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82,有些人很幸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182,有些人很幸福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異能者和收割者莫名其妙地來,然後因為白蛇的出現,再次消失了。連黑手也消失了。

他說要去看看這個世界,其實對於一個我跟他都明白是虛假的世界來說,有什麼好看的呢?也許他真的把這裡當成了家,也許只是在騙我而已。

只是我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任何人都不可信。

彩票的事件似乎也冷靜了下來,雖然說死了很多人,但是大家的生活繼續過著。那幾棟被毀的高樓也被隔離了開來,形成了不一樣的風景線。

夏小心還是有點不放心我,就來我的住處找我,而這時父親似乎也聽到風聲趕了過來。

「聽說城裡很危險,早點回家,她是……到家裡玩啊,家裡那邊更安全的。」

當他看到夏小心時先是吃了一驚,然後臉上的神色就已經出賣了他心中的歡喜。

「啊?」夏小心吃了一驚。

「我說到家裡玩,反正張良整天也沒事情干。」父親顯出他的大度。

看著他的臉,我不禁感到有點吃驚。因為這張臉顯得如此生動和熟悉,完全看不出他是虛假的。也許只是我瘋了吧?

父親還輕打了我一下,要我有點反應。

「哦……哦是啊,一起去吧,而且現在城裡也太亂了,我們村裡肯定好得多。」我趕緊拉起了夏小心的手。

她倒顯得大方,「好啊,早就想去了呢,只是張良一直不肯帶我去。」

這是什麼話啊?明明是她不肯去好不好?

父親狠狠瞪了我一眼,「考得怎麼樣?」

「還行吧。」

夏小心也說:「應該還可以呢,說不准我和張良能上同一所大學呢。」

麻煩再次來了,夏小心跟我上一所大學?

問題是如果我到時候真的去上大學了,會不會遇到李紫?會不會遇到那些奇葩的同學們?

還有,張志偉和空道八是不是也是同一所大學呢?

志願肯定都報了的,只是我想不想來我報的到底是哪所大學。反正這都是本體在安排著,他想讓我報哪所,只要在我的記憶裡面留下這段記憶就好了。只不過現在我連那段記憶都沒有。

父親又說:「成績快出了吧?」

夏小心說道:「快了呢,說不準過兩天就出來了,到時候就知道考多少分了。喂,張良,你家那邊都有什麼好玩的?」

「嗯……爬山?過河?釣魚?」

「還有呢?」

「嗯……看電視?」

「這個我喜歡。」

「……」

說來說去還是不想出去,只是想躺著看電視而已?看來她的腦容量真的不大,想法也簡單粗暴到了極點。

父親問:「收拾好了沒有?」

我回他:「好了,早就好了。」

夏小心說道:「那叔叔能不能載我到我同學那裡?我拿一下行李。」

「可以,反正大家一起去。」

上了父親的摩托車,在夏小心的指點下,來到了風火雲家的樓下。風火雲如同空道八一樣,也有著家人,但記憶裡面從來就沒有他們的畫面,好像也不在家。

反正這些記憶都透露著詭異。

夏小心上樓之後,父親說:「我去打兩升醬油,剛好來到了這裡,聽說這裡有家不錯的醬油鋪。」

打醬油?

這個小區裡面果然充斥著一股醬油味,聞起來還不錯。轉頭看左邊的那個小巷子,果然能看到一家醬油鋪的醬油色小招牌,在門口的側邊還放著一塊案板,看來早上應該有賣豬肉的在那裡賣肉。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正在那裡拿著一本書看。

他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不過看樣子吃過不少苦,但他臉上的表情卻告訴我他過得比我好。

在我們走向那個醬油鋪的時候,一個女人騎著電動車經過了我們身旁,她在醬油鋪的前面停下了電動車,低頭看了一下那個正在投入看書的男人,忽然大聲說:「偷醬油啊1

那個男人嚇了一跳,幾乎連書都拿不住了。

而鋪裡面走出了一個披著圍裙的女人,全身上下幾乎是醬油色的,但仍掩蓋不了她的那種天然的氣質。

「看有顧客你也不招呼一下1圍裙女人好像有點生氣。她看了那個剛來的女人,忽然一怔,然後不經意地往我們這個方向看了一眼。

獨眼龍!

沒有錯,那個圍裙女竟然是一個獨眼龍!她只有一個左眼。但在看到她的獨眼的那一瞬間我先是吃驚,然後變得更加吃驚。

因為她跟我先前遇到的那些獨眼龍好像不同。這主要是表現在眼神方面的。以前遇到的那些獨眼龍,好像天生就自認為高人一等,有著一種王八之氣;但是在這個女獨眼龍的眼神里,我只感受到了一股普通人的平凡的氣息。

好像她真的只是一個普通人裡面的獨眼龍而已。

那個男人拍了一個電動車女,說:「小玲兒就是愛胡鬧,要什麼要多少自己打去。」

圍裙女也笑了,「來的是小玲餉此嬉獍。俊

「我可是她哥,吃醋啦?好像我們這個只是醬油鋪,不賣醋的。」

父親首先來到了醬油鋪的門前,我只好跟了過去。

那小玲兒笑著說:「富哥,你看,現在真來顧客啦!買醬油么?我們這兒的醬油可是遠近都聞名的呢。」

這時圍裙女和「富哥」都往我們看來。

富哥雖然戴著一副眼鏡,但讓我吃驚的是他同樣也是一個獨眼龍,只不過不同的是他的右眼是正常的。

這一對獨眼龍夫妻倒是別緻,一個左眼正常一個右眼正常。

父親說:「是啊,也是聽了很久說這裡的醬油好,所以特意過來這裡看看,打兩斤吧。」

小玲兒笑著說:「好,哦,對了,嫂子,也給我打兩斤,我要是不帶著回去,等下我媽非得打斷我的腿不可。」

富哥說:「話說小玲兒你也應該找個婆家了吧?」

「煩著呢,我媽老來春了……」

「四娘真要結婚啊?」

「隨她吧。」小玲兒假裝嘆了一口氣,「我進去幫美姐。」

圍裙女和小玲兒進去裡面打醬油,而富哥手裡抓著他的書,站了起來,顯得有些不自然,說:「稍等一下哈。」

對於這一對獨眼龍夫妻我很好奇,忽然問他:「你認識我嗎?」

富哥一怔,抓抓頭,「你……哪位呢?很有名嗎?」

圍裙女提著醬油出來,也問:「你們以前見過嗎?不過看你們都戴著眼鏡呢,是不是以前還是同學來著?我家阿富就這麼沒出息,大學畢業出來還賣豬肉。」

富哥笑了笑,說:「簡單點,過活嘛。」他的眉毛還揚了揚,卻顯得有些得意。

圍裙女說:「不過好像是我拖累了你也說不定呢。」

富哥再次笑了笑說:「老夫老妻了,說什麼話呢。」

連圍裙女都笑了起來。

他們看起來真的不像那些獨眼龍。難道真是獨眼龍中的奇葩不成?

所以我再試探著問:「你們的眼睛……」

小玲兒瞪了我一眼,說:「你瞎說什麼啊?打醬油就好好地打醬油,瞎打聽什麼呢?」

圍裙女卻笑了,沾著醬油的手一把拉起了富哥的手,說:「我以前瞎了,兩隻眼睛都瞎了,所以我老公……呵,小玲兒,不悲傷呢,還記得當年富哥對我說的話,從此以後,我就是他的左眼,他就是我的右眼,我們兩個一起看這個世界的時候,這個世界就是完整的、立體的。」

看來他們真是一對普通的獨眼夫妻而已。只是他們看起來跟很多其他普通人都不一樣,因為他們看起來過得很幸福。

父親說:「今天聽說城裡很亂埃」

富哥說:「是啊,管他亂不亂呢,我們小老百姓過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他再次認真地看我,然後忽然說:「現在這麼想起來我好像真的在哪裡見過你一樣。」

圍裙女忽然也說:「好像真的有點印象誒,小玲兒,你看看,像不像一個人啊?」

小玲兒忽然問:「像誰啊?」

圍裙女拍了她一下,說:「你想想,如煙不是一直在找她的男朋友嗎?你看他你像不像如煙的男朋友?」

我去!如煙又他媽的是誰?難道這又是本體的一個陷阱?難得遇到這兩個普通人裡面的獨眼龍,本來我還想跟他們好好聊聊的,想不到這時忽然又冒出來一個如煙。

而且還說我像那個所謂的「如煙」的男朋友……

真是沒有天理了。

按照本體一慣的尿性來講,我肯定是逃不掉的了。

父親說:「瞎說,我們家張良才剛剛高中畢業。」

富哥一拍腦門說:「張良?連名字都一樣呢,只不過年紀對不上而已。據如煙說他男朋友應該是二十好幾或者三十好幾的人,這小夥子只不過高中畢業而已,雖然長得很像,而且名字也相同,但中國人那麼多,姓張的那麼多,相像的總有的。」

圍裙女說:「不過真的很奇怪呢,怎麼這麼像呢?」

這肯定是本體的一個陷阱而已,只為了給我製造出麻煩,然後讓我忍受不了,而主動去省城而已。

所以我搖了搖頭,「你們都認錯人了吧?」

富哥點點頭,「應該是認錯人了。」

父親問:「多少錢?」

圍裙女說:「總共十塊。」

我拿了醬油,父親付了錢。

深深吸了一口氣,看來陷阱果然無處不在。如果這個世界真是我構建的,那麼也是根據我自己的記憶來構建的吧?在以前的人生裡面,我真的遇到過這一對獨眼龍夫妻嗎?他們是不是真的只是平凡而幸福的一對夫妻呢?

只不過哪怕他們真的存在過,最後也隨著整個城市的毀滅而死亡了,只剩下了亡魂,被吸收入我或者司徒無功的體內,在一個虛假的世界裡面繼續著他們的人生。也許他們已經完全忘記了他們已經死亡的事實。只不過在這個夢裡面,他們活得比很多人幸福。

「張良1夏小心忽然叫了起來,「在哪裡啊?1

「這裡!過來了1我大聲回她。

而忽然響起了一個女人的呼聲:「張良?!臭張良!你死哪裡去了?怎麼不來找我?1這聲音好像是從樓上傳來的。

富哥忽然說:「難道他真的就是如煙所說的男朋友?不對啊1

圍裙女說:「忽然好想複印機,也是複印機把她害得這麼慘,估計現在精神都有點不正常了。」

三樓的位置那裡窗戶砰一聲被推開,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如同女鬼一樣探出了頭,「張良在哪裡?在哪裡?」她轉頭尋找著,然後她就怔怔地看向了我,尖叫一聲,聲音裡面好像充滿著驚喜,又好像充滿著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