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49,真的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49,真的開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電影終於要散場了。

二皮臉雖然一直在看電影,但是當我有點尿急想上個廁所的時候,他馬上就把一隻手按在肩上,說:「幹嗎?」

「這個……」我趕緊坐了下去。

現在好了,竟然跑不掉了。

這二皮臉是要幹掉我的節奏嗎?

情況不對勁啊!

大哥,夢裡我們可是夥伴啊!可是我有必要跟他說我的夢嗎?估計他都不會相信吧?

好吧,既然跑不掉,大不了等散場之後就大叫救命吧!

夏小心也終於有點擔心了:「我們怎麼辦?」

「要不你先跑?」

「好吧。」

「靠,有沒有義氣?我是你男人埃」

「男人就應該要有擔當才對。」

「真是遇人不淑埃」

「說什麼呢,我是去外面幫你叫人。」

「叫什麼人?」

「叫警察呀。」

「好吧。」

夏小心站了起來,她果然走了。

她真的會救我嗎?

如果她真的不回來救我的話,那麼我肯定會把她……

拋棄?她不會先一步拋棄了我吧?好吧,其實我撒謊了,因為是我追求她的。

但是她至少要對我有好感才會答應我的追求的吧?我為什麼會考得這麼差呢?其實也有原因的,那就是我早戀了。

這真是一個悲劇。我整個高三裡面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為夏小心構思一篇超級感人的情書。

如果我願意的話,我當然可以去網上搜一下,一搜肯定一大把。只不過我不願意拾人牙惠,而且我要寫出我的真情實感出來。

所以我要原創!

所以我構思了整整一年。

最後總結出了三千字,我非常滿意,因為我自己看了都會笑。

雖然一篇本意是「感人淚流滿面」的情書最後被我寫成了讓人捧腹大笑的操蛋情書,不過我還是相當滿意的,所以在高考失意之後,我終於鼓起了勇氣交給了她。

我當然不能親自出面,所以我把她交給了火雲那個三八,讓她轉交給夏小心。

三八果然轉交了,不過在轉交之前她也自己先過目了一遍,然後就開始嘲笑我了。

要說情書的力量果然是非常強大的,一封情書出手,美女就泡到手了。

所以高考的失意在現在也完全變成了得意了。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學生。不過我又想起了夢裡面的蒙蒙。在我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說破了我的身世。現在看來這一點都不奇怪,因為那是我的夢,我的夢境裡面,說話的雖然是蒙蒙,但實際情況卻是我的潛意識而已。

只是蒙蒙這個原型到底在哪裡呢?

我想了一下我的同學們,好像沒有哪個叫羅澤的,而且也沒有長得像他的。

看來這個人果然是不存在的。只是我的潛意識虛構了這麼一個人而已。

我已經快要把夢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

只是記得最後好像我陷入了黑暗之中,然的被夏小心拉了出來。

還好有夏小心在。

當然,夢只是夢而已,當不得真的。

現在還有一個二皮臉等在我的身後呢。

電影終於散場了。我站了起來,身後的二皮臉也站了起來,「怎麼,出去談談?」

「這個……有什麼好談的……大哥我只是一個學生罷了。」

「哦,學生就可以沒有社會公德?」

社會公德?

一個黑幫份子竟然在跟我大談什麼社會公德?

我差點下巴都掉了下來。

「走!看什麼看?」

我想大叫打劫,只不過大家會怎麼看我呢?

暫時不要叫吧,反正叫了在這放映廳裡面我也跑不掉。我要叫的話也只能走到電影門口再叫。

所以我只好邁步。我在前,他在後。不知道我鑽入人群裡面能不能跑掉呢?只是這麼做的話,好像也沒什麼鳥用埃

怕就怕他記住了我的模樣,到時候一直在找我的麻煩,那不是虧死了?

如果現在能解決掉這件事情的話,以後也不會再有麻煩了。

來到了電影門口,我並沒有逃。而他也沒有強迫我做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

「這個……大家萍水相逢……」

「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靠!有沒有社會公德?我只是想交個朋友而已,看樣子你也是一個有文化的人。」

「交朋友?」

「看不起我?」

「沒……沒那個意思,只是有點受龐若驚而已。」

「什麼叫『受龐若驚』?」

「就是『受寵若驚』的文盲表達方式。」

「你當我文盲?」

「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大哥,我可以走了嗎?」

「等等……」

「大哥,我真的只有這麼一點錢了……放過我吧。」

於是我掏出了身上僅有的一百塊錢往他遞過去。

「我不要你的錢。」

這小子不會是同性戀吧?難道真的要我的人不成?

「幹什麼?打劫啊?」一個正義的警察沖了過來。

夏小心果然沒有拋棄我,她果然去外面叫來了一個警察。而且還是一個正義的警察!

不過看到這個正義的警察之後我再次怔住了。

因為我又有點茫然了。

怎麼他也在我的夢裡面也出現過呢?而且身份同樣是正義的警察,不過最後好像死得很慘?

只是那些事情都是發生在我上大學的那個城市裡啊!

我怎麼會夢到這些無關人等?

我努力地回想著,也許我以前真的見過這個正義的警察?要不然怎麼會把他帶進夢中呢?

可是我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見過他。倒是在夢中的場景卻顯得格外清晰。

或許只是某一個瞬間我注意到了他的吧?畢竟潛意識這種東西沒有人能說得清楚,有很多事情我們以為早就忘了,然而事實卻是我們從來都沒有忘掉。

二皮臉笑著說:「警官說哪裡來來著,只是交個朋友而已,那我先走了1

他趕緊拔腿溜掉。

夏小心跑到了我的身邊,握住了我的手,問:「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呢?我只是感到夢與現實的邊界似乎變得模糊了。

我是不是依然還在夢裡面呢?

然後我掐了自己一把,很疼。

我輕叫了一聲。

「幹嗎啊?你是不是還沒有睡醒?」

「你掐我一把試試?」

「那我真掐了?」

「掐吧。」

「我還是咬吧,浪漫一點,咬個牙印,就是給你蓋了一個章,以後你就只屬於我了1

她果然夠狠,拉起了我的手,在我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兩排六顆牙印清晰可見。

疼得我只能咬牙硬撐著。

「靠,秀恩愛的1旁邊一個傢伙大聲說。

「我秀故我在1我對噴了他一句。

還好那個傢伙從來沒有在我的夢裡面出現,要不然我真的要瘋掉了。

很疼,而且直入骨子裡面,看來這是真正的現實。

我沒有在做夢。

看來我果然只是一個普通人嘛。我哪裡會有什麼見鬼的超能力什麼見鬼的異能呢?

這個世界又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所謂的異能者呢?

「我也要咬你一口。」

「啊?」

夏小心趕緊往前跑去。

我追在後面。

我忽然感覺我真的很幸福埃有這麼一個女朋友陪在身邊,等將來我們說不準還真的能結婚生小孩,一家人快快樂樂地生活在一起,然後等待著某一天那個時刻的到來,是我先她一步離開呢,還是她先我一步離開呢?這些都無關緊要,也許我們一同拉著手一起離開也說不準。

我們也許還會生好多兒子和女兒。

只是為什麼在追著她的時候,我忽然發現她跑得好快?她的背影在我看來越來越遠?

而且我怎麼會忽然看到人群裡面似乎在對我笑?那不正是夢裡面的蒙蒙嗎?

不過並沒有真正的那麼一個人,因為當我轉頭看過去的時候,在那個方向我只能看到別人的嘴臉。

這才是真正的生活埃

這才是真正的現實啊!

跑出了電影院,夏小心正在前面等著我,我卻站住了腳步。

夜市看起來繁華,很多小攤在眼前擺著。天空上面繁星點點,還有月亮。

她跑了回來,抱住了我的右臂,幾乎半個身體的重量都吊在了上面,壓得我的身體往右邊微微傾去。

「在想什麼呢?」

「沒有想什麼,只是在看看這些可愛的人而已。」

「有我可愛嗎?」

「當然沒有。」

「你還看什麼呢?」

「看看天埃」

「有我好看嗎?」

「當然沒有。」

「那為什麼要看它?」

「因為它是天啊!你說,天的外面,那個我們看不到的是什麼?」

「宇宙啦,傻瓜1

「宇宙的外面呢?」

「宇宙是無邊的,哪裡還有外面?」

「問題什麼東西都有個大小,宇宙的外面到底是什麼呢?會不會有另一個宇宙?會不會有另一群我們?而在那個世界裡面,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我們哪怕在街上遇到,也不會點頭打招呼。」

「你的意思是會有很多平行宇宙,也會有很多我們?而我們在別人宇宙時空里並不會相遇,也不會認識?」

「是埃」

「所以我們就要珍惜啊1

「我們去開房吧。」

她的臉再次紅了,狠狠地掐了我一把,「在想什麼呢?去吃點東西吧,然後我要回去了。」

「……好吧……這次我出錢。」

她卻把手伸進了我的口袋裡面,「掏錢這種事,我最在行了。」

然後她掏了出來。

「這是什麼啊?」

「什麼?」

「就是這個啊?你放在口袋裡面的,看起來像鑰匙呢。有什麼用?送給我當掛墜嗎?不過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

「還有啊,這個木偶是什麼?看起來有點像麥田裡的守望者的造型呢。」

是的,這個鑰匙看起來一點都不好看,而且圈上掛著的那個人偶也不好看。但是我的靈魂在這一刻變得不穩定起來,我一把搶過了這個鑰匙。

「幹嗎啊?不給就不給嘛。」

「不是,你跟我來。」

夜市裡面到處都停著電動車和摩托車。我拉著她來到了一排電動車前,然後我把鑰匙插了進去。

「真的……開了?」

真的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