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66,超級美女保鏢
小說:| 作者:| 類別:

166,超級美女保鏢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任我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左手美女會跑來給我做保鏢。

要說我原本跟收割者絕對是敵對關係,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種敵對關係;但是現在情況卻出現了反轉,一來那些獨眼龍好像是沖著我來的,而現在左手美女反而卻像是來保護我的。

如果趙半仙跟那些獨眼龍是一夥的,他並沒有對我下手,他只是獨自一人去了省城裡面;而現在這些出現在這裡的獨眼龍,卻極有可能就是來找我的。

左小美的目標當然只有可能是我。只是我也想不到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所以坐在她的車裡面,我感到有些茫然。如果我真的是司徒無功的話,那些獨眼龍還有對付我的可能吧,因為司徒無功就是本體;但我實在想不到任何我是司徒無功的理由。

所以只能是本體的另一個陰謀吧?

「真想死啊?這次殺過來的人數可不少呢。」左手美女坐在駕駛室轉頭盯著我大聲說。

「我只是感到頭大而已。」我回了她一句。

夏小心緊緊握著我的手,非常謹慎地盯著左小美,最後看起來她還是忍不住了,伸手輕輕碰了她一下。

「小心,你幹嗎?」左小美問了她一句。

「你真不是鬼?」

「那你不如問問張良,看我是不是鬼。」

「問題是前天晚上……那個真是你?」

「我覺得你可以去問問張良。」

所以夏小心盯著我的雙眼,認真的問:「她到底是誰?」

「嗯……一個……曾經的敵人,不死不休的那種。那時我還很牛逼;但是現在我也頭大,因為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她卻好像來幫我了。」

夏小心怔住了。

左小美笑著說:「事情反轉,不要說你一時難以接受,我都有些難以接受呢1

夏小心小聲地說:「我總覺得你跟她有一腿。」說著挺了一下胸,不過看了左小美的胸一眼,然後就泄了氣。

左小美並沒有把車開遠,只是開到了前面的一個酒店門口,「下車吧,我暫時住在這裡的。我們順便也可以到樓頂上去看看風景。」

「酒店?」夏小心問道。

左小美點點頭,「當然是酒店,樓頂的風景不錯的。」

我們下了車,服務生過來把車開走了。我們就直接上樓。

酒店裡面人很少,電梯也顯得校她直接按了最高層的按鈕,那是十三層。這個十三層的酒店算是附近最高的樓房了。

到了頂層之後,要走一層的樓頂才能到樓頂之上。而且那裡還關著門。

不過這當然難不倒左手美女。她終於拿出了她的巨大兵刃。那把巨大的鐮刀也不知道平時她藏在哪裡,反正她的身上不可能藏住的。

當這把巨大的鐮刀出現時,夏小心幾乎要尖叫出來,緊緊縮在我的身後。而我也有些擔心這左手美女是不是要一刀秒殺了我,所以雖然我並沒有什麼實力,但也勇敢地站在了前面,護住了夏小心。

「幹什麼呢?要殺你們的話,我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左小美一刀往門上砍去。那鐵門在她面前就像是紙糊的,只一刀就砍了開來。

她帶頭走了出去。

「她……她到底是什麼人?」夏小心滿臉震驚。

「不是人,不過也不是鬼,反正……很複雜,趙半仙跟她有點類似,都不是普通人。」我不得不跟夏小心解釋了一句。

「你怎麼會認識他們的。」

「事實上……可能是上輩子吧。」

我拉著夏小心穿過了門,來到了樓頂之上。這裡的風有些涼快,而且神野也很開闊。從這裡看過去,幾乎可以看到半個小城。左小美收起了她的鐮刀,嘆了一口氣,說:「真是世事無常啊,世道說變就變呢,就像你一樣,肯定也難以適應了。」

是埃而且還變得毫無理由。這不是本體的世界嗎?我不是最有可能對付本體的那個人嗎?蒙蒙不是送我回來了嗎?時間不是應該重新來過了嗎?可是為什麼現在竟發生了這樣的轉變?那些獨眼龍為什麼沖我而來?

而更加重要的是左小美看起來是來保護我的。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見鬼的重來。而是另一次轉折而已。

莫名其妙的是,我竟然開始有點期待這一輪的收割日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一輪的收割日也將會完全不一樣。

站在樓頂的邊緣,可以看到極遠的地方。不過我看不出來趙半仙的小店在哪裡,因為正對我們的只是那一排樓房的後面而已。想來這個時候警車已經到了。從剛才我們跑出來的那條小道上面有一些人跑了出來,這樣我倒可以確定趙半仙小店的後面是哪裡。

我不得不問左小美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能有什麼事呢?也許只是有一些人接受不了真相而已吧。話說我都接受了,真想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接受不了。」

「什麼真相?」

「看著你就知道了,也許還會有更多的人來到這裡呢,看到沒有,那個方向,那個獨眼龍?」

她指的方向果然有一個獨眼龍,離得比較遠,看不太清,看身形的話我應該不認識他。

「還有那邊,那邊,我已經統計過了,這樣的人現在至少已經有八個了,今天也許會有更多的到來。他們的目的其實很單純的,大部分是為了殺,小部分是為了保。」

「兩派?」

「事實上分為了三派。還有一派是中立的。那個姓趙的老傢伙看起來是屬於中立那一派的,本來他已經離開這裡了吧,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

夏小心問:「都是趙半仙那樣的人?」

我點點頭,「都跟那個神棍差不多的人。殺和保?」

「感到很驚訝?」左小美笑著說,「那些傢伙可不按什麼規則來的。不過還有讓你更驚訝的事情呢。」

「只是……」

左小美看了我一眼,說:「你現在還不明白嗎?其實也就只是一個真相問題而已。而這個問題,歸結起來也就是:是選擇生呢,還是選擇死?」

他們的生和死其實跟我並沒有什麼關係。但現在好像跟我扯上了關係。現在冒出來的那些獨眼龍幾乎全都是以前的那些膽小鬼,所以看得出來他們是下定了決心的。

問題是他們的生和死為什麼跟我扯上了關係。

左小美說的真相。難道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其實我們只是在一個幻境裡面?他們知道了我們其實只是在本體的身體裡面而已?

而生與死,又是什麼呢?

怎麼選擇生,又怎麼選擇死?

然後我就震驚了。

也許他們的生和死真的跟我有關係。如果他們真的知道了真相,也許他們就會以為現在的我依然是最有可能殺死本體的那個人,當我幹掉本體之後,這個世界就將會消失,所以他們就得面臨著「死」;而如果我被他們幹掉了,那麼他們就可以在這個世界裡面「永生」了。

膽小鬼畢竟只是膽小鬼而已。他們為了所謂的「生」,寧願永生永世都活在這個幻境裡面,而不敢去面對著他們已經死去的真相。

問題是為什麼收割者倒來保護我了?難道只是一個掩護嗎?因為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對本體根本就造成不了威脅,所以他們保護住我的話,就完全可以分散掉其他人的注意力,讓他們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要把真相告訴那些獨眼龍,其實很簡單,有可能是司徒無功做的,也有可能是本體做的。但不管到底是他們中的哪一個所為,對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不管怎麼說,哪怕我真的跟那些獨眼龍一樣選擇在這個世界裡面想平靜的過日子,都已經不再可能了。自從趙半仙和左小美盯上我之後,我註定就不能再次自欺欺人在這裡裝成一個正常的活人。

我是一個死人,而且沒有了自己的過去,更加重要的是我活在一個本體控制的體內世界裡面。

也許我現在應該去正視這個問題。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沒有那些獨眼龍的超級異能,不要說幹掉本體,連個最普通的獨眼龍我都對付不了。我應該正去面對?而且如果這個世界一旦被打破的話,等待所以人的命運都會是一樣的,那就是永遠的死亡,或許會變成孤魂野鬼,或許在世界剛剛消亡的那一刻就被外面的惡鬼吞吃乾淨。

從這一個方面來說,司徒無功看起來倒是做了一件好事,他收集了這麼多靈魂進入體內,畢竟也算是保護了這麼多靈魂。

但這對於這些人來說真的公平嗎?

我不是要評判司徒無功這個人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因為這也不好評判。就拿上一輪的收割日來說,其實已經沒有了好人與壞人之分。看看那些普通人,和那些守護者和覺醒者,到底誰才是好人誰才是壞人呢?

最後只是變成了**裸的為了生存而已。

而現在那些獨眼龍殺到這裡,最多也只能叫他們膽小鬼而已,好與壞?只是人為強加的而已。

趙半仙小店那個方向忽然傳來了手槍交火的聲音,再就是不斷的慘叫聲。

左小美說道:「果然不講規則啊1

一個獨眼龍從那裡沖了出來,他手裡握著一把紅色的武士刀。他的身體很靈活,在牆面上一蹬就轉了向,我的目光與他的目光在空中不期而遇,他忽然吹了一聲很響的口哨,然後,他就像是一隻獵豹一樣往我們所在的高樓衝過來。

在他衝出之後,在幾個方向都出現了獨眼龍,他們一齊往我們這邊衝過來。

我一直很好奇他們木箱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而此時他們好像手上並沒有提著木箱。

第一個獨眼龍快速地衝到了樓下,然後他就跳了起來,直接從牆外往我們這裡爬來。

左小美笑著說:「看來他們果然急著找死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