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87,趕緊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187,趕緊跑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守護狗竟然出現在這裡。而且趙半仙他們看樣子都要過去那邊。

「發什麼呆呀?他們都過去了。」夏小心忽然拉了我一下。

我這才發現趙半仙和三叔他們已經不在我身邊,應該進去了。

「那麼你想……」

「我好像見過這個房子呢,我們當然也過去裡面看看。」

看,看個鬼啊!有什麼好看的?我都緊張得要死。鬼才知道裡面又有什麼見鬼的玩意兒。

夏小心要往前走去,不過我拉著她的手,不讓她去。

「你怎麼了?大家都去了。」夏小心有些不滿的樣子。

「他們都可能已經死了。」

我大聲地說。

「喂1她大叫了一聲。

沒有人回答她。

「過去看看嘛。」夏小心說。

我轉身就走,「回家1

可是夏小心並沒有跟過來,我轉頭看著她,她也看著我,然後就往那個房子裡面走了進去。

她的背影在這一刻看來如此清晰,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裡面,如果腦海裡面的記憶是膠片的話,肯定有一格是屬於這個畫面的。

我忽然覺得她應該不會再回來了。趙半仙可能也不會再回來了,還有守護狗可能也不會再回來了。

現在那個房子在我眼中才是真正的一個墳墓。也許以前的那個老頭說得對,墳墓裡面埋著的其實只是過去而已。這些人可能真的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裡面,他們被我帶進了這個世界這個巨大的墳墓裡面,而現在出現的這個房子或許就是墳墓裡面的墳墓。

守護狗不會無緣無故地出現的。他顯然還沒有死心,所以再次對我們設下了陷阱。

現在守護者那邊有了夏小心,他們應該能死心了吧?

咬咬牙,我轉身快步下山。山上並沒有傳來任何的響動,只有山風在呼號著。

這山風吹得我有些透心涼。

下了山之後我就往家裡面跑。感覺路上遇到的那些人都已經變得有些不真實了,都對我冷眼旁觀著。我當然也不會在意他們的眼神。

只是,如果真的這裡也不接納我,我應該去哪裡呢?真的這麼快就要去省城裡面嗎?直面等待著我的收割日嗎?

我跑回了家裡面,氣喘得很急,幾乎全身都汗濕了。

母親問:「他們呢?」

「誰?」

「小心呀,怎麼沒看到她?還有跑這麼急幹什麼?」

「什麼小心?」我故意反問著她。

「夏小心呀,你怎麼糊塗了?是發燒了,還是怎麼了?你帶回來的那個小女朋友。」

「我什麼時候帶回來一個叫夏小心的女朋友?」

「啊?難道是我記錯了?你真沒有帶回來一個叫夏小心的女朋友?」

「哪有的事。」

我坐在椅子上,面對這件事情要冷靜。夏小心現在已經不在了,而我還躲在這裡。母親的反應讓我有些沒有料到,想不到她竟然真的以為她記錯了,然後拍了一下頭說:「看我的記性,你剛才跑什麼呢?」

「瞎跑呢。」

想不到她竟然真的信了根本就沒有夏小心這個人,所以她像沒事發生一樣繼續做著家務。

她的身影在我看來有些模糊,而且哪怕她站在我的面前我也根本就看不清她到底長什麼樣子,好像很普通,明明能看清眉目的,但是真要記清楚卻怎麼也記不祝

也許這個女人真的只是我幻想出來的,也許那個瘋女人說得一點都不錯,我根本就沒有見過真正的母親,所以就給自己幻想出了一個,但是卻又說不上長相。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以前經歷的事情一直都以同學或者蒙蒙為中心吧?因為這些家人在真實的歷史裡面是不存在的。

「可是我……」母親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家務,「我還是覺得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哪有那麼多事情發生呢?事情好得很。」

我開始努力回憶有關於夏小心的一切。

混亂而虛假的記憶告訴我暗戀了她三年,直到畢業才追到手,但這顯然是不可信的。因為夏小心根本就不是上一輪收割見過的那個夏小心。

她不是真正的夏小心。而且現在獨眼龍那邊還對她志在必得。

現在好了,明明知道那上虛假的,但我心裡還是止不住有點顫抖,不知道獨眼龍們會對她做什麼呢?這就像是被一個騙子騙了,而且自己明明知道她就是一個騙子而已,但仍喜歡著她。

我很受不了這種感覺。

五大三粗正在門口抽著一根煙,「完事啦?」他忽然問。

「嗯。」我點了一下頭,又想到一個問題,所以又故意反問他:「完什麼事?」

「就是那個……你今天不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嗎?那個啥……」

五大三粗也不清楚是什麼事情?我們今天重要的事情就是去埋那個瘋女人,而且那個瘋女人還是在很多人的面前跳下來的,頭先著地。

但是現在他好像已經記不起了。

原來除了夏小心之外,這裡很多人都像這樣,很容易就忘掉某些重要的事情。

從這個方面來看,其實夏小心跟他們很像。

我聳了聳肩,「沒有啊,看來是你記錯了吧?我只是回老屋那裡看了看。」

「我真的記錯了?沒事就好。天氣這麼好,下午去電魚嗎?」

「人家都有女朋友的人,還跟你去電魚?」一老媽子在一邊說著風涼話。

五大三粗說道:「真的假的?」

老媽子大聲說:「還有假的?明明都已經帶回來了嘛。」

我趕緊說:「哪有的事?哪有什麼女朋友?你是不是見鬼了?」

老媽子滿臉遲疑地瞪著我,吸了一口氣,說:「真沒有還是假沒有?明明記得你應該帶回來一個啊,不過又好像真的沒有帶回來……快七月半了,鬼門關開,大吉大利,說這些幹什麼。」

五大三粗吐著煙說:「就是,看他的樣子就知道沒有嘛,哪裡來那麼便宜的女朋友的?沒什麼事就去電魚,還可以加餐呢。」

我再次搖搖頭,「不去,懶得動。」

我靠在了椅子上面,這裡的人看起來都是這樣的,根本就沒有一個正常的。他們根本就記不住事情,哪怕真的好像記住了,只要我堅決地否認,他們就以為是記錯了。

看來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人或者靈魂,而僅僅只是虛構出來的。問題是,夏小心也完全是虛構的嗎?

她僅僅只是一個幻影?

甚至我自己都有點懷疑了。我在椅子上坐了不知道多久,是十分鐘還是半個小時,我忽然衝到了樓上,衝進了夏小心的房間裡面。

那個房間看起來一如往常,好像根本就沒有人祝

「這房間……」

母親正在陽台那裡忙著,「哦,我也感到奇怪呢,剛剛收拾了一下,看來我記錯了,我本來以為你有同學或者女朋友帶到家裡來的。」

原來剛剛收拾過了。

只是夏小心的行李呢?

我趕緊低頭查看床底,果然在那裡,還好母親並沒有發現,要不然可能就會懷疑我了。只是這行李要怎麼處理掉?

只是不知道夏小心會不會回來。

她要是忽然回來的話,那怎麼辦呢?我怎麼自圓其說?

那個房子裡面到底有什麼呢?其實我也很好奇,但是我不敢走進去。這根怕死不怕死完全無關,事實上以前經歷過的生與死那麼多,我現在也不會那麼在乎。我只是潛意識裡面十分不願進去而已。

因為詭異的事情太多,而且守護狗和趙半仙都在,他們一直都在打擾著我的生活。

我下了樓,外面有人正在說著我的女朋友的事情,不過五大三粗說:「哪有,肯定你記錯了,張良明明沒有帶任何人回來的。」

那幾個人就露出了茫然,最後轉頭看著我,我聳聳肩,「我倒是希望有埃」

「也對,好好上學,現在還校」

全部都是這樣的人。

我忽然感到,生活在這些人裡面,或許比去省城更加可怕。這會不會又是趙半仙守護狗或者本體在搞鬼呢?他們故意要我感到恐懼?

真的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但是我又能去哪裡呢?

我扶出了自行車,母親喊著問:「去哪裡?去找同學嗎?」

「上山玩幾天,家裡太熱了。」

「哦,等等,帶點菜去,還有,沒事別老去鑽礦洞,那裡面煙塵太大,而且也不安全。」

「知道了1

準備的只是一些蔬菜而已,在礦山那邊也有賣菜的,只不過平常都只有豬肉而已。

我努力把思考的對象轉向了那個老闆娘。她跟那個瘋女人好像跟其他的人不一樣,她們應該有著自己的思想。

如果說現在我周圍這些人只是虛構的話,那個女老闆應該曾經真實地活過,她應該是一個真實的靈魂。

雖然她看起來同樣詭異,但至少會讓我心裡感到好受一些。

而且現在趙半仙和守護狗正在對付著夏小心,他們也沒有那麼長的手伸到礦山那邊去。

再說了,礦山上真的很蔭涼。

騎著單車,烈日幾乎當頭曬著,很熱烈,迎而吹來的熱風同樣那麼熱烈。

我忽然想,如果我就這樣忽然消失在了騎行的路上,或許也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