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3,死得很慘的劫財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143,死得很慘的劫財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劫財色果然如同蒙蒙說的那樣死得很慘。

通常正義感很強的傢伙都會死得慘的,就好比空道八,還有現在的劫財色。

在第一次見到劫財色時,他完全跟正義就搭不上邊;但是自從他跟著空道八之後,他好像被空道八的正義感感染了,而且得了那種病;更加重要的是在空道八死了之後,他不僅得到了那反匕首,而且還接手了空道八一直都在做著的事業。

我們這次背著蒙蒙出來,而且還有一大群人,這裡面就有幾百個公雞。

我們這一大群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是絕對的焦點。

「靠,他又來了!那些惡魔!那到底是什麼鬼!為什麼那麼多一樣的人!克隆嗎?」有人在大叫。

「他們會爆炸!千萬別被他們炸到1

所以通常看到我們的人都會一傳十十傳百把公雞的恐怖之處廣為傳播。

而公雞看起來也很享受這種待遇。特別是當他發現在人群中有一個曾經狠狠折磨過他的傢伙之後,馬上就嗷嗷叫了起來:「那個傻逼別走!他媽的,以前不是折磨得我很爽的?現在怎麼看到我就想逃?」

於是十幾個公雞往那人追過去。公雞出手,自然又免不了又不是一番爆炸聲響起。

他這個人肉炸彈是爽了,而我們卻只能看得心驚肉跳。

然後我就遠遠地看到了劫財色。他那邊一大堆人,看得出來應該也是兩個陣營。

「他們在幹嗎?」我問劉天心。

他皺了皺眉頭,說:「一方是復活過來的,另一方看起來應該是一方勢力,那些人應該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應該是復活那一方有不少人是被那些人殺死的吧,所以現在打起來了。」

反正那些復活過來的人看誰都不順眼,現在有機會他們當然要報仇。

在前面的時間裡,大家都選擇一致對外,很多人對於我們的仇恨都變得比較小;但是現在估計他們也發現了,他們要是去對付那些恐怖的外來者的話,無疑就是送菜,所以現在他們再一次調轉了槍口。

我們之所以能這麼囂張這麼大搖大擺地一路走過來,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公雞的存在。

只要有他在,別說那些普通人看到我們像看到鬼一樣;哪怕就是異能者看到我們也只能搖頭們要殺我們的話,就要先清乾淨圍在我們四面八方的公雞們;殺公雞?開什麼玩笑,殺得死他嗎?

而且殺不死還得被炸得一身血——當然是公雞的血。

而現在劫財色卻站在那兩個陣營的中間。

看來又是他的正義感使他這麼做了。

遠遠地看到我們過來,兩方陣營中一個傢伙大聲說:「這是私人恩怨!我們跟你們井水不犯河水1他是對公雞說的。

幾十個公雞一齊大聲說:「你們做你們的,我們只是路過而已。」

這下兩方陣營的人都放了心。只要公雞不找他們的麻煩他們就放心了。

劫財色大聲說:「大家先聽我說兩句行不行?」

「有什麼好說的!報仇而已,有什麼好說的1一人大聲說。

他的話引起了大家的熱烈反響,他們都是復活過來的,都是不怕死的主兒——除了在公雞面前以外。現在估計誰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們幹掉對面的決心了。

劫財色看起來還想努力一把,他大聲說:「大家聽我說行不行?現在對我們最大的威脅就是那幾個外面來的惡魔!而且他們的數量也會越來越多,如果我們現在還在窩裡斗的話……」

「惡魔?他們就不是惡魔嗎?他們就不是畜牲嗎?你快點讓開1

「再說了,我們衝上去跟惡魔打,那還不是送菜?我們才不會再去送菜了。我們現在要的是報仇1

好吧,看來劫財色雖然看起來有些人氣,但他怎麼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你是異能者,對付惡魔的事情,當然交給你1有人說。

他們竟然認為劫財色是異能者?

怎麼看劫財色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難道他先前殺了一個異能者嗎?

然後就有人上前走到了他的旁邊,「我說,你還是去對付那幾個惡魔吧,那邊看起來快撐不住了。」

果然,不遠的地方,一個外來者剛剛重傷了一個獨眼龍,司徒剛好也在那一撥人裡面,他親自把那個重傷的獨眼龍救了下來,再然後他的身後出來了一個人,對著那個重傷的獨眼龍一刀下去。

又是補刀?

司徒的聯盟看起來完全建立了起來,而且也加入了一些普通人,這些普通人的作用就是補刀,成為新的異能者。

雖然很冷血,但這實在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司徒還往我們這邊看了一眼,估計他還看到了不能動彈的蒙蒙,所以他再次轉頭看了遠處一眼。

那他看的那個方向,我好像看到了風雷,還有門神。

門神果然還是非常威猛的,他們那邊七八個覺醒者圍攻著一個外來者,而且主要就是靠著門神,要不然他們早就不行了。

同樣的,在門神那邊也有補刀隊,隨時在準備著進行補刀。

補刀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如果司徒能讓我補一刀的話,也許我也能用得上。

再然後司徒看了一眼二皮臉,他忽然招了招手。

二皮臉說:「叫我過去?」

「估計他是想讓你補刀吧。」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現在看來,最有用的應該就是司徒、和你還有他了。你們三個人,其中你跟司徒是最強有力的輸出,而他只要補刀足夠的話,也是強大的助力。」

那麼我們要不要過去呢?

我依然很討厭司徒。

「我將,帶頭衝鋒1一個傢伙忽然大聲說,然後他的刀子就砍在了劫財色的後背。

我永遠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而劫財色顯然也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但是在剛才有人說他是異能者,也許正是這句話引來了殺機吧?

「我的異能1另一個人大聲說。

現在的劫財色並沒有死去,他只是中了一刀而已,他緩慢地轉頭看著偷襲他的那個復活者,臉上帶著無奈的苦笑。

「死吧!垃圾!你他媽的也不是好貨色!沒有死過的都不是好貨色!我有異能,我就能報仇,我就能殺惡魔1

又回到了爭搶異能的狗血劇情裡面。

劫財色這樣做到底值不值得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果然死得很慘,而且還是死在背後的那一群人手裡的。

他幾乎被亂刀分屍。

然後場面就亂了一陣,有人大聲喊:「為什麼沒有?」

「我也沒有1

那伙他們的仇人卻瞪大著眼睛盯著他們,一個人大聲說:「他們瘋了1

「那只是一個普通人,跟我們一樣,他從來就不是什麼異能者1

「瘋了!殺1

瘋狂的復活的那些人變得更加瘋狂起來,「殺一個是殺,殺一群也是殺,為什麼被殺的總是我們?」

所以他們沖了過去。

雖然那些沒有死過的人都是狠角色,但是面對著一群不要命的傢伙,他們的底氣還是很不足的,所以略微抵抗一下就全線潰敗;而且後面還有更多的人加入。

先前死的人比活著的人更多,所以現在復活之後的人比那些沒有死過的人更多。

這也許只是一場肅清運動而已。

我有點看不下去。

那些復活的人一路追殺過去。只留下了滿地的屍體和鮮血,還有幾個沒有死的傢伙在那裡慘叫著。而後面還有跟著的復活者在進行著補刀。

「為什麼沒有異能?」

他們還在糾結於這個問題。

我沒有再看到劫財色,只不過我發現了那把匕首,在匕首的旁邊是一堆爛肉。

果然正義感強的人都會死得很慘。

我們往那邊走過去時,那些復活者一個個都面露異色閃開。他們哪怕再想要得到異能,現在也不敢打我們的主意。

公雞說:「這場面讓我想吐。」

老鼠說:「那你就吐吧。」

「吐不出來。」

「那就忍著1

「好吧,我忍著。」

我走過去把匕首撿了起來,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現在這把匕首終於回到了我的手中。

只是它到底從哪裡來的?難道跟異能一樣,都是樹妖嗎?

劉天心苦笑著說:「現在我都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了。看起來這個世界還是這樣毀滅了更好吧?」

張志偉說道:「這真的是地獄。」

「也許是吧。」

「而且是第十八層。」

二皮臉說:「有些人不值得同情。」

「也許也有些人值得我們同情吧,值得我們出手吧,值得我們去戰鬥吧。」

二皮臉說:「我現在忽然想,所謂的本體,真的這麼容易就死了嗎?」

好像本體是為了回應他一樣,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上出現了一團黑氣,慢慢形成了一個人形的模樣。

那就是本體嗎?也就是佔了司徒無功的那個惡鬼的原來形象?

根本就看不清楚面目。

他的出現,讓遠處的一些戰鬥都停止了下來。

「現在,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黑氣幻化出來的人形開口說話。

嘴巴收割者應該死掉了,要不然他一定會變出一張巨嘴來的。

「所以,有些事情還是要發生的。規則,本身就是用來改變的。而現在,就到了改變的時候了。」

他要改變什麼規則?

「為了對付那些外來的勢力,從現在開始,我的子民們,你們被賦予了新的能力1

我們還成了他的子民?開什麼玩笑!

這傢伙又要改什麼規則?看得出來,這應該是第三波收割的主題,而現在他應該是要提前了。

他的惡趣味一直都讓我不舒服。

而且還是所謂的新的能力!

「你們,被賦予了無限疊加而且永遠持有的異能!戰鬥吧,子民們,保護我們的世界,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1

這才是重頭戲!

二皮臉雖然有疊加和增幅,但是他不能永遠持有;而現在,所有的人都有了這個特性。

看起來這是對付外來者的唯一辦法。

因為如果單獨被外來者幹掉的話,只能加強了外來者的能力而已;而如果我們自己殺死了異能者,就能得到別人的異能,那麼這樣就是加強了我們自己的能力。

但,這不正是惡趣味嗎?這不是讓我們自相殘殺嗎?

本體的下限再次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