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6,危險之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176,危險之地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一手拉著夏小心,邁開大步往後面退去。困難的呼吸讓我的心臟跳得異常地快。而且更加驚人的是這血霧裡面似乎還有毒。西瓜男既然能控制住那些老頭黑衣人之類的,那麼由他們爆出的血霧裡面自然也有類似的效果。

最先表現出來的就是張志偉,他就在我的旁邊,不過我已經看不清他的身影。他忽然大叫了一聲,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要幹掉我們還是怎麼樣,反正我沒有看到他的情況。

而夏小心卻顯得沒有力氣了,她的腳步變得異常沉重,幾乎所有的重量都被我拖著。我不得不抱起了她。儘管她的身體並不重,但在這種情形之中,加上她的重量我要移動腳步也顯得千難萬難。

在血色中,除了心跳聲之外,我就只能聽到大媽舞動武器時發出的呼呼聲,她似乎正在跟西瓜男決戰一樣。

現在我唯一能做的也許就是儘快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我根本就分不清方向。

更加可怕的是,我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明明吸不進多少氣,但是肺裡面卻像要炸開一樣,憋得我難受。身體裡面像是有一座火山,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

估計哪怕沒有這些血霧,此時我的也會變得滿臉通紅,更別說現在我的全身都籠罩在這血霧之中。

這麼詭異而且殘忍的異能我算是見識了。這西瓜男也不知道是哪裡冒出來的異能者,竟然如此詭異。而且還對我們不利。看來劉天心和左小美上次劈掉他果然做對了,但他們顯然還是低估了西瓜男的利害和決心。

眼睛收割者顯然又比左小美在實力上差一大截,到現在竟然還沒有收拾掉這可怕的西瓜男。

而我帶來的人呢?根本就沒有一點作用,現在幾乎已經全部爆炸變成了周圍這團黏得像團膠水一樣的血霧,反而會害掉我們的性命!

張志偉又根本就幫不上忙,現在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已經被西瓜男控制住了;夏小心又昏倒了,隨時可能都會死掉,那樣也許就達成了西瓜男人目的了吧?

我心裡雖然憤怒,但是身上根本就使不出力量,我沒有異能,也沒有空道八那樣的身手,現在的我看起來就只能倒在這血霧之下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為什麼收割者和劉天心他們依然有異能,而單單我卻沒有了呢?

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艱難地再邁出一步。血霧像是變成了無數的手,在拉著我往地獄裡面行進著。在這血紅色中,我好像看到了一張張的臉在面前閃過。那些臉有好多我並沒有印象,也許在以前真的見過吧。

那些臉不斷變幻著,像是催命的厲鬼一樣圍著我打轉,像是要吞掉我。

也許他們找錯人了。也許他們真正要找的應該是鬼王吧?

在出現這幻覺之後的兩秒左右,幻聽也開始出現了。

「都是你1一張臉好像在大叫著,她的嘴巴張得很大,變成了血盆大口要往我咬來,但是她只是一個幻像而已,直接穿過了我的身體,對我根本就沒有危險可言。但是她可怖的形象還是讓我大吃一驚。

我感覺我應該快要倒下去了。

「他就是張良?」一張臉好像還有點遲疑。

「是的,就是他害死了我們全市的人,也害死了我們1另一張臉猙獰地說,然後他就往我衝來。

我的意識變得有些迷糊,但下意識地還是要閃開,而腳下竟然沒有站穩,倒在了地上。

地面好像也被這血霧融化了,我竟然沒有感覺到堅硬和疼痛,或者說我被這血霧麻痹了?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是我害死了那些人?我有這麼大的能力嗎?所以我稍稍清醒了一點。

「可憐的孩子……」一張老頭的臉忽然出現,他像是一縷春風一樣,在融化著我的心,「何必生活得那麼苦?跟我走吧……」

跟你走?跟你去哪裡?

我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裡,但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也許在血霧裡面我將會真正失去自我,那麼哪怕以後再有「張良」這個人,那也不再會是我了。

昏迷中的夏小心好像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哼聲。她應該也能看到什麼幻像吧?

我想爬起來,但是無數的臉都在往我衝來,雖然他們都不能實質性對我造成傷害,但視覺上的衝擊依然存在,視覺再影響到我的頭腦,所以這無形的壓力變成了實質性的壓力,變得比血霧更加可怕。

我感到我被壓得在這血霧裡面動彈不得了。我倒在地上,睜眼看著這紅色的血霧和裡面的不同的人臉,感到從所未有的無力感。

西瓜男,你成功了,不僅馬上要幹掉夏小心,而且也同樣也要幹掉我了。

那些獨眼龍應該會非常滿意吧?

在這個時候,我並沒有聽到大媽的呼喝聲,我的耳朵裡面充滿的全是這些臉發出的聲音。也許這些聲音根本就不存在,只是視覺影響了我的聽覺吧?

但是忽然,我好像聽到了不同的聲音,那好像是從地底深處傳來的震動聲,而且這震動聲越來越劇烈,好像是地震來了,又像是什麼龐然大物要從地底冒出來。

血霧在這震動聲中在不斷地翻湧著,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會散去。

「什麼鬼?1我好像聽到了西瓜男驚恐的叫聲。

又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艱難地睜開著雙眼。而且我忽然感覺我好像在上升著,身下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托起我一樣。

我的身體衝出了血霧,此時我的好像與遠處的高樓同樣的高度。是什麼東西托起了我呢?

我看不到。

我只是感到身下好像很冰涼,而且下面是白色的,很堅硬。

摸上去像是金屬,又不像金屬。

一聲長嘶響起,聽起來倒有點像守護狗變成的那條巨大的黑蛇的長嘶聲。

難道又是一條無雙大蛇嗎?

我有點吃驚。隨著衝出了血霧,我終於能好好地呼吸了。我的身下看起來是一塊平地,完全是白色的。看樣子應該一兩丈大小,因為我在這上面的原因,所以我看不清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而且這東西還在緩慢地搖動著,隨著它的搖動我感受到了風。

這一聲長嘶之後,下面的血霧快速地往我這個方向衝來,像是有一台巨大的抽風機在吸著。我嚇了一跳,幾乎要逃開,但是我還沒有動作,就看到這些血霧好像真的被吸收了。

我身下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獨自站了起來,往前面走去,一塊又一塊的巨大的地磚一樣的白色的一塊一塊的東西,而且形狀看起來還有點不太規則,怎麼看都像是一塊一塊的鱗片。

難道這真的是一條巨大的白蛇嗎?

難道那條白蛇的傳說是真的?這裡真的有一條巨大的白蛇?之所以這裡是收割者和異能者嘴裡所說的危險之地,來到這裡要冒著巨大的風險,就是因為它?

這條白蛇顯然比守護狗變成的黑蛇更加巨大。它一口氣就吸光了那些血霧,接著又是一聲長嘶發出。

這時我轉頭看向後面,果然看到了一條巨大的蛇尾翹了起來。

果然是它!想不到它果然存在著。而且現在還真的冒了出來。

我看到了西瓜男和眼睛收割者,他們都驚恐地抬頭看著。

而在更遠處,我還看到了一些人正爬到樓頂上去,看起來他們應該就是殺過來的那些異能者了。

但是很快他們就看起來要逃掉。

看來這裡果然是一個危險之地,現在他們看起來都在害怕了。他們把真正的惡魔逼了出來,他們現在還能逃掉嗎?

首當其衝的就是眼前的這西瓜男和大媽。

他們看起來在猶豫了一下之後就要逃跑,但是一條分叉的蛇信已經閃電一樣射了出去。

這速度比起守護狗變的黑蛇更加驚人,可能更加驚人的應該是這白蛇的氣場,還有它出現之後,地面好像都充數成了白色的。

在白蛇的面前,西瓜男和大媽的動作變得緩慢了下來。要是平時他們應該可以閃開這樣速度的攻擊,但是此時他們看起來根本就閃不開,只能硬著頭皮直接上。

所以等待他們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腥紅的蛇信分為兩股分別射向了兩人。兩人的兵器都往蛇信擋去,但是在這白蛇的巨大力量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

「饒命1西瓜男大叫了起來。

但是白蛇根本就不會理會他的話,蛇信直接洞穿了他們的身體。

眼睛收割者的身體被洞穿之後,他的全身都在冒著黑氣,看來要消散開去,也許最後會變成一個眼珠子吧;而西瓜男被洞穿之後馬上就爆炸了開來,他如同那些被他控制的人一樣,炸成了一團血霧。

西瓜男就這樣掛了嗎?

他之前就被左小美劈掉了,但是他再次出現;而這一次被蛇信洞穿了,他會不會在以後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這個危機暫時應該算是解決了。

白蛇緩緩抬頭。現在它看向遠處的那幾個異能者。

他們正在逃跑。

它現在要去幹掉那些人?而且是全部幹掉?

說實話我很期待。看來這裡果然才是我真正的福地,因為在這裡收割者和那些異能者都不能亂來,因為這裡有著一條可以秒殺收割者的巨蛇,而且還比守護狗看起來還牛。

白蛇正在下降,不多時我竟然已經站在了地面上,而轉頭四看,哪裡還有它的影子?而且它竟然並沒有造成破壞,連它冒出來的地面都是完好的,回想剛才,好像完全是做夢一樣,它像是一個幻影一樣冒出來,秒殺了一個收割者和一個異能者,就像吹一口氣一樣那麼容易。

這個世界不是司徒無功和本體的世界嗎?怎麼在這裡竟然還有這麼強大的異類存在著?而且我竟然還沒有了異能,但是身邊竟然有這麼強大的白蛇保護著。

我想不通。

而在遠處,再次傳來了白蛇恐怖的長嘶聲,還有幾聲慘叫聲。

看來針對那些異能者的屠殺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