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85,瘋狂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185,瘋狂的女人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就再次見到了那個瘋狂的女人如煙。

只不過這次她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身上穿著一套紅色的裙子,而且臉上還化了妝,雖然妝容看起來依然像女鬼,不過比起昨天來講已經好看了很多。

她來到時我正在跟夏小心下跳棋,那個詭異的女老闆已經跟著父親離開去了礦山上面。她的離開讓我略微鬆了一口氣。說實話,她在的話,我會感覺到很大的壓力。看來她果然認識我,而且對我也比較熟,不過我不想跟她有太多的交集,還好她顯然也不想多談。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所說的是真是假,所以我也不想去跟她打聽我以前的事情。

這是一種很矛盾的心理,一來我想問她有關以前我的事情;但是我又怕她說出來,因為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夏小心剛贏了一局,所以她顯得比較開心,「你又輸了!唉,要不然我們明天去礦山上玩吧?聽你爸說礦山上風景很好呢。」

「過兩天吧,聽說成績快要出來了呢。」

「成績有什麼好看的,反正也不是什麼好學校。」

如煙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忽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事實上她騎著電動車來的,下了電就像一陣風一樣沖了過來,大叫道:「臭張良,我說過我能找到你的1

夏小心有些緊張地握緊了我的手,躲在我旁邊,「瘋女人又來了。」

「別怕,這裡是我家,她應該不會亂來的。」

瘋女人惡狠狠地瞪著夏小心,像是要把她吃下去一樣。那個五大三粗的人站了出來,問:「張良,她是誰?」

「不知道啊,好像是一個瘋子,硬說我是她的男朋友,問題我現在才高中畢業,怎麼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呢?」

「我也說她是一個瘋子。」

如煙大叫了起來:「你才是瘋子!你全家都是瘋子1但是忽然她就跪了下來,說道:「求求你,我真的悔過了,求求你,不要再理這個女鬼了好不好?她是一個女鬼,不是真正的人啊1

我不得不表示佩服,至少在這方面她比很多人都更清醒。但是,她沒有注意到的是,她自己就是一個鬼啊!

而且她更加沒有注意到,我跟她描述的張良明顯有著年紀上的差距。

夏小心咬著嘴唇說:「你才是女鬼呢。」

這兩個女人吵架的事情,大家還是喜聞樂見的,所以圍著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很好奇這忽然冒出來的瘋女人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

反正這種關係我跟他們也解釋不清楚。問題是我自己都不清楚。

瘋女人果然是瘋女人,她忽然抽出了一把刀子,大聲說:「我有證明的!我會證明給你們看的!你們看著,我一刀捅了她,捅不死她的,大家給我證明1

捅了夏小心?

我莫名的有點期待。

真的一刀捅了夏小心,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呢?那麼多獨眼龍都想殺了夏小心;現在看來,夏小心應該真的會死亡。只是她死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我馬上就被內心的期待震驚。我怎麼會生出這種想法呢?那不正好遂了很多獨眼龍的心愿了嗎?

五大三粗叫道:「幹什麼呢?」

「我要捅了她1瘋女人沖了過來。

五大三粗果然身手不錯,一個側踢就把瘋女人手中的刀子踢掉了。

瘋女人忽然在地上打起滾來,「你們都不是好人!你們都是惡鬼1

我更加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氣,她竟然真的說出了一絲真相。

只是這又有什麼用呢?現場這麼多人,她真要殺夏小心,談何容易呢?

「這樣的瘋子,應該送去瘋人院。」五大三粗說。

另一個鄰居說:「就是,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瘋子?」

「太瘋狂了,一言不合就要拿刀子捅人?還有沒有王法?是不是因為瘋子捅了人也不用判死刑?」

「有可能只是裝的吧。」

奇怪的是我竟然真的叫不出這些鄰居的名字。

瘋女人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大聲地哭著,好像她真的很傷心一樣。

「張良,到底是怎麼回事?」一人問我。

「具體我也不清楚,不過好像是她之前拋棄了她的男朋友,好像跟我長得比較像,而且也剛好叫張良吧,不過後來她後悔了,就想複合還是怎麼的。」我聳了聳肩。

「真是一個不要臉的女人。」

「估計是太那個啥了吧。」

「問題是這樣一個瘋子怎麼沒有在瘋人院裡面呢?現在怎麼辦?總不能把她抓起來吧?要不然報警?」

「聽說城裡警察現在很忙,城裡發生大事了,好像還倒了幾棟樓呢,城裡太亂了,大家最近最好不要亂進城,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就不太好了。」

「你才三長兩短呢1

瘋女人顯然不會在意旁人對她的評價,她帶著滿刪了起來,紅色的衣裙,怎麼看都有點像恐怖片裡面要自殺的那些女人,說是穿著這樣的衣服自殺就會變成厲鬼。

如果真的有鬼的話,她會不會在我們這裡自殺呢?

她繼續惡狠狠地瞪著我們,然後她再次往我們衝來。

我摟著夏小心身旁邊躲去,五大三粗顯然起到了他的作用,他主動攔在了我們的身前。

瘋女人並沒有轉向,而是直接往我家裡沖了進去。

靠,她到底想幹什麼?

我想追過去,但是她的動作卻比較快,腳步蹬蹬蹬地往樓上跑去,我剛往裡面追了三步,就聽到她從樓頂的喊聲:「我要跳樓1

所以我再次退了出來,看著站在樓頂邊緣的她。

這樓是三層的,她從上面跳下,如果不是腦袋著地的話應該不容易死的,最多估計就像是上一輪收割日那個可悲的跳樓者一樣,摔下來全身動不瞭然后在那裡慘叫著。

忽然我又很期待她跳下來死不了的場景。

也許我還會告訴她那真是一場精彩的表演。

我被內心的想法折磨著。我很不希望我變成那麼冷血冷漠而且還有些變態的人。但是潛意識裡面卻告訴我我本身就是那樣一個人。

也許真是不斷的收割在改變著我的性格?

五三大粗大聲說:「我操,張良你倒是說句話,她不會真的跳樓吧?」

「跳不跳樓是她的自由,又關我什麼事呢?再說我真的不認識她。」

夏小心都有點擔心:「她不會真的跳吧?出了人命可不好。」

瘋女人大聲叫道:「我真的跳了1

五大三粗大聲說:「別想不開,有什麼事情可以慢慢商量嘛。」

「沒什麼好商量的!你們不信我!她真的是一個女鬼!你們竟然不信我!除非你們捅她一刀,然後你們就會相信了,她真的是一個女鬼啊1

人們看著夏小心,太陽那麼大,她的影子那麼黑。

五大三粗抹了一把汗,苦笑著說:「女鬼還有影子嗎?」

瘋女人好像變得清醒了一點,「有影子?」

五大三粗大聲說:「你自己看,那不是影子是什麼?」

「難道是我自己記錯了?難道我真的瘋了?」

「下來吧,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好好商量的。」

瘋女人卻笑了,她果然下來了。

只不過她並不是走樓梯,而是直接一頭栽了下來。

夏小心尖叫了一聲,把頭深深埋在了我的懷裡。我怔怔地看著瘋女人離地面越來越近的那張臉,她似乎一直都在注視著我。

就像是上一輪收割女漢子在蒙蒙不認識她之後從樓上跳下一樣,瘋女人與地面接觸的時候也發出了一塊沉悶的響聲。

她的頭雖然並沒有像西瓜一樣碎裂開來,但是看得出來她已經活不了了。因為她是頭先著地的。

她的身體在輕輕地抽動著,就像是一隻被割了氣管的雞在做最後的掙扎。一般殺雞到最後都可能會失禁的,我當然沒有心情去確認眼前這個瘋女人會不會發生這種情況。

我只是想到了女漢子。上一輪的女漢子她跳下的時候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她為什麼最終會選擇跳下呢?還是真的有人把她推下來的?我證實不了。而且我也問不了其他人,因為女漢子自己都不記得了。

只是不知道等到這一輪收割開始之後,女漢子會不會依然從樓頂摔落,就如同現在的這個瘋女人一樣?

有好幾個女人都發出了尖叫聲,還有一個女人嚇得昏了過去。

王大三粗說道:「真是個瘋子1

瘋子的世界,我們又能懂多少呢?她選擇了死亡,也許在下一輪的時候,她就再次復活了。這只是一個封閉的世界,也許沒有人能真正的死亡。

她身體的抽動停止了。看起來她應該死了。只是從她的身體裡面好像飄出了一團霧氣一樣的東西,往礦山那個方向飛過去。

那就是她的靈魂嗎?那就是我或者司徒無功收集起來的東西?以前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不過這個時候我看到了。

而好像除了我之外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他們好像並不能看到。

瘋女人死了,不過看起來她的靈魂去了礦山那邊,經過了一個輪迴之後,她會再次出現吧?只是她再次出現的時候,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也許我已經等不到下一輪了吧?

夏小心把頭緊緊埋在我的怔里小聲地哭著,「她……她真的死了?」

「死了。」

「那……那怎麼辦?」

「埋了。」

三叔忽然跑了過來,大聲說:「怎麼搞的!怎麼搞的!這下怎麼辦?」

一個鄰居大聲說:「最好請個好一點的風水先生來看看,穿著紅衣服,搞不好會變成厲鬼呢1

「要不然趙半仙?」

「他都不知道去了哪裡。如果能請到的話當然更好。」

三叔陰沉著臉說:「我們已經請到了趙半仙,他明天就會過來,本來只是想讓他看看祖墳的風水的。」

趙半仙真的回來了?看來這次他又是沖我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