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3,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173,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重重靠在了沙發上,抬頭看著上面的天花板,我感覺到很無力。眼前的夏小心在此時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幻影一樣那麼不真實。

夏小心靠了過來,「到底做了什麼?」

「沒有。」

「就知道你是個壞蛋。他們到底去哪裡了?看來果然是你的好兄弟,故意的吧?」

「算是吧。」

「感覺你有點不太正常。說,你是不是喜歡上別人了?」

「哪有?你想多了。」

不正常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啊大姐。現在要我怎麼說呢?估計說了她都可能不會相信。這選擇性失憶也太強大了吧?

真想大叫一聲「劉天心給我滾出來」,不知道劉天心是不是真的會出現。不過他出現了也許也不會說明。反正現在感覺這些人都太噁心了。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不開心,而且有很重的心事,說說嘛,說不定我可以給你想想辦法?」

「哪有什麼心事?真的是你想多了。」

正這時響起了急切的敲門聲。

我靠,難道是有人殺上門來了?

不過那門是防盜鐵門,應該足夠安全吧?而且還在貓眼呢。

我站了起來,要過去先從貓眼看看到底是什麼人,不過馬上我就站住了。

不會是外面那個真的是一個殺手,他能聽出我的細微的腳步聲,等我的眼睛湊到貓眼上之後就開槍吧?於是子彈從我的眼睛裡面射入,然後從後腦飛出?

不過仔細起想應該不太可能吧?現在劉天心和左小美極有可能就潛伏在暗處,有他們在,我們不致於太過危險的。

正這麼想著,夏小心已經小跑著到了門那邊,而且直接開了門。

靠!這小妞一點危險意識都沒有!

「阿良不好了,阿八要去跟他們拚命了1進來的是張志偉,他重重喘著粗氣,看起來他是跑上來的。

我一怔。

夏小心問道:「拼什麼命?」

「咦,你醒了?就是有關於我表哥的事。」

我問他:「阿八不是說要去報警嗎?」

「是呀!他跑去了警察局,我也跟著跑過去了,不過那裡哪裡還有警察呀?就只剩下一個打掃衛生的老大媽和一個接線員,其他的全都出外執勤去了,現在城裡很亂,冒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傢伙,大部分都是獨眼,據說跟趙半仙是一夥的。」

我故意反問:「有這樣的事嗎?」

「可不是!我都打聽了,嚇死人,那些人都有邪法,不過還是被警察打死了一個。那些人真是膽大包天,殺了好些人呢,唉,現在我們真是有點走投無路了,有沒有路子?最好我們躲遠點。」

路子?現在哪裡不亂?只要我跟夏小心在這裡,這裡估計就會一直會這麼亂吧?畢竟他們是沖著我們兩個來的。

而且如果我們跑了,他們肯定也能找到的。

我倒不是很擔心,畢竟暗處還有兩個強力保鏢在。

夏小心問:「那現在怎麼辦?你們怎麼惹到這麼多麻煩啊?」

張志偉嘆了口氣,「現在城裡的情況就是這樣的埃我叫阿八想開點,可是他總說他要做點什麼,如果這個時候不行動起來,就對不起他的空手道八段了。」

夏小心說:「報警都沒有用了,那麼他現在跑過去有什麼用呀?真是的1

而我去卻問他:「那你還回來幹什麼?」

「我不能不回來啊!阿八去找他們拚命,拼得過還好,問題是萬一拼不過,那他還不是一樣被抓住?很有可能就會逼問出我們在這裡的呀,所以我來通知你一下,趕緊跑吧!這裡也不安全1

靠,我是不是要說張志偉這小子竟然這麼有義氣?還是應該說他沒有義氣?

如果我現在找到劉天心和左小美,殺過去那邊,要救一個表哥和一個空道八那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情?只是現在我並不想跟他們打交道。

而萬一我們也殺過去,他們兩個會袖手旁觀嗎?空道八這個充滿著正義感的朋友我還是不想失去的。

所以我點了一下頭,「看來哪裡都沒有安全可說了。不如這樣吧,我們也操傢伙上?你應該知道他們在哪裡吧?」

「靠,張良你瘋了不成?我們去跟他們拚命?1

「萬一拼一把拼得過呢?阿八還是空手道八段呢,怕什麼啊1

「我的天,看來你們都瘋了,我們怎麼可能拼得過呢?」

張志偉的倒三角眼現出了絕望,不過他還是告訴了我們地址,既然他一心要逃,那就讓他逃好了,只是不知道他能逃到哪裡去呢?

張志偉走了之後,我隨手抓了一把菜刀走了出去。夏小心跟在我身邊,「拿著菜刀?」

「要不然拿什麼?」

「只是看你殺氣騰騰的樣子,好像也蠻帥的。」

我不禁無語,「不過話說,我這樣拿菜刀衝出去,不知道大家會怎麼看我?」

「走出去就知道了。」

下了樓之後,果然遇到了幾個正在閑聊的老頭,他們白了我們一眼,然後繼續聊他們的:「真是什麼牛鬼蛇神都出來了,這世道,真的有點亂。」

另一個老頭說:「亂世道就是這樣的嘛。也不知道是不是犯了什麼沖。」

「犯什麼沖?要不然找趙半仙來看看?」

「趙半仙?現在都不知道他人在哪裡呢,還有就是現在聽說城裡出現了很多趙半仙那樣的獨眼龍呢,聽說還殺了不少人。」

「一言不合就殺人,警察也管不了他們了?」

「現在警察都自身難保了。」

我們走過了他們的身旁。

一個老頭揚聲問:「小兄弟,你是要去砍人嗎?」

我頭也沒有回,不過回了他一句話:「是埃」

「哦,祝你馬到成功。」

我努力營造出來的殺氣在他這句話之下竟然有散去的危險。靠,這老頭殺傷力也太大了吧?

「老伯要是沒什麼事的話,不如跟我們一起去?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老頭說:「閑著沒事就要去砍人啊?現在那麼亂,我還是呆在家裡比較好。」

而另一個老頭卻耍了一個把式,說:「說得也對,閑著也是閑著,幫你助助威也是不錯的,要不然我練了三十年的太極拳可一點用處也派不上啊1

第三個老頭端茶杯喝了一口茶,問:「話說,你們是要去砍的是好人還是壞人?」

夏小心搶著說:「當然是壞人咯,綁架了我們的朋友呢,現在我們是去救人的。」

「閑著也是閑著,大家就去幫他助助威吧1

一個老頭說:「你們等等,我們得拿上傢伙。」

我的眼珠子都差點掉了出來,這些閑得蛋疼的老頭竟然真的願意跟我們一起去砍人?這事情要說出去還真沒人信了。問題是他們真的跑去拿出了大刀長槍之類的兵器,看得出來他們應該是一個類似於鍛煉團體或者表演團體之類的,而且人數還比較多,有人上樓之後就喊:「樓上的老三,有氣兒沒?有氣的話拿上傢伙,跟我們出去一趟。」

「有氣有氣兒!又是要去哪裡表演?」

「不是表演,是砍人1

「砍人?精神百倍啊1

當這伙老頭拿著兵器重新出現在我面前時,人數已經達到了八人,而且裡面有個老頭還穿著八路的服裝,看來他們以為他們就是正義的化身了。

帶頭老頭走上前來說:「小夥子,說好了,我們只是去見識見識,還有就是給你打打氣,省得人家欺負你人少,要真讓我們上的話,我們可沒有那身子骨。」

這些老頭真是無聊到了極點。看得出來他們都沒有孫子之類的小孩,要不然也不會跟我們去的。

反正這只是一個虛假的世界,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所以我點點頭。

「那就,出發吧1

帶著一夥殺氣騰騰的老頭往地頭進發,這種事情還從來沒有發生過,而且我也從來沒想象過。走出了小區之後就是主幹道。

現在那些人好像都比較閑,主要也是因為今天發生了這麼多大事,所以大家都無心幹活,都三五成群地在商量著什麼或者在八卦著一些事情。

「趙大爺,你們這是去幹嗎?」一個挽著菜籃子的大媽問。

一老頭大聲說:「砍人去1

「聽起來很好玩啊!誰惹你們啦?」

「這位小夥子的朋友被綁架了,警察現在都管不了了,所以我們去幫幫他。」

「哦!那多叫些人1

我忽然有一種錯覺,這些人看起來好像正義感都蠻強的埃現在警察都幫不上忙了,反而是一群老頭站在我這邊,雖然他們並沒有什麼作用——話說我可能也沒有什麼作用,但他們的精神致少是好的。

而且這些老頭跟在我後面的時候,那威武的模樣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大家也非常好奇這麼一夥老頭有什麼能耐去砍人,所以跟在我們身後的人越來越多。

「我好像見過你呢。」一個中年婦女沒事跑到了我面前對我說。

「哦。」

「你的朋友真的被綁架了?」

「是的。」

「那大傢伙一起去,真是無法無天了1

我對她點頭表示感謝。

人數的增加幾乎是呈幾何量級往上蹭。這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真是越來越多。我幾乎可以想象到,如果到時候真的動起手來的話,剛才那些放狠話的人可能就是最早逃跑的。

不過我還是遇到了真正有幫助的人。

那就是在我們穿過街道時我看到了三個正獃獃看著我們出神的人傢伙,中間那個是穿著人字拖的小胖子,他身邊的是兩個黑衣人。

那胖子忽然回過神來,對著我大叫:「喂,要保鏢嗎?」

「要啊!有多少?」我回他。

「都是高手!放心,七八個啊!問題是我們的生意……」

「成交1

人字拖笑了起來,拿出手機,說:「我現在就叫人1

一個黑衣人來了一個迴旋踢,顯示出他過人的身手;另一個黑衣人手裡在把玩著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