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7,全都滾遠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177,全都滾遠點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發生了什麼事?」張志偉忽然跳了起來。

看起來他剛才應該昏倒了。他茫然地轉頭看著四周,「他們人呢?」

「走了。」

我當然可以跟他明說那些人全都死了。只不過這麼說的話他可能還會追問。所以不如不說好了。

「走了?他們不是要殺我們嗎?那些爆炸人也全都死了吧?這下好了,我們本來是來救表哥和阿八的,現在我們怎麼去救他們?」

怎麼救?

是啊,現在人字拖他們全都已經掛了。原本還以為人字拖和他的那些所謂的高手手下能發揮出重大的作用,想不到轉眼之間連根毛都沒剩下。

現在四周空空如也,那些人好像全都消失了。

真是比收割日還乾淨啊!

這時夏小心終於也醒了,她先是動了動,然後爬了起來。「怎麼了?」她有些茫然地問。

難道她這麼快又忘記了不成?

張志偉大聲說:「感覺做夢一樣那麼刺激1他狠狠地扇了他自己一個耳光,然後他痛叫了一聲。

夏小心忽然尖叫一聲,指著一個方向大聲說:「看那邊1

那邊升起了一條巨大的白蛇,正是剛才救下我們的那一條。雖然離得很遠,但它的身影看起來依然如此龐大。它就在建築群之中,但它的身影好像並不屬於這個世界一樣,直接就能透過了那些建築。

它正在屠殺著。一個現在看起來並不比螞蟻大多少的異能者被它卷進了嘴巴裡面一口吞了下去,連慘叫聲都來不及。

「那是什麼鬼?1張志偉大聲說。

夏小心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她接通了,連我都能聽到聽筒裡面傳來了黃飛紅那激動的聲音:「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嗎?那條白蛇1

是的,白蛇的傳說由來已久。而且人們也經常說起過,很多人都曾遠遠地看到過它。但是如此近距離地看見它還是第一次。

更加重要的是這一次它的出現,竟然直接對著那些異能者和收割者下手。它好像在宣示著主權,在告訴他們,這裡是它的地盤。

像劉天心之類的人肯定早就知道有這麼一天的,要不然他們不會說來這裡有這麼大的風險。

白蛇看起來雖然太過巨大,但它的動作卻非常迅速,轉眼之間一個看起來已經快要逃掉的人竟然被它一尾巴掃中,直接被打成了碎塊。那條巨大的尾巴直接穿透過一棟樓,而擊在了那個躲在後面的異能者。估計他到死都不明白,那條蛇怎麼就能把眼前的建築當成了空氣。

張志偉喃喃地說:「感覺真是在做夢一樣,張良,我們是不是真的只是在夢中呢?」

「或許是吧。」

「那我們怎麼才能真正的醒過來呢?」

「我不知道。」

試問誰又真的知道呢?也許司徒無功知道,也許本體也知道。只是他們自己都不敢過來這裡。而且司徒無功好像還成功逃離了這個鬼地方。

這裡到底是不是在司徒無功的身體裡面我都有點懷疑了。如果是真的話,那麼這條白蛇怎麼解釋呢?它從哪裡來?怎麼能有這麼強大?以它的強勢,估計哪怕真正的本體全部顯現,估計最多也只能打成平手吧?

「他們做得最愚蠢的事就是竟然還想殺你。」我的身邊忽然出現了劉天心的聲音。

這小子竟然冒出來了。在他身邊還有左小美。兩人的臉色看起來都不太好。

我不禁好奇,「嗯?」

「所以釋放出了你心中的惡魔。」

「惡魔?」

左小美嘆了一口氣,說:「再不走的話,也許我們也逃不掉了。」

劉天心說道:「看來白王誓要幹掉我們所有人了。它實在太強大了。」

「它到底是誰?」

「聽司徒說過,鬼王的一縷殘魂。雖然你本身跟鬼王是**的,但是你死了,鬼王也會死,所以他放了一縷殘魂在你身上。」

鬼王的一縷殘魂?竟然都這麼牛逼?而且無視這個世界的法則?

看來以前蒙蒙果然是多心了。哪怕只要逼出了這條白蛇,本體也不敢對我怎麼樣啊!

劉天心繼續說道:「只是你一直很排斥鬼王,所以……」他聳了聳肩,「所以它一直都在沉睡而已。我們走了,再不走就也要死了。」

劉天心和左小美點了點頭,馬上快速地跑動起來。他們奔跑的速度完全不會比汽車慢,而且在奔跑的時候他們還會比汽車更加靈活。

既然我現在並沒有真正的消失,那麼是不是說真正的鬼王其實也沒有死?他在哪裡呢?他怎麼不親自來救我呢?

白蛇繼續著它的屠殺,好像任何異能者在他面前都只是送菜一般。

這時候,忽然一句長嘶響起,一條巨大的黑蛇冒了出來。與白蛇不同的是,這條黑蛇明顯受著地形的影響,它的出現直接撞倒了一棟樓。

守護狗果然還在這裡,只是光從體形上看他就小白蛇一號,他現在會是白蛇的對手嗎?

問題是在這條黑蛇出現之後,白蛇的動作卻變得遲疑起來,好像在想一個問題一般。

黑蛇昂起巨大的蛇頭對著白蛇長嘶起來。

白蛇吐著信子,好像在試探著黑蛇。

守護狗是要跟它交流嗎?

看起來果然有點像。白蛇好像真的在思考著蛇生。它看樣子好像真的認識這條黑蛇一樣。一黑一白,顯得那麼黑白分明。從底層角度講,黑蛇似乎對我應該沒有什麼敵意才對,而且當初他變成老鷹飛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句話。

白蛇的身影在空氣中暗暗變淡,最後竟然消失了。

張志偉叫了一聲:「靠!又是那條黑蛇!我終於看到了!只是它是不是白蛇的老情人?怎麼它一出現白蛇就消失了?」

守護狗看來果然不同凡響,他一現身立馬就扭轉了形勢。只是他還敢來殺夏小心嗎?

隨著白蛇的消失,黑蛇忽然也消失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變成了其他的動物。

四處都出現了人群,他們驚恐而好奇地看著遠處。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而且全都超出了人們的想象。死了很多人,但是現在看樣子大家都不再關心。他們更關心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也回答不出這個問題。如果我跟他們說這完全是由我和夏小心引起的,估計他們也完全不會相信吧?

當然,從另一個層面講,白蛇其實就是我的一部分而已,它應該只是我的一個陰暗面,潛伏在這世界的底層,如果有哪個人真的對我不利的話,他就會冒出來,殺死對方。

哪怕司徒無功也不敢亂出手。而從前一輪的收割日來看,白蛇的勢力範圍顯然並不是無限的,它似乎只能在這個城市裡面,超出了範圍的話,它可能也會無能為力。

要不然我怎麼會死那麼多呢?

夏小心一直獃獃地看著遠方。此時人群並沒有散去,而是越來越多。

幾個獨眼龍喘著粗氣出現在了我的視野裡面,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一條狗。

守護狗他們終於直面著我了。

他們現在還想來殺夏小心?

在他們身後來的是余帥他們。從他們的臉色來看顯然都還在擔心著忽然而來的殺意。

一個獨眼龍咬咬牙,慢慢往我們走來,他的手裡緊緊抓著刀,手上的血管都暴了起來。

「省城見1他忽然大聲說。

省城見?

感覺有點好笑。在白蛇的地盤干不過,所以我就要跟你們去省城見?

我在這裡不是活得好好的么?幹嗎要去省城呢?我腦子有問題啊!看看這些人,我們全都是普通人,而去了省城會怎麼樣呢?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

我以為守護狗要說什麼,只不過他只是看著我,然後轉頭就走。

余帥對我點了點頭,也跟著他們轉身離開。

看來剛才守護狗果然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他成功說服了白蛇,使得他們能夠全身而退。

張志偉問道:「他們在跟誰說話?是在跟你說話嗎?」

「不知道。」

「張良,你到底是誰?我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認真想一想的話,我好像能想起好幾個張良,很奇怪的想法,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你?還有,你跟他們到底有什麼關係?那些都是殺人犯啊1

就連警察都跑了過來,一隊警察像是押送犯人一樣跟隨著那些異能者離開,而正義兄帶著兩個警察卻留了下來,他向我們走了過來,「不好意思,因為發生了太多事情,所以出了很多意外,不過看起來現在應該算是搞定了。」

張志偉叫道:「還搞定了?我表哥都被抓了呢1

「哦?」

「可不是!還有,那些傢伙到底是什麼人?惡魔嗎?魔鬼嗎?怎麼看全都不像人1

「這個……那件事情已經主要由特別行動隊負責,所以我們也不清楚。你表哥被抓了?知不知道地點?」

「當然知道!本來還去你們那裡報案,誰知道鬼影子都沒有一個!你們到底是幹什麼吃的1

正義兄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轉頭問我:「你朋友被抓了?」

我指了指收砂站。

這裡發生了這種程度的大亂,而收砂站那邊卻一點動靜都沒有,用手指頭都可以想象得出來裡面肯定有點不太正常。

難道裡面的人全死了不成?還是發生了其他的意外?

張志偉首先來到了門口,他大力地拍著門,大聲說:「開門!查房1

沒有回應。

他轉頭說了一聲:「裡面是死人不成?阿八都進去了啊1

正義兄點點頭,說:「讓開,我們撞開門衝進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