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2,聽起來很可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142,聽起來很可怕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世界也沒了,所有都沒了,到時候全部是公雞。但是如果司徒無功都死掉了,公雞還能獨活嗎?

公雞竟然還嘿嘿地笑了起來:「看來我果然是殺死司徒無功的那個人!終於可以報仇了1

「只是這裡誰都要死掉。沒有人能躲掉的。」劉天心淡淡地說,「所以,不管怎麼看,這個世界都要被毀掉了,而且會很快就被毀掉。現在就看司徒的態度了。他的態度一直在變化著,這讓我很困惑。」

「怎麼變化?」有關於司徒的態度問題,我當然關心。

「我所認識的司徒,雖然只是司徒無功本體分化出來的,但在最一開始,他看起來跟司徒無功是一樣的,在羅澤剛進來的時候,他會毫不猶豫在地羅澤面前收割掉你的命;然後等著羅澤付出代價;但是隨著收割的進行,他也在變化著,特別是對於你的態度他一直都在慢慢地變化,最後他不得不安排了一個李紫出來,以此為鑰匙。如果是以前的話,你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現在,也許在你遇到羅澤的第一時間裡,你就已經死了;而這一次,他竟然放過了好幾次。他好像對你變得很猶豫。」

我也很好奇。

一個李紫就罷了,而且回想起來,司徒對我的態度果然顯得很詭異,有的時候非常想弄死我;有的時候又像是不忍動手一樣。

他有什麼問題?

反正我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蒙蒙好像仍在出神。

他好像根本就不在聽。

所以劉天心停了下來看著他;我們也看著他。

他正在想什麼呢?是在回想著以前的往事呢,還是在想著什麼呢?

也許他什麼也想不起來吧,畢竟他已經付出太多了。

二皮臉說:「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依然不明了接下來怎麼辦。」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也許多活一天算一天?也許我們可以試著殺死那幾個外來者?也許根本就不必我們出手?」

二皮臉再次展現出了他的機智:「好個收割,帶來的完全是恐懼而已,司徒無功這麼做還算是一個人類嗎?」

「事實上,這些恐怖的收割發展到後面,完全是那個惡鬼在主導的,他以前被司徒無功壓得太慘,所以試圖通過這種恐怖的收割得到負面情緒,增強力量,到時才能打倒司徒無功。現在看起來他並沒有達到壓倒性的優勢。而且因為外來者的原因,他也自身難保了。」

聽起來似乎有點道理。

司徒真想要保護這個世界?

反正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最大的敵人也是本體。如果他不對付了本體的話,他自己到最後也活不了。

我們當然也活不了。

所以看起來我們只能反抗了。不能再這麼一遍又一遍被他們收割掉!

二皮臉問:「那意思就是,我們殺?」

「要殺本體,又談何容易?也許到時候他自己先逃了也說不定。」

「殺,反正不管是外來者,還是司徒或者本體,通通殺了,不就行了?只要殺了他們,我們就是這裡的主人1二皮臉大聲說道。

他的話引來了十一個奇葩的叫好聲。

守護狗說:「太可怕啦,外面還有好多這樣的惡鬼呢,我們要是衝出去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我還好跑得快,所以才逃回來的。」

「周小建呢?」

「他只是一個小孩而已,惡鬼又拿他沒有辦法,最多就是嚇嚇他,那小子膽子大得很,哪裡嚇得死;我當然不同,他們是要吃我啊1

張志偉問:「還有……小孩?」

守護狗說:「張良知道啊,他也出去過,只是一出去就把那些外來者嚇得半死,全跑了;但是後來更多的惡鬼聽到消息,又殺了回來,而且數量上不知道有多少。」

張志偉大聲說:「張良,你這麼強,為什麼不出手?」

為什麼不出手?為司徒出手?想一想倒還可以,如果要真的出手的話,我看還是沒有那個必要的。怎麼說我跟司徒也有仇。也許我每次用那個手錶的時候,我的某一部分力量就會被本體吸走吧,所以司徒無功才把它交給了我;而他選擇了保持體力。這種好事,我怎麼能讓他獨佔呢?

只是現在怎麼辦呢?

外面傳來了轟響聲,不知道是房子倒了還是地面爆炸了。

一個門外的公雞跑了進來,大聲說:「大打出手了1

另一個公雞說:「好大的場面!靠,你也不必跑進來吧?我們都是同一個人,你看到什麼我就能看到什麼,你想到什麼我就能想到什麼的。」

跑進來的公雞抓抓頭,說:「忘了,不好意思哈,兄弟。」

「兄弟你媽啊!唉,都不知道是不是要選個領導出來才行。」

「我自己領導我自己?聽起來很爽啊1

公雞在那裡自己對自己說話,而且還說得很起勁,看得我都頭大了。

總躲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

劉天心首先往外面走去,「既然這樣,那麼就開干吧,反正都只是一個死而已。」

那就開干吧,至少也比躲在這裡無所是事強一點吧?可以看看外面的那些人到底有多瘋狂。

蒙蒙並沒有動,他依然在出著神。

二皮臉拉了他一下,然後蒙蒙就再次吐了一口血出來。

「怎麼了?」

蒙蒙倒了下去。

我們趕緊上前去扶他。

他的臉說不出的蒼白。看起來他的身體真的快撐不住了。風雷說過他再活幾年的;但是剛才蒙蒙再次動了手,所以看來現在到底能撐到什麼時候。

劉天心也轉了回來,摸了一下蒙蒙的脈象,說:「看起來不行了,除非風雷能為他治療。而我的話,是沒有這個本事的。」

我就好奇了,這些所謂的異能到底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就問他:「異能到底是什麼見鬼的設定?!又是誰設定的?」

劉天心聳了聳肩,「也許這個你就要去問樹妖了,因為這雖然是司徒無功的世界,但基礎卻是樹妖,所以這些東西,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都在於樹妖。」

樹妖?去哪裡問?雖然說她看起來認得我;但我現在不認得她埃

當然,這不是重點。

「他還能撐多久?」

「估計要不了多久,可能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撐不了了吧。說實話,我還是很佩服他的。」

蒙蒙的眼是閉著的,他的呼吸也不算平穩。

「那我們去找風雷。」

外面不斷傳來了轟響聲。看得出來外面打得火熱。風雷不會掛了吧?

雖然他現在站在了司徒那邊,但現在事關蒙蒙的生命安全,我可不能眼看著他去死。

我有點好奇,為什麼他們就能認同了司徒呢?

好吧,看起來司徒更會說大道理;而蒙蒙卻一般什麼都不說,誰也不知道他心面到底在想些什麼。

二皮臉背起了蒙蒙,我們往外面走去。

門外的公雞們正在四處亂跑。

我們身邊的一個公雞說:「也許我也可以再去試試看到底有沒有到達上限。」

張志偉說:「算了吧,你真的那麼想佔領這個世界嗎?你那是要我死啊!再說了,哪怕我要死,我也要先拉上你1

「你拉得上再說吧。不過好吧,話說,如果真的這個世界沒了,張良也會沒了吧?朋友一場,就不要這麼快發作了。」

天空上的裂縫看起來果然被打開了一個小缺口,不過依然有黑氣補了上去。四面八方都有倒下的房屋,看起來很慘。

更慘的是那些人死無全屍,看起來完全消失了,根本就沒有留下屍體。

遠遠的一個高樓之上,幾個人正在那裡打得火熱,太遠,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上面的到底是什麼人。不過看得出來應該是異能者跟外來者正在打。

雖然是幾個人對打一個人,但局面卻往那單獨的一個人那邊傾斜著。外來者沒有經歷過收割,果然是很牛的。

四處都有奔逃的普通人。雖然有很多人在復活之後就再次死去,不過因為人口總數大,所以現在還有很多的普通人。

「你們幹嗎呢?那邊有外面來的惡魔,趕緊過來幫忙,有什麼傢伙都用上,哪怕用命去填1

「問題是填也填不上啊!好像我們就是他們的食物一樣,他們殺的人越多,就越強大啊1

「就是,那我們到底要怎麼做啊?1

「難道我們真的要死了?難道世界真的不會再存在了嗎?」

「難道神也沒有辦法了嗎?」

神?本體那個惡鬼現在自身都難保了。

收割者估計死得差不多了吧?如果真的能把外來者幹掉的話,說不准我們就會真的直面本體了吧?到時候到底是我們被他收割呢,還是他被我們殺死,然後我們佔了這個身體?

只是再怎麼打,到時候恐怕也輪不到我,因為還有一個司徒無功在,還有一個在最初看起來是司徒無功但是現在已經變得有點不像司徒無功的司徒在。

如同風雷和刀疤一樣,我也變得有些搖擺不定起來。

現在我們算是哪一方呢?我們真的要幫助司徒無功盡全力把這些外來者幹掉嗎?也許只有這樣風雷才會救蒙蒙吧?

也許這樣,我們才有一絲希望活下去吧?

活下去……聽起來很可笑。

這本身就是一個可笑的世界而已。在收割的剛開始,有人以為自殺了就能逃離這種不現實,但是他們最終回來了,而且還是被本體復活的;有些人以為不做任何事情,就會過去的,但是他們被殺了,有些是被收割者收割掉的,有些是被那些不想死而且怕死的殺死的;有些人以為殺掉了一兩個人就能躲掉收割,而他們看到的卻是他殺死的人再次復活。

本體一直都大玩我們。

這次他玩大了。

因為他自己也要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