裡還有。劉天心的話引起了我和蒙蒙的興趣。

與狼共舞很可怕,但同樣也有很大的機會。

司徒可以靠近我們,我們當然也可以靠近司徒。有劉天心的加入,要拿住司徒就多了一分把握。只是現在看起來還是有些不夠的。

畢竟司徒身邊就有那麼多獨眼龍。

刀疤問司徒:「現在怎麼辦?」

外來者依然在轟擊著天空的裂縫。

司徒淡淡地說:「他們飛不了多久的,估計很快就會下來吸收力量,所以等他們下來的時候,就是我們的機會,先把他們滅殺,我們才有機會。」

現在收割者看樣子果然死怕了,竟然根本就沒有出現。也許他們在等待著機會吧。

余帥大聲說:「那麼,現在我們算是正式分工合作嗎?」

蒙蒙顯然還是有些抵觸,說:「我們走那個方向,不需要別人跟著。」

劉天心一怔,「現在你們依然要單獨行動?」

「是的,單獨行動。」

我也有點不能理解蒙蒙,不過我支持他。

他帶頭走去。我趕緊跟上他。二皮臉也馬上跟上。張志偉猶豫了一下,也跟了過來。

風雷看樣子完全被司徒說動了,竟然並沒有跟上,而是看了看蒙蒙,又看了看余帥,最終留在了余帥的身邊。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他獨自走了,守護狗汪叫了一聲,跑著向他追過去。

守護狗也叛變了?

余帥大聲說:「你們想清楚1

蒙蒙頭也不回地說:「想清楚了1

張志偉忽然問:「跟著他們我們不是更安全嗎?」

「別人的死活,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而且你能保證跟著他們比我們單獨走更安全嗎?」

「不是嗎?」

「呵呵。」

蒙蒙一直都不是一個多話的人。現在除了我們三個人之外,像余帥刀疤和風雷等人都已經拋棄他了。

也許這事情會在他心面產生一些觸動,也許只要我一直支持著他他就能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吧。

蒙蒙說過,人越少越安全。也許這句話到現在依然有效的。

跟著司徒他們,也許我們有機會拿住司徒,但換一句話說,司徒要對付我們,也更加容易。

司徒大聲說:「好吧,那麼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1

敵人?

我們一直都是。

蒙蒙頭也不回,「你死我活。」

「不,是你死,我活才對。」

口舌之爭根本就沒有必要。

天空之上的轟響停了下來,慢慢出現兩個黑點,然後越變越大。

余帥大聲說:「他們下來了!大家行動,這一次,包圍他們,殺了他們1

不過,到最後,到底誰會死得很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