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1,吃不吃西瓜
小說:| 作者:| 類別:

171,吃不吃西瓜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我不能完全相信劉天心所說的。但是理智告訴我他的故事很有可能就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要不然怎麼解釋鬼王呢?

我曾經懷疑過鬼王只是我的一重人格而已。如果劉天心說的是真實的,那麼鬼王就只是鬼王,而我就只是我。雖然我們都是從同一個人分化出來的,但鬼王只是一個鬼而已。

如果沒有什麼變故的話,我不可能會好好的分化出兩個部分來。看來劉天心說的至少不會太假。

這麼說,蛇王真的就是我的大仇人?

問題是他怎麼會說那句:「姑爺,該醒了……」?

這些人裡面,我到底應該信哪個呢?也許吧,哪個我都不能完全相信。他們也不會真正為我著想的。如果蛇王真的對我好的話,上一輪收割日他為什麼冷眼旁觀?也只有蒙蒙才一直拼盡全力為了救我。

蒙蒙現在在哪裡呢?

也許這正是殘缺的靈魂的缺陷吧,做事情想事情總是搖擺不定的。有時我特別恨蒙蒙,有時候又會想他現在在哪裡。

看來劉天心並不打算說下去了。

我坐在樹下看著他和左小美,看他們還能說出什麼話來。現在他們的樣子明顯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但是又什麼都不肯說,陰謀是肯也不能信得過,那麼我就只能回家裡面去就行了。

所以我站了起來,拉起夏小心,往來的路上走去。

劉天心這一次並沒有阻止我,看來他也明白根本就攔不下我的。

左小美嘆了一口氣說:「好吧,那麼大家就都回去吧,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劉天心在後面問:「那麼我們是不是要準備一下?」

「還準備什麼?既然他都不怕死,我們還會怕死嗎?」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我感覺我們可能真的會死在這裡呢。」

「再說吧,反正生生死死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照他們的意思來說,現在我們這個小地方成為一個極為危險的地方,而且因為我和夏小心在這裡的緣故,不管是收割者還是守護者或者覺醒者現在都盯著這裡呢。

看來我和夏小心才是這場風暴的中心。至於他們到底要殺到何種地步,那就讓他們自己去決定吧,我好好過我的生活就行了,而且也樂得在一旁看熱鬧。一來這些異能者裡面並沒有我真正關心的人,二來他們殺得兩敗俱傷,對於我們來說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而且我竟然也有這麼重要的戰略地位,收割者和劉天心竟然不敢對我用強,從這一點來看他們似乎並不會真的對我動手——好像那幾個守護者也並沒有對我動手,他們卻只敢去殺夏小心。

現在問題來了,夏小心跟我一起在這裡的話,估計她是非常危險的,反而我並沒有什麼危險性。如果真的有人要殺她的話,我攔在她的面前,會不會有事呢?

「如果還有人來殺我們,我們怎麼辦啊?那些人怎麼一個個都不像人一樣,而且還胡亂殺人?難道是超人?」夏小心問。

「後面跟著兩個保鏢呢,怕什麼。」

劉天心和左小美果然跟在我們後面。

「只是他們跟著我也不放心啊,而且好像有點更加擔心。我總感覺他們好像也靠不祝」

「是的,除了我們自己,誰都靠不住的。」

「聽起來真傷感。火雲靠得住吧?問題是我們去哪裡躲啊?要不我們去火雲那裡躲兩天?」

「你想把火雲那個三八也扯進來嗎?」

「也不是這個意思,問題是我們到底能去哪裡呢?」

「隨便找個住處就行了,要不然去我家?」

「我才不去呢1

「那我們去開房吧1

「你能不能正經一點?現在我們小命都快要不保了。」

「問題是看你的表情,你好像並不擔心一樣。」

「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這麼嘍。問題是我們真的不跟他們走?要是他們真的跑掉了,讓我們自生自滅,那怎麼辦呢?」

「管他們呢,反正不想理他們。」

只要扯到那此所謂的收割者或者門神那些異能者,我就頭大。跟他們扯上邊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好事,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小命不保。

現在我們正在回城裡的路上。看看那些鮮活的人,這裡才剛剛出城,馬路兩邊竟然有兩片非常大瓜田,而且還在路邊搭了一個棚子,那個看起來應該是瓜田老闆的男人戴著個草帽,赤著上身,身前擺著一個小木桌,桌上放著幾個西瓜,還有一個是剖開了的,切面鮮紅色。只不過他這個小棚明顯還沒有通電,所以他坐在那裡右手還在搖著扇子,左手抓著一片西瓜正在吃。

剛才我倒沒有注意到他。

路上不時有車經過,就在我注意到這個小棚的時候,就有一輛車剛剛在那裡起步離開,看起來應該是剛好有一個傢伙停車在這裡買了幾個大西瓜吧。

這些人都如此鮮活,根本就看不出來哪裡有假。

他們應該活過,而且現在應該還活著,只是他們並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而已。

「賣西瓜嘍1估計是看到了我們,那老闆扯著嗓子叫了一聲。

如果我們看都不看一眼的話,估計他也不會再理會我們,繼續吃他的大西瓜和搖他的扇子。不過現在天這麼熱,而且我們也有些累了,所以夏小心說:「我們買個西瓜吧?」

「現在這個要命的時刻,你還有心情吃西瓜?」

「不吃才真的要命呢。」

我真的懷疑她是不是沒有腦子。現在的她,跟前一輪收割好像有點不一樣埃夏小心應該不至於這麼沒心沒肺的才對。但現在的事實就是這樣的,她真的沒心沒肺。

她好像從來不擔心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她有點像魚,記憶只有幾秒鐘,過了那個點,想到什麼就去做什麼。

如果我也像她這麼單純就好了。當然,事實上她這樣的行為和想法並不能用「單純」來形容,而只能說是「沒腦子」。她怎麼會變得這麼沒腦子的?

難道是因為上一輪收割掉了?

而現在這個沒腦子的夏小心竟然成為了各方勢力的爭奪對象。這沒天理的,在很多人看來她竟然還比我更加重要。

說實話我還是有點不服氣的。

「老闆,怎麼賣?」夏小心小跑過去問。

那老闆站了起來,吃了最後一口,把瓜皮扔到了後面的田裡面,說:「老闆是不賣的。」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竟然還戴著個墨鏡。好吧,這大熱天的在外面戴相墨鏡看起來也很正常;先前因為他戴著個草帽所以我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不過怎麼說他這個鄉巴佬的打扮,竟然還戴著洋氣的墨鏡,就不免讓我多看了幾眼。

「西瓜怎麼賣呢,不是問你怎麼賣。」夏小心笑著說。

那老闆也笑了,「知道知道。甘甜汁多,才一塊二一斤啊,美麗的小姐要幾斤呢?」

夏小心看看我。

我不好怎麼表態。

所以夏小心說:「反正一人一塊就行啦。」

「那行,那就一人一塊。幾個人?」

「兩個1夏小心示出了一個耶的手勢。

「好的,那就過磅了。」

那老闆正在切,這個時候左小美和劉天心也走了上來。

劉天心淡淡地說:「老闆,我也來一塊。」

左小美哼了一聲,「我也來一塊。」

老闆點點頭,說:「行,行,都有份的,都有份的。」

劉天心驚訝地看著左小美,說:「怎麼,你也會吃東西?」

「難道我就不能吃嗎?再說了,這麼好的東西,怎麼能浪費呢。」

老闆正在那裡切著西瓜,而左小美忽然又說:「喂,我說,你的刀子看起來不太行呀,不如借我的給你用怎麼樣?」

老闆轉頭笑著說:「這個不必的,刀快著呢。」

而這個時候左小美卻忽然亮出了她的巨大鐮刀,一刀就往老闆狠狠砍了過去。

靠,這傢伙殺起人來也太猛了一點吧?而且在出刀之前什麼有關的話都沒有說,直接就砍了過去。

難道眼前這個打扮獨特的鄉巴佬竟然是獨眼龍不成?要不然他怎麼戴著一副墨鏡呢?

眼前這個鄉巴佬在這一刀之下,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像他剛才劈西瓜一樣,被這一刀劈成了兩個部分,而且劈出來的兩個部分竟然也跟他的西瓜有點像,只不過看起來並沒有熟透,雖然有很大一部分是鮮紅色的,不過也有一些肉色白色之類的雜色。

我嚇了一大跳,夏小心直接就尖叫了起來,竟然嚇暈了過去。

劉天心一怔,說:「竟然不是?」

左小美也皺了皺眉頭,「這傢伙看起來這麼可疑,我還以為是一個獨眼龍偽裝的。」

連同鄉巴佬變成兩部分是他的墨鏡,他並不是一個獨眼龍,看起來只是眼鏡有點怕光而已。

「靠,殺人了?!太猛了1一輛車忽然停在了路上,車窗里探出了一個人頭,他叫了這一句之後,連車窗都來不及關,馬上就開車溜掉。他溜掉不遠,就可以看到那傢伙探頭出來大吐,差點還翻了車。

我也差點要吐了。

這左小美也太狠了一點。

我扶著夏小心一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劉天心拿出他的刀,一刀劈開了一個大西反,轉頭問了我一聲:「西瓜,吃不吃?」

吃你媽啊!我真恨不得生出一對翅膀來,飛離這個鬼地方!

「別跟著我!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們1我抱起夏小心大步往前走去。

我忽然感覺夏小心的身體輕得出奇,她怎麼這麼輕?以她的身材來說,應該至少和九十多斤才對,但是現在抱著她,感覺上好像只有五六十斤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