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1,沒天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61,沒天理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你真是張小靚?」張志偉一邊吸著麵條一邊問。

因為左手美女的事情,我們一晚沒有睡,天亮之後直接就回去,然後各回各家睡覺。睡了一天,他們心裡還是沒有底。而現在已經是晚上,我、張志偉和表哥一起到外來在吃夜宵。

「你信嗎?」我反問他一句。

「信,當然信。那你說,我們遇到的左小美到底是不是真的左小美?還是只是一個所謂的幻影呢?」

「想那麼多幹什麼,有趙半仙在呢。」

表哥忽然表態:「趙半仙看起來是有真材實料的,不行,等下我要去拜他為師。」

張志偉問他:「問題是他會收你嗎?」

「先拜了再說,拜到他收下我為止。」

「不過你拜他為師有什麼好處呢?」

「好處?太多啦,你看趙半仙竟然真的能抓鬼呢,雖然他說那個只是一個幻影,但是看起來多牛逼?更加重要的是,他還能預測彩票號碼……我操!我們不是買了彩票嗎?是不是快開獎了?」

「是啊,就今在晚上開獎,不過還要過半個小時吧。」

「現在的問題是,我看真的能中!他媽的,要是真的中了的話,那怎麼花啊?1

「有人比我們買得更多。」

「……好吧,快點吃,趕點時間,我們去趙半仙那裡看看,我要拜他為師。」

我對於趙半仙也非常好奇。因為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守護者。現在看他還是比較牛的。他竟然連收割者都不怕,而且還敢直接沖臉。當然,他的實力看起來也不會很牛,因為竟然沒有看出那只是一個幻影而已。

從什麼時候開始左手美女竟然也能製造出幻境了?難道現在收割者也進化了嗎?

還有就是趙半仙這個守護者竟然有著可以預測的能力?對於這一點我非常好奇。

吸完了麵條,打電話叫空道八一起去趙半仙那裡。

「去那裡幹嗎?」空道八有點不理解。

「拜師。」表哥鄭重地說。

「聽起來不錯。不過我今天總覺得好像身邊有人在跟著我一樣。」

「你見鬼了。」

「問題是昨天晚上我們不是全都見鬼了嗎?靠!左小美不會真的就是一個鬼吧?」

「要不然怎麼長得那麼妖?」

「也不是太妖好不好?我還是不能接受她是一個鬼,應該只是一個鬼變成了她的樣子,不過那個鬼為什麼請我們喝啤酒?」

「反正不是什麼好事1

當然不是什麼好事,因為左手美女已經說明了她只是來找我「聊聊」的。只是現在看他們的樣子好像已經忘了她的那句話。算了,既然他們都忘了,那我也沒有必要說明了,免得他們又問東問西。

我們四人來到了趙半仙的店外,這裡圍著一大夥人,看來趙半仙的人氣真的很高。不過再高的人氣對於關著的門來說都是枉然的。

「今天半仙有點奇怪啊,怎麼一直都沒有開門?」有人說。

現在已經是晚上,旁邊的小吃店服裝店等等都開門迎賓,而趙半仙這個開到三更半夜的小店卻一直關著門。

一個老大媽說:「半仙應該是去外面了吧?畢竟人家是半仙,總會出門的,應該是被哪家請去了吧?」

「唉,真是沒辦法,只能明天過來了。」

「你是請趙半仙有什麼事呢?」

「還不是房子風水的問題,最近兒子身體很不好,所以我懷疑是風水有問題,請半仙去看看。」

趙半仙竟然還有這樣的本事?

表哥的眼睛亮了起來,說:「看吧?要是真拜了師,那以後就吃穿不愁了1

「原來你是想學來混日子的。」

既然趙半仙不在,所以我們只好離開。而且剛好差不多到了彩票開獎的時候,大家都顯得比較激動。

有人比我們更加激動,那就是那些跟著我們買的。我們沒什麼事,所以就在那裡瞎逛,一不小心就來到了買彩票的那個投注站前面。要說平常在這個開獎的時候,那裡應該很少的人才對,但是現在好像是約好了一樣,竟然到場了很多人,張志偉一眼就認出了那個跟他對噴的傢伙,說了一聲:「是他們1

當然是他們,除了他們之外還有誰會比我們還關心這個開獎的時候?

「我們也過去。」表哥帶著走了過去。

那老闆看到我們,馬上就笑了起來,打著招呼問:「趙半仙還有沒有說什麼號碼?」

「哪有,他老人家今天不在,不知道去哪裡了。」

跟張志偉對噴的那個人說道:「話說,你們的號碼準不準?」

「當然不準,只是我們瞎買的。」

「你……」

老闆笑著說:「不管你們中不中,反正我都很開心的,只要大家以後都來我這裡買就行了,現在馬上要直播了。」

這個場面有點像世界盃的時候。

電視開了,果然要開始直播了。

全場安靜,不過暗地裡有人打屁,別別別別……臭的旁邊的幾個傢伙馬上大罵:「這什麼臭屁1

那人馬上臉色不好看,看了老闆一眼,問:「廁所在哪裡?」

老闆指了指後面,帶扔給了他一包紙,說:「快點去。」

整個小投注站裡面都是臭屁的味道,不過沒有人離去。現在人數大概有十個左右,老闆也開始泡茶,一邊還對我們說:「要說趙半仙這個人,我以前也是聽過的,聽說比較神,不過像去問這種彩票開獎號碼的事情,我是從來沒有聽到過,你們是去一問他他就說了嗎?」

張志偉大聲說:「哼,說出來你們不相信,事情就是這樣,他說跟我們有緣,就給了我們一組號碼,然後說千萬不要買,要不然會出人命的。」

一個傢伙說:「不中才會出人命,因為我要打死他或者你,中了的話,大家皆大歡喜1

老闆說:「不過這種事情說起來是不太可能的,因為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要是他真的說中了的話,那他就不是半仙,而是真正的神仙了。」

而我卻想,守護者相對於凡人來說,不就是神仙一樣的存在嗎?雖然他們並不是真正的長生不死;但是在本體虛構的歷史裡面,守護者不正是長生不死的?這不就是神仙?

現在這個買彩票的行為在我看來完全就是一個大遊戲裡面的小遊戲而已。中了的話當然好,因為在這個遊戲裡面我可以得到很多金幣,也許還可以買些遊戲裡面的道具;不中的話那也沒有什麼。

現在的問題是我真的很期待能中,因為趙半仙那老頭說會出人命。到底會出什麼樣的人命呢?

我們在等待著開獎。

老闆為我們倒上茶。

外面夜市顯得有些熱鬧,這裡本身就是比較中央的市區,大熱天的白天也許人不算多,但到了晚上人們就會出來活動活動。

電視裡面終於開始直播,而我卻來到了門口,看著那些來來往往的普通人。我希望能看到一兩個獨眼龍,也許他們現在正在各個不同的地方,等待著覺醒或者等待著收割日的到來。

既然趙半仙這個守護者已經開始了活動,其他的守護者應該也快要開始行動了。只是他們會來這裡嗎?還是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樣,依然是去……

「哇1

身後傳來了他們的驚呼聲,剛出的一個號碼對上了。

不過我並沒有激動,而是感覺到從來沒有的孤獨感。忽然感覺這個世界我真的好像沒有什麼朋友存在。張志偉?空道八?表哥?

還是我真正的朋友其實一直都只是蒙蒙呢?

夏小心?

剛想到這裡手機響了起來,是夏小心打來的電話。

「沒事吧?」

「沒事呢,只是感到有些一些疲憊而已。」

身後又傳來了哇的一聲響。

「怎麼這麼吵,你在哪裡呀?」

「沒哪,就是在一個賣彩票的地方,我們買了彩票,正在等著開獎。」

「你也想碰運氣?」

「這好像並不是碰運氣,而是會死人的。」

「死人?」

「趙半仙說的,他說我們去買了的話,就會中大獎,而且還會死人。你說可怕不可怕?」

「中大獎?」

我很懷疑我的耳朵。因為夏小心竟然選擇性的忽略了「死人」而重點關注到了「中大獎」上面。

然後又是哇一聲響。

夏小心問:「又這麼吵?」

「因為又開了一個號碼,而且依然對上了。」

「不會真的中大獎吧?」

「應該會吧,昨天晚上我們遇到的那個老頭,記得吧?趙半仙,他給我們的號碼。」

「真的中大獎?那我過來1

「你過來做什麼?不是跟你說過,會死人的。」

「那算了,明天你過來吧,要是真的中了大獎,你會怎麼花?」

「問題是有沒有那個命去領獎?」

「真的會死人?」

「絕對會死人。」

「你怎麼肯定?」

「因為沒有無緣無故的大獎的。」

身後再獎傳來了哇聲。

我已經有些麻木了。

張志偉大叫道:「別再出了啊!他媽的,有沒有天理?這他媽的號碼真的能說中?」

「好了,先這樣,明天我去找你。」我掛了電話,轉過頭張志偉已經被幾個人虎視眈眈地盯著。

張志偉有點委屈地說:「喂,大哥們,我只是開玩笑的,我只買了十二塊而已,你們買了那麼多!靠1

老闆笑著說:「一起發財,一起發財,嘿嘿。」說著他吹起了口哨。

我走過去小聲地問他:「你怎麼這麼開心?按照一般的心理來說,你只是一個投注站的老闆,這裡有人能中獎當然你可以開心,但是這麼多大獎出來,你的心理能受得了?」

「我有什麼受不了的?」

「你就這麼平靜?」

「我很激動。」

「……」

「因為我給我自己打了兩百塊的。」

「靠1

現在,最後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他們在等著一注五百萬而且在計算著買了多少注;而我去在等待著死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