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1,劉天心的一些過往
小說:| 作者:| 類別:

141,劉天心的一些過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劉天心終於開始說實話了。!

這個實話也只能讓張志偉感到震驚而已。所以他轉頭看著淡定的我們,「你們不感到驚訝嗎?」

老鼠白了他一眼,說:「有什麼好驚訝的,我早就跟你說過,我們早就死過一次了。所以這裡只是一個幻境,這件事情完全就是合情合理的。」

猴子說:「我只好奇司徒無功現在到底在哪裡?話說我們雖然在這個世界裡面應該不是司徒無功的對手,但是現在公雞現在也變牛逼了,應該可以跟他一戰了吧?」

「很懸。司徒無功一直都是一個厲害的傢伙。只是不知道他搞出這個幻境是什麼意思,難道外面的世界真的已經全部毀滅了,或者樹妖真的被人搶走了,要不然他不必費心費力搞這麼一個看起來這麼真實的幻境吧?也許這個幻境發展下去,說不準真的就成為了真實的世界了呢。」

劉天心的話我當然不吃驚;但老鼠和猴子的話卻讓我大吃了一驚。看來他們早就知道司徒無功這個人,而且還跟他有過節。難道他們就是死在司徒無功的手裡的?

張志偉問:「話說……那個司徒無功到底是什麼人?」

「什麼人?一個妄自尊大的人。後面的事情我們當然不知道。不過之前的事情我們是一清二楚的。那小子一心要做天底下最大的那個人,所以他一心要找到樹妖,一心要把鬼王給融合了,只不過,看來他失敗了。」

老鼠他們看起來果然與眾不同,他們竟然還帶著以前的記憶。

劉天心說道:「看來司徒無功的事情,你們也清楚。」

張志偉大聲說:「反正說起來,他就只是一個大壞蛋,是不是?」

劉天心呼出一口氣,「說不上什麼大壞蛋還是大好蛋,只是追求不一樣而已。我跟司徒無功認識的時間應該沒有張良長,只不過現在看起來張良完全忘了以前的事情。」

我問他:「因為我死了?」

張志偉驚叫道:「你也死了?」

劉天心點點頭,「或許大家都死了。我們都不再是人。但是在這裡,我們是一個人,而且看起來是如此真實的人類。如果真的衝出這個世界的話,大家都變成了孤魂野鬼了。」

「孤魂……野鬼……」張志偉看起來很痛苦。

而蒙蒙卻沉默著,看起來他在努力地回想著以前的事情,他能想起來嗎?

「那這個幻境又是怎麼回事呢?」二皮臉看起來比較冷靜,他的冷靜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了作用。

「司徒無功找我談這個事情的時候,就跟我說過,他要組建一個新的地獄。」

張志偉跳了起來,「地獄?1

「人死之後,就會進入地獄。而我們這些鬼魂,就變成了這個新地獄的第一批原住民。我們在這裡生活,如果我或者他不說明的話,大家都不會清楚這一點的。這裡的一切看起來都是如此真實的。」

張志偉問道:「意思就是,如果我們走出這裡的話,就是鬼?做鬼不好嗎?」

老鼠再次白了他一眼,說:「做鬼有什麼好的?吃不東西,也不用睡覺,你想想,有什麼好的?想玩個手機還玩不了呢。」

張志偉沉默了下去。

而在這裡,我們卻能系睦秩ぁ

司徒無功的心倒是蠻大啊,竟然想要組建一個新的地獄。

「剛好a市大亂,幾乎整個城市都被夷為平地。作為樹妖藏身之地,原本是一個無鬼的地方,因為死的人太多,而且樹妖元氣大傷,所以司徒無功就與我四處搜集鬼魂,他吸收入體,用得來到的樹妖的一些部分做基礎,組建出了這個巨大而且看起來真實的幻境。」

二皮臉問:「樹妖到底是什麼?」

公雞大聲說:「我知道我知道1

猴子說:「沒你的事,生孩子去吧。」

「上限了1

「好吧,那就讓你說。」

「所謂的樹妖,其實就是一棵樹嘛,這麼簡單的東西你們都不明白?只不過這棵樹並不是普通的樹,而是靈魂之樹,平常沉睡或者被封印住還好,若是她一旦覺醒,就會世界大亂了,因為靈魂會發生大混亂。而在那個時候,正是樹妖快要覺醒的時候,所以整個行業內部都在瘋狂的尋找樹妖,這裡面還有一些人還有一些是從外面世界進來的人。」

二皮臉再次發揮了他的冷靜,「意思是,我們原本生活的世界,其實也只是樹妖的幻境而已?」

劉天心搖了搖頭,「並沒有這個意思,只不過樹妖帶來了靈魂,而我們也是基於靈魂才能生存下來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明明死了,而在這裡看起來卻完全像一個真實的人類。我其實也想找到樹妖,因為我們來自別的地方,來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只不過我們一直沒有找到,最後只找到了她的一個分身而已。就是那次,我死了,後來遇到了司徒無功。同時他還帶著小心。所以我就跟他合作。」

「然後你們真的找到了?」

劉天心點點頭,「a市就這麼大的地方,當然找到了。只不過後面的事情,發生得太快,快得根本就讓人思考不過來。樹妖還是消失了,不知道又藏身到了什麼地方。而且更讓我驚訝的是,當我跟司徒無功再次匯合的時候,他竟然抓到了張良的殘魂。」

蒙蒙繼續沉默。

他們都看著我,老鼠問:「怎麼死的?」

「司徒無功沒有說。」

老鼠繼續說:「誰這麼牛逼?」

「後來你們也能想到了,他在體內構造出了這個巨大的幻境,我們收集起來的那些a市的靈魂,就在這裡生活了下來。很平靜,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二皮臉問:「不收割嗎?」

劉天心笑了笑,說:「收割什麼?因為司徒的想法看起來很簡單,只是要組建一個他自認為的世界而已。看著小心在這裡再次像一個快樂的小女孩一樣生活,我當然也不想打破這個世界,後來,我自己都沉迷了下來,漸漸也有些忘卻了。」

二皮臉再次問:「收割呢?」

「所謂的收割,也許只是針對某一個人吧。」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直到後來,有一個人沖了進來,就像是現在的外來者一樣沖了進來,再然後,收割就開始了。」

那個人是誰?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就是蒙蒙。所以我看著他,而他好像還在努力地回想著。

「外來者?1張志偉大聲說。

「其實所謂的外來者,其實跟我們是一樣的,現在那些外來者,其實在外界也只是鬼魂而已。其實不用說你們也知道了,那個人就是他,羅澤。」

張志偉不禁後退了一步。

二皮臉問:「然後呢?」

「這個世界有著一套體系,幾乎是真實的世界的翻版,也會生老病死,然後靈魂歸於司徒無功得來的那些樹妖殘枝之中,然後再釋放出來。司徒無功作為這個世界的主宰,其實他本不會親自參與進來的。但是因為羅澤的到來,他是來找張良的,要把張良帶走。」

劉天心停了一下,接著說:「問題是,直到不久前我才想明白,組建一個看似真實的世界也許是他的目的之一,但絕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的真正目的或許正是要引羅澤進來救張良的。」

是的,這才是重點。只不過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了呢?蒙蒙已經殺了進來,而且也早就把那些看似無用的記憶當成了代價付出去了。

司徒無功想要蒙蒙的記憶,到底想要他的哪部分呢?最底層的?

那裡面又有什麼秘密呢?

現在問題來了,所以我開始發問:「司徒又是什麼人?」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準確地說,司徒原本就是司徒無功,只不過現在看起來他好像也變了。」

「司徒也會變?」

「又有誰不在改變呢?因為有了收割,所以我就開始思考這些事情,還有就是我也會問司徒一些事情。我一直搞錯了一點。司徒無功並不是我一開始遇到的那個司徒無功,他曾經敗在了一個人手裡,所以他有一段時間變得非常瘋狂,a市的毀滅可以說有很大的一部分就是由他造成的,或者正是他的瘋狂所帶來的後果。所以一方面他想贖罪吧,所以對待這些a市的孤魂野鬼並沒有採取一貫的強硬風格,而是讓他們在這個世界裡面安居樂業;但另一方面,因為他的瘋狂想法,因為他要變強,所以他之前融合了一個惡鬼,雖然惡鬼在一度被他鎮壓了下去,不過隨著羅澤到來之後,司徒無功親自參與了進來,也變得沉迷起來,結果被惡鬼有機可趁,奪了他的身體。」

看來果然跟我想的一樣。

那麼看起來這就是事實了。司徒無功要對付的就是蒙蒙而已,他要得到蒙蒙記憶最深處的那些東西。而現在司徒無功還有一個最大的敵人,那就是本體。

二皮臉搖了搖頭,「這個故事聽起來有些悲傷。」

劉天心說:「是的,是很悲傷,更讓我悲傷的是,我並沒有找到小心,所以她應該沒有復活吧,她是真的死了呢,還是還能再次復活?還有,現在司徒無功也無法真正保護這個世界了。他要對付的羅澤也變得這麼廢物;而本體在你們毀掉了一朵樹妖的花之後,因為這個世界變得不穩定,所以他也受了重創;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他的病要犯了。」

我問:「什麼病?」

劉天心指著公雞說:「公雞病,絕症。」

公雞指著他自己的鼻子問:「我?」

「你還沒有發現你的特殊嗎?你不會死,你還能複製,你仔細想想,這樣的特點,你到底是什麼?」

「我是什麼?我讀書少1

「你是他的癌症,你現在開始發作了,也許要不了多久,這個身體就會完全失控吧?我現在幾乎都可以想象到,到時候無數的你把這個世界拆掉,然後,世界沒了,司徒無功也沒了,大家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