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1,讓我們一起愉快地去偷書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151,讓我們一起愉快地去偷書吧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靠,昨天晚上你去哪裡了?打電話都不接1

我是被人打醒的。

我一向睡得比較死,普通的叫或者推根本就弄不醒我的。

這誰啊?

昨天晚上因為那個「夢」的原因,弄得我根本就沒睡好,好不容易睡著了,一大早卻有人來擾我清夢!

好吧,讓我來一個前情提要:在高考結束之後,有些失意的我終於做了一件得意的事情,那就是把多年暗戀的對象夏小心追到手了——雖然目前只是牽牽手最多親親臉的初級階段,但奔小康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昨天晚上陪她去看一場無聊的抗日電影,在看電影的時候我睡著了,而且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夢裡面我是一個有著特殊能力但是性格上有嚴重缺陷的人。

夢裡面我一個兄弟叫羅澤,他自稱蒙蒙,是一個有著能讓時間重來的異能者;同樣的,在夢裡面也有很多奇怪的人,比如說二皮臉、風雷、余帥等等。更加奇怪的是夢裡面的夏小心並不是我的女朋友,而且最後還被二皮臉給弄死了。

而在那個夢醒之後,我回到了這個所謂的現實當中。最讓我不可思議的是我遇到了二皮臉,他就坐在我的後面,而且還要跟我交朋友;我還發現口袋裡面竟然還有夢裡面蒙蒙的鑰匙,而且真的用那把鑰匙開了一輛電動車。

再然後……我把鑰匙扔掉了。

而現在,一大早的,就有一個傢伙打醒我,而且還質問我昨天去了哪裡!

所以我睜眼。

眼前的毫無疑問是一個男人,年紀應該跟我差不多,而且還長著一對倒三角眼。

我操!張志偉?

這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

我幾乎要被嚇死過去。

但是忽然我怔住了。

我發現我真的快變成傻逼了。都是被那個夢害的!是的,他是張志偉,而且還是我的同學,更加重要的是他是我高中最要好的朋友。但是在夢裡面為什麼他變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

混亂的記憶讓我有些無所適從。

張志偉的倒三角眼白了我一眼,說:「問你話呢,昨天晚上你去哪裡了?打電話都不接!不是說好的嗎?」

「說好……什麼?」

「靠!泡妞連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什麼……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

好像確實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讓我從混亂的記記中理出一條線來,嗯……我要好好想想。

高考結束了,大家都玩瘋了,而我們這幾個傢伙就聚在一起,先是去張志偉家裡玩了十幾天,然後又去……誰?靠!不會吧?然後我們又去阿八家玩了幾天

阿八姓孔,叫孔道八……是體育特長生,平常跟我們關係很好,他渾身都是肌肉。是的,沒錯,他就是空道八。

看來那果然只是一個夢而已,重點是這些人好像都對上號了。

再然後呢?我們回到了城裡,商量著說要去干一些瘋狂的事情。

我們都是好孩子,從來沒有干過什麼壞事。但現在高考結束了,而且張志偉還說搞來了好東西,要去整一整學校旁邊那個租書店老闆……叫啥來著?反正不知道那小子的名字,只是大家都知道他很摳門。重點是以前我們去那裡租的時候,他的態度很不好,而且一些「很好看」的,在「非常關鍵」的部分竟然都會少上幾頁!

對於青春期的我們來說,這怎麼能忍?

而張志偉說的那好東西是啥來著?

啊?****?!

是的,就是****。據說張志偉是從他一個遠房表哥那裡借來的。他的那個遠房表哥是一個小偷,而且是一個非常有技術的小偷。他專門製作了一個能開普通鎖的****,聽起來好像有點不太可能;但這是事實。

而昨天晚上,那個鑰匙被記憶混亂而且腦袋短路的我扔到了河裡面……

「想起來了?靠,我們昨天晚上就等你了,等了你大半夜,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1

「這個……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在泡妞嘛。現在好了,你說,該怎麼辦?」

「問題是……我好像把鑰匙弄丟了……」

「納尼?1

「弄丟了……」

「好吧,這麼重要的東西你都可以丟……問題是哪怕丟人也不要丟這個啊,現在怎麼辦?要是我表哥問我要的話,我們怎麼說?」

「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去撿回來?」

「真無語了,還撿得回來嗎?」

理論上完全是可能的。因為我還記得扔在了哪裡嘛。就是不知道水流會不會把它移動位置,還有就是河裡面的魚啊蝦啊什麼的會不會把它吞了呢?

算了,我不說話,反正現在沒了,不過我們也偷不了書了。

「算了算了,我跟表哥解釋一下,他應該不會說什麼吧。」

去解釋吧。

我現在頭疼。其實也不是真的頭疼,只是思想很混亂。我要好好想一想,不能讓一些虛無的事情太過影響到了我。

我還有哪些同學呢?好像蠻多的,比如說周小敏,她真的是我的同學,她看起來比較活潑,而且性格也大大咧咧的;還有……

「喂,表哥,這個,有個事跟你說一下……啊?你來這裡幹嗎?」

張志偉忽然掛了電話,說:「我表哥來了。」

「他不會是殺過來的吧?」

「不是,據他說是想金盆洗手,其實我猜他應該是惹到了什麼人,所以跑路來的。」

「問題是……」

「沒什麼問題的,跑路的,他現在哪裡有心情跟我們計較?我們塞去。」

「你表哥,你去就行了。」

「一起去,你還弄丟了他的鑰匙,怎麼也要跟人家解釋一下吧?」

「好吧。」

趕緊起床刷牙,而且還叫上了孔道八。主要是張志偉有一輛電動車,孔道八也有一輛電胖疚霸刈盼遙這樣孔道八到時就可以載著張志偉的表哥了。

孔道八真的是空手道八段,論打架的話,反正同學裡面沒有人是他的對手。有他做保鏢,我心面也有點底氣。

張志偉的表哥已經在車站了,只不過他對這裡不熟,所以還在等著我們。我們一到,張志偉遠遠地就打著招呼:「表哥1

「在這裡1

他的表哥是一個看起來比較普通的人,身材也不高大,但是一雙眼睛看起來好像放著光一樣。

看他的樣子生活得也很瀟洒,雖然是跑路,但行李也僅僅只有一個小包而已。張志偉首先展現了他的待客之道,請我們吃了早餐,然後就把鑰匙的事情說了一下。

「沒事,那是我做的而已。我還有一把呢,你們本來是想幹嗎?不過我已經金盆洗手了,不再干那種事情了。」

還有?我靠!

表哥還拿出了一把同樣的鑰匙出來,果然一模一樣,只不過沒有那個人偶。

張志偉嘿嘿笑著說:「還是表哥給力。其實我們也不是真的要去做什麼大壞事,我們只不過是想去偷幾本書而已。」

「偷書?你們讀書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像我的話,一般只偷錢、金銀之類的,你們倒好,去偷書,話說書值幾個錢?」

「不值錢,就是想整一整那個書店老闆而已。」

表哥轉了一下眼珠子,說:「要不然,一起去?」

「有表哥出馬,自然事半功倍了。」

不過表哥馬上再次轉了一下眼珠,說:「好像不行,我來這裡是有正事的。」

「什麼正事?」

「我是要來看礦的,一個朋友在山裡面開礦,去他那裡看看,如果行的話,到時跟他合個伙。」

「什麼屁事!上礦山,這裡不正好有個嚮導嗎?就在你旁邊,阿良,他家祖傳八輩子都是礦工。」

我趕緊說:「別聽他瞎說。」

表哥倒是來了興趣了,問:「看來你對礦山比較熟?」

「不算熟,再說了,那麼多山,也不知道你是去哪裡。」

「阿基山。」

張志偉再次說:「那你真的找對人了,阿良對那裡很熟的,所以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去愉快地偷書吧,明天我們陪你們一起去,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不玩能幹什麼呢?」

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一樣。

下午找了一下夏小心,她說現在正在做準備,過幾天要跟風火雲還有幾個女生去搞什麼夏令營,其實也就是她們幾個女孩子沒什麼事去外面玩的意思。

現在據說有很多同學都開始去打打工賺點錢買手機了。

而我呢?

我正在收拾著衣服,因為明天就要回家了。

而張志偉正在看報紙。

「靠,沒天理了,現在分數還沒出來呢,就開始吹上了。」

「吹什麼?」

「你看看!這傢伙,羅澤?一個得了病的傢伙,而且還是山區裡面的憨拐,據說得了重病,不過什麼『堅持完成學業』,而且還帶病參加高考,據說還考得不錯埃」

「誰?」

「羅澤。」

蒙蒙?

我趕緊一把搶過了他手中的報紙。上面果然有一個很大的版面在報道他。照片上看,跟那個蒙蒙果然非常像啊,只不過眼前的這個照片沒有那樣的氣勢而已。

難道我之所以會在夢裡莫名其妙地遇到蒙蒙,大概就是因為我看過這篇報道的原因?好像我並沒有認真看過嘛。事實是,這報紙確實是前幾天的,也許我不經意之間看到過呢?

上面講羅澤身體有病,但他堅持學習,上面還說到了他的估分,說大概有七百分吧。

七百分?

他他媽的當他是神啊?!

雖然跟他同一個省,但天南地北的,怎麼可能遇到他呢?如果他真的七百分的話,清華北大不是任挑?反正跟我是沒有見面的機會的。

萬一他真的作死跟我同一個學校呢?而且萬一他到時候還真的跟我同一個宿舍呢?

沒有這麼多萬一,除非他真的腦子秀痘了!

躺在地鋪上的表哥搓了搓腳丫子,說:「先睡會,晚上還有行動呢。」

靠,這話怎麼這麼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