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0,蒙蒙留下的鑰匙
小說:| 作者:| 類別:

150,蒙蒙留下的鑰匙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真的……開了……

「我早就想做點壞事啦!想不到我們竟然還能偷電動車1夏小心興奮地說。

而我卻沉浸在了無邊的恐懼之中。

這把鑰匙哪裡來的?

又有誰能造出這樣的****出來?

這是蒙蒙的那把鑰匙。而現在卻在我的身上。而且實實在在的。

蒙蒙真的存在過嗎?難道那並不是我的夢,而那就是現實?

他是用這把鑰匙提醒我嗎?

惡魔!

我忽然非常恨他。如果他真的存在的話,為什麼又要來打亂我的生活!我現在生活得多麼好。

夏小心是我的女朋友,我感覺到很快樂。

可是這把鑰匙出現了,把我帶進了恐怖的深淵裡面。

認清楚這個現實?這個世界如果真的是虛假的,那我怎麼辦?

沒有人來告訴我。

蒙蒙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是一個未知數。

我怎麼面對夏小心?

她會像我夢裡面一樣死去嗎?

我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她似乎也感覺到了我的不安。

「怎麼了?」

「沒……」

「偷車啊1一人大叫了起來。

我趕緊拔下了鑰匙,拉著夏小心就跑。

「怎麼了嘛?」

「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什麼事情那麼可怕?」

是啊,什麼事情那麼可怕呢?我要不要告訴她我的想法呢?

握著手中的鑰匙,我說不出話來。

「小心1

「火雲。你去哪裡?」

「沒事走走。你們跑什麼啊?」

我停了下來。

火雲這三八果然很煩人埃她的模樣跟夢境裡面的風雷作一番對比的話,如果風雷真的變成女人的話,應該就是這個模樣吧?

夏小心拉過了火雲,說:「說出來你還會不相信呢,剛才我們偷電動車,被人發現了。」

我忽然發現這夏小心有點不真實起來,看起來像是一個腦殘。

不過仔細想一想的話應該也不至於埃她的成績是比較好的。

好吧,可能是因為我的腦子出問題了吧。

只是一把破鑰匙而已,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只要我把它扔得遠遠的,眼不見為盡,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異能?搞笑!我有個狗屁的異能啊!

如果我有異能的話,我是不是能穿越回去,然後狠狠地揍二皮臉一頓?

反正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張良,你盡帶著小心去幹壞事1

「關你屁事?死三八1

「哪怕我真是三八,我也只是個活三八1

夏小心掩著嘴笑著說:「我忽然發現,其實火雲跟張良更配哦。」

配你個頭啊!

我一把摟過了夏小心,「死三八,我們要去浪漫了,你別在這裡當電燈泡1

「我呸!小心,我們回去吧,你還想跟他在外面過夜不成?」

「回去啦回去啦1

夏小心掙脫了我,拉起了火雲的手,一邊往前走一邊回頭對我說:「明天見啦1

「好啦好啦。」

看著她們離開,我並沒有輕鬆下來。

是這個世界出了問題還是只是我一個人出了問題呢?也許只是某一個人惡作劇把這把鑰匙放進了我的口袋裡面吧?

我來到了河邊,看著那反射著月光的河水,還有河邊散步的那些人,他們看起來如此單純,絕對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而已,而且是活生生的人。

我把鑰匙扔進了河裡,冒起了一點小水花。

那隻不過是一場夢而已。

而我現在要面對的是真正的生活。

我的生活要怎麼渡過呢?

我很多記憶紛紛往我壓過來。我忽然發現我的記憶開始變得有些混亂了。

比如說有關於夏小心,她明明是我的女朋友,而且我還真正的追到了手;但是在有些記憶裡面我卻連表白的勇氣都沒有——那是在夢中吧?

比如說火雲,明明她就是我的同學;但是在有些記憶時面,根本就沒有她這個人。

我有些要發瘋了。

「兄弟,走一趟吧?」

又是二皮臉這蠢貨。

他怎麼找到我的?

「你又來幹嗎?要打架嗎?反正我打不過你。」

「你誤會了,我只是看你比較投緣,問你個事而已。」

「什麼事?」

「找個地方連吃邊談不是更好嗎?」

好吧,反正我很無聊,而且長夜漫漫,無心睡眠,而且夏小心也回去了。

「那你請客?」

「我請就我請,反正我從來沒花過錢請客。」

「……」

我們來到了一個小攤,那老闆看到二皮臉,馬上就堆上了一臉笑,「二爺,坐,坐,今天晚上吃點什麼?」

「隨便吧,來吃點宵夜而已,這是我朋友。」

「哦,好的,要多少酒?」

「來兩瓶啤酒就行了。」

「好的。」

我不禁好奇了,問他:「看起來你地位還蠻高的。」

「好說好說,一般一般啦。怎麼,你也想跟我混?」

「肯定不行啊,我還在上學呢。」

「你們這些有文化的人,最好還是不要出來混的好。不像我們,沒有什麼文化,所以只能混日子了。」

「好吧,那麼能不能說說你到底找我幹什麼呢?」

「投緣嘛。感覺你很面善,所以就來問問。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嗯?」

「只是好奇,我總感覺我在哪裡見過你一樣,可是又想不起來,我的記憶力也不會很差的,所以你跟我說說,這是不是所謂的冥冥中自有註定?」

我能說什麼呢?反正我現在的思想混亂了。我已經有點分不清了。抬頭看天,並沒有看到黑氣,也沒有看到裂縫。

那全都只是夢而已。

沒有所謂的重生,也沒有所謂的收割,更加沒有所謂的異能!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只想過平凡的生活,安安靜靜的,無憂無慮的。

啤酒拿了上來,老闆親自開了蓋,二皮臉把一瓶交到了我的手中。

我拿著啤酒,他碰了我的瓶子一下,發出了當的一聲響,說:「來,張良,干。」

我倒沒覺得什麼,「好,不過我酒量不好。」

他卻沒有喝,而是怔怔地問:「你叫什麼名字?」

「你剛才不是說了?」

「問題是……我只是隨口一叫,莫名其妙叫出來的。你真叫張良?」

我不由得怔祝然後我拿出了身份證。

「我們到底在哪裡見過?怎麼一看到你我就感覺到有點熟悉的感覺。你說說,我們真的見過嗎?」

「沒有1

「真的沒有?」

「絕對沒有1

「那應該就是前世吧。說不准我們前世還是戰友或者朋友呢。干吧,張良。」

二皮臉的豁達讓我有點自愧不如。當然,主要是因為他沒有這樣的記憶和煩惱而已。

老闆端著小菜上來,說:「還真有前世一說啊?」

「老何,你不懂。你看我跟張良就有緣,一看到他,我就在想我肯定在哪裡見過他,而且他根本就沒有告訴我名字,我竟然還叫出了他的名字1

「這麼玄?那都趕得上趙半仙了1

我不禁好奇地問:「趙半仙是誰?」

二皮臉說:「一個神棍,根本就沒有半點真本事,只會騙吃騙喝。」

「是個獨眼龍嗎?」

「獨眼龍?好像是吧,好像真的是一個獨眼龍。」

趙半仙?

我不禁想起了那個老頭。不會就是他吧?他沒有死嗎?

如果現在的時間真的是收割日之後的延續的話,我算是重生了?

不過我這種重生真的就是我想要的嗎?

我不希望再過那種生活了。

我只想安安靜靜地過平凡人的生活,娶個老婆,生個孩子,養著老爸老媽,過完這一輩子,不正是最好的生活嗎?

難道我們的這個世界,真的只是在司徒無功的體內?

難道在這個世界之外,真的有一個更大的世界?只是那個世界又是在誰的體內呢?

總這樣追求下去,又有什麼意思呢?

只要我現在是一個人,跟大家一樣生活下去不是很好嗎?

「很奇怪啊,你知不知道一個叫羅澤的人?」二皮臉忽然問。

「嗯?」

「我也只是好奇而已。最近老是想起那麼一個人,真是太奇怪了。搞得我現在覺都睡不好。」

「他……是什麼人?」

「不知道啊,不過我總會查清楚的。」

「你想怎麼查?」

「當然是去他所在的地方找嘛。」

「在哪裡呢?」

「哪裡?反正先慢慢找吧,說不準過段日子我會去別的城市吧,只是不知道在那裡能不能再次遇上你呢?」

也許吧。

這就是我的命運嗎?

跟二皮臉胡扯了一頓之後,我獨自一人離開了。

回到了租住的小屋子裡面。老爸打電話過來說放假了怎麼還不回家。

也有好久沒有回家了。

只是明天還跟夏小心還有約呢。

「過兩天就回去吧,這兩天在同學這裡玩。」

「嗯,那行,同學會不會過來?會過來的話,我們也好準備一下。」

「我問一下吧,反正到時候會先通知的。」

「好的。還有,不能喝就別喝那麼多。」

老爸一直是一個很嚴格的人。但是奇怪現在我的腦海中對於他的形象卻很模糊。好像他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一樣。

不過不管怎麼說,過兩天就回家去了。

去他媽的收割日吧!

我的世界裡面,從來沒有出現過收割日,也許我再也不會去那個城市裡面,也不會再見到那些人。

不管記憶是不是最會騙人的騙子,我只是想要過我自己的生活而已;至於記憶那個無聊的騙子,就讓他自生自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