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79,新的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179,新的麻煩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想一想如果空道八就這樣在我的人生裡面消失的話,我還是會想念他的。往深層次里想想,其實也僅僅只是「想念」而已,並沒有多少感**彩。

跟張志偉說得一樣,其實我這個人完全變了,當然,如果硬要說其實現在我的只是一個殘魂的話,那就是我的人格發生了變化。那就是我變成了一個冷酷無情的人。那麼問題來了,原本的我就是這樣的嗎?還是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的收割之後我才變成了這樣的?

但總之現在經過張志偉一通說教之後我感到了這收割真正的可怕之處。

所以我忽然想去尋找空道八。雖然在情感上我並不關心他到底去了哪裡或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至少要給自己一個交待。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去尋找他。找到他,也能給自己一個心理安慰。

所以我下了床,「我們去找他吧。」

張志偉一怔,說:「只是去哪裡找呢?問題是生不見人死不見鬼的,也不知道他跑到哪裡去了,會不會他已經死了?」

「你這烏鴉嘴,他好好的怎麼會死了?你是不是他朋友?」

「問題是也要有線索埃」

「你剛才不是一直跟著他嗎?」

「問題是我真的看見他真的進了那裡面啊!怎麼裡面鬼影子都沒有一個呢?」

「那我們現在過去再找找看。說不准我們漏掉了什麼重要的線索。」

「靠,你以為這是名偵探?」

「……」

「表哥這小子倒是睡得舒服。問題是我們現在怎麼辦?阿八要是真的死了,我第一個就不放過他。」

而正這時,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這敲門聲來得奇怪,而且聽起來很有禮貌。輕輕地敲,一連敲了三次。

三次之後就沒有了。這麼有禮貌的敲門聲我還是第一次經歷,要說不會感到驚訝那是不可能的。我倒有點懷疑是不是我的幻聽了。而且現在誰還會這麼溫柔地敲門呢?

先是回來了一個表哥,現在不會是空道八回來了吧?本身就發生了這麼多詭異的事情,他要是現在忽然回來也完全是有可能的。

「聽到了嗎?」張志偉輕輕地問。

「敲門聲?」

「問題是到底是誰呢?」

「問題是外面有沒有人?」

「問題是現在是大白天的,難道是鬼不成?」

正這時敲門聲再次非常有禮貌地響了三聲,不多不少。

張志偉跳了起來,「有沒有刀子?」

「有。」然後我就給了他一把鉛筆刀。

「靠,這有什麼用?難道你以為我拿著這玩意兒可以跟外面的不明身份的殺手拚命不成?」

「問題是你怎麼知道外面是殺手?」

「反正不可能是阿八!連門都敲得這麼溫柔,不是殺手是什麼?聽說殺手都不願意浪費掉一絲力氣的,所以才敲得這麼有氣無力的。」

他的理論倒是震驚到了我,難道門外真的是一個殺手不成?

除非是為了彩票而來。但是綁架表哥的那一伙人已經跟表哥合作了呀。難道是另外一夥不成?

「裡面的有完沒完?快開門,房東。」

張志偉看看我,我點點頭。既然是房東,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可言。房東平常跟我的關係還是比較好的。

張志偉跑過去開門。門外果然是房東,只不過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大夥沉默的人。他們看起來來者不善,一個個陰沉著臉,好像我們欠他們幾十萬一樣。

那些人裡面有男有女,不過大多是中年人,裡面只有一兩個老頭老太。

「就是你?」一個中年人問張志偉。

那麼多陰沉的臉,匯聚在一起就是一種強大的氣場,在這種氣場的壓迫之下,張志偉不禁後退了一步,連手中的鉛筆刀都掉到了地上。

張志偉反問道:「什……什麼就是我?」

「就是你把我家老頭拐賣了?」

不要說張志偉震驚了,就連我也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現在好了,原本以為那些老頭老媽子消失了就消失了,根本就不必在意的;但是現在後果來了。而且來得這麼突然。我們剛要去找空道八,想不到他們就殺了過來。

他們現在來要人,我們怎麼把那些老頭大媽子還給他們呢?我又不是本體,根本就沒辦法變出那麼多人來。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倒是希望可以學習一下本體的本事,把那些老頭大媽從天落下來。

現在他們都已經炸得灰飛煙滅了。

「這個……什麼你家老頭?」張志偉還在嘴硬著,他退到了我的旁邊,小聲地說:「現在好了,債主找上門了。」

「就是他1一個老頭指著我大聲說,「我親眼看著他帶著他們出去的,不過後來就沒見著人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這算什麼事1

我無話可說。要從底層角度來講,這些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類,我完全可以忽略掉他們的。但他們並不知道這一點,他們完全把自己當人,而且現在還站在道義那一邊,我還能說什麼呢?

總不能我要從這個世界的原理等等方面入手,跟他們講清楚:嗯,事情是這樣子,其實你們都不是人,你們都已經死掉了,而我不同於你們的,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

我能想到如果我那麼說的話,那麼等待我的就只能是被當成一個神經病,慘一點估計會被亂棍打死,好一點的結局那就是被送去精神病院裡面,從此在這些非人類的人類折磨之下,暗無天日,只能聘鈁蛘跆煨鬧類的能來救我。

張志偉撞了我一下,小聲地說:「說話呀。」

現在我已經處在風口浪尖上面了。

他們走了進來,房帕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嘛?聽說你們中了大獎?」

難道他們並不是沖著那些老頭大媽來的,而是沖著大獎來的?

這倒是一個轉機。

不過我也不能跟他們明說那些老頭都已經爆炸了。這事兒說起來他們也不會相信的。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會爆炸呢?而且炸得灰飛煙滅。要是能說這一層的話,張志偉應該早就說了出來。他現在要我表態,明顯他更加不知道怎麼辦,而且這事情是我惹出來的。

是啊,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會爆炸呢?要他們相信真的可以爆炸的話,那麼除非他們相信他們並不是真正的人。

「這個……是埃」

房東說:「那你倒是說那些人到底去了哪裡?還有你們到底是去做什麼?聽說是砍人?」

「哦,是啊,其實……其實是去救人的,現在救出來了,就是正在睡覺的這個嘛。正是因為那些大爺的幫忙,所以才能救出他來,對此我是非常感激的。」

房東繼續追問:「但是現在他們人呢?」

「他們……他們去了省城了1

一個中年人皺了皺眉頭,問:「我爸他們去省城幹什麼了?」

我抓抓頭,「哈哈,這個,就是我請他們再幫我一個忙嘍,而且他們這麼幫忙,我總要表示一下的,所以就給了他們兩張彩票,他們就去省城領獎了。」

那些人都互相看看,看得出來他們還在懷疑。

只不過現在我有大招。既然是大招,肯定就能扭轉這個局面的,所以我馬上掏出了彩票,遞了過去,說:「所以,很不好意思,真的沒想到他們竟然沒有跟你們商量一下,只不過他們一直說沒什麼事做,想去看看世界,所以我就請他們去了。這樣吧,既然你們不相信,你們也可以自己去省城看看,我的彩票全在這裡了,順便也可以幫我領獎回來。」

中年人說:「這是什麼意思?」

「五五,你們一半,我一半,大家也有功勞嘛。」

這個大招果然有效,連房東的眼睛都變大了,他說:「我也去?」

所以我趕緊說:「當然,要不然房東你就一,我四好了。」

中年人說:「要是我能在省城見著他們還好,如果見不著,到時也有你好看的1

另一個中年人一把搶過了我手中的彩票,瞪了我一眼,而後面的人已經開始亂了起來,「去幫他領獎?這倒成1

「那我們是不是要商量一下?」

「有什麼好商量的?現在我們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去領獎,另一個就是去找家裡的老頭,還商量個屁1

「問題是總要商量哪些人去啊1

「反正我會去。怎麼,你要上班不去?」

「還上個屁的班?我肯定也會去的。」

「那還商量什麼?大家一塊兒去。」

「好1

其實他們這也算是在商量了,而且商量出來的結果就是大家一塊兒去。房東大聲說:「現在張良算是委託我們去了,當然,我們也要去的,也應該去,總要還他一個清白。我一直就看好這孩子,他怎麼可能會做什麼壞事呢。」

一個中年人說:「對,我看他眉目就是一個好人,大家準備一下吧,我們一塊兒去省城。」

他們來得快去得也快。

張志偉趕緊跑過去關上了門,抹著汗,說:「這下好看了。問題是他們真的會分你錢嗎?」

「分不分有什麼要緊的呢?」

「錢啊!你倒想得開!還有,那些老頭明明都已經爆炸了,你這編瞎話的本事果然比我高明埃現在的問題是不是我也要去省城呢?」

「那隨你好了。如果你想去的話,當然也沒有什麼問題的。」

「跟著他們一起去的話,看起來會更安全一點,我看我還是偷偷地去好了,說不準真的能到時如果他們不分給你的話,我會分給你的,放心。」

看來這小子倒有點義氣。只不過現在我們的目標是要尋找空道八。

所以我再次說:「阿八那邊還沒有找到,你確定要去嗎?」

「我去!阿八就交給你了,他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吧?要不然你叫那些奇怪的朋友幫幫忙?不行,我要先走了,給他們這麼一鬧,肯定更多人知道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