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8,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178,合作?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正義兄和兩個警察把門撞開,沖了進去。我們也跟上。張志偉因為膽心怕事所以在後在面探頭探腦。不過最後他也跟上進來。

看起來這裡已經有好幾天沒有人過來了。其實這也說得通,因為生意不好嘛。

只不過據張志偉說空道八確實進入了這裡,但是人呢?而且表哥也被他們劫持到了這裡埃

「好像並沒有人。」正義兄皺著眉頭說。

張志偉大聲說:「不可能啊,我親眼看到阿八進來的,難道大白天里我見鬼了不成?」

轉了一圈,根本一個人影都沒有,而且也沒有其他的出路。

張志偉大聲說:「難道我眼花見鬼了不成?」

見鬼的事情多著呢。說不準那些人根本就不在這裡的。再說了怎麼可能有人把地點定在收砂站裡面的?

因為沒有發現,而且異能者和收割者們要不死了要不然就是離開了這裡,所以我也能心安理得地回去了。

不過我們先去吃了午飯。這只是一家小飯店,炒了兩個菜,我、夏小心和張志偉三個坐在一起。

張志偉喝著還沒有上菜但是先端上的茶說:「越想就越覺得得可怕,唉,真想離開這個鬼地方。」

夏小心卻笑著說:「離開了這個鬼地方,又有哪個地方不是鬼地方呢?」

「鬼才知道呢!也不知道阿八去哪裡了,電話都打不通。現在要是趙半仙還在就好了,還可以去問問他。」

正在上菜的老闆娘插了一句:「趙半仙?我剛才聽說他快要回來了。」

「啊?他到底去了哪裡呢?」

「鬼才知道他去了哪裡。剛才群裡面有人說他快要回來了,據說是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呢。」

趙半仙還有重要的事情?用手指頭就能想得出來,肯定又是跟我和夏小心有關係。

到時我是不是直接衝過去問他?要是他不說的話,架一把刀在他的脖子上?

張志偉說道:「看看今天都發生了些什麼見鬼的事情!光是樓就倒下了那麼多,活見了,真像是外星人入侵一樣。」

老闆娘放下菜之後還沒有走,依然插嘴說:「風水不好,犯了沖。可能是天公老爺發火了吧,反正大家別亂說,這事兒有玄機。」

夏小心好奇地問:「有什麼玄機?」

「我又不是趙半仙,我哪裡知道?到時他回來了,問他就知道了。」

張志偉問:「不知道今天到底死了多少人?」

「誰知道呢,反正我們沒死就行了。也不知道上面怎麼處理。真是奇怪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竟然還沒有上電視,你們說怪不怪?」

張志偉說:「這哪有什麼好奇怪的,估計正是因為死的人太多了,反正都統計不了。而且大家也都沒有鬧。」

老闆娘笑著說:「我們只看熱鬧,管他們去怎麼樣呢。聽說了沒有,據說那些中大獎的要組團去領獎,不過據說也已經死了好幾個了呢,也不知道最後那些獎金會落到誰的口袋裡面呢。」

張志偉看了我一眼。

我心面也不是滋味。這下好了,原本以為還能有幾個保鏢呢,想不到轉眼之間那些保鏢連同人字拖本人都灰飛煙滅了。那幾個傢伙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平時迴旋踢飛刀耍得那麼好,要他們發力的時候卻死得那麼莫名其妙。

看來對待那些傢伙,以後還是不要有太多希望才行,要不然等待我的就只會是絕望而已。

我夾了一口菜。

這時張志偉忽然叫了起來:「靠,還有沒有天理?1

夏小心問:「怎麼了?」

「你們自己看!那是誰?1

他指著門外。對面是一個高檔一點的小飯館,果然沒有天理了。因為表哥那傢伙正跟幾個社會上的青年在那裡喝酒好像喝得很爽。

我以為我看錯了,所以就眨了眨眼睛再仔細看,更加重要的是我還摘下眼鏡在衣服上擦了擦,戴上之後,果然看得清楚一點。那確實是許表那小子,跟他一起喝酒的有另外三個人,他們看起來像是好朋友一樣。

夏小心問:「你不是說他被綁架了嗎?」

「是啊,問題是他怎麼現在看起來完好無損?而且還那麼有雅興在那裡喝酒?」

「那我們怎麼辦?是先吃完再去那裡,還是……」

「算了,不想理會他,裝作不認識,鬼才知道他在做什麼鬼1

張志偉恨恨地說。

我也感到奇怪,這表哥也顯得有些詭異了。張志偉雖然說不想理會他,但在吃飯的時候卻經常偷眼去看。還好那邊一直沒有注意到我們。

結完了賬,張志偉就在那裡喊著累,要回去睡一覺再說。不過他又擔心不安全,而想去住酒店。

我是想開了,所以我就回到了出租屋裡面,夏小心回去了風火雲那裡。放了假之後她一直都住在火雲那邊,她們的感情似乎很好。我腦袋裡面的那些虛假的記憶告訴我她們以前的關係確實很好,簡直是形影不離。

如果說風火雲真的就是風雷的話,不知道她到底怎麼樣才會變身呢?而且我記得風雷應該一直跟著余帥的,而現在風火雲卻過早地出現在了我的身邊,而且還是夏小心的好朋友。

我躺在床上,張志偉躺在地鋪上面。

現在雖然是中午,很熱,電風扇搖著頭對著我們吹,不過我們依然睡不著。

「你說表哥會不會回來?」他忽然問。

「不知道呢。」

「你說他回來的話,我們是不是要k他一頓?」

「你難道覺得死的人還不夠多嗎?」

「只是k一頓,誰說要把他打死了?」

「我倒覺得打死的話我會更感興趣一點,反正都死了那麼多了。」

「張良,我發現你的心理實在太過陰暗了!我都不敢認你了!你現在回想一下你自己,你看看,從哪一點可以看得出你還是一個正常的人?看到死人了,你一點反應都沒有,哪怕死的是你認識的人,或者是支持著你的人,再或者是你的朋友。你只是淡寞地看著,好像完全不關你的事。你的情感怎麼變得這麼淡寞?」

我不由得一怔。

這是收割的結果嗎?經過了那麼多次的收割,我的性格方面也完全改變了嗎?而且情感也變得像冰塊一樣?

「或許是因為我的精神方面少了些什麼吧。」

「或許並不是少了,而是多出了一些本不應該出現在你身上的東西吧?反正說不清,說不清你是多出了什麼還是少了什麼,總之感覺你很可怕,有的時候就像是一把冰冷的尖刀,讓人不敢靠近,我真的很懷疑,在將來你會不會變成那些忽然冒出來的人一樣,殺人不眨眼,而且還以此為樂,絲毫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我沉默了。也許他說得對,如果我有能力的話,絕對會變成那樣的人。也許我本身並不是那樣的人,但是隨著收割的進行,我始終會是那樣的人。或許這也是司徒無功的另一個目標?把我變成另外一個人?

如果他要毀滅我的話,很容易就能做到吧?哪怕真的有鬼王的一縷殘魂在守護著我。但是他並沒有真正的毀滅我,而是給了我時間。難道他真的要把我變得冷酷無情?

他應該不會這樣打算的吧?

我不由得呼出一口氣,「想什麼呢?你怎麼能把我想得那麼陰暗。」

「問題是你現在就是那麼陰暗,整個都不像是一個人類了。回想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可怕了,那麼多人死在了我們的面前,而且還有爆炸的,人體炸彈啊!但是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

「是你!是你的反應。那些在你面前爆炸的人,你好像根本就不把他們當人一樣,你的臉上沒有絲毫變色,你不害怕,不擔心,不恐懼,不尖叫,你好像永遠都這麼平靜,任何不幸的事情發生在你面前你好像都不關心,哪怕有再多的人死在你的面前你也不會在意。真害怕你會不會因為我說了這麼多而殺了我。」

我說不出話來。

「而且更加讓我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哪怕發生再詭異的事情,你也一點都不吃驚。我很好奇,到底經歷了些什麼,能練成你這樣的鐵石心腸呢?」

我也不知道。

也許只有司徒無功才知道了吧?

我坐了起來,天氣的悶熱讓我感到很煩,其實這主要也是因為張志偉的話。

還好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張志偉忽然跳了起來,大叫:「誰1

「我。」表哥滿身酒氣地走了進來,一進來他就倒在了地鋪上面,「今天真痛快。」

「痛快你媽啊!你到底死哪裡去了?」

「被綁架了啊1

「被綁架了還能喝得這滿身酒氣1

「後來又交上朋友了嘛。更加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還遇到了我那個好朋友。總之這件事情很離奇,不過總的來說是一件好事。我現在跟你們商量一下,我們正準備搞個項目,不過以我手頭的資金可能不太夠,所以要請你們幫幫忙了。」

張志偉來了精神,「搞什麼項目?」

「就是一個項目嘛,想搞個冶鍊廠玩玩。綁架我,也只是因為他們手頭沒錢嘛,不過我成功說服了他們,我們出八成的資金,他們出二成,還有人力,到時候對半分,這個也算是我爭取到的。我告訴你們,有搞頭的,絕對有搞頭。」

張志偉問:「那總共要多少錢?」

「嗯……大概我們每人拿出獎金的一半就夠了。」

「靠!問題是阿八不是去救你了嗎?他現在人呢?」

「他有來救我嗎?反正我沒看到,喝高了,我躺會,別說話。」

「你倒是說啊,阿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