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3,有些事永遠不要去理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163,有些事永遠不要去理解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那到底是什麼鬼?1人們還在震驚著天空發生的劇變。

我當然不會去告訴他們那是這個世界出了問題。當然這只是本體的問題而已。司徒無功和本體之間的決鬥也許正在進行著。

反正司徒無功、本體和蒙蒙之間的互相算計在我看來複雜得很。根據之前得到的信息,大概可以這麼理解:司徒無功與惡鬼本身是合作關係,而且惡鬼一開始還算是司徒無功的下屬,雖然被司徒無功融合,不過本性並沒有變;然後司徒無功為了對付蒙蒙,就把身體暫時交由惡鬼支配,結果惡鬼反咬他一口,所以戰鬥從兩方變成了三方混戰。

當然,這裡面還有一點解釋不清,那就是我現在為什麼在外形上看起來就是司徒無功。也許有這幾種可能性:第一,司徒無功只是我的一個人格或者馬甲;第二,司徒無功真的只是一個真正的**個體,只不過因為我現在在這本體的世界裡面,他能影響到我,所以他把我變成了他的模樣;第三,我變成司徒無功跟司徒逐漸變成蒙蒙可能也是有關聯的。

而現在蒙蒙是不是依然還存在也是一個重大的問題。我當然希望他依然還存在。但是萬一他真的不存在了,而是完全被司徒吸收了,那會發生什麼事呢?司徒變成了司徒無功和蒙蒙的混合體?那誰又是主體呢?還是蒙蒙的人格完全消失了?

「剛才是不是地震?」另一個人問。

現在我們站在大街上,大家還是心有餘悸。

空道八忽然說:「我現在越來越佩服張良了。」

表哥問:「怎麼說?」

「以前從來沒有發現張良會這麼大膽而且冷靜的,但是現在我看到了。你看現在幾乎全部的人都感到害怕和慌亂,但只有張良依然這麼鎮定,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張志偉盯著我,說:「不對勁啊!記憶裡面的張良不是這個樣子啊,他應該膽子很小才對啊!張良,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事?還有,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這兩天的張良絕對不正常1

空道八問:「怎麼不正常?」

「就拿昨天晚上來的事情來說,他說不認識左小美,但事情完全相反,他認得左小美,而且還知道什麼見鬼的蛋蛋!問題是,蛋蛋是誰呢?更加驚人的是,見鬼的事情我們都害怕,所以我們都害怕左小美,但是張良怕了嗎?他根本就沒有害怕,就一如現在這麼冷靜與鎮定,這點正常嗎?他好像完全就知道左小美是什麼人一樣1

空道八說道:「是的!這很可疑!左小美到底是什麼人?張良你肯定知道些什麼1

張志偉接著說:「更加可疑的事情是,中了大獎,哪個不興奮?但是張良也一如現在這樣冷靜,好像中不中獎跟他都沒有關係一樣,而且他好像也知道趙半仙一定能說對一樣。正如他對左小美有所了解一樣,他好像對趙半仙也了解很深1

表哥說:「是的!這點更加可疑1

張志偉說:「所以,真正可疑的其實並不是左小美,也不是趙半仙,而是,現在我們面前的張良!張良,你到底是什麼人?1

看來這幾個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傻,至少還能想到一些事情的。只是他們怎麼想得到真相呢?如果我真的把真相說出來的話,他們又會有什麼反應?

所以我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說明。再說了,他們其實真正算起來根本就不是我的「好朋友」,也許只是幾個路人甲而已。

記憶都可以造假,那什麼事情還會是真的呢?

我沒有回答他們,而是看著天空之上的那團星雲,也許那就是通往外部世界的通道吧?會不會有外來者從那裡進來呢?

正這時,情況再次發生變化,那團星雲忽然就消失了,夜空依然一如往常,剛才就好像放了一個特大號的煙花一樣,世界再次回歸平靜。

而人們的熱情卻沒有消退。

「我是眼花了嗎?」

「一個人可能眼花,問題我們這麼多人可能一起眼花嗎?」

「問題那到底是什麼?」

「等天文台吧1

「反正看起來蠻好看的,而且我好像還看到了一隻手。」

「手?我怎麼看像是一條巨大的神龍?」

「是的,看起來像是神龍。」

「也許神龍真的存在吧?」

人們言論紛紛,只是他們根本就不了解真相。司徒無功跟本體之間的戰鬥結束了?他們之間的勝負怎麼樣了?

現在情況跟上一輪的收割又完全不同。第一是左手美女這麼快出現;第二是趙半仙這個守護者也這麼早出現;第三是張志偉空道八女漢子等人現在的身份是我的高中同學,而且現在還是好朋友,而且夏小心還是我的女朋友;第四是現在收割日根本就還沒有到來司徒無功卻和本體來了一場大戰。

現在這一輪的規則如果不出意料的話也會完全發生改變。看來蒙蒙應該真的不在了。如果他還在的話,應該就是三方勢力的爭奪,規則就由三個人一起定——當然他們很可能就是在最開始制訂的規則;而現在只有兩個人的話,由蒙蒙參與的規則完全被打破,也可以不再被遵循。

而且事情也完全亂套了。如果說上一輪的收割日對於我來說是地獄的話,那還不是最糟的,因為這一輪的收割日也許將會是地獄裡面的地獄吧?

表哥忽然跳了起來,大聲說:「我知道了1

張志偉問:「表哥你又知道了什麼?」

「張良一定是趙半仙的徒弟,對不對?你這小子什麼時候悄悄拜了他為師?他肯定告訴了你很多事情對不對?你有沒有什麼法力?」

我去,這哪跟哪?

看來我不得不作出說明了,所以我告訴他們:「別想太多,哪有這樣的事?」

表哥大聲說:「那你解釋一下1

「問題是,我們現在站在這大街上,看起來是不是會有一點傻?」

「有什麼傻不傻的,現在大家都在大街上,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來說吧,他不是我的徒弟。」趙半仙忽然冒了出來。

他的出現嚇了張志偉他們一跳,拍著心口說:「半仙啊,你是出來嚇人的嗎?」

趙半仙笑了笑,說:「反正嚇不死人,倒是你們,這幾個膽大的小傢伙,什麼事情都敢去做,都跟你們說了不要去買,現在你們看,要出人命了?」

「靠!不會吧?難道剛才發生的事情還跟我們有關不成?」

「有沒有關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你們膽子大。中了嗎?」

「還用說?神仙,收為我徒吧1表哥說道。

趙半仙趕緊揮揮手,「我很忙,也帶不了你們。那麼你們就會去領獎?剛好我也要過去那邊有點事,帶上你們的話,你們也會更加安全一點。」

一等獎是要去省城領獎的,而上一輪收割正是在省城裡面發生。事實上像張志偉和空道八這些人我上一輪收割日也只是在省城裡面遇到的而已,只是想不到現在他們竟然都出現在我的身邊。

現在問題來了,我是不是要跟趙半仙去省城呢?司徒無功也許正在那裡吧?左手美女應該也在吧?還有大老二他們。蒙蒙呢?依然還存在的話應該也會去那裡吧?

我敢保證的事情是,二皮臉說不準正是去了那裡。

現在連趙半仙這個守護者也要去省城。

那麼是不是說,其實我們這些有關的人到時候都要去那裡呢?就像是一種集合儀式,只要到那裡集合了之後,狂歡才會開始。

表哥說:「好啊!我們跟你們過去,正好可以跟你好好學學呢。」

趙半仙說:「你不是在這裡還有事嗎?」

「我其實很無聊的,沒事,哪裡都能去,而且能領那麼多錢,肯定去更好啊1

趙半仙點點頭。

看起來趙半仙有點不想帶表哥過去。意思就是表哥不是「相關人等」?

「算了,我不去了。太遠啦。」為了試探他一下,我只好這麼說。

趙半仙眼睛一眯,說:「不去領獎了?小夥子要有點追求。」

果然有內情。

想一想趙半仙這個也很可疑。

從一個側面來說,不管是張志偉或者空道八再或者是女漢子之類的,出現在這裡估計都跟我有關。而這個趙半仙,應該也正是因為我才出現在這裡的。

在我們第一次走進他的小店的時候,他沒有請我們坐,也沒有問我們要錢,而且還真的給了我們一組號碼,更加重要的是這組號碼真的中了大獎。

這麼好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呢?他的真正意圖是不是只是要我們去省城呢?只要到了省城,也許真正的收割就會開始吧?而如果我不去呢?又會發生什麼事情?

還有左手美女來到這裡,顯然也是沖著我來的,雖然只是聊了幾句,但她又有什麼目的?

那些所謂的收割者也許手並沒有太長,他們也許除了省城那個地方之外,在其他地方並不能為所欲為。

「算了,我回去睡覺了。不如我把獎票交給表哥,他幫我領獎就行了。」我轉身就往屋裡走去。

表哥說:「我看這樣行1

趙半仙:「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一群小傢伙1說完大步就走。

表哥大聲說:「半仙!半仙1

趙半仙根本就不理會,很快就消失在人群裡面。

張志偉說:「看來張良惹惱了他。問題真的很嚴重啊,看來這個趙半仙真正在意的竟然只是張良!喂,張良,你到底是什麼來頭啊?我怎麼想來想去,都想不出來,記憶裡面好像有好幾個張良一樣1

「那就不要去想啦,反正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有些事情最好永遠不要嘗試去理解,因為越理解就會越亂。所以我把趙半仙暫時放下,不管他到底有什麼目的,暫時我都不會再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