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59,所謂仇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159,所謂仇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喝酒,是件好事,」表哥悄悄在我們耳邊說,「等下看我的發揮,把她們全都灌醉了,然後就各人……哈哈。 」

張志偉小聲地說:「表哥你要哪個?」

表哥偷偷瞄了瞄那幾個女人,說:「左小美,怎麼樣?」

「靠,你還是不是人?一來就要女神?」

空道八小聲地說:「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你地道你地道,又不是地道戰?反正事情就這麼定下來,我預訂了左小美,至於你們的話……」

張志偉說:「張良顯然是夏小心了;阿八你是要哪個?」

「太不地道了。」

「算了,到時候你使勁地喝就行了,以你的酒量,要灌醉她們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別出賣我們啊,要不然以後兄弟沒得做。」

反正我不作聲,喝酒我當然會喝,當然如果要喝多少的話,那也是不行的。

我們商量定了,然後表哥就地發揮,拿起啤酒就要敬酒。

左小美掩口笑著說:「這喝酒也要有個由頭啊,不能就這麼牛飲吧?」

表哥一愣,問:「那怎麼個喝法?」

「有很多嘛,比如說猜拳什麼的,都行,要不然真心話大冒險也行啊1

「那個多麻煩,我有點玩不過來啊!哈哈,要不然,我們就猜拳吧?」

「這裡這麼多人,怎麼猜?不如我們來問問題,回答得上來,那就提問的喝,回答不上來,那就你自己喝咯,當然,要說實話的。」左小美笑著說。

拋開她是左手美女那個恐怖的收割者而言,她真的是一個美女。

「這麼簡單?不會是太過**的事情吧?」

「怕了嗎?大家都一樣嘛,你要是回答不上來,那就喝咯,當然,一口氣要吹半瓶的。」

夏小心抓著我的手,小聲地說:「這麼玩,不醉死才怪呢,我才不玩。」

我小聲地對她說:「那我們看他們玩。」

「看他們玩這才是真正好玩的事情呢。」

任何時候看熱鬧本身就是最好玩的事情嘛。不過左小美顯然不會放過我們,她大聲說:「那麼我們所有人都要參加的,要不然就是不給我面子。那麼誰先來呢?」

表哥說:「那麼就由我先問咯,當然,要事先說好,我們男生是一個陣營,你們女生是一個陣營,可不能自亂了陣腳1

「成交1

張志偉拉了我們一把,「來來來,我們打個氣先1

還要學著足球開場之前球員之間的打氣行動,我真是無語了,不過我還是照做了。

左小美她們只是淡淡地看著我們。

打完氣之後表哥就一連開了五瓶啤酒,一字排開在桌上,然後說:「那麼就先定個規矩了,一方可以隨意要另一方隨間一個人來回答,不管回答得上來還是回答不上來,都由對方陣營來問下一個問題,怎麼樣?」

左小美說:「行,這樣看起來比較公平,不過不能問些無聊或者沒辦法證實的問題。」

「當然,那麼,我就先發招了1

「請。」

「左小美小姐,請問,你有沒有男朋友?」

這他媽的是什麼問題?這擺明了不是要喝酒的意思嗎?這是在讓她們嗎?這表哥真的是個色狼啊!

不過我看到張志偉的眼睛放光,看來在張志偉和表哥的心中,這個問題還是比較重要的。

「沒有。」左小美想也沒想直接就說。

所以表哥也不表示其他的,拿起一瓶啤酒馬上就吹了半瓶,臉不紅氣不喘的,看起來很猛的樣子。

左小美淡淡地笑了笑,說:「那麼到我們這邊了。」她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這一下子就找上了我嗎?果然是為我而來的。我已經準備好面對她的第一招。

不過她的目光轉到了張志偉的身上,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如果她真的問我的話,我還真的不知道她會問出什麼奇怪的問題來,那麼我該怎麼回答呢?而現在她顯然是盯上了張志偉。

她問:「張志偉同學,你是不是處男?」

張志偉嚇了一跳,臉上不禁紅了,「這……這……」

左小美笑著說:「喝1

張志偉說道:「靠,這算什麼問題?算了,我喝就是了。」他拿起一瓶酒,有些艱難地喝下了半瓶,他的酒量其實也就是兩瓶啤酒的樣子,喝得多一點的話,不是醉了就是吐了。

張志偉這小子太不淡定了!竟然敗在了這樣一個狗屁問題上,哪怕他說「是」或者「不是」也輪不到他喝酒啊!

所以表哥直接就拍了他一下,說:「你怎麼搞的,下次一定要注意,不能亂了分寸。」

張志偉說:「放心,下不為例,下不為例。」

他清了清嗓子,轉動著眼珠子看著眼前的這幾個女生,然後大聲問:「左小美小姐,請問你是不是處女?」

這又是什麼jb問題?張志偉以為他可以報一箭之仇,事實上,這個問題能難得住左小美嗎?她可是左手美女啊!在收割者裡面都是排名靠前的!

果然,左小美乾脆利落地說:「是1

所以張志偉的臉馬上就好看了,有興奮,但同時也有難看。因為他還要喝半瓶。

她們那邊黃飛紅站了出來,說:「張志偉,你是不是暗戀小敏?」

張志偉的臉色更加難看,而且還白里透著紅,「哪……哪有……」

左小美根本就不等大家起鬨,馬上就說:「喝1

張志偉回答得太不幹脆了,這個問題哪怕回答「是」或者「不是」也輪不到他啊!看來大家都看出了他的猶豫,要先拿他開刀了。

張志偉只能喝。

他看起來已經有點作嘔的趨勢。

表哥表態:「張良,你上,這次要狠一點,還有,先把左小美灌醉了,她才是關鍵啊,其他幾個人完全就不夠看的。」

不得不說他還是比較清醒的。但是要我上的話,我該問什麼問題呢?好吧,隨便問一個吧:「左……小美,蛋蛋還好吧?」

「他們很好。」

看來這又是送分題了。說實話我也有點渴,所以喝個半瓶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注意到夏小心她們的眼神發生了一點變化,夏小心站了出來,「張良,蛋蛋是誰?」

看來我果然問題了不該問的問題啊!現在竟然惹到了夏小心!我怎麼就能扯出蛋蛋來呢?我太蠢了!當然,其實我內心深處還是要確定一下左小美到底是不是左手美女,所以下意識地我就問出了蛋蛋。她回答很好,而且還是「他們」,所以我就可以肯定,她真的就是左手美女。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舉動完全就是多此一舉啊,不僅多此一舉,而且還特別蠢。

「蛋蛋是她的兒子。」我指了指左小美。

夏小心的臉色變了。

左小美掩著嘴說:「才不是呢,你又說錯了,再喝。」

看來又錯了。喝就喝。

在這個虛假的世界裡面,喝醉了又算什麼呢?反正什麼都是虛假的,喝醉了之後,說不準才是真正的清醒呢?

所以我再次喝了半瓶。整整一瓶下肚,而且喝得這麼急,真的有點不好受。

而且我發現事情越來越難以控制了。因為我扯出了蛋蛋,現在大家都來了興趣,所以接下來空道八直接就扯蛋,問:「蛋蛋是誰?」

左小美說:「是我的兩個小弟呢,你喝。」

空道八喝了半瓶。

夏小心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她直接就拿起了一瓶啤酒,問:「你跟她什麼關係?」

看來她真的準備喝了。靠,這哪跟哪?「什麼關係」都跑出來了?

「敵人,絕1我大聲說。不能再讓她誤會下去了。

這句話一出口,不要說夏小心,哪怕就是張志偉他們都大吃了一驚。

而我只是狠狠瞪著左小美。

是的,絕。一瓶啤酒下肚之後,我的思緒反而變得清楚起來。我怎麼跟她在這裡一起喝酒而且談笑風生呢?我應該跟她是不死不休的才對啊!

這他媽的都是些什麼見鬼的事啊!

左小美依然在笑著,說:「是的,絕。他這句話可沒有說錯哦,所以夏小心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你喝。」

夏小心看看我再看看左小美,任她那可憐的大腦怎麼也想不到我怎麼竟然會是左小美的敵人。

而現在兩個仇人竟然在這裡一起喝酒。我現在有能力殺死她嗎?她應該有能力幹掉我們全部吧?只是她為什麼不動手?

夏小心艱難地喝完之後,臉色透著紅色,看起來很迷人,看來她有點醉意了。

表哥來了興趣,問左小美:「你跟他真的是敵人?」

「是的,你喝。」

「靠!我只是隨便問一下而已1

「但你至少問了啊,而且我也回答了,也回答正確嘛1

「好吧,我認栽。」

表哥喝酒。

夏小心想發問,不過風火雲拉了她一把,搶先指著我問:「你跟左小美為什麼會是敵人關係?」

嗯?這個問題就難以回答了。我總不能說她是一個恐怖的收割者吧?那我還得跟他們解釋清楚這是個什麼操蛋的世界,還有未來的收割日,還有蒙蒙,還有劉天心……事情太多了,根本就無法解釋!

我看了左小美一眼,再看看夏小心,我只能喝。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埋在我的心底裡面就行了。所以我喝。

顯然他們很失望。

張志偉說:「有戲1

所以他指著左小美問:「你跟他為什麼是敵人?」

左小美笑著說:「這個問題難得住他,可難不住我哦,大家還記得當初選秀的事情吧?還有一個人氣雖然沒有我高,但是也算是人才的人,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呢?」

張志偉問:「誰?」

「張小靚!不過最後她被刷下去了,因為競爭的關係,所以是敵人嘛。」

啊?這是什麼神事件?張小靚竟然又冒出來了?靠啊!有這樣的事情嗎?本體這個大垃圾!什麼鬼事件都安排了下來,我他媽的還怎麼混啊?

張志偉說:「張小靚?」

「他就是張小靚嘛!要不然我怎麼一看到他就認得他呢?只不過他一直沒有說過他叫張良,不過他穿女裝的樣子真的蠻好看的。」

張志偉差點吐了出來,「靠啊!竟然是你這個混蛋!以前我還是你的腦殘粉1

風火雲以手撫額:「我想靜靜。」

有這樣見鬼的事件嗎?靠啊!我都沒處說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