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0,幻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160,幻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本身就是本體的世界,雖然事情可能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但是他可以任意安排大家的記憶。 事實上,這裡面的人,有很多可能完全就是他潛意識裡面虛構出來的。所以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

比如說他在上一輪收割時見識到了張小靚這個人,所以現在他就直接在人們的腦海裡面把「張小靚」這個根本就不存在的人給虛構了出來,而且還安排了一個選秀事件。這樣我跟左手美女確實是敵對事件。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他並不能太過於干涉我的記憶。問題是他現在真的在影響我的記憶了。我的腦海裡面很多記憶在人們沒有提到時,我根本就不會注意到;而在人們提到之後,我仔細想一想,卻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比如說張志偉,他沒有出現在我面前時,我根本就不會想起他;而他在叫醒我之後,我就會想起,哦,他是我的好朋友。

這當然是本體安排進來的記憶。

不過張小靚的事情我真的沒有這方面的記憶。

看來這完全是本體的惡趣味在發作。

張志偉大叫了起來:「靠啊!我說怎麼有段時間你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原來是男扮女裝去選秀了!靠啊1

空道八說:「我怎麼說以前在電視裡面看到張小靚感覺有點熟悉呢。」

表哥表示:「無法想象。」

夏小心表示:「我們分手吧……」

「喂,這算什麼鳥事啊,怎麼就扯到了分手上呢?」

「想不到你……要不你在這裡換上女裝讓我們看看?穿上的話,我們就不分手。」

「……」

本體的惡趣味啊!在這一刻我真的想一刀捅了左手美女!靠,什麼事情都出來了。真的不能跟收割者打交道,要不然我會孤獨到老的。看來這個見鬼的收割者就是來噁心我的。

當然,我們是敵人,她也沒有必要來討好我的,所以她的出現,只能是噁心我或者幹掉我。既然她沒有幹掉我,那麼她就要好好地玩弄我。

問題是我現在是不是要跟夏小心他們說明事情的真相呢?我是從未來而來的人?而那個「未來」並不是「現在」的「未來」,而是過去某個時間點的「未來」而已。

時間線完全就混亂了。這些事情根本就沒有辦法說的。如果我說了,他們信了的話,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張志偉一刀捅了我,難道我現在要一刀捅回去?空道八被殺了,難道他現在要操刀子上?夏小心被二皮臉幹掉,難道我要跟她一起去幹掉二皮臉?

還有夏小心以前根本就不是我的女朋友,難道真的分手不成?

我真的感覺到了以前蒙蒙的無力感,當他說他已經完全把握不住事情的軌跡時,他顯得那麼失落。我現在也是如此。因為明明是「從未來而來」,卻根本就不知道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因為「現在」已經完全改變了。

蒙蒙有要拯救我這個信念作支撐,而且還堅持了那麼久,我是不是也要找到一個信念呢?可是我發現我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信念支撐著我去對抗本體。一來是因為本體太過強大;二來是我對於蒙蒙根本就沒有太深的感覺,雖然我一直很佩服他,但是說到兄弟情誼,其實並沒有多少,因為我根本就不記得。反而對於他更多的是感激之情。

以前我真的跟他是好兄弟吧。只是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所以我又怎麼能以他作為信念呢?

反而現在我很喜歡這種生活,比如說追求到了多年心中的女神夏小心——這當然也只是本體的惡趣味在作怪,比如說現在生活比較平靜,除了剛剛出現的左手美女之外,並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

想法太過複雜,我自己一時都難以理解。

表哥說:「你不覺得,男扮女裝去選秀有點變態嗎?問題是,你怎麼就能入圍的?難道也不檢查身體嗎?」

怎麼入圍的?因為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根本就只是虛構的而已,還有怎麼樣入圍一說?

張志偉說:「要不然我們讓他脫光衣服,現場檢查一下?我嚴重懷疑他現在是女扮男裝1

我已經無法直視他們了。

越說越離譜了。這還讓我以後怎麼跟他們愉快地玩耍?

更要命的是夏小心好像對於這個提議很在意。

不過還好,在這個時候終於迎來了轉機,因為外面忽然響起了一個老頭的聲音:「長夜漫漫……」

怎麼會忽然冒出一個老頭來?

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左小美大聲說:「惡鬼來啦!大家小心1

「惡鬼?」夏小心緊張了起來。

「是的,我們衝出去幹掉他1

不過根本就不用我們出去,因為一個老頭已經走了進來,「這裡鬧鬼,你們不知道嗎?」

「趙半仙?」

沒有錯,來的正是趙半仙。他的獨眼逐個盯著我們,最後停留在了左小美的身上。

左小美忽然驚叫起來:「他就是惡鬼1

而張志偉他們卻有些迷惘了,「他是趙半仙,我們見過的。」

趙半仙笑了,說:「你們幾個年輕人膽子也太大了,也不想想這荒山野嶺的,怎麼就會有這麼一個小屋子,而且還有一個單身女人住在這裡?你們真是不怕死啊1

他的這句話一出,張志偉差點都嚇尿了,他趕緊拉住了空道八。夏小心她們趕緊也離開了左小美。

看來這就是轉機!

我趕緊站到了趙半仙的身旁。

現在有這個守護者在身邊,應該會更安全一點點吧?

真的希望現在趙半仙就出手,幹掉左手美女。不過他會是左手美女的對手嗎?以左手美女的強勢,不要說一個趙半仙,哪怕就是十個估計也不夠看吧?

夏小心緊緊拉著我的手,聲音都變了,問:「她……她真是鬼?」

趙半仙哼了一聲,「你們真是沒腦子,你們自己想想,還有,你們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幻境?

果然,我們真的是在幻境裡面。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小木屋,而是一個小小的空地。那我們剛才喝的啤酒是什麼東西呢?

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剛才一直都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裡根本就沒有電燈,而屋子裡面一直都沒有點燈,我們竟然還看得一清二楚。

操!看來都著了她的道兒了。這麼明顯的事情我們都沒有注意到。而趙半仙剛一現身就說「長夜漫漫」意思是要我們明白現在是夜裡嗎?既然是夜裡,屋子裡面怎麼可能那麼亮呢?

夏小心和女漢子她們已經尖叫了起來。

張志偉大聲說:「真是鬼?!靠!我們竟然跟一個鬼在喝酒!喝的到底是什麼啊1

趙半仙說:「沒事,那真是啤酒。」

眼前的左手美女在冷笑著,「只是跟朋友敘敘舊而已,想不到竟然還引來了你這個所謂的半仙。」

趙半仙並不再廢話,而是直接就沖了過去。他抽出了一把短刀,直接往左小美砍了過去。他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個老頭,但他的身手絕對非常快,刀子順利地砍中了左手美女。

只不過並沒有鮮血飛出,也沒有人頭落地。左小美忽然變成了一團黑氣,波的一聲就消散了。場地上面再也沒有左小美存在。

我怔怔地看著左小美消失。

她說蛋蛋現在很好,意思我以後還能遇到他們?還有,我如果遇到蒙蒙的話,我該怎麼說呢?

有些事情註定會發生吧。我想我一定會再次遇到蒙蒙的吧。不過我從心底排斥這些見鬼的所謂的「註定」,因為我不想被什麼人安排。

只不過命運這種操蛋的玩意兒,誰又能說得清呢?既然蒙蒙把我送到了這裡,我是不是要完成他沒有完成的事情呢?

「幻影?」趙半仙皺起了眉頭。

張志偉大叫:「鬼?1

趙半仙說:「只是一個幻影,她的真身並沒有來。」

表哥問:「她……她走了?」

「走了。」

「那……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回去啊,你還想怎麼辦?等天亮你們就回去,別在這裡呆,真是年輕無畏,什麼都不怕。」

「我們怎麼知道有鬼啊1

「幻影,不是鬼。年輕人真是無知。我先走了。」

「唉,半仙1

趙半仙根本就不理會我們,他的身影像風一樣,幾個起落就消失在了樹林裡面。

「靠啊!這麼粗一根大腿就這麼走了,我們怎麼辦?我們留在這裡,還是馬上回去?」

「我要回去!這裡真的鬧鬼1黃飛紅大聲說。

「那還說什麼?趕緊走啊1

而我卻有些難以平靜。左手美女顯然只是來看看我的。她並沒有對我下手,是沒有把握呢,還是有其他的原因?看來是別有原因的了,要不然她不會開口就叫我司徒無功的。

難道她是希望我成為新的司徒無功,把本體幹掉?問題是現在真正的司徒無功跑去了哪裡?

相對於左手美女,我顯然更喜歡大老二和兩個蛋蛋。一坨屎那傢伙也不錯,雖然噁心一點,不過他一直都在幫助著我們。只是他們現在又在哪裡呢?

左手美女都出現了,他們還會遠嗎?

也許我很快就能再次見到大老二和兩個蛋蛋吧?也許真正的司徒無功也會很快出現在我的面前吧?還有劉天心、余帥、刀疤他們,更加重要的是,蒙蒙呢?他真的死了,還是跟左手美女一樣也復活了?他如果復活了的話,他的記憶完全失去了,他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發現我忽然又有點想念他們了,因為我想看看他們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