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4,買個大西瓜
小說:| 作者:| 類別:

174,買個大西瓜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人字拖叫來了五個黑衣人,這樣總共有七個黑衣人,如果他們的身手真的如同人字拖吹的那麼牛的話,我們的戰鬥力是絕對不能小看的。

再加上我們身後還有好幾十個老頭大媽級的神人,當是氣場上來說,就完全不亞於一個**團了。

我當然是當仁不讓的團長。就差大炮了,要不然還可以先轟過去幾炮。

地點是在城西收砂站附近。我們這個城市很小,步行過去都不需要二十分鐘。

路上我們還要路過那棟被黑蛇搞廢掉的高樓。那裡依然圍著很多人,在警察圍起的警戒線外指指點點的。從這裡看過去,高樓整體都矮了一截,而且地面上還有很多混凝土碎塊和裂縫,看得出來在剛才黑蛇發威的時候是多麼強大。造成了這麼強大的破壞力,守護狗那小子卻變老鷹飛走了,到現在還沒有現身,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待時機,還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還有那些殺過來的獨眼龍們,現在也不知道跑哪裡去了。余帥他們更加不知道跑去了哪個角落裡面。

不過我猜想他們應該聚在某個地方,或是開會或是什麼的吧。

其實現在已快中午了,天氣很熱。只不過大家的熱情更高。

因為這裡圍著這麼人的原因,所以自然免不了有做小生意的在這裡做買賣。比如我們前面就有一個算命的正在那裡擺攤,他當然不是趙半仙,也不是一個獨眼龍。看樣子他只是一個江湖騙子而已。

他的生意不錯,很多人都圍在他那裡,估計他也是託了現在這麼亂的福。

而在另一邊,賣水的就更多了,有人推著一個不插電的冰箱沿街叫賣,一邊還說著他看到的驚人的場面,所以生意也很不錯。

「那些警察呢?」夏小心忽然問。

人字拖一邊吸煙一邊說:「他們?聽說今天出現了很多奇怪的人,殺了好幾個人了現在,那些奇怪的人據說現在在哪個地方搞什麼聚會吧,所以所有的警力都調到了那裡,先監視著,打是打不過的,所以現在還在等待支援呢。」

「奇怪的人?他們真的那麼厲害嗎?連子彈都打不死他們嗎?」

人字拖看了夏小心一眼,說:「打死當然是不成問題的,只不過他們原本五六個子的時候就幾乎能把這裡翻天了,現在據說他們的人數快要達到二十個了,而且聽說警察裡面也有一個支援的部隊,應該是特種部隊的吧,對那些奇怪的人好像還比較了解,他們也去了那裡鎮守場面。」

「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呢?」

「鬼才知道呢,聽說有法力或者特異功能之類的,反正一個個看起來都不像是正常的人類。而且最大的共同點就是他們幾乎全都是獨眼的。」

難道劉天心和左小美也去了那裡不成?

要不然他們現在在哪裡呢?我轉頭四看,也看不到他們的蹤影。看來是有可能的。現在因為收割者和劉天心的介入,而且余帥跟獨眼龍們本身就有分岐,所以說如果他們真的在開會決定怎麼處理夏小心,我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的。

只不過這種感覺讓我感覺到不爽。

今天本身就有很多事情發生,想不到這些獨眼龍們竟然來亂上添亂。

「小夥子,還有多遠啊?我的老骨頭都有點撐不住了1一個老頭忽然叫了起來。

這些傢伙……果然成事不足啊!

「快了,就在收砂站那邊。」

「那就好,我等下還要回去做飯呢。」

一個老媽子忽然說:「要不等下到了地頭,我先出去跟他們講講道理?」

「你?你除了罵街還有會講道理嗎?」

「什麼叫罵街?那就是講道理好不好?」

「好吧,那是講道理,那麼等下你就好好跟他們講講道理吧,估計以你平常講道理的水平,肯定能說服他們的1

而我注意的卻是不遠處那伙正在大哭的人。他們看起來應該是一家人,有老有小的有男有女的,一個屍體擺在門口,看起來剛死不久,那屍體都沒有蓋上,衣服上面還有很多血。

「看看,又死人了!那些天殺的1一個老媽子大聲說。

人字拖卻拉了我一把,小聲地說:「看到了吧?又死了一個,是不是感覺那個死人有點面熟?」

「嗯?我見過?」

「你應該見過吧,跟你們一起買彩票的,告訴你,如果沒有我們這樣的強力保鏢,早晚也得那樣死。畢竟現在連警察都保護不了你們埃」

他這麼一說果然我好像覺得那個死人我應該見過。

「他怎麼死的?」

「看樣子應該是被捅死的。不過誰知道那些人在哭什麼呢?是在哭這死人呢,還是在哭那一連串的彩票呢?」

「你怎麼這麼冷血?肯定是在哭這個死人了。」

「估計你想多了。反正人都死了。」

「你知道是誰下的手嗎?」

「這個不好說,畢竟人為財死,誰都有可能下手的,我們本來打算找過你們之後就去找他的,只不過警察橫插了一手,我們再去找他的時候,他就已經被警察帶走了,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那伙奇怪的獨眼出現之後警察力所不及,所以他就跑了吧?不過最終還是死了。」

「……」

「如果是你辛辛苦苦掙的錢,再多估計都不會有人眼紅的,但是像這種天上掉下來的錢,哪怕少一點,別人也會眼紅的,所以安全第一埃跟我們合作,可以說是你最明智的選擇。」

好像說得很有道理一樣。我們直接往前面走,前面不遠處就是收砂站了。我好像還看到了張志偉正在前面那裡探頭探腦的。

他忽然跑了過來,「怎麼這麼人?」

「你不是逃跑嗎?」

張志偉抓抓頭說:「感覺太沒有義氣了,所以就沒逃,來這裡看看,不過好像暫時還沒有打起來呢,阿八剛過去不到五分鐘。不過看到你帶著這麼多人,我也放心了,我會堅定地站在你的身後的1

靠,什麼話?難道送死的時候就是我先沖,他先撤?

人字拖說道:「放心,有我們呢,記住了,一半的。」

張志偉一怔,「什麼一半?」

人字拖說:「就是我們早上談好的那單生意嗎?你沒發現嗎?現在已經死了好幾個人了,如果不跟我們合作的話,估計你們也會死得很慘,命才是最重要的啊1

張志偉眼珠子一轉,說:「好吧,一半就一半,不過要先救出我表哥再說。」

「放心,這麼多高手在,還怕那區區幾個傢伙?」

而正這時,一個鄉巴佬挑著兩筐西瓜在叫賣:「賣西瓜嘍1

夏小心拉了我一把,說:「要不買個大西瓜來吃吧?」

又是賣西瓜的?這天殺的!而且也別跟我提什麼西瓜了,一想起左小美把人當西瓜劈開我就感到噁心,而且更加讓我感到噁心的是,眼前這個挑著西瓜的人打遠看就跟那個左小美劈掉的人一樣!

看那打扮,同樣戴著一個草帽,而且同樣赤著上身,更加重要的是他右手壓在擔子的一頭,左手還搖著一把扇子!

更加沒有天理的是,當他抬頭看我們時,我分明看到他同樣戴著一副墨鏡!

他往我們走來,而我們也往他走去,越走近,我就越感到心驚肉跳。

因為他分明就是那個被左小美劈掉的傢伙。

他怎麼又出現在這裡?

難道真的是沖我們來的?難道左小美和劉天心根本就沒有劈錯,他本身就是一個異能者?而所謂的聚會也只是那些獨眼龍們放出來的幌子不成?暗地裡卻派了這麼西瓜男跑來幹掉我們?

所以我站住了。而人字拖他們卻依然往前面走去。西瓜男現在離我只有十步左右的距離。

「哎,賣瓜的,怎麼賣?」人字拖叫住了他。

西瓜男放下了擔子,笑著說:「便宜著呢1

人字拖笑著說:「全買了,我們吃飽了好有力氣砍人1

他看起來很得意。而我卻絲毫得意不起來。這個西瓜男讓我感到全身冰冷。

他的出現不會沒有絲毫作用的。他肯定有什麼目的,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對我們下手。

夏小心想衝過去買個大西瓜,不過我趕緊拉住了她。

「怎麼了嗎?我也渴了呢。」她還有點不滿。

張志偉轉頭問我:「張良,怎麼了?你不會怕這個賣西瓜的吧?」

「不用找了,筐也給我們了。」人字拖好像拿出了兩百塊錢。

「嘿嘿,我的西瓜雖然便宜,不過你給的也不夠呢。」西瓜男從筐里拿出了兩把西瓜刀。

一手一把,我幾乎已經看到了血光。

所以我拉著夏小心想往後面退去。這西瓜男實在太詭異了,明明已經死掉了,想不到在這裡又再次出現,而且更加沒有天理的是依然還在賣著西瓜。

他手裡的兩把西瓜刀閃動著動人的寒芒,刀光一閃,鮮紅閃現。筐里最表面那個大西瓜被他分成了四個部分。

我不禁大大鬆了一口氣。

「好刀法。」玩飛刀的黑衣男不禁讚歎了一句。

還好刀法?都快要死了!還有心思去讚歎那見鬼的刀法?

「看看這西瓜,這麼好的西瓜,怎麼樣這兩筐也值三百吧?」西瓜男說道。

人字拖:「行,那我們是先砍人還是先吃西瓜?」

一個老媽子大聲說:「吃西瓜吃西瓜,那樣才有力氣1

我有些麻木地看著這群人從我身邊走過走向西瓜,莫名的我很期待西瓜男能大發神威把這些人當成西瓜劈掉,不過他並沒有這麼做,反而拿起了四分之一個西瓜往我和夏小心走來。

現在的我逃也不是,站著也感到有些不自然,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最終他來到我面前時,我好不容易說出了一句:「你沒死?」

這句話不免讓張志偉和夏小心吃驚。

西瓜男倒一點也不吃驚,「那只是一個西瓜罷了,哇哈哈,嘗嘗我的西瓜,真是去砍人?不過我看你的菜刀不夠格啊,砍人怎麼也要用西瓜刀吧?看我的西瓜刀怎麼樣?要不賣給你?便宜,兩把總共兩百塊錢。」

張志偉說道:「還兩百塊錢?你不如去搶1

西瓜男卻只看著我,說:「對於識貨的人來說,兩百塊錢當然是便宜得令人髮指啊!你說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