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7,左手美女的隆重登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157,左手美女的隆重登場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人的膽量跟幾個人的膽量是不能比的。!比如說現在我們就抱成了團一齊來到了水塘旁邊。

裡面果然有一個人頭。

當然那不只是一個頭,只是頭部以下都在水裡面而已。她毫無疑問是一個美女。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我好像見過她。

在哪裡見過呢?

好吧,是在夢中。然後我就跳了起來。

這個要命的收割者!因為她正是左手美女。那個被我在夢裡大爆發滅掉的傢伙。怎麼會在這裡出現?難道真的這只是幻境的延續?我真的只是在司徒無功的體內嗎?身邊的這些人完全都不是真實的?而我也確實重新來過了?

「別照著我!晃眼1左手美女看起來有點發怒。

她要是真的發怒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我有些后怕。趕緊後退。我現在真的想馬上逃掉。

張志偉說:「她……真的是鬼不成?」

黃飛紅大聲地給我們打氣:「這世界哪裡有什麼鬼?她是不是跟我們一樣來露營的?」

她這句話一出,果然大家都呼出了一口氣。

「別照著我,我要穿衣服了。」左手美女大聲說。

張志偉趕緊收了手電筒。

他問:「真的不是鬼嗎?」

黃飛紅說:「哪怕真的是鬼,也不要怕,我們是人,有什麼理由怕鬼的?」

聽起來有點道理。不過這不是廢話嗎?正因為我們是人,我們才怕鬼的埃

水響聲不斷傳來,聽起來像是左手美女上岸了,她果然在穿衣服,然後她就往我們走來。

怎麼看她都像是一個從水裡面爬出來的水鬼。我們一步一步地後退著。

「我又不是鬼,你們怕什麼呀?」

「你真不是鬼?」張志偉問。

「鬼有影子嗎?」

在手電筒的光中,她果然有影子。

問題是,哪怕她不是鬼,她說不準真的就是那恐怖的「收割者」,那我們不是會死得更慘?

不過有關於收割者的事情,我有必要跟張志偉他們說明嗎?

忽然夏小心啊了一聲,然後朝她跑了過去。

靠,她這是要幹嗎啊?是要送死嗎?我真服了,我真想馬上跑過去一把扛起她然後逃命要緊。

不過這個時候夏小心的話卻讓我放棄了,她大聲說道:「我認得你!我能跟你合個影嗎?你是我的偶像1

偶像?!

靠,這哪跟哪?

忽然女漢子她們也興奮了起來,一個個跑了過去,爭著要合影要簽名的。看起來她們都瘋了。

張志偉忽然說:「我好像也忽然想起來了,這不是那個歌星嗎?怎麼跑到我們這裡來了?而且黑燈瞎火的,怎麼一個人進水塘裡面洗澡?看起來像鬼啊,嚇死人。」

「什麼歌星?」

「反正你不清楚啦,女孩子會比較熟一點。」

左手美女竟然是一個歌星?這也太假了吧?我還是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再怎麼難以接受我也得承受下來。而且看夏小心她們的模樣哪裡還有害怕的樣子?她們都有點瘋狂了。

「你怎麼到這裡來了呀?」夏小心問她。

「這裡原本就是我的老家,想一個人回老家看看,結果看到沒有人了,所以就來山裡住幾天,反正小時候我就生活在這裡的,我在那邊搭了個小屋子,要不然去我那裡坐坐?比你們這裡好多了。」

「啊?這裡竟然是你的老家?不過你是一個人在這裡嗎?」

「當然一個人,難得清靜。」

「問題是你怎麼連個保鏢都沒帶?」

「有幾要嗎?我可是空手道七段的高手。」

我真無語了。為了證實她的話,空道八果然按著她指的方向過去查看,結果他回來之後點頭說那邊果然有一個小屋子。

看來左手美女果然沒有騙我們。

那麼問題是,為什麼我會在那個奇怪的夢裡見過她呢?如果她是我在現實中見過的人的影射,那麼現實中我為什麼對於她完全沒有印象?

想想就感到頭大。不過有些事情本身就是不可能解釋得清的。

「她到底是誰?」我小聲地問張志偉。

「好像是叫左小美吧,名字很普通,不過人不普通就是啦,人氣很高的,選秀出道的。」

左小美這個名字跟左手美女這個身份倒也對得上。現在的問題是,她是不是真的就是那個左手美女呢?

左小美顯然是一個交際花,「你們都是學生吧?你們好,我是左小美,而且還是老鄉呢,現在我雖然在外地發展,不過大家都是老鄉,再過幾個月我的首張專輯就要發布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這又不是歌友會!

而且我也不可能成為她的歌迷的。

張志偉竟然主動上前去握手,他伸出了手,說:「你好,我是你的超級粉絲張志偉。」

左小美握了握他的手,說:「我喜歡你的眼睛。」

「哈哈哈哈,過獎了啊,其實我也很喜歡。」

這還要不要臉了?

表哥也趕緊出手,「我叫許表,很多人都叫我表哥,你也可以這麼叫的。」

「叫你表弟你不會介意吧?」

「當然不介意,不介意。」

這傢伙也不要臉!

空道八好像有點猶豫,不過看到張志偉和表哥都握了手,他只好伸出了手,說:「我叫孔道八,空手道八段。」

「比我還高一個段位呢!有機會還要向你學習。」

看來現在就我還在掙扎了。

我還是有點難以接受這扯收的左手美女為什麼會忽然出現。

所以我並沒有主動上前去握手。

而左小美卻更加註意到了我,她竟然眾星捧月般地向我走來,主動伸出了手。

我只好象徵性的伸出手跟她輕輕握了一下。她的手倒是比較柔軟的。不過我趕緊縮了手。

她說:「你好。」

我回她一句:「你好。」

夏小心跑過來捏了我一把:「你是不是心裡有鬼?」

「我能有什麼鬼?」

「你不會是一直在暗戀她吧?」

「你見鬼了不成?」

「要不然你怎麼心裡有鬼?而且她看你的眼神也跟看其他人的不同。」

「你見鬼了不成?」

「哼,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靈的。」

還把第六感搬出來了?真是沒天理了。我才不去注意這左手美女呢。現在我只想離開這裡,因為只要呆在這裡我就感到渾身難受。

靠,真的沒什麼天理了!

不過夏小心他們又太過熱情了,還把左小美請到了營地裡面,吃著喝著聊著。

我就像是一個局外人,坐在一邊,看看夏小心,看看左小美,再看看張志偉。

夏小心問:「你專輯什麼時候出啊?」

「再有三個月就會出來了。現在我也只是放鬆一下,過兩天我就要去錄音的。」

「哦,那到時候能寄我一張簽名的嗎?」

「當然可以。你跟他……」

「他是我男朋友。」

「哦,看得出來他是一個害羞的小男生呢。」

我卻越想就越覺得詭異。這荒山野外怎麼可能有這麼一個美女獨自在這裡?不管從哪方面都說不過去的。哪怕她真的是空手道七段。

但是看張志偉他們完全就沒有懷疑這一點。

而更加讓我生疑的是,她好像真的對我產生了興趣,跟別人聊天的時候偶爾還會瞟我一兩眼。

她真的是左手美女嗎?如果她忽然變出了一把死神的鐮刀怎麼辦?那時候我能爆發嗎?

而我能不能先發制人呢?一刀先捅了她再說?

問題是,那麼做的話,我是不是會變成一個神經病?因為她是左手美女這個猜測,也只是基於我的一個夢而已。那只是一個夢吧?

如果她真是左手美女,我應該捅不死她,但我也會被通緝吧?再然後,我是逃跑,還是去做精神病的鑒定呢?

如果我真的捅死了她,那麼我就成了一個殺人犯,當然也表明所謂的「收割者」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而我卻白白地幹掉了一個明日之星,估計到時候不用法院判刑我就會被口水淹死掉。

如果真有重生一說的話,如果真有蒙蒙這個人的話,那第一次重生之後肯定也會面臨我這樣的選擇吧?如果真有他這個人的話,他的心理素質果然不是我能比的,竟然能一直堅持到最後。

張志偉問出了一個有點實際意義的問題:「你在這裡住了幾天,那你平常都吃什麼呀?」

「還能吃什麼?我當然自己帶有食物啊,哦,對了,還有酒呢,要不去我那裡吧?我那裡有啤酒的。」

張志偉大聲說:「好啊!那我們收拾一下過去。」

於是這幾個傻蛋一樣的傢伙果然就在那裡收拾著。而我呢?我就站在一邊看著。

夏小心有些不高興了,「你動手呀?光站在那裡幹什麼?」

左小美笑了一笑,說:「不急的,能遇到你們我也很開心的,特別是你們這幾個小美女。我好像看到了當初的我一樣,哦,還有那個張志偉,是不是?,孔道八,還有表弟。」

還好沒有提我,當然她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名字的。

左小美繼續說:「以前很多人都說壞人比好人多呢。現在看起來完全就是錯誤的嘛。這個世界還是好人多些的,你們就全都是好人嘛。如果你們是壞人的話,說不準就會打劫我呢。」

空道八亮了肌肉,表示:「有我在1

左小美笑了笑,說:「這真是一個美好的世界,你說呢,無功?」她轉頭看著我。

無功?

什麼見鬼的無功?是在叫我嗎?

夏小心他們也停下了手,轉頭看著我們。

左小美忽然有點驚訝起來,問道:「你不是司徒無功嗎?難道我認錯人了?」

我扶了扶眼鏡。司徒無功真的存在嗎?這裡真的只是本體的世界嗎?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她怎麼會把我認為是司徒無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