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4,司徒與蒙蒙
小說:| 作者:| 類別:

144,司徒與蒙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可以看得出來,這絕對提前的第三波收割。 無論是否有外來者,這樣的第三波應該都在本體的計劃之內。

我不禁又想起了蒙蒙說過的人越少越好的話。

果然是這樣的。

現在我們在哪裡是安全的?

遠外的普通人眼睛都紅了起來,更不要說一些異能者了。

普通人裡面,如果他們一不小心弄死了一個異能者,就表明他們有更大的機會弄死另一個異能者,然後再得到新的能力,只要弄死的異能者夠多,到時候他們的能力……

而異能者裡面,只要弄死了其他的異能者,也能疊加到異能,不要說什麼外來者了,到時候肯定都能稱霸這個世界吧?

我們周圍的人都怔住了。

公雞大聲說:「意思是只要我弄死了一個,我也能得到能力?」

張志偉說道:「這……」

我有些無言以對。

萬萬沒想到現在會是這樣的局面。

遠處的與外來者對乾的異能者也後退,他們自覺地與其他異能者保持著距離。

二皮臉問:「現在怎麼辦?」

劉天心苦笑了一下,說:「這算是聯合嗎?」

這算是聯合嗎?

不太像。如果真的是要對付外來者,這個辦法看起來是行得通的,把大家的能力集合到一個人身上,那麼就可以跟外來者分庭抗禮了;只是實際操作起來的話,真的行得通嗎?

任何人都是自私的,沒有哪一個真的就想死。

原本建立的統一戰線,也會在這個時候完全被破壞掉,而把我們這一邊變得更加混亂。

這就是本體真正要看到的場面吧?

「都瘋了。」張志偉感嘆了一聲。

果然,我見識到了第一個偷襲事件。一個異能者忽然倒了下去,他在倒下去之前怒吼一聲:「你……」

他的身後顯現出一個裸男。那是一個隱形人,對付外來者他應該沒有什麼優勢,但是現在對付其他的異能者,他的優勢完全顯現了出來。

他狠狠地再次一拳擊在了那個倒下的異能者身上,於是異能者被他打爆了。

他再次消失。

他打響了第一槍。

隨之而來的卻是無盡的內部恐慌。

劉天心說:「這真是一個混亂的年代埃」

他也不知道有這樣的變化嗎?我們本來是要向著外來者進攻的,但是現在不得不停了下來。

外圍的公雞在嚴陣以待。我們當然也會變成其他人的目標,或者我們也會變成內部的目標。

我不可想象,如果像二皮臉或者張志偉也瘋狂了的話,我們要怎麼辦?

只不過現在我們還要找到風雷,因為應該只有他才能救蒙蒙。

余帥他們好像在開會。而在這個時候,余帥竟然在往我們這邊跑過來。

在跑來的過程當中,他就受到了來自其他方面的偷襲,還好他身手過硬,並沒有當場身死,但也負了些傷,「幹什麼?」

「你的能力,集合到我的身上,應該能發揮更大的作用吧1

「你瘋了?1

「瘋的又豈止我一個呢?」

是啊,瘋的又怎麼會只有他一個呢?現在任何人的眼睛都是血紅的,就像是一匹匹餓狼盯著食物,而且還要小心著其他餓狼的偷襲。

「……」

余帥衝到了外圍的公雞面前,公雞大聲問:「你是來送死的嗎?」

「我要見羅澤。」

蒙蒙依然沒有醒過來。

我只能對公雞說:「放他進來。」

余帥應該不會那麼無知無謂要衝進來幹掉我們吧?公雞讓開了一條路,余帥一邊提防著一邊走了過來。

他看著我們的眼神有點不自然,「羅澤呢?」

我轉頭對他示意了一下蒙蒙,然後余帥問:「他怎麼了?」

「快死了吧。風雷呢?」

「在那邊。」

「叫他過來吧。」

余帥點點頭,大叫道:「風雷,過來1

但是風雷卻有點難以過來。因為有很多人對著他虎視眈眈。

風雷名聲也算在外,而且現在的風雷看樣子又有了一點變化,他竟然變得更像一個美少女了。

他在幾個覺醒者的保護之下不敢動彈,也許他們哪怕亂走一步,說不準四面八方的偷襲就會隨之而來。

余帥問:「這麼嚴重?」

我點點頭。

而此時二皮臉忽然對著劉天心點了一下頭,然後他就撒出了一些麵粉。

空氣中顯示出一個人形來,劉天心極為快速地拔刀,刺出,那個隱形人看樣子根本就沒料到我們竟然如此警覺,被刺了個透心涼。

余帥嚇了一跳,看樣子他以為劉天心是要對他出手,看到是隱形人之後,他大聲說:「竟然……」

隱形人雖然被刺中了,但依然作出了反應,看樣子他還想逃。只不過劉天心豈會讓他逃掉?刀子在隱形人的身體裡面連絞,隱形人倒地不起,應該要死掉了。

這個隱形人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只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因為他要死了。

余帥說:「我也不知道……」

劉天心說:「應該是來打張良的主意的吧,畢竟張良的能力大家都清楚,只要殺了張良,說不準就能稱霸這裡了吧?」

余帥說:「我也不知道竟然會變成這種局面,不過看起來現在也是對付外來者的唯一辦法了吧。只是現在應該怎麼辦呢?」

劉天心呼出一口氣,說:「先救醒羅澤再說吧,我們過去那邊。」

有眾多公雞的保護,哪怕隱形人要衝進來也是千難萬難的。

但是依然有不怕死的,他們而且公雞的能力看起來又太過變態了,所以現在也有很多人在打著公雞的主意。遠處就有一個傢伙扔過來一個手雷,在公雞群裡面炸了開來,炸傷了幾個公雞,但是他們很快就恢復了,公雞大罵道:「操!找死嗎?老子衝過去炸死他1

十幾個公雞一起往那邊衝過去。

那個獨眼龍嚇了一大跳,「這是什麼鬼?要怎麼弄死他?」

沒有人知道怎麼才能弄死公雞,也許只有等本體死了之後,公雞才會真正的死亡。

現在的公雞就是最命硬的那個傢伙。

守護狗說:「我們衝過去。唉,要是我的主人在就好了,他一刀就能把他們全都幹掉。」

劉天心哼了一聲,說:「司徒無功?也許現在只有司徒了吧。」

我們往風雷那邊衝過去。

余帥一邊走一邊低頭沉思,「也許我們都錯了,現在只希望羅澤早點恢復過來,給我們給出一個方向吧。」

現在他算是看清楚現實了嗎?

只是現在看清楚又有什麼用呢?

也許什麼鳥用也沒有吧,我們依然還只是我們而已。我們也許隨時都會死去,死在別人的手中,或者死在夥伴的手中。

而本體,依然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本體。哪怕真的出現了一個真正的超級異能者,又能怎麼樣?因為規則都是本體創立的。

劉天心說:「我們都上當了吧。」

二皮臉問:「嗯?」

「本體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發力,他應該有后招才對,你們看看那些外來者,十幾個異能者聯合起來就能跟他們對著幹了;而收割者卻被外來者連著幹掉了好幾個,這事情說起來根本就行不通。那些收割者都是假死吧?」

「假死?」

「哪怕收割者的能力真的削弱了,但也不可能這麼弱吧?所以他們可能就只是假死而已,而藉此本體可以削弱我們的力量。」

「他有必要跟我們這麼玩嗎?」

「他的想法,又豈是我們能想得到的?他只是一個惡鬼而已。」

此時那幾個外來者也聚在了一起,看起來剛才異能者被他們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司徒帶領著幾個獨眼龍站在了風雷他們那一伙人的前面,司徒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我們行進的腳步停了下來。

司徒看著我們,問:「羅澤呢?」

我站了出來,問他:「怎麼?」

「我也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然後?」

「總要商量出一個解決的辦法。」

「所以?」

「我一直在思考著一個問題。能單獨談談嗎?」

「跟羅澤?」

「跟你。」

跟我有什麼好談的?會不會談著談著就一刀捅了我?以司徒多變的性格,看起來這完全有可能。

「有什麼好談的?」

「放心,只是談談,不會殺你。而且我保證不殺你。」

「你的保證又值幾個錢?」

「因為我忽然想通了。」

忽然想通了就不想要我的命了?

二皮臉站了出來,大聲說:「有什麼現在說就行了,別整那些沒用的。」

「還是先救羅澤吧,風雷,過去吧。」

因為體型的變小,風雷身上的衣服顯得特別寬大,他的神色依然有些遲疑。

不過余帥親自跑過去,路過了司徒的身邊時,他還看了司徒一眼,司徒臉上現出了苦笑。

余帥接了風雷,兩人一起往我們這邊走來。風雷來到我面前時,苦笑了一下,說:「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會這樣的。」

「先別說沒用的吧,看看怎麼救。」

「主要是……怎麼說呢,你們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風雷看起來有些吞吞吐吐。

余帥點點頭。

這個時候二皮臉忽然也怔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劉天心忽然眼中閃過一道光,然後問:「你是說……」

余帥說:「不是我們背叛羅澤,而是……你們沒有發現嗎,有的時候我都懷疑,羅澤是不是只是司徒的一個分身呢?」

蒙蒙只是司徒的一個分身?

這個說法看起來很可笑。

但是我笑不出來。

因為風雷說:「或者說,司徒只是羅澤的一個分身呢?」

劉天心說:「又或者說,司徒越來越像羅澤。」

「所以,跟著羅澤,與跟著司徒,又有什麼分別呢?所以,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我還是不敢相信,「司徒怎麼會像羅澤1

「那是因為你一直都很抗拒司徒,所以你從來沒有近距離觀察過他。也許你真的應該跟他談談吧。」

司徒越來越像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