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5,忽然冒出來的膽小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165,忽然冒出來的膽小鬼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正義兄看起來有點不太正常。

胖子說道:「當然,要走的一些程序還是要走的,昨天晚上死的三個人當中,有一個是死在了投注站裡面,當時你們應該也在場吧?所以筆錄還是要做一個的。」

張志偉問:「真的死了啊?」

「當然。」

「問題是,你們現在要拿我們怎麼辦呢?保護我們,怎麼聽起來很危險的樣子啊1

「具體的情況的話,我們會把你們集中起來,到時候一起去領獎。現在不同以往,你們的身份都曝光了,所以市裡面壓力也很大埃」

「唉,聽起來好可怕的樣子,我還真有點害怕埃不要去領了獎到時候命都沒了,那就慘了,重點是,我還有家人啊1張志偉嘆著氣說。

胖子說:「這個放心,不是所有人都是瘋子的。我們會做出一些安排的。還有就是……嗯……幾位知不知道那個所謂的趙半仙在哪裡?」

彩票只是一個小頭而已,真正的重頭戲其實一直都只是趙半仙而已。

不要說我們這些買彩票的人被起底了,趙半仙當然逃不了被人捅出來的。

「不知道。」我趕緊搖頭表示。

張志偉本來想說什麼,不過已經被我搶先說了出來。

不過胖子顯然注意到了張志偉的神態,說:「知道什麼就直說,沒有必要隱瞞的,關於趙半仙的事,大家都知道的。」

張志偉看了我一眼,說:「好像是去省城了吧,不過具體的我們並不知道,也許剛走也說不準。」

胖子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麼我們走吧,看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沒有睡好,真不知道這幾天見什麼鬼了1

見鬼的事情多著呢!

他們是開著車過來的,我們自然跟他們上了車。外面還有很多人在看著,房東竟然也在,他對著我叫:「張良,你真中啦?」

表哥大叫:「中啦中啦,有命中沒命花啊1

「那你們小心點1

聽起來真的很危險的樣子。我現在真的想當場就撕掉。不過我並沒有這麼做。

夏小心拉著我的手說:「都說運氣好,真不知道這鬼運氣是怎麼來的,真的只是趙半仙隨口一說?」

「要不然還會怎麼樣呢?」

正義兄一路開著車,我們竟然來到了趙半仙的小店外面。現在很多人圍在這裡,有幾個傢伙甚至還對著關著的門在跪拜著。

這些人真的沒救了。

胖子說:「這下好了,這神棍竟然成了神仙了。真有這麼神的事情嗎?」

張志偉問:「你們本來不會是要抓他歸案的吧?」

「嗯,自然是要調查一下的,哪有那麼玄的事情呢?」

「誰知道呢?難道他是內部人士不成?」

「誰知道,不過他倒是醒水,馬上就跑掉了,根本就讓人抓不住把柄。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做的。」

正義兄停了車,我們都跟著他們下了車。

胖子在人群外圍大聲說:「都幹什麼?都散了1

「什麼幹什麼?我只是來求個簽而已1一人大聲說。

「我們在這裡礙著你什麼事了?」

「警察就了不起了?」

「都散了!那個所謂的趙半仙涉嫌了一個案件,所以我們要查封這裡1胖子大聲說。

一個傢伙說:「憑什麼查封?」

胖子皺了皺眉頭,說:「那個趙半仙現在都已經跑路了,你們圍在這裡有什麼用?趕緊都散了。」

「跑路?」

「跑你媽逼的1

胖子的眉頭擰成了麻花。正義兄忽然掏出了槍,對著天空就放了一槍。槍聲一響場面馬上就靜了下來,「你們這是妨礙公務1

正義兄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勢了?不過看起來很猛的樣子。今天的他看起來有點不太正常。

人群當然沒有這麼容易就真的散去,不過路還是讓開了一條。我們穿過人群,來到了這個小店的門口。

我們剛到小店門口,後面人群讓開的那條路就被後面跟上的人堵上了。看起來倒是我們像被他們包圍了一樣。

正義兄往門走過去,狠狠一腳往門上踹過去。一腳兩腳,被鎖上的門發出轟響聲,然後砰一聲被踹了開來。裡面比較暗,但是看得清。

依然是只有一個小方桌,小方桌上面空無一物。

裡面沒有人,也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看來那個趙半仙走的時候真的比較周全。

我們走了進去。裡面比外面陰涼不少。在這個小店面的後面還有一個小隔間,拉著一床布簾,後面應該就是趙半仙睡覺的地方。

胖子的一個手下直接就掀開布簾進去,但是他忽然停止了動作,掀布簾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怎麼啦?裡面有什麼發現?」胖子問。

那人沒有回答。

他的身形看起來很詭異,一動不動的。我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雖然外面依然很吵,但是忽然我竟然感覺這裡安靜得有些詭異。外面的那些吵鬧聲好像在慢慢離我們而去。在這裡我似乎只能聽到我們的呼吸聲和心跳聲。

又有什麼不正常——或者說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發生了嗎?

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胖子正要邁步過去查看,只不過他的步子剛剛邁起就再也落不下去。因為在這顯得詭異的安靜中,響起了輕輕的滴水聲,再然後是一坨什麼東西落在地上。

從我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那個一動不動的警察身上有一大坨東西落了下來,正好在他的兩腳之間。紅色的鮮血不斷從他的身上滴落,起初無聲,不過隨著不斷地滴落,越來越多的血積在地上,所以就有了滴水聲。

他竟然被人一刀秒殺了?

他身上落下的那一坨看起來像是他的內臟。

我幾乎可以想象到,裡面隱藏著一個高手,在那警察剛剛掀開布簾的時候,一刀就從上而下,幾乎把他劈成了兩個部分。

有這樣的刀法的人數不勝數,先不要說劉天心蒙蒙司徒之類的,哪怕就是守護者或者覺醒者裡面隨意拿出幾個來也有這樣的能耐的。

「怎麼了?」夏小心拉著我的手,她明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趕緊用左手掩住了她的眼睛,「別看。」

我甚至不敢去猜測裡面那個傢伙到底是為了趙半仙而來還是沖著我來的。

我拉著夏小心趕緊往外面跑,張志偉叫道:「你跑什麼啊?1

而此時表哥卻尖叫了一聲:「他死了1

「操1張志偉的速度是非常快的,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也跟著我們跑了出來。

我往門外跑,也不知道是正義兄還是胖子對著門帘裡面連開了三槍,胖子大叫道:「他媽的,呼叫支援1

這個時候我才聽到倒地聲,一回頭時,才看到那個警察已經倒在了地上,他是往裡面倒下去的,所以背部是往上,我依然沒有看到他的傷口,只不過他的身邊全是鮮血。門帘落了下去,在空氣中微微地擺動著,門帘裡面沒有傳來哪怕一丁點聲響,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傢伙。

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在問:「發生了什麼事?」

「靠,死人了,還發生什麼事?裡面有鬼1張志偉大叫了起來。

「鬼?1

張志偉大聲說:「說不準就是趙半仙養的鬼!根本就沒有看到什麼鬼影,但是他就死了1

我拉著夏小心鑽入了人群裡面,依然感覺不到任何安全感。

「阿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夏小心問。

「別問,我也不清楚,反正今天看起來不會太平的。」

當然不會太平。

因為我注意到就在不遠的地方,一個獨眼龍提著一個木箱靜靜地站在街道的拐角上,他獨眼在靜靜地注視著人群,又像是在人群裡面尋找著我的方位。

他是沖著我來的?

不過我並沒有看到他身上帶有武器。但是有沒有武器我們現在跟他也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那個獨眼龍我並沒有印象。要說獨眼龍數量是很多的,從以前得到的信息來看,應該有將近一百個左右,而上一輪收割我見識到的也只不過幾十個而已。

現在出現這個我沒有見過的也完全沒有意外。

問題就是這些以前隱藏起來的獨眼龍都是極其怕死的傢伙,沒什麼事他們也絕對不會輕易露面的,他們應該是喜歡藏在暗處等著收割日的結束,然後繼續做他們永生不死的春秋大夢才對啊!怎麼現在就出現了?

毫無疑問,趙半仙應該也是他們中的一員吧?

看來這一輪的收割果然跟上一輪有了很大的區別。連這些怕死的傢伙都這麼著急冒了出來。

而轉頭再看,在另一個方位同樣有一個獨眼龍存在著。他卻並不是一般的獨眼龍守護者的模樣,而是前面的地上擺著一個小攤,擺放著很多刀劍之類的,而且更加讓我不能理解的是,這個傢伙還是少數民族的打扮,看起來就有點像是一個普通的賣假刀假劍的小販。

如果不是他那眼神特別亮的獨眼,還有他那嚴肅的表情再加上他警覺地四處查看出賣了他,我可能還會漏掉他的。

現在,我們這個小城已經被這些獨眼龍盯上了。

更加有可能的是,我被他們盯上了。

也許在那個小隔間裡面的就是他們的同黨。又或者,他們是來追殺裡面那個傢伙的?

反正看起來這些事情跟我關係也不是很大。

本來出現了現在這個彩票事件,城裡就已經夠亂的了,現在再冒出來這些獨眼龍,我能想象到,將來越來越亂,但是這事情應該怎麼收場?

反正我想不出來。

真想跑過去問問他們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小店裡面再次響起了幾聲槍響,正義兄大叫道:「你已經被包圍了!投降不殺1

沒有人理會他。

遠處傳來了警車的叫聲。

我拉著夏小心在人群裡面鑽來鑽去,轉到了小店的後面的大街上。

「幹什麼啊?1夏小心有些不滿。

我的前面不遠一個傢伙正冷眼看著我們。他也是一個獨眼龍,而且與其他獨眼龍不同,他像一個古代劍客一樣抱著一把劍。

我同樣沒有見過這個獨眼龍,他的身材看起來並不高大,年紀也不大,看起來只是一個三十多歲而已。但是我絲毫不會懷疑他的戰鬥力。

現在我絲毫異能都沒有,如果他真的沖著我來,我根本就逃不掉。

他邁步,往我們走來。

我有點頭大。現在應該去哪裡呢?

但是忽然他就飛了出去。真是大跌我的眼鏡啊!好好的過馬路不好嗎?雖然這裡車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太少啊!

沒事裝什麼逼,一直盯著我不看路,不是活該被車撞死嗎?

他直接被撞飛出去五六米遠。

那輛轎車傳來了一陣急剎聲,車門打開,一個美女跳了出來,「靠,不會吧?我竟然撞死了人?!好不容易回來一回,竟然就撞死了人?1

那個獨眼龍並沒有撞死,而是爬了起來,然後他惡狠狠地瞪了那個美女一眼,轉身就走。

美女拍拍大胸說:「還好還好,看起來我的運氣不錯,不過看來是他的骨頭硬啊1她轉頭看了我們一眼,「看什麼看?再看小心我把你吃掉哦1

夏小心瞪大著眼睛,緊緊抓著我的手,「她……她是不是鬼……」

「鬼你個頭1左小美收起了剛才裝逼的模樣,「怎麼,還不上車?想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