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8,一場無聊的抗日電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148,一場無聊的抗日電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了?」身邊忽然響起了一個很好聽的女孩的聲音。!

同時我的手也被緊緊握住了。

我忽然抬起了頭,眼前現出了一些光亮,而且耳邊也傳來了轟隆聲。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場電影。電影裡面正在殺著鬼子。

我有些緊張,因為我感覺到了握著我的那隻手的柔軟。

這是怎麼樣一隻手呢?她的主人又是誰呢?

我這是在哪裡呢?

好吧,我是在電影院裡面。

這場電影好像很多人看的樣子,不過我最在意的是我身邊的這個女孩。

她看起來很漂亮,正一臉關切地看著我。

她是誰?

我努力地回想著。

「看電影都會睡著,陪著我出來就這麼無聊嗎?」她的聲音真的很好聽,就是太嗲聲嗲氣了一些。

「我……我只是太累了……」

「累?有什麼好累的?都考完了呀,難道你還會去看書不成?話說你們男生早就把那些書賣掉了吧?多少錢一斤?」

「好像……五毛吧……全部賣了竟然還能買張電影票呢。」我有點得意。

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良,高中剛畢業。現在正處於無聊的階段。至於身邊這位,自然就是夏小心了。因為說話像她這麼嗲的女生還是很少見的。

為什麼我會在高考結束之後跟她一起看電影?好吧,其實在我剛剛睡醒的時候還不是很清楚,但是現在意識已經回到了我的身體裡面,所以我變得清醒起來。

我是不是還要套路般的來一個「前情提要」呢?看起來是不必的。因為現在看來那只是一場夢而已。是的,在看這場電影的時候,我做了一場無關緊要而且顯得特別刺激的夢。

夢裡我有一個好兄弟叫做蒙蒙,他為了拯救我而來到了這個世界,經過了一次又一次的重生之後,他最終掛掉了。真有那麼一個人嗎?我表示既然只是做夢而已,就不必當真了。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在夢中,雖然我們是主觀的第一視角,但是實際上我們在夢中參與的事情可能並不會很多,而且通常也不會是什麼「主角」之類的,我們更像是一個攝像機一樣的存在。我們通過我們的眼睛在觀察著這個夢;而如果參與其中的話,通常也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角色。比如說現在我回想起那個夢的話,雖然畫面感並不強烈,而且還有些重要的夢境也忘得差不多,但是主線劇情我還是記得比較清楚的。

收割日?

開什麼玩笑,竟然還有那樣的世界嗎?還有那麼牛逼的人嗎?

我們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好吧,事實上我現在也只是高中剛畢業而已,而且高考分數還比較低……低到了什麼地步呢?也許能考上那個大學吧。

問題是在我上大學的第一天,我會不會遇到那個「蒙蒙」呢?

還有一點最不切實際的,那就是夏小心。

很奇怪的是,在那個夢裡面夏小心竟然不是我的女朋友!這怎麼可能?

可是她主動追求我的好不好?

話說我可是一個好學生,雖然成績不怎麼樣,但是在父母和老師的關心教育之下,我還是很「認真」地在學習的,從來沒有想過要早戀的。

只不過高考失常了,所以我失意了。

而夏小心走了過來,撫慰了我心靈的創傷。

也許這才是我的潛意識裡面認為這個世界是虛假的根本原因所在吧。因為我在這個世界裡面只是一個失敗者而已。

她為什麼會看上我呢?

這點不需要去深究。因為愛情需要理由嗎?

好像不需要,又好像需要。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是她主動追求我的。而且這兩張電影票都是她出的錢呢。

我可是窮小子一個,哪裡有那閑錢?

「還得意呢,看看你的嘴臉。」她的手緊緊地握了我的手一下。

我很享受這種待遇。她可是一個好女孩。

「你到底是不是從台灣來的?」

「你見鬼了?我怎麼可能是台灣人呢?我要是台灣人,才不會來這個鬼地方呢。」

聽起來很有道理,畢竟那裡可比我們這個小地方好多了。

「吵什麼吵,還看不看電影了?不看趕緊滾1後面一個傢伙叫了起來。

同時他還頂了我的座位一下。

我趕緊住口不說。夏小心低聲地說:「這場電影真的很無聊?」

是夠無聊的。因為是「神片」嘛,裡面的中國人都變成奧特曼了,而小日本全都是豬頭。不知道這場電影是在污辱我們的智商呢,還是在污辱那些為了抗日事業付出了寶貴生命的無數烈士。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為之付出的偉大事業,他們以前要面對的強大的敵人在後人看來只是一群腦殘加豬頭時,不知道會不會從墳地裡面爬出來對著我們這些後人大罵:「他媽的,你他媽有種意淫這些玩意兒,有種你早生幾十年上戰場去1

看多了這種「神片」「神劇」之類的,也只能讓我們這些後人變得目空一切起來,而且也會缺少對無數烈士的尊敬而已:他們竟然死在了那麼愚蠢的小日本的手中,那是多麼腦殘的啊!

好吧,我當然不是要來吐槽這場電影的。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看了一場無聊的電影,而且是陪著我的女朋友夏小心一起看的,只不過我睡著了,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裡這個世界變成了一個虛假的世界,夢裡我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人,而且也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最讓我奇怪的是,當我偷眼看身後那個說我們的人時,我怔住了。

因為怎麼看我都好像在哪裡見過他一樣。

「二皮臉?1我叫了起來。

「**,還他媽的看不看電影了?1那傢伙站了起來,大聲罵了起來,而且那小子竟然拔出了一把折刀。

靠,混黑道的?敞開的胸口還有一條龍紋身,也不知道是貼紙呢,還是真正的紋上去的。

反正看起來很兇狠。

他的模樣跟我在夢中遇到的那個二皮臉對上了號;只不過二皮臉被人毀容了,而且身上也沒有這個紋身。

我為什麼會在夢裡面夢見這麼一個傢伙呢?而且還成為了我們的夥伴。好吧,看起來是在不經意之間,或許就是我們走進電影的時候,我看到了身後這個傢伙,所以就不自覺地帶入了夢境裡面吧。

「看電影看電影。」我趕緊小聲地說。

他坐了下去,恨聲說:「再吵,等下外面見。」

靠?這麼狠?

我真的想溜掉。

這真是一場無聊的電影埃

所以我拉著夏小心想溜掉。不過身後那傢伙——好吧,暫時就叫他二皮臉吧——再次頂了我的座位一下,探頭過來說:「別想溜,先看完了再說1

他媽的,真的跟我幹上了?

我只是一個學生啊!

黑道的人應該也不會跟一個普通的中學生過不去吧?那小子不會是要打劫我吧?還是看中了我女朋友?

問題是我手裡沒有刀啊,要不然我可能還可以跟他拼一下吧?只是他人高馬大的,而且看起來那麼狠,我怎麼可能拼得過呢?

看電影就看電影吧。

夏小心卻在輕笑。

有什麼好笑的?難道她還沒有發現事情的嚴重性嗎?二皮臉看樣子是不會讓我好過的了。

都怪她。好好的來看什麼電影,去開房多好!

在來看電影之前,我就曾經提議先去網吧裡面玩會兒遊戲,然後就去開個房住一下,連錢我都準備好了。

只是她臉上一紅,「好變態。」

變態?這是生態和常態好不好?

「不,我要看電影。」

「有什麼好看的1

「抗日爆笑喜劇啊1

「有什麼好看的1

「爆笑啊1

「有什麼好看的1

「喜劇啊1

「有什麼好看的1

「抗日喜劇啊1

「親愛的啊,問題是你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問題:抗日,怎麼可能會是喜劇呢?抗日,又怎麼可能會爆笑呢?那些都只是些腦殘的電影罷了,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價值1

開房她竟然都不幹。這才是真正的「抗日」啊!我要哭了!抗日果然從來都不是喜劇也不會爆笑的。

「不,我就是要去看。聽火雲說很好看的。」

「火雲那個三八?你有沒有感覺她很奇怪?」

「不要叫我的朋友三八!那是罵人的話,要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好吧,我再問你一遍吧,火雲那個二貨?你有沒有感覺她很奇怪?」

「……好吧,她怎麼奇怪了?」

「你是沒有注意到她看你的眼神,我懷疑她是同性戀,她愛上你了,是不是?」

「你吃醋了?」

「吃不吃醋只是小事,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到底是不是變態?」

「不理你了,你要是不陪我去看影的話,那我就叫火雲陪我去了。」

「好吧,不過你買票。」

「小氣鬼。」

管你怎麼說。明明就可以靠臉吃飯,我憑什麼不靠這張臉呢?

關於火雲要說明一下,她同樣是我的同學,我已經忍她很久了,因為她一直都膩在小心的身邊。

夢裡好像有一個傢伙叫風雷,是一個男人,不過在醫療別人之後變會慢慢變成女人。看來我果然對於火雲成見很深啊,連夢裡都不放過她。

只是為什麼在夢裡我同樣也不放過夏小心呢?她竟然還死得那麼慘——還是被二皮臉幹掉的。

偷眼看過去,二皮臉那傢伙正在看電影,而且還大笑了起來。

這果然是腦殘的「爆笑抗日喜劇」。

只是那些真正的抗日先烈們估計要在地下哭死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