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5,據說會鬧鬼的山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155,據說會鬧鬼的山谷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租了兩個三輪摩托,來到了這個山谷外面。!

「這裡到底是哪裡?」張志偉問。

「這裡?我老家啦,不過現在人們都搬走了。」黃飛紅大聲說。

果然,遠遠的還可以看得到遠處的一些房子,不過很多都倒了,而且還有一些直接有樹從房頂衝天而起。看起來荒廢有些年月了。

「沒有人煙,果然是有鬼的地方。」

黃飛紅說:「其實也不一定,主要是山裡涼快,還有我們這裡有很多傳說的。」

「都有哪些?」

「鬼的傳說。」

「好怕怕,都有眼些鬼呢?」

「很多啊,豬婆鬼,你怕不怕?」

「那是什麼鬼?」

「就是能讓你在山裡迷路的鬼,她會一直在你前面叫著你的名字,然後你就會不自覺地往前走,一直走一直走,然後你就走沒了。」

「我好怕1

要進這個山谷三輪車是沒可能的,所以只能停在外面。鎖好之後,我們背著大包小包地往山谷裡面走去。

一條小溪從山谷裡面蜿蜒而出,溪水裡面有些水草,水很清,而且不時還有幾條魚攪和一下水,發出響聲。

空靈的山谷裡面不時響起幾聲鳥叫聲,還有蟬鳴聲,聽起來讓人很舒服。

到處都是樹,還有綠色的草。光是這草地就讓我們想一躺就不起來了。

「有沒有老虎?」

「現在哪裡有老虎,不過這裡已經很久沒有人來了,也說不準的。」

「還真的有可能有老虎?」

這當然只是張志偉的一廂情願而已。

山谷裡面竟然還有一個大水塘。

「這原本是個魚塘的,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經營了。但是裡面還是有魚的,我們帶了魚桿來,你們事了沒有?」

「我們哪裡知道這裡還能釣魚?我們只帶了吃的和手電筒之類的,還有刀子。」

「好沒有情趣埃那你們就只能看著我們釣魚咯1

不過我們最先要解決的就是搭帳篷的問題。

對於這件事,張志偉表示他會發揮他的能力,幫幾個女孩子搭好的。

而空道八顯然也是一個人才,他並不說廢話,而是直接動起了手。

夏小心拉起了我,「我們去撿些柴火1

想想那個畫面也夠美的,一大夥人在這個山裡面,燒起了一堆火,在火堆旁邊說著故事,看著天上的夜空,耳朵裡面還能聽著溪流的音樂。

所以我點了點頭,帶上了匕首——本來我的意思是帶柴刀,不過張志偉說柴刀太沒有格調了,還是帶匕首好一點。

話說手裡抓著匕首我不禁又想起了夢裡面的情景來。

算了,那個夢不能再去想的。

我拉著夏小心去撿柴。

山谷四面都是山,自然有很多柴火。只是山谷裡面多是草地,所以要走一點路程而已。

我倒是沒什麼,反正我是山裡面長大的,雖然在小夥伴中我不是突出的一個,但是說到爬樹爬山之類的,比起夏小心這個城裡人來說,她自然是不能比的。

她到底是不是台灣來的呢?

「你父母呢?」我忽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因為從來沒有聽她說起過。

「他們?出差了。」

「出差?去哪裡了?什麼時候回來?」

「好像還要幾個月才會回來吧。好像是去了台灣。」

「……還說你不是台灣的呢。」

「怎麼啦?」

「你聽聽你自己說話的聲音,帶著明顯的台灣腔。」

「可能是因為我以前真的可能在那邊生活過一段時間吧。」

「你真不認識劉天心?」

「劉天心是誰呀?」

「算了,當我沒問。只是忽然想到你可能有一個哥哥的。」

「哥哥?是呀,我是有一個哥哥的。」

「啊?親生的?」

「不是呢,只是以前的玩伴,不過他真的像我的哥哥一樣。怎麼啦?吃醋了?」

「不是,只是很好奇他長什麼樣。」

「我也好久沒有見過他了。不知道他長什麼樣了。」

難道真的是劉天心不成?

糟了,反正這事情再打聽下去我怕我會有點走火入魔。反正不能再想下去,也不能再打聽下去。就把這個問題當成一個屁而已。

遠方的天空一些白雲,並沒有什麼黑雲與黑氣,而且可以看到極遠的地方。

樹下的草叢裡面有幾個動物的腳印和留下的**的小小的屎顆粒。

「這是什麼動物的?」

「腳印是野豬的,至於這個的話,是兔子屎。」

「這裡竟然還有野豬?」

「不是很正常?」

「好了,有什麼好擔心的,野豬而已,又不是豬八戒,你還怕它會來搶你不成?」

「去你的1

撿柴這種事情其實很不適合夏小心來做,而且她看起來也完全不上心,手裡拿著一根枯枝就當是撿柴了。而且對於草裡面有什麼很上心。

而我撿了一些枯枝,又撿了一些濕柴,正打算叫她下山去,忽然她就驚叫了起來。

見鬼不了成?

我跑了過去,她大叫道:「礙…」

啊啊啊你個頭啊,只不過是一個開了天窗的墳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這裡的墳並不像很多平原地帶一樣是在平地上挖個坑然後把屍體和棺材埋下去,再把土堆上堆成了一個墳包;這裡是丘陵地帶,山多,所以墳地多在山上,在山上挖個洞,當然不同於在平地上挖個坑。在山上挖洞,一般是水平挖進去,掏空了之後,成了一個腔室,然後把棺材塞進去,再封住洞口,就成了墓門了。至於掏出來的土,一般都往下面一推了事,而且在墓門的面前是會特意弄出一個小平地,祭拜的時候燒紙上香都在這裡。

因為這種墳墓的格調和結構所致,有些年久失修的墳就很容易墓門那裡因為水土流失什麼的就會垮下來,變成一個洞,因為空氣和水進入的原因,裡面的棺材也會很容易就腐朽,最後就會露出棺材裡面的白骨或衣服或頭髮之類的。

如果你去過南方的山上的話,很容易就找到這種露一個洞的墳的,而且還能看到白色的頭骨。

當然,理智上這麼說是很正常的,但是真正看到的話,估計也會嚇一跳的。

我拉了她一把,「沒好什麼好怕的,這種東西很常見的。」

「還很常見!這是什麼鬼啊1

「真的很常見的,我們下山吧。」

「礙…那裡面還有一條蛇1

「沒什麼好怕的,我們下山吧。」

夏小心跑得比我還快。看來她果然膽子還是比較大的,這個時候竟然並沒有被嚇得腿軟。

我返身去撿柴,這時候她下山了,我忽然也感覺到背後有點涼涼的。靠,我怕什麼啊?又不是沒見過!

好吧,真的有點怕的,特別是她還說裡面有一條蛇呢。

我轉頭偷眼瞧過去,果然看到一條蛇在頭蓋骨里抬著頭,而且還是一條小白蛇。不知道這條小白蛇是不是得了白化病或者因為很少見到太陽的原因,又或者它是傳說中的那條大白蛇的後代?

不同的地方有著不同的傳說。比如說在北方就有著關於「黃皮子」的傳說,那是說黃鼠狼的;而在我們這一帶,一直都傳說著一條大白蛇。當然這並不是古代的那個白娘子,而是一條據說有「幾百米長」的大白蛇,而且每隔幾十年就會出現在山上,只不過看見過的人都是遠遠地看到,並沒有人真正地在近距離看到過——估計近距離看到的話也會被吃掉。

這個傳說很玄,聽起來很不可信,但是看到的人卻很多——連我爸都稱在二十年前見到過,他並沒有理由要騙我。而且這個傳說由來已久。

我當然不可能去抓這條小白蛇,所以我撿了柴趕緊下山。

夏小心已經在那裡說起了山上有頭蓋骨的事情。

「不會真的有鬼吧?」女漢子也擔心了起來。

黃飛紅說:「怕什麼,真有鬼的話,我們就長見識了1

「還有蛇!太可怕了1夏小心說。

黃飛說:「怕什麼,蛇要是敢來,我們就能吃蛇肉了1

「一條白蛇1

「靠!竟然是白蛇,千萬不要去動,怕就怕大白蛇會來呢。」

看來黃飛紅也知道那條大白蛇的傳說。傳說畢竟只是傳說而已,有的時候是當不得真的。

張志偉在一邊搭著帳篷一邊笑著說:「我看八成是有鬼的,要不然這裡的人怎麼都搬走了呢?這裡說不準就是**。」

黃飛紅罵他:「去你個大頭鬼1

張志偉有點不服,說:「別這麼會罵人,要不然嫁不出去的。」

「嫁不出去就嫁給你1

黃飛紅說完之後竟然還臉紅了,看來她也知道她說了不該說的話,馬上頭一低,說:「我去釣魚了。」

張志偉一呆,馬上跑到了溪邊低頭洗舌頭,「他媽的我這賤嘴,多什麼嘴1

旁邊的表哥忽然來了陰森森的一句:「今天晚上,正所謂,月黑風高鬧鬼夜,你們怕不怕?」

夏小心說:「你要死啊?現在才六點,天還早著,別鬼不鬼的,趕緊做事,還有,我們要吃晚飯呢。」

「晚飯吃什麼?」

「燒烤咯,還能什麼?你們帶了什麼?」

「燒烤就燒烤嘛1

夏小心拿出一本書,說:「不理你們了,你們這些人就會嚇人。我看會書,阿良,你的朋友都不是好人。」

我一臉無奈。

表哥小聲地說:「我喜歡。」

張志偉已經回來了,撞了他一下,說:「阿良的,別打壞主意。」

「明白明白。」

那邊黃飛紅和女漢子在大叫著,她們釣上了一條大魚,興奮得不得了,而我卻有點無聊,跑過去坐到了夏小心的旁邊,摟過了她,「看什麼書……」

「我看會書。這書好看。」

我卻不能動彈。

因為我想我見鬼了。

這書果然好看!因為那些字密密麻麻的,好像還在書頁上面遊動著,但是任我怎麼看,也看不清楚到底寫的是些什麼字!

我甩了甩頭,我想我一定眼花了。但是甩過頭之後定睛看,那些字依然模糊得一塌糊塗,一個字都看不清,而夏小心卻一邊咬著手指一邊看得津津有味!

這是天書嗎?

還是我被鬼附身了?

猶豫地捅了捅夏小心的腰,問她:「這上面寫的啥……」

「你不會看啊?反正很好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