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6,真是見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56,真是見鬼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都要抓狂了。 她卻在那裡說反正很好看。

到底在看什麼?

我不知道。

難道只有在我眼前這書才這個鳥樣子嗎?

我不會是剛才被鬼附身了吧?還是這是一本「天書」呢?好吧,夏小心的包裡面還有兩本書,書皮上都寫著大字,大字我看得清楚,一本是《挪威的森林》,但是封面看起來非常模糊,竟然也如同剛才那本書裡面的字一樣,竟然像是在動一樣。

靠,是不是我一抓住這本書,我的眼前就會出現一張鬼臉不成?

我還真的有點怕。

不過我拿起了書。

從手感上來講,這真的只是一本書而已。但是翻開之後,裡面的字就讓我受不了了。

因為裡面的字果然全都是模糊的,而且好像還在緩慢地遊動著。

真的見鬼了?

靠,我把書扔回到了包裡面。

這裡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阿良你怎麼了?」夏小心好奇地盯著我。看來我的舉動果然很奇怪,她也注意到了。

「沒……沒什麼……書好看?」

「好看呀。」

還好看呢!明明現在都在鬧鬼了!幻覺,一切都只是幻覺而已。我,而且也沒有產生我這樣的幻覺,那麼我就不必跟她說,要不然可能會嚇壞她的。

「沒事,我只是……有點無聊。」

「神經兮兮的,無聊就去幫忙呀。」

張志偉和表哥的行動還是比較快的,他們現在已經搭起了三個帳篷。我跑過去幫他們搭把手。

「這裡不用幫忙,你去撿點柴吧,等下還要燒烤呢。」表哥說。

「我?怕鬼埃」

空道八在一邊說:「這麼大男人,怕什麼鬼?我去。」

張志偉笑著說:「你剛才真見鬼了不成?」

「哪有,只是看到了一個頭蓋骨而已。」

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幻覺?難道不是鬼,而是司徒?

話說那個司徒真的就存在嗎?

我不確定。也許我可以去找找,萬一真的有司徒的話,說不準這裡本身就只是一個大幻境而已,而且蒙蒙也真的是存在的,更加可以確定的是,蒙蒙真的讓時間表面上重新來過了。

如果那真的並不只是一個夢的話,那我就慘了。

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變化。如果我真的是所謂的「重生」的,那怎麼辦?因為事情完全變化了,所以我當然把握不住事情的軌跡,而我也沒有絲毫優勢可言。

如果真的有收割日,那麼我以後要怎麼應對呢?

還有我要怎麼打敗本體?

看來現在有點想得太多了,天空並沒有出現裂縫,也沒有黑氣,看來應該不致於有什麼本體存在吧?

空道八一個人上山去撿柴,我還是呆在這裡比較好,至少有表哥和張志偉陪著,我也不必那麼怕,而且手裡頭忙著活也沒有時間去想太多的事情。

女漢子和黃飛紅又在那裡大呼小叫的,看來她們的收穫很不錯,連夏小心都放下了手中的書跑了過去。

「哇,好大一條魚1

「要不然我們游泳吧?」

靠!

我注意到表哥和張志偉的耳朵都豎了起來,這時同時抬頭往那邊盯過去,他們就像是兩條餓狼一樣。

「我才不游呢,水裡說不準還有水怪呢。」夏小心說道。

黃飛紅說:「水裡先不說,岸上就有好幾個怪物。」

表哥馬上嘆了一口氣,張志偉說:「看來是無福了。」

這兩個大色狼!

當然,我也希望能看到她們下水游泳的模樣,至少還是可以過過眼癮的。但是現在顯然是欣賞不到了。

我也不免在心裡嘆氣。

張志偉說:「忽然我覺得我們這次是來錯了啊,竟然沒有什麼活動呢。」

表哥說:「急什麼,現在天色還這麼早,要活動還早著呢,等下到了晚上,才是真正活動的時候嘛。」

「那你想好了什麼節目沒有?」

「暫時還沒有想好呢,你有什麼節目可以說說?」

「我哪裡有?當然最好是來點什麼恐怖之類的啦,要不然我們去上山找找古墓之類的?說不準還能發大財呢。」

「鬼故事我喜歡。」

這兩個色狼正在那裡討論著晚上要開展的節目,不過到時候嚇到的又是誰呢?反正我現在都有點見鬼的嫌疑了。

所以我情緒並不怎麼高。這裡太玄了一點,害得我有點心神不守了。

轉頭看看四周,烈的光輝正在慢慢降下,看起來很快就會到晚上了。等下到了晚上之後,會不會發生什麼靈異的事情?

我還真的有點怕不要到了晚上,月亮出來之後,忽然在我們面前就會出現幾個白衣鬼影,到時候就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鬼魂的傳說由來已久,而且因為那個夢的原因,我對此現在也沒有定論。我當然希望沒有鬼魂這類扯蛋的事情;但是內心深處還是希望有鬼魂的,因為每個人都會死,如果死了之後還能存在著,當然在情感方面還是比較能接受的。

現在太陽已經完全曬不到我們這裡。空道八也已經來回了兩趟。他做事是極為用心的。他把柴放到了一堆,然後就呆了一個小火堆,再把叉子拿了出來。

那邊釣魚的幾個女生也已經把她們的收穫帶了過來。張志偉和表哥也剛好收了工。

黃飛紅大聲說:「看看我們的成果1

張志偉說:「你就不怕有些魚裡面有毒魚啊?」

「這裡哪裡有什麼毒魚,閉上你的鳥嘴。」

「好吧,那接下來……」

「接下來當然你們烤魚就行了,難道要我們烤嗎?再說了,這些魚可都是我們釣的呢。」

「問題是帳篷還是我們搭起來的。」

「你是不是男人啊?」

面對著眼前這個比男人還強壯的黃飛紅,有很多男人都會顯得不像男人的。我當然就是其中之一。不過我可以不說出來。

烤魚我們當然全不在行。也沒有烤得內焦里嫩之說。反正這魚也沒有剖開更加沒有去鱗,用張志偉的話來說就是:「烤好了之後外面這一層肯定要撕掉的。」

烤著烤著,太陽就下山了,現在天還沒有完全黑,坐在火邊烤魚的我們倒是熱得受不了。張志偉就脫了上衣,光著膀子在那裡烤著。

這倒有點像烤人了。

「有沒有冰啤啊1張志偉大聲叫了起來。

黃飛紅說:「我們又不喝酒,怎麼會帶呢?」

好吧,我們也沒有帶。

烤的魚外面全是黑色的,不過大家都吃得很開心。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收拾一下,而且吃飽了之後天也黑了。

看著這野外的天空,天上的繁星點點,我忽然想起了那個夢,在那個夢裡面好像從來沒有見過星星一樣。

那麼說起來,這根本就是不同的。這才是真實的世界啊!

張志偉提議說:「我們去山上看看吧?說不準還能遇到幾隻野兔子呢。」

表哥故意說:「會不會有鬼?」

女漢子罵道:「現在是晚上就不要說這種話,好不好?怪嚇人的。」

表哥說:「怕什麼,有我們在呢。」

而夏小心忽然定定地看著他的身後,目瞪口呆的樣子,像是被嚇傻了,然後慢慢抬起她的手指著表哥的身後,說:「那……那……那……」

她的反應馬上就傳染到了我們身上。

靠?不會真的有鬼出現在表哥的身後吧?

表哥一下子就跳了起來,大叫一聲,跑到了一邊,然後臉色煞白地看過去。

那裡什麼也沒有。

黃飛紅馬上就笑了起來,「還說自己膽子很大呢。」

夏小心也笑了起來。

表哥馬上就恢復了過來,「我只是為了配合你們一下嘛。」

「哼,睜眼說瞎話。你要真的不怕鬼的話,你剛才怎麼差點都快要尿褲子了?」

「誰說我尿褲子了?那麼好,既然你們這麼大膽,不如我給你們講講鬼故事?」

黃飛紅說:「就你還有鬼故事?說來聽聽,不過以你的膽子,肯定不嚇人。」

表哥為了他的面子,只能靠他的腦力來編一個了,「切,看不起我?我就講一個荒野遇鬼的故事。這可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別打岔,事情是這樣的,我家那邊有一個村人,他當時十八歲,有一次上山打柴,不過三天沒有回來,後來村裡人找到他時,他正在一個水塘旁邊津津有味的吃著蟲子。」

黃飛紅說:「聽不出來有什麼恐怖的。」

「慢慢聽!當時他的神志完全是迷糊的,他把蟲子當成了雞腿了。後來他慢慢恢復了過來,就說了一下他的經歷,他說他上山打柴的時候,遇到了下雨,回不來,就聽到前面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就跟著過去,而且還是一個女人呢。

「不過他一直沒有看見那個女人,直到他後來走累了,想坐下休息,不過前面還是那個女人在叫著他的名字。於是他只能這樣走啊走啊,直到他來到了那個水塘旁邊,聽到了水塘裡面傳來了入水的聲音,聽到沒有?就像那樣的入水的聲音。」

好像是為了配合他的故事一樣,水塘裡面果然傳來了水響。

張志偉說:「什麼鬼?」

而我們都靜靜地聽著,也不知道那是什麼鬼。

表哥卻顯得有些興奮,繼續說:「不僅有入水的聲音,而且還傳來了悠揚的歌聲呢。聽到沒有?歌聲。」

真的好像是編排好了一樣,水塘那邊不僅有入水的輕微響聲,而且還真的傳來了一個女人輕聲哼歌的聲音。

女個女孩子抱成了一團,夏小心直接抱住了我的手。

張志偉也嚇得臉白。

不會真有鬼吧?

空道八顯然膽子比較大,他拿起了手電筒。

表哥依然在沒心沒肺地說著他的故事:「他說,他看到水塘裡面有一個美女正在那裡洗澡呢,那真是一個天仙一樣的美女……」

空道八打著手電筒小心地到了水塘邊。

「怎麼,要一起洗嗎?」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