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81,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惡
小說:| 作者:| 類別:

181,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惡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說法。

司徒無功有他的說法;劉天心有不同的說法;而現在黑手再次拋出了更加出人意料的說法。

我不知道相信誰。

也許誰我都不應該相信。

一個沒有自己記憶和歷史的人就是這麼可悲,任別人怎麼說,可以選擇相信或者不信,但是對於我而言,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司徒無功沒有能力構建這樣一個世界,難道我就行嗎?我比司徒無功更牛嗎?

那麼我怎麼還會落到這個下場?

還有我為什麼要構建這樣一個世界?為什麼要搜集那麼多靈魂進入體內?我不知道,我想不明白。也許這些人的死本身就跟我有關係?所以我才會吸收他們,然後延續他們的人生?

我不想去相信黑手的話,只不過理智層面卻告訴我他的話很有可能就是真實的。要不然怎麼解釋那條大白蛇呢?要不然怎麼解釋這個危險之地呢?

這個危險之地不是省城,而是a市。

也許a市才是我最看重的地方吧?所以這裡幾乎成為了收割者和那些異能者的禁區。應該也是因為這裡並沒有完全淪陷,依然是屬於我的地盤,或者說屬於曾經的我的地盤。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惡魔,司徒無功心面也有。他是好是壞?我不好去評說。也許他的追求並沒有錯,他只是錯在他的做事手法上面吧。要說我們這一輩還真是可悲,出了一個你,又出了一個司徒無功。只是現在看來,雖然有你們,但是什麼事都沒有做成。」黑手像在回憶著什麼。

「只是,我原來是什麼人呢?」

「原來是什麼人重要嗎?重要的是,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呢?」

如果這個都不重要,那還有什麼更加重要的呢?一個人連過往都沒有了,還算是什麼完整的人生呢?

黑手在吃著菜,淡淡地說:「重要的是,你想成為他們希望你成為的那個人嗎?我不是司徒無功,也不是鬼王,更加不是羅澤,相反我跟他們完全不同。我只是經常在想,成為別人希望你成為的那個人,真的那麼重要嗎?我總覺得,做一個你自己想要成為的人才更重要吧。司徒的想法其實很簡單,他想要成為你,成為鬼王,但是他發現他已經成不了你,所以他才轉變了方向,想要成為羅澤。只是他成為了羅澤的時候,他還是司徒無功嗎?就好比你,當你成為鬼王的時候,你還是你嗎?」

看來他根本就沒跟我聊以前的意思。那麼他為什麼以前要冒出來殺我?難道僅僅只是要逼出所謂的「心中的惡魔」?

如果他對我真的是好意的,那麼他以前怎麼沒有出現呢?反而現在這個時候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還跟我說對我沒有惡意。

看來任誰我都不能相信。這裡的人看起來全都不正常。

所以我只喝酒吃菜。

眼前的這個黑手跟我說得再多,也許只是引我入套而已。在這裡他沒有辦法真正殺掉我,但是他看起來想對夏小心下手。

只是他現在為什麼又不去找夏小心反而跑來找我了?

「我要走了。」他忽然說。

「去哪裡?」

「不知道啊,想看看你構建的這個世界吧,馬上就要毀滅了,總的。」

「真是我構建的?」

他點點頭,「其實這裡很大的,看起來也很真實。」

光聽他的話就感覺不到任何真實。聽著他的話頭就感覺變大。

我最終還是問出了那個一直困擾著我的問題:「為什麼他們都要殺夏小心?」

「哦?」他聳了聳肩,「你說呢?」

我搖了搖頭,「我一直想不通,你是不是也要殺夏小心?」

「殺不殺她對於我並不重要,因為我並不想你成為某個人,你只要是你自己就好了。我來見你,也只是提醒一下你而已。」

殺了夏小心,我就會變成特定的某個人嗎?

有這麼可笑的事情嗎?

「夏小心是誰?」

「夏小心就是夏小心,還能是誰嗎?也許她並不是真正的夏小心,而是你虛構出來的呢?只為了你的所謂的過去?」

聽不懂。

黑手站起了身,「我去結賬,準備去外面看看,也許以後我們還有機會見面,也許再也見不著了。不過這又有什麼要緊的呢?不管夏小心是死是活,其實對於我來說都無關緊要。至於你,你的死與活就非常重要了,因為,這裡是我的家埃」

我死了,這裡就會消失嗎?

然後他就沒有了家?

我看著他挑著西瓜走出去,忽然想:我到底出來是幹什麼的呢?我不是來找空道八的嗎?

只是莫名其妙地跟黑手喝了一會兒酒,聽了他一會兒莫名其妙的話。

這些人,連同以前出現過的那個老頭,還有趙半仙,還有劉天心,還有司徒無功和現在的黑手,看起來都挺莫名其妙的,在他們腦袋裡面,深埋著一些我不知道的過去,但是他們都不願意說。

至於蒙蒙?他應該真的忘了。他甚至連他自己到底是誰都忘了吧?

我繼續茫然地走在街道上面,看著街道上的人,他們看起來如此真實。如果我捅他們一刀,他們會流血,會死亡,然後他們的家人也許還會找上我。

如果真如黑手所說這個世界真是我構建的,那麼趙半仙他們又要我做什麼呢?他們是想我親手毀滅它嗎?

那麼在外面跟蒙蒙站在一起的那個傢伙,其實應該也是我而已。這是我的身體。

只不過被司徒無功和本體佔了。

看樣子我應該要搶回來才對。

而這是不是黑手希望看到的呢?他之所以跟我說我原本就是這個模樣,反而是司徒無功以前變成了我的模樣,他就是希望我有鬥志去搶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

他這不一樣是陰謀嗎?

算了,我還是去找空道八。

「張良1我忽然聽到了女漢子的聲音。

她叉著腰站在街邊的陰影下面,看起來有點著急的樣子。

「死過來1她大聲說。

「幹嗎?」

「先死過來1

老子活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死過去?不過我還是走了過去,一走到她面前,她就一把拉住了我,「趕緊的,出事了。」

「本來就出事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我是說孔道八出事了。」

「本來就是他出事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她不禁一怔,「你知道?」

我不由得也愣住了,「你知道阿八在哪裡?」

「你不是都知道嗎?」

「問題是我不知道他在哪裡啊,我本來就是出來找他的。」

「還以為你知道呢,那你剛才說那麼多是什麼意思?我就是來找你告訴你他出事了。」

「他現在哪裡?」

「還能哪裡?當然是在醫院裡面1

「靠,他被人打了?」

「打得還非常重!骨頭都斷了好幾根,還好他身體強壯,要不然估計早就掛了。還不趕緊走?他家裡人也不在家,所以就來找你了。」

空道八竟然被人修理得那麼慘?難道是跟表哥合作的那些人乾的好事?不過看起來應該不太可能啊,如果空道八真的找到了表哥的話,應該也不會動手的。

「快帶我去1

「張志偉呢?要不要通知他?」

「他?跑了,先不管他。」

女漢子是步行過來的,其實醫院也比較近,很快我們就衝到了中醫院。空道八正躺在病床上要死要活的,身上纏著繃帶,還打上了石膏,臉都被揍得變了形,看起來果然傷得很重。

「你是他的朋友?還是親人?」醫生看到我們之後馬上問。

「同學,也是好朋友,他的情況怎麼樣?」

「情況不樂觀,傷得比較重,內臟有點破碎,以我們醫院的設備和技術來講,其實風險是很大的,所以最好……」

「最好怎麼樣?」

「最好能轉到更大一點的醫院裡面去。」

「問題是,這裡除了你們這個醫院之外,還有哪家醫院更大一點?」

「所以,最好往更大的城市裡面轉,現在他的情況還比較危險,所以我們會全程陪護轉院的,這個你倒不用擔心。」

轉院?問題是能轉到哪裡去呢?

「轉到哪裡?」

「我院已經跟省城的第一人民醫院聯繫過了,可以轉去他們那裡。」

「那行,你們轉吧。」

「你不跟他一起過去嗎?至少也要有朋友或者親人幫忙照料一下吧?」

我去省城?

不。我是不會去的。

而且我也不應該去。我去了那裡,就中了他們的圈套了。他們不就是一直希望我去那裡嗎?然後把整件事情了結了。問題是,我會如他們所願嗎?

問題是空道八到底是誰打傷的呢?現在用手指頭我都可以肯定應該是一個異能者干出的好事。

「到底是誰把他送過來的?」

醫生臉上露出難色,說:「這個……不好說,我也沒有真正見到,不過費用的問題你不用擔心,有人已經付過了。」

好吧,連費用都付過了,看來果然沒我什麼事情。如果我陪著空道八一起去省城的話,他們的計劃就真正的成功了。如果我不去的話,至少空道八是到了他應該在的地方,也算成功了一半吧?

女漢子在一邊說:「張良你怎麼搞的,你平常不是他的好朋友嗎?現在你不陪他去,難道我陪他去啊?」

「我覺得你可以陪他去的。」

「你——」

「行了,既然事情這麼決定了下來,那你們就安排他轉院吧。我先走了。」

「張良你冷血1

對於空道八為什麼受這麼重的傷我已經不再關心,只要他死不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也許在收割日開始之前他就再次生龍活虎起來。

至於到底是誰下的手,反正他都會冒出來的。

既然他們都想我這麼早去省城,我就偏偏不會這麼早過去。我偏要他們不順心。

走出了醫院的大門,我忽然有一種感覺,這才是真正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