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2,偷書與偷人的不同之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152,偷書與偷人的不同之處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很多事情是不可解釋的,比如說我遇到了二皮臉,而且二皮臉還提到了羅澤。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到過那篇報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就是那個二皮臉。

而有些事情卻可以輕而易舉地解釋得通。比如說那把奇怪的鑰匙。因為那並不是蒙蒙留給我的,而是張志偉從他表哥那裡拿來的,而且現在他的表哥還有一把。

我不可能是重生的吧?而且我也不可能有什麼見鬼的異能。

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麼我就真的成了神仙了。當然,如果我真的有的話,估計我會發瘋。

因為那麼證明這個世界是假的。

我們現在只專註於偷書這件事情。

我、張志偉、孔道八,我們三個人顯得比較興奮,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干過這樣的壞事。所以這件事情對於我們來說意義重大。

說實話,如果不是這兩個損友的話,我也不可能去做這樣的事情的。但是我已經被他們拉上了賊船,而且還拉來了一個強力的外援。

那就是張志偉的表哥。

表哥顯得比較沉穩,「小打小鬧而已,看看你們這三個小孩子,都成了什麼樣子?還以為我們是超能英雄一樣了?」

張志偉說:「表哥,你是見過大場面的,你當然不同於我們。話說,以前你干過最大的一票是什麼?」

「最大的一票……想一想的話,應該就是那次了,我原本只是去偷東西的,結果卻看到了偷人。」

張志偉嘿嘿地笑了:「偷人?這也算是最大的一票嗎?」

「這不是重點。當時我還用手機錄了下來呢。」

「靠1

「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人好像是一個比較有身份地位的人,所以……就成了我最大的一票了,不過好像他現在混得比較慘吧,所以好久沒有收到他打來的錢了。」

「啊?你敲詐?」

「我可沒開口,是他主動提出的,反正很爽就是了。我還是很想念他的。」

「能不能說說是誰呢?」

「我是有職業操守的,我會告訴你們他是誰嗎?靠!我心面可是把他當成了最好的朋友的。」

那是,有個長期打錢過來的朋友,誰不想有?

張志偉問:「那麼,還有沒有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好倒沒有什麼好說的。你以為干我們這行很爽?還不是為了生活所逼。現在我已經從良了。」

這小子又不是雞,還從他媽的良啊!

我真無語了。

空道八說:「我們出發吧?」

表哥說:「小夥子著什麼急,現在才幾點?才九點多而已,你想去被人抓嗎?老大,那裡都還沒有關門吧?」

「問題是我們幾點出發?」

「正常情況來說,一般是要一點左右去比較好,那個時間段裡面人少嘛,而且那個時間段裡面的狗也比較好對付。」

反正有他這個大行家在,看來我們是不必太過操心的。

我還是有點擔心,萬一等下我們沒有收住手,而且還偷錢什麼的,那不主犯了罪了嗎?不過還好,我們早就對那裡熟得不能再熟,那個租書店裡面是沒有攝像頭的,要不然我們也不敢去的。

空道八問:「那我們現在幹嗎?」

「當然先睡覺,休息好了,等下才有精神。」

張志偉問:「表哥,我聽說現在鎢礦不值錢,你忽然打這個主意幹什麼?」

表哥說:「小孩子懂什麼。現在雖然是跌到了極低的價格,但你能保證不會在幾天之內就漲起來?我朋友說,現在有很多人都撐不下去了,也許這正是我們的機會呢,所以我們一邊要自己開採,一邊還可以吃下別人的。」

空道八忽然問:「阿良,你對這個比較熟,你說說?」

「現在的價格真的很低。很多人都要轉行了。」

表哥說:「反正我也只是試試而已。」

不過我還是有點佩服他的。現在才三四毛錢一度,說實話真的很沒有價值。但是……記憶裡面又開始有點混亂了。看來那個夢果然影響到了我。因為在夢裡面,在大學開學之前好像漲了一波,最後好像還漲到了兩塊多錢好像。

話說,如果那真的會發生的話,我不得不佩服這位表哥的眼光了。

但如果真的會發生的話,我行動起來又會怎麼樣呢?

只要沒有所謂的「異能」,只要沒有所謂的「收割日」或者哪怕的「逼格日」,我依然平凡地生活嘛,而且真實地活著,如果真的能大賺一筆的話,是沒有誰能拒絕的。

所以我倒有點希望那個夢不要那麼假才好。

那麼就讓我好好回想一下,除了這一點之外還有什麼呢?話說那個中了五百萬的彩票號碼倒是還記得的,主要是印象太深刻了。只不過那不是最近一期的,而是開學之後那一期的。

如果到時候開了學,我去買彩票,真的就能中個五百萬嗎?

管他呢,蒙蒙我都碰不到呢。

張志偉說:「表哥,說實在的,我就怕到時候你虧得短褲都沒有。」

「管他呢,反正要是真的混不下去,大不了到時候我再重出江湖就行了。」

這小子倒是大氣埃

實在沒什麼好乾的,大家就開始玩牌,反正也睡不著,表哥一直說著一些他以前的一些「從業經歷」。其實他跟我們年紀差不多,至多也就是大個兩三歲而已,不過他初中就沒有再念下去,然後就去外面工作,最後覺得打工實在太痛苦,而且他腳步輕,身手靈活,所以後來就開始出了現在的特長。

「牛皮不是吹的,想當年剛開始我的職業生涯的時候,我真的是跑步能手,三條大狼狗都追不上我。」

「不過有一次我聽大姨說你被咬傷了,還去打了幾十天的瘋狗針劑。」

「那是因為那次是四條大狼狗追我。」

「……」

「意外總會有一點點的嘛。一對二1

到了十一點的時候,我們打算去吃點宵夜,算算時間,如果我們吃到收攤的話,應該差不多。

這次當然是表哥請客了。他看起來比較有錢。

「其實這主要是我那個好朋友一直在資助我的原因。」

「什麼好朋友?」

「我不是說過了,就是有一次……」

好吧,原來是那個好朋友。

我們正在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吃著炒田螺的時候,旁邊一桌也來了幾個人,一個大嗓門開口叫了起來:「先來一打酒1

看起來他們很能喝。

不過這大嗓門怎麼這麼熟啊?好像在哪裡也聽過到大嗓門一樣。

而另一個卻說:「再來幾個小菜,一人一個炒粉。這鬼地方,也熱,好像沒有哪裡是涼快的。」

我不由得好奇轉頭去看他們。

然後我就怔住了。

因為我看到了劫財色,他正是第二個說話的人。他看起來比較有錢,雖然現在很晚,但他的手腕間還在閃著光,看起來那是一個價值不低的手錶。

我差點叫了起來。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竟然真的有這個人存在?

跟他在一桌的是另外兩個人,一個是大嗓門,還有一個看起來普普通通,完全沒有印象。

我又有點分不清現實與夢境了。

那到底是不是一個夢呢?

怎麼現在竟然有這麼多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大嗓門說:「我說老弟,別有的沒的煩心,既然是出來玩,當然就要玩得開心,好不容易來這裡一趟,不要白來了,反正你現在也沒什麼事干,剛下來,散散心,過一段時間又上去了。」

聽這話的意思,好像劫財色還是一個官?

只不過運氣不好下馬了?

看起來裡面真的有點料埃

我並不是最吃驚的,表哥反而更加吃驚,他小聲地說:「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張志偉問:「怎麼說?」

「想不到在這裡還能遇到好朋友。」

「什麼好朋友?」

「就是那個好朋友。」

那個好朋友?劫財色還是大嗓門還是另外一個人?

表哥說著拿起了啤酒,站了起來,對著那邊三人說:「哥們,走一個1

「靠!你他媽的怎麼哪裡都會冒出來?」劫財色大吃一驚。

「沒事,大家都是朋友,我只是來這裡玩的,並不是來找你的。」

劫財色卻拔腿就跑,大聲說:「改天再聊!他媽的,晦氣1

大嗓門看著表哥,表哥一臉無辜地說:「他真是我朋友……不相信就算了。」

好吧,看來劫財色並不把他當成朋友啊!

大嗓門一臉無奈,結了賬,然後就走了。

張志偉倒來了興趣,「你那朋友到底什麼來頭?」

「反正是大來頭,聽說最近出了一點事,當然不是我搞出來的事,所以就下來了,反正這種事情很普通也很平常。我真把他當朋友的。」

反正我夠無語的。

先是二皮臉,然後是報紙上的羅澤,現在又是劫財色。

我有點害怕了。

「阿良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忽然感到有點肚子不舒服而已。」

「我看你八成是撞了邪了,你不會是認得剛才那幾個人吧?」

「哪有。」

「如果撞了邪,最好去趙半仙那裡看看,聽說很靈的。」夜宵攤老闆插了一嘴。

「趙半仙?」

「你們這些讀書的,自以為讀了幾年書,就沒什麼不懂的,問題是越是讀書多的人就越覺得自己懂的東西少埃趙半仙,無所不知呢。」

張志偉大聲說:「靠!那他知不知道下期彩票號碼?」

老闆的臉綠了。

表哥說:「好了,別說那些沒營養的話了,這次是我第一次帶你們呢,小心別惹出什麼事來。還有,等下要聽我的。」

「好吧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