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2,她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172,她是誰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靠,太猛了!聽說出現了一條神龍?還有大金剛?聽很多人都說,剛才在那棟樓頂上演了一場金剛大戰神龍,是不是真的?」張志偉顯得特別激動。

「問題是我們原本就在一起的,那時你死哪裡去了?」我不禁問他。

「唉,別提了,反正是逃命嘛。,早知道有這麼精彩的戲份,我怎麼也不會躲的。」

劉天心和左小美果然並沒有跟著我們一起回來。我抱著夏小心一路走過來,過不多久就遇到了騎著電動車的張志偉和空道八,他們正在找我們,所以我跟著他們一起回到了空道八的家裡面。

反正這些事情都是假的。比如說空道八,他的父母就從來沒有出現過,我也從來沒見過,腦子裡面被本體強加的記憶也沒有提到過空道八的父母。好像這個空道八就是從石頭裡面蹦出來的一樣。

他的家倒是蠻大的,看傢具這小子也比較有錢。反正本體要給他錢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夏小心依然倒在沙發上還沒有醒過來,呼吸倒是沒什麼問題,就是不知道剛才的視覺衝擊會不會給她帶來更長久的影響。

空道八一邊開著啤酒一邊說:「差點嚇死,你還說精彩?最近怎麼搞的,好多靈異事件。」

張志偉說:「難道是世界末日?」

「我看有可能。」

而我卻有點好奇表哥跑哪裡去了,所以就問他:「表哥呢?」

張志偉摸了摸頭,「不知道啊,誰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呢?」

「算了,他應該沒事吧?」

空道八拍了一下頭,說:「不會被人綁架了吧?」

張志偉說:「哪有這麼誇張?他又不是美女,也不是什麼小鮮肉,哪裡有綁架的價值?」

空道八大聲說:「靠,彩票啊1

張志偉馬上反應了過來,「對啊,現在誰都知道了這檔子事,我打電話問一下。」

這小子真的掏出了手機,撥通了號碼,然後開了免提。

電話接通了。

「表哥你在哪啊?」張志偉趕緊問。

「嗚嗚嗚……」

「這是什麼意思?」張志偉有點不明白。不要說他了,哪怕就是我們也聽不明白。這嗚嗚的聽起來莫非是暗語不成?

「嗚嗚嗚嗚……」

「說人話1張偉偉終於有點忍不住了。

「小老弟,他不是不想說人話,而是他真的說不出嘛,聽說你們都是新的大富翁?」手機裡面傳來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

「靠1張志偉趕緊把手機掛了。

我就不明白了,他怎麼這麼著急把電話掛掉,「你幹嗎啊?表哥明顯被綁架了,你掛掉電話那不是沒線索了嗎?」

「要個毛的線索啊!我們得趕緊跑路!再不跑路就來不及了1

「你就不怕他撕票?」

「撕吧撕吧。」

忽然發現這張志偉果然好沒有人性埃竟然能任人把他的表哥撕票。

張志偉像老鼠一樣轉頭看了看,「這裡安全嗎?」

空道八也有點無語,「應該安全吧。」

「那就好,我還真的很怕會有危險呢,那我們就躲在這裡,過一陣子就好。現在是多事之秋。想一想,昨天晚上到現在就出了多少人命了1

這句話倒是真的,人命是出了不少的。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劉天心和左小美雖然沒有明目張地跟著我,但我可以想到他們一定在暗中看著。

所以我倒不是很關心安全問題的。因為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什麼真正的危險可言。只不過如果我告訴他們兩個這個消息的話,估計他們又有一大堆的問題了。關於那些問題我真的不想多說,所以我也就不告訴他們了。

表哥那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其實是生是死都無關緊要,而且跟我也沒有多深的交情。只是不知道他們要怎麼折磨他呢?

不會把用在公雞上的那一套也搬出來吧?話說那樣也很精彩的。

空道八說:「不行,我得報警,要是真的撕票了……」

正這時張志偉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號碼,趕緊抓起手機砸了出去。

靠,這傢伙瘋了。

空道八大聲說:「你幹嗎?」

張志偉緊張地說:「什麼幹嗎?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他是我表哥,又不是你表哥,你擔什麼心?」

看來如果什麼時候我們真的落入了險境,這小子應該會馬上把我們賣了吧?

這也是他的性格和選擇,我不能多加指責。

空道八跑過去撿起了手機卡。

張志偉大聲問:「你幹嗎?」

「你不去救我去救1

空道八說完之後就大步走過去開了門,走出了這個家門,然後門砰一聲關了起來。

張志偉怔了怔,看著我,問:「有什麼問題嗎?」

我搖搖頭,「沒有。」

「那不就對了?靠1

他在沙發上卻顯得有些坐立不安,忽然他跳了起來,然後沖了出去,開門與關門的動作一氣呵成。所以在這個屋子裡面就只剩下我和夏小心了。

如果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也許我會一直非常期待此時此刻;但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怎麼也興奮不起來。

看著夏小心靜靜地躺在沙發上,進氣和出氣都很均勻,看得出來她的身體狀態還是比較好的。

我想搖醒她,但是又想一個人靜靜地呆一會兒。

這個屋子看得出來主人還是比較有品味的,傢具比較高檔,而且空道八也比較喜歡乾淨,所以這裡顯得很整潔。我想看看電視,剛好注意到茶几上放著一本書,所以我就隨手拿了起來。

這真的是一本書,封皮是白色的,上面有幾個黑色的大字,看起來是書名。

只不過我怎麼也看不清到底是什麼書。

這些鬼字!

如同那天一樣,我根本就看不清這本書到底在寫些什麼。不僅封皮上的字是這樣,而且當我咬咬牙翻開了裡面的書頁時,情況並沒有絲毫變化,裡面的字很小,像是一些黑點,在游移著。不知道寫的什麼。

又有什麼情況不成?

難道是因為左小美就潛伏在這裡的原因?

我強忍著把這本書扔出去的衝動,手裡緊緊握著它。問題是如果我撕下紙張來會怎麼樣呢?

「幹嗎呢?」夏小心忽然問。

她竟然醒了過來,看樣子她好像剛才只是睡了一覺一樣,現在眯著眼睛,嘴裡還呵著氣。看樣子剛才發生的左小美砍人事件根本就對她沒有任何影響一樣。

「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想不到你還會看書啊,以前記得你根本就不喜歡看書嘛。」

「誰說的,以前我就很喜歡看書好不好?」

「這什麼書呢?」

我把書亮在她眼前。

「哦,這本書啊,我看過的。」

「……」

問題是到底是什麼書啊!怎麼我看不清裡面的字?這本是什麼書呢?是天書嗎?還是只有我一個人看不清這上面的字?

「哦,對了,這是哪?」

「空道八家裡,這本書主要講的是什麼?」

「這個礙…講的好像是……反正看了太久了,記不清了,你自己看看就行了。」

「你……能看清這上面的字嗎?」我不得不再小心地問她這個問題。

她一怔,「難道我瞎了?阿良你怎麼了?腦子都有點不清醒了好像。」

我不是不清醒,而是太清醒了;反而夏小心絕對不清醒而且不正常。她真的是夏小心嗎?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夏小心,在看過了左小美把一個活生生的人劈成兩個部分之後,還能像現在這樣只當是睡醒了做了一個夢?

她到底是誰?

也許真正的夏小心在上一輪收割的時候就真的死去了吧?現在的她,估計只是劉天心跟本體交易的產物而已吧?

她坐了起來,接過了書,說:「這本書是……嗯……嗯……」

難道她也看不清這本書上到底寫的是什麼?

我緊緊地盯著她。

「忽然感覺有點眼花。」她說著放下了書,把頭靠在了沙發上。

她不是眼花,而是根本就不正常。

所以我試著去引導她:「記不記得剛才發生了幹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啊?我們應該是來空道八家裡玩,然後我就在這裡睡著了過去,不是嗎?對了,他們人呢?」

「……」

「你不會是想……啊,你這個變態1

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只是現在劉天心在哪裡呢?現在這個夏小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夏小心,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而另一點,劉天心和左小美明顯也知道我有著上一輪收割的記憶。現在的我是一個極為矛盾的個體,有著跟別人完全不一樣的記憶;但是同時他們也是極為矛盾的。

比如說劉天心承認我有著上一輪的記憶;但同時他又認同我是夏小心的男朋友;連左小美都是這樣的。

我們就好像是在一個混亂的時空裡面,做著一些混亂的事情,而且有的時候自己都感覺不到是混亂的。

而造成這種混亂的源頭是什麼呢?

是司徒無功、本體、蒙蒙和劉天心自己。比如說我自己,現在明明就知道夏小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夏小心,但是心面對她依然難以割捨。她就像是一顆深深埋進了心面的種子,而且已經生了根發了芽。

夏小心忽然站了起來,大聲說:「我去找火雲。」

「去找她幹嗎?」

「找她更安全啊!你這個變態,好變態哦。」

「問題是,剛才發生的事情你真的都忘了嗎?」

「礙…你這個變態1她趕緊低頭檢查她的衣服,然後露出思索的神色,咬了咬牙,指著我問:「說,剛才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只能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