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2,天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62,天崩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最激動人心的時刻開始了。!

果然全對。

在這一刻趙半仙成為了趙神仙,因為他真的說中了開獎號碼。整個投注站時面全都瘋了。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愁,因為有人在大罵:「為什麼我只買了一百塊?」

但是忽然這種狂歡般的氣氛忽然就發生了變化,場面竟然忽然變得非常安靜,在這種詭異的安靜中,大家我看看你,你看看我,然後拿出彩票來查看。

「操他媽的,竟然真的中了1一個傢伙忽然瘋狂地大叫一聲,於是場面馬上又熱鬧了起來,這裡面最大聲的竟然是大家粗重的喘息聲。

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詭異的事情。

他們也許不能理解。但我是能理解的,因為這裡本身就是一個虛假的世界。

只是趙半仙竟然真的說中了。他說中了彩票的號碼,接下來誰會死呢?

在那裡重重喘息的人們開始並沒有注意到,在角落裡面一個傢伙的臉色變了,他好像真的喘不上氣了,他一手拿著彩票,另一手撫著胸口,看來他是因為太激動所以犯病了。犯了這種病,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話,他也許還能再活上幾年,只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有誰會注意到他呢?

我雖然注意到了他,只不過他死不死又與我有什麼關係呢?救了他也沒有人會給我發好人卡,而且不救他的話,正好就驗證了趙半仙的話:有人會死!

他撫著胸口倒退著靠到了牆上,手中的彩票都落到了地上,而且他的臉色極為難看,因為喘不上氣而變成了豬肝色。看起來像是一個鬼一樣。

他雙眼幾乎瞪了出來,看著眼前的這些人,然後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他的嘴巴張了張,像是向我求救,而且一手還要往他的口袋裡面伸去,看來他身上還帶著葯之類的,只不過現在看起來已經有點太遲了。他的身體像是變成了木偶一樣,平常能毫不費力掏出來的葯,在這個時候竟然比上天還難。他的手充數得無比僵硬,伸到一半就再也伸不下去。他像是一個被惡鬼提著線的木偶,在這一刻里失去了動力,只剩下了**的身體。

他的眼睛因為充血而變得血紅,嘴巴明明一張一合的卻說不出任何話。

而我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怎麼了?你竟然不興奮?靠1張志偉拉了我一把。

我把目光移開,不再看那個快要死的傢伙。

「這個,大家聽我說1老闆忽然大聲說道。

原本幾乎快要瘋狂的那些傢伙終於稍微冷靜了一點。

「我覺得這次多虧了趙半仙和這幾個小兄弟,當然,我們現在還沒有拿到獎金,但是呢,我覺得大家這麼有緣,肯定是組團去領獎才是,是不是?」

「當然!他媽的,這真的有點像見鬼了!那我們哪天去?」

一個傢伙說道:「還哪天?當然明天去!大傢伙一起去。話說,我們買中了這麼多,會不會領不到錢?」

老闆說道:「這個放心,應該能領到錢的。大家一起去,也安全一點。」

真的安全嗎?

我再次看向那個角落,那個人已經軟倒了下去,仔細看我才能看到他的身體。

張志偉再次問:「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

張志偉還是沒有注意到那個死佬。不過這並沒有什麼。我是不是警告他們一下?如果真的去領獎的話,說不準真的就從此再也回不來了。

但是這幾個瘋狂的人根本就不再理會我,他們沖了出去,大聲在叫著。

我不禁想起了收割日裡面的那些瘋狂的人,他們何嘗不正是這樣嗎?也許瘋狂就是人類的本性吧。人們總是選擇性的忽視一些東西。比如說那個倒地死亡的人,也許只是心臟病突發,也許只是哮喘發作了,只不過除了我沒有人注意到他;而我雖然注意到了他,不過我並沒有去幫他。

反正他都要死的。

有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然後就打聽。

「沒啥沒啥,哈哈1一個傢伙說。

那些看熱鬧的人當然不可能相信會沒啥的,所以就還在打聽。

好像終於有人說漏嘴了。隨著越來越多人看熱鬧的人,我馬上找到了張志偉他們,拉了他們一下,「還不走,你看看這裡多少人了1

「走?去哪裡啊?」

「你們傻逼啊!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要是別人知道你中了那麼多注,會怎麼樣?」

「靠!他媽的,趕緊的。」

還好這三個傢伙還算聽進去了,我們的體形本身就不算大,在人群裡面一鑽,就偷偷溜了出來。

表哥心面還有些后怕,說:「看看那些人,眼紅的不知道有多少呢。」

張志偉說:「這當然,這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錢,真不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事情。」

「還等下呢,回去吧,這裡太亂了。」

表哥說:「不知道這裡黑道怎麼樣?會不會強搶之類的?」

「誰知道呢。反正這事兒算是鬧大了,估計不出幾條人命都擺不平。」

「走走走,回去回去。」

我們一路都走得很小心。現在這個時候明顯不是我們顯擺的時候。事實上張志偉他們在回去的路上還有點沮喪:「話說我們現在都成了富翁了,只是心面怎麼還是不爽呢?」

空道八說道:「是不是比我們更富的還有很多?」

「就是!靠了!反正不管了,現在我們溜了,只是他們接下來要面對著什麼呢?」

誰去管他們呢?我只要保證我們沒事就好了。

回到了我的住處,我和張志偉擠在床上,表哥和空道八在地鋪上躺下。

張志偉忽然問:「表哥,那你還去搞你的砂子嗎?」

「還搞個屁啊!拿了錢就到處去玩。」

空道八說:「我也想出國去看看呢。」

我不由得一怔。這個世界有沒有真實的「外國」呢?如果有的話我也想出去看看。

只不過我又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裡說的都是比較標準的普通話,我竟然沒有遇到哪個傢伙是在說地方方言的。

要說這裡人這麼多,大家的語調怎麼都差不多呢?難道這語調是因為司徒無功是這樣的,所以大家都是這樣的了?

所以這樣看來的話,所謂的「外國」只是在大家的記憶裡面,根本就是虛構出來的。

只是如果我們真的要去呢?那麼我們是會遇到什麼困難,還是根本就走不出去呢?我倒真的想試試。

也許到時候還可以真正的畫一張這個幻境的地圖呢。

張志偉問:「你想去哪個國家呢?」

「……泰國吧,聽說那裡人妖多。」

「不要去了那裡之後你回來的時候也變成了人妖1

「靠,怎麼說話呢?我怎麼可能變成人妖呢?」

我卻在想著風火雲。她到底是不是風雷呢?如果她真的是風雷的話,她又會在什麼情況變成風雷那個猛男呢?難道她會去一趟泰國不成?回來之後就變成了風雷那個猛男?

表哥說:「我覺得吧,我們現在還是先睡覺吧。現在比較晚了,而且也太過興奮了。」

張志偉說:「是啊,怎麼睡得著呢?照我說,我們現在就應該去k歌。」

表哥說:「不過現在很亂啊,你就不怕有人來搶啊?」

「要是真的有人來搶,我們怎麼做?」

如果在這個時候真的響起敲門聲我也一點不會感到意外,因為意外的事情發生得太多了,意外根本就不再是意外。但是沒有響起敲門聲,也沒有人真的衝進來搶我們。反而我聽到了一聲劇響。

這像是一聲炸雷,又你是礦山上面爆破的聲音。

然後整個大地都震動了起來。連牆上的石灰都在往下掉著。

張志偉反應最快,他馬上就像一隻受驚的老鼠一樣竄進了床底下。

震動來得快去得也快,在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過去了,我的身上落有一小塊石灰。

表哥跳了起來,「他媽的,什麼鬼?」

空道八:「地震?」

張志偉在床底大聲說:「還鬼叫什麼,趕緊鑽進來1

表哥叫道:「鑽床底有什麼用?趕緊跑出去啊1

這才是現在我們真正要做的事。

外面傳來了巨大的喧嘩聲。看來人們被剛才的震動震驚到了。張志偉的反應依然還是最快的,他第一個沖了出去,在門外還大聲叫道:「趕緊跑出來啊!磨磨蹭蹭的做什麼?找死啊1

我們這才跑了出去。

外面是一個小院子,這裡主要是租給學生的,而現在正在放假時候,所以人非常少,房東已經在院子裡面,他叫道:「發生了什麼事?」

院子外面就是街道,街道上面已經有很多人,人們都很震驚。

「看那邊1街上一個人大聲說。

他指的地方是遠處的夜認。

原本夜空裡面應該有星星有月亮的,而現在,嗯,不得不說星星還在,但是那些星星原本應該是看起來像是稀稀拉拉的,但現在卻顯得有一團星雲存在著,那團星雲比較密集,看起來就像是無數的螢火蟲組成的一個圓形一樣。

本體出事了嗎?

他快要撐不住了嗎?

還是有外來者入侵了?

看得出來,那團星雲那裡應該就是出現了一個漏洞了吧?

只是本體出沒出事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他死了最好吧?

看來這個世界不能堅持太久了。

更驚人的事情還在發生著,在那團星雲裡面忽然好像出現了一隻巨大的手,它好像在抓住什麼,只不過它似乎沒有抓祝

右手?

「司徒1天空上面忽然響起了這樣一聲模糊的響聲,使得我有點不太確定到底是不是說的是「司徒」兩個字,也有點像是一聲雷聲,只不過並沒有閃電。

看來那是司徒無功跟本體之間的戰爭。

只是又關我什麼事呢?我應該只要等待著他們之間的勝者就好了,或者等他們兩敗俱傷,那樣的話我才有便宜可占。

算了,現在我什麼異能都沒有,想太多也只不過是浪費腦力而已!

問題是,現在明顯還是在本體的世界裡面,而我為什麼現在什麼異能都沒有呢?如果真的收割日到了,我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