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6,要結束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46,要結束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由於蒙蒙的態度轉變,現在不止我,就連二皮臉也煩了,他不想再看到這些人看到這些事情。!

問題是我們現在能去哪裡呢?

整個世界都不再有我們立足的地方了吧?

幾百個公雞匯聚到了我們身邊。

遠遠的似乎響起了刀疤的聲音,還有他墜落而下的身體。他也要死了吧?

本體的這個規則的改變,帶來的就不無盡的混亂與死亡。我們都將會在這裡死去。

劉天心也變得沉默了起來,忽然,他大聲說:「我們也許真的要跟司徒合作了。打破這個世界1

「問題是司徒肯嗎?」

「死也要死得更光輝一點吧?」

張志偉從地上撿來了一把刀,小心地藏好。

「你幹嗎?」

「防身。世道太亂了。」

老鼠說:「我們是不是要做點什麼?」

「問題是我們能做什麼呢?」

就連司徒看起來都不想再繼續爭下去了。

他跑到了一個高樓的頂上,對著天空上本體的幻影大聲說:「結束吧1

「呵呵,結束?時間還沒到呢,你忘了嗎,這個計劃也有你參與的部分啊1

本體再次顯現出了他惡趣味的一面。

時間還沒到。可是跟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收割只是因為蒙蒙的到來而開始的,也許最終也要因為蒙蒙而結束吧?

說實話我忽然有點期待著司徒忽然衝過來,一刀捅進了我的身體裡面,也許那就是結束的一刻吧?

到時蒙蒙會怎麼做呢?

我有點不敢想下去。

那些混亂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我只想好好地呆著。

「以前,我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問劉天心。

「你是我的室友。」劉天心看了看蒙蒙,然後說,「不過他在大學裡面並不是我們的同學,應該是你中學的同學吧,我以前也聽你說起過你有一個兄弟叫蒙蒙。後來我聽司徒無功說,他是一個企業家。」

「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你是問在上大學的時候嗎?那時你很普通吧,也很膽小吧,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你變了。當然,我也變了。我曾經非常恨你吧,不過現在什麼都變了。」

「我叫張良?」

「嗯。」

「我是鬼王?」

「好像是吧,只不過這隻有問你自己了。司徒並沒有說太多關於你的事情,看得出來他很討厭你。聽說他以前在你手下敗過吧,所以一直都沒有多說。」

只是那些過往現在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了。

張志偉忽然說:「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做些什麼。」

二皮臉說:「也許我們可以去送死?」

「你看那些人,他們都在集合著力量。」

是的,因為余帥的行動,也有些獨眼龍開始了反思,有幾個主動死在了別人的刀下,成為了別人的力量。

而得到了新的力量的異能者,表現果然不同凡響,他們單挑外來者都不在話下。

外來者現在的力量根本就中看不中用了。

普通人完全變成了螻蟻般的存在。以前能搞起一些風浪的他們,現在完全不夠看。他們只能在遠處遠遠地觀看著。

但是異能者裡面也會發生爭執,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高的覺悟的,他們也會為到底哪個得到力量而爭執起來。

張志偉問:「張良,你的能力真的是最強的嗎?」

「算是吧。」

「可是你什麼也不做。」

「你要我做什麼?」

「至少,你可以去把那幾個外面衝進來的人幹掉吧?」

「……」

我不想再去打打殺殺了。我只想安安靜靜地呆著。那些醜陋的人讓我噁心,不管是來自外來者還是這個世界的人。

我都不想跟他們在一起。

我們爬到了一處樓頂之上。這裡的景觀開闊,可以看得很遠。但是我們看不到城市之外。那外面也許什麼都沒有。也許在開始之時,本體還會花心思去構建這個城市之外的地方;但是在收割日開始的時候,那些地方他就徹底放棄了。因為我們這裡才是重點,因為這裡有我也有蒙蒙,還有司徒,還有劉天心。

幾乎所有重要的人物全在這一個小小的城市裡面。

這裡人口並不多,但是多是成年人,而且瘋狂的也大有人在。

異能者爭相撕殺,又有什麼關係?

蒙蒙忽然說:「我曾經想過,在意識形態,來統一這個城市裡面的人,讓張志偉宣傳出去,只不過什麼計劃都失敗了。看來還是時間不夠埃」

「問題是,你上次到底把時間點定在哪一天呢?」

是不是所有的記憶都是虛假的呢?記憶真是最會騙人的東西。

「哪一天?很短,很近的一天。就在你入學的前幾天而已。只夠我去完成一件必須完成的事而已。」

「什麼事?」

「殺一個人。」

他必須要殺的是誰呢?我不知道。但是這個人應該非常得要才對。

如果還能重來,我想我也許會習慣那種平靜的生活,也許沒有了蒙蒙,我們就能得到那種平靜。沒有收割,大家都會生老病死。平平靜靜的,這些事情也許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想到這裡我發現我在內心面竟然對蒙蒙有點恨意。

這股恨意來得莫名其妙。也許正是他在這裡的出現才破壞了我的生活吧?我並不是一個閑得蛋疼就要去打劫的人,但是蒙蒙卻拉著我去搶銀行;我並不想過這種刺激的生活,但是蒙蒙的到來卻開啟了收割日……

我看著他,然後我就感到了心臟裡面的痛楚。

「也許我們真的應該做些什麼。」張志偉平靜地說。

他從後面偷襲了我。

而且他顯得那麼平靜,他像是在做一件非常**的事情,他說完那句話之後,再次大聲地說:「我們應該做點什麼!你們不配擁有這樣的能力!我只要張良的能力!我只要有他的能力,我就能殺死外來者1

大家都看著。

也許任誰也沒有料到張志偉忽然變成這樣。他現在有點像劫財色,有點像是正義的化身。

我低頭看著胸口冒出的那一截刀尖。

也許吧,這樣也挺好的。什麼都結束了吧?

張志偉得到了我的能力,也許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吧?他不在乎會付出什麼東西吧?也許他能實現他的理想吧?

老鼠大叫了起來:「你幹什麼?」他直接一拳把張志偉打了出去。

張志偉滾地,然後他倔強地站了起來,大聲說:「你們殺了我吧!又有什麼用?你們都是廢物!全都是廢物1

「你到底在幹什麼?」

「張良根本就不配擁有這樣的能力!我為什麼不能有?我也有理想,只是我為什麼沒有能力?!要殺就殺吧。」

可是並沒有人動手。

大家都平靜地看著他。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你並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其實在很久以前,那個成就了張良的人就曾經這麼說過。要不然怎麼會有a市的毀滅呢?」

a市的毀滅還跟我的性格有關不成?

我忽然好想笑。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了?這些事情都變成了我的責任不成?我有著跟別人不同的能力,所以我就有相應的責任了?我就要為一件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負責了?真是見鬼了。

痛苦讓我的身體不住地抽動著,我倒了下去。蒙蒙伸手抱住了我,他大叫道:「二皮臉1

二皮臉緊緊咬著牙,他沖了過來。

他現在得到了風雷的能力,他能救我吧?

不過我真的累了。也許是孤單在作怪吧?就算蒙蒙真是我的兄弟,可是我已經把他忘了,記得的也只是從入學第一天開始的,他坐在椅子上,手上戴著一個手錶,看起來很帥的樣子。

過往?

都如同風中的雲和煙,早已消失無蹤了。

這樣的人生並不完整。所以有必要再去爭取嗎?再爭取也只不過是一場夢幻而已,到時也全都會變成泡沫。

我不想再這樣過下去。

一切都結束了也挺好的。

我輕輕地搖了搖頭。

「算了吧,就這樣結束吧,反正本體也快死亡了,我們也快消失了。與其成為別人的食物,就這樣消失不是更好嗎?」

只是,我到底是什麼人呢?

我叫張良,來自一個小山村,父親母親都是農民。一個很平凡的人,在這裡卻有莫名其妙的能力。

他們也許並不是我真正的父母,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虛假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吧?

在這裡除了蒙蒙之外,也許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是我的朋友。

只是在這最後一刻里,我忽然想到了那個老頭,他暗殺司徒無功,最後也被司徒無功殺死了。

他是誰呢?他是不是也跟蒙蒙一樣從外面來的,而且也是為我而來的?

只是現在永遠也不會再有答案了。

二皮臉看起來想為我治療。

不過他猶豫了,因為他的一隻手中依然握著刀。

在這個時候他在猶豫著什麼呢?

張志偉瘋狂地叫道:「補刀!補刀啊!補刀了他,你就得到了他的能力,你就是無敵的!帶著我一起走吧!我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

補刀?

二皮臉也要補刀我嗎?

好吧,如果這能讓他變得更強。

只是二皮臉真的想補刀我嗎?他真的想衝出去嗎?衝出去之後,他又是什麼呢?一個孤魂野鬼而已。

留在這裡又能怎麼樣呢?也不過隨著本體的消亡而消失而已。

我們都沒有退路了,因為所有的路看起來都只是死路而已。

蒙蒙看著二皮臉,然後一刀捅進了他的身體裡面,接著又一刀,然後再是一刀。

二皮臉的眼睛幾乎快要瞪出來了,「為什麼?」

「我是為我的兄弟而來的1

二皮臉終於在蒙蒙瘋狂的攻擊之中倒了下去,蒙蒙在這個時候好像變成了惡魔,他的背後似乎還顯現出了兩個翅膀的虛影。

也許除了這所謂的「兄弟」兩個字之外,其他的一切全都是假的吧……

「要結束了……」天空出現了一張臉,那是一張完整的臉,巨大,而且毫無疑問正是本體。臉上五官俱全。所謂的死了好幾個收割者在現在看起來完全就只是一個笑話而已。

再然後,天空出現了四個收割者,他們顯現出來之後,就對著幾個外來者衝過去。

一刀。

僅僅只是一刀而已,外來者就徹底消亡。

本體再次耍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