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39,一個倒下了,幾十個站起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139,一個倒下了,幾十個站起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個世界找死的人很多。!反正見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這些復活的人,只要他們想到他們是復活的,當然就不把死亡當成一回事了。

他們根本就不再珍惜生命。當然,這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他們的膽子大了起來。

他們不再害怕收割者,反而把他們當成神來膜拜;他們不再害怕所謂的守護者與覺醒者,同時也對這些人充滿著仇恨;他們也根本就不鳥那幾個外來者,他們是一群自以為是的勇士,一直往外來者那裡送菜,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

他們與其送菜給外來者,還不如送給劉天心呢。

劉天心的思路我依然把握不了。他的性格似乎就決定了他並不能做出諸如大開殺戒的事情來。他只有在非常憤怒的時候才會亂殺幾個人而憶,而且現在他似乎還真的認同了司徒觀念,雖然並沒有跟司徒走在一起,但怎麼說他沒有打亂司徒的計劃,也沒有故意去刁難於他。

「幹掉他們1

雖然沒有了傳教士那個噁心的傢伙,但是大聲喧嘩看著別人去送死的大有人在。在這個時候只要有一個人發出暈種聲音,大家就會前赴後繼地沖向我們。

張志偉一直是最沒有用的那一個,他的臉一下子就嚇白了,馬上躲到了蒙蒙的身上;二皮臉膽子倒是大,殺氣也很足,只不過他現在手裡面並沒有武器。他一直都是用機關槍的,他的子彈早就打光了,現在這把機關槍在他手中也只不過是一根殺傷力並不大的木棍而已;刀疤那個強力的打手現在已經站到了司徒那一邊,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跟外來者對上呢?蒙蒙一直受著傷,身體一直都處於虛弱狀態裡面,剛才還再次吐血;風雷也回歸到了余帥的懷抱里;現在看起來能打的就只有我一個了。

「我靠,這麼狠,怎麼哪裡都是打打殺殺的1公雞的臉也嚇得很白。他當然並不怕死,也許他怕的只是疼而已。

那麼,現在的情況就是,我要衝在第一個嗎?

既然想不通司徒,那麼就不要再去想他,反正他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的右手緊握住了匕首。我應該有兩把匕首才對。現在另一把一直都在動財色那裡,我不禁又想起了空道八,要是他也復活了多好。

普通人雖然有些無腦也很衝動,但是他們絕對不會蠢到家的。他們手中的武器千奇百怪。首先,我們要面對的就是十幾把飛來的刀和十幾塊石頭,再然後才是那些揮著武器衝過來的人群。他們人數太多了,根本就看不過來。

「我來1

站我意外的是,在這個時候公雞卻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他大叫了一聲,直接就往前面衝過去。

「這麼勇敢?靠!他是不是別人變的?」張志偉大聲說。

我也有點懷疑。公雞雖然不會死,但在這個時候他也不應該沖在第一個啊!

既然是那個怎麼也不會死的公雞沖第一個,我當然不能跟他搶先。

「一個毫無用處的炮灰。」蒙蒙淡淡地說。他一邊說著一邊抽出了刀。

事情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事實上公雞的表現讓我們大跌眼鏡。他哪裡還是原來的公雞?現在他成了絕對霸氣的公雞。

因為他對著那些刀子衝過去,根本就不會躲閃,任由它們砍在了身上,把有些刀子嵌在了他的身上,也有些刀子在他的身上劃出了一個傷口之後繼續飛了過來落到了地面上,響起了噹噹的聲音。

公雞完全不在意。

刀子帶起的血液有些落到了地上,也有些往我們濺來。

「躲開1另一個公雞也沖了過來,他大聲說。

躲?

好吧,那我們就只好先退一退了。

我們一連退後了十幾步,而此時公雞已經被瘋狂的人群淹沒了。

張志偉說:「這是送拖延時間嗎?」

後面趕來的公雞嘿嘿笑了一聲,說:「好戲還在後頭呢,媽的,我怎麼也算是一個守護者吧,真是受夠啦1

果然還有好戲,那就是平地裡面的一聲驚雷。那個衝過去的公雞不知道是身上帶了炸彈還是身體本身就能爆炸,竟然在人群裡面轟然爆炸開來,炸起了漫天的血雨。

我們身邊的這個公雞再次提醒:「再退,千萬別沾上。」

「沾上了會怎麼樣?」

「嘿嘿,你們看著就知道了。」

聽起來很神秘很瘋狂的樣子,我倒真的來了興趣。公雞莫非真的不再是一無是處了嗎?

這個爆炸看起來威力並不強大,但也炸得好些人停了一停。

「這是什麼鬼炸彈?」

「受傷了嗎?」

「沒有,只不過一臉血1

身上沾有血的人可不少。

二皮臉都說:「看起來完全沒有什麼作用嘛。」

公雞嘿嘿地笑了一聲,說:「你們看著就是了,好戲才剛剛開始呢,你們以為,我們的大計劃就如此不堪么?告訴你們,我們做的是真正的大計劃,而且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計劃,比那個所謂的司徒的聯盟要來得更加先說得多,而且也不用擔心聯盟裡面會出三心二意的人,也不用擔心別人會背後捅刀子。」

「聽起來好像很玄的樣子,也是聯盟?」

「差不多吧,就是把其他人變成自己人,不就行了?」

「他們會聽你的嗎?」

「那就把其他人變成自己,那就沒有所謂的聽與不聽了吧?」

張志偉有些不明白:「變成自己?」

那些人果然在轉變著。

於是我們看到了許許多多人開始正在迅速地轉變成公雞的模樣。這是一個恐怖的過程,看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鬼片一樣。原本那些普通人一個個都長得不一樣,而現在他們卻在往同一個張臉同一個身形變化著。

原本身材和臉型跟公雞差不多的人還好一點,因為他們的變化並不算大,但在變化的同時,他們看起來也是相當痛苦的;那些身型和臉型跟公雞差很多的人就慘了,特雖是那些女人,他們要變成公雞的模樣就要在身體上改變很多,於是一些高大的,開始在變矮,一些胖的在變瘦,一些太瘦的在變胖一點,一些臉奇形怪狀的的臉也正在慢慢地變得正常一點。

這種變化不是幻術那樣的平穩變化,而是血淋淋的。因為他們從身體的內部到外部全都在往公雞的方向轉變著。在改變身高胖瘦和臉型的同時,他們當中很多人都變得皮開肉綻。

這場面比收割者收割人類更顯得恐怖與詭異。所以我們都不自禁地離公雞遠一點,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如果他也對我們來這招的話,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張志偉嚇呆了,「這是……」

公雞得意地說:「我的新技能,牛逼吧?」

牛逼?

虧他還能說得這麼得意。這是強制轉變嗎?

轉變得並不算很快,看起來至少要幾分鐘,那些開始轉變的人開始在地上打滾慘叫。只是公雞這招對於異能者來說有沒有效果呢?還是只能對付普通人而已?

小三兒也沒得逃過公雞的制裁,他沖在了最前面,身上同樣濺到了公雞的血,他叫得也很大聲,他現在完全變成了一個血人。

一個完全不值得同情的血人而已。

一個公雞爆炸了,引發出無數的慘叫聲;在幾分鐘之後,幾十個公雞站了起來。

那些原本在打滾的普通人,在變成了公雞之後,衣服也變得破破爛爛,但是他們身上的傷竟然全好了,而且站了起來,靜靜地站在那裡,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正常的人。

事實上他們現在看起來跟真正的公雞完全沒有任何的區別。原本是小三兒的那個公雞就對著後面那些嚇傻了的並沒有轉變而且也沒有逃跑的人嘿嘿一笑,然後說:「要不要再來一發?」

連口氣也變得跟真正的公雞一樣。

「這是什麼鬼1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鬼。

從這個角度看,公雞才是真正的惡魔。

另一個剛剛轉變的公雞大叫:「這次我來1

靠,還玩上了不成?

他叫完之後就往人群最密的地方猛跑過去。

那些人嚇得臉都白了,只恨只有兩條腿,跑得不夠快,而且他們的運動神經也沒有劉翔的那麼發達,不要說搶跑了,連正常的起跑反應速度都達不到。而且這個新變的公雞是有備而跑,他的速度飛快,快速地就沖入了人群裡面,然後又是轟的一聲響,漫天的血雨飛灑而出。

「我也要來一發啊1另一個也叫了起來。

「哪邊人多呢?」

他們現在考慮的已經不再是盲目的開炸,而是要把效率最大化。

我們身邊的公雞得意地問:「厲害吧?」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往我們湊過來。

「別過來,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1張志偉一邊後退了兩步一邊叫了起來。

「來吧,不客氣吧1公雞的嘴臉看起來說不出的討厭。

長本事了,而且還變得囂張了起來。

接連兩聲轟響再次傳了過來,又有兩個剛剛變成公雞的傢伙爆炸了;他們倒下這兩個,又能再次換回來幾十個。

這投資回報率實在太過驚人。

而我在想的卻是,以這樣的速度,公雞要一統世界,要幾天?

靠,沒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