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1,我在這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191,我在這裡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忽然出現了另外一個微光,同樣是一個人形的。只不過那是一個男人。

在看到他的一瞬間我的心就猛地跳動了起來,因為我又看到司徒無功了。

又好像不對,因為現在的我正是司徒無功的模樣,所以應該是說我看到了另一個我,而且是一個沒有戴眼鏡的我。

「啊,你在這裡。」夏小心忽然高興了起來,往那人走去。

「你怎麼在這裡呢?」另一個我問她。

「不是我們一起來到這裡的嗎?忽然你就不見了,你去了哪裡呢?」

「哦,這樣……我們走吧。」

「去哪裡呢?」

「誰知道呢。」另一個我轉頭對我笑了笑,我忽然發現他的笑裡面應該有著其他的意思。

我沒有感到恐懼。難道那個就是鬼王嗎?他當然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這莫非只是一種回放不成?

最後,夏小心跟著鬼王走了?然後她就消失了。只是鬼王又跑到哪裡去了呢?

夏小心和另一個我慢慢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他是……張良?」忽然我聽到了劉天心的聲音。

「呵,張良?不,那是鬼王。」這個聲音應該是司徒的。

他們兩個竟然也在這黑暗之中靜靜地看著這裡的一切不成?他們在哪裡?

我轉頭四看,除了黑暗我看不到任何東西,而我的耳朵也沒有傳說中的武林高手那麼厲害,根本就聽不出這聲音到底出自哪個方向。

「他要帶小心去哪裡?」

「誰知道呢?」

「那你能不能幫我救下她?」

「救?暫時我可還沒有那種能耐。不過話說回來,你對夏小心有意思,我卻對鬼王有意思。」

「你是要……殺死鬼王?」

「殺死鬼王?誰會那麼做呢?我只是想融合他而已。」

「融合他,得到他的力量?那你不是魔王之下無敵了嗎?」

「不可以嗎?只不過看起來張良跟鬼王竟然是一體的啊!哪怕我就是勝過了張良,估計也融合了不鬼王……」

「也許你可以變成張良。」

「然後我就能得到鬼王?」

「是的。」

「也許你可以幫我,怎麼說你也是張良的室友,至少比我對他熟一點。」

我感到全身冰冷。原來事情就只是這麼簡單嗎?司徒無功本意是要變成我?或者說佔了我的身體和記憶,然後他就可以得到鬼王?再然後他就幾乎無敵了。

只是我還是不太明白他到底是什麼身份。還有劉天心原本真的我的室友?

只不過後來司徒無功怎麼改變了目標,把目標變成了蒙蒙呢?是出了什麼問題呢?是蒙蒙主動這樣做,還是司徒那邊或者是我這邊出了問題?

也許這根本就只是修仙小說裡面的一個奪舍過程而已。事情很可能就是這樣的:司徒無功在我被殺了之後,趁機對我進行奪舍,想佔了我的身體和靈魂,但是蒙蒙在這個時候殺了進來,與司徒無功進行博弈,而且蒙蒙為了救我還取代了我的位置,莫名地讓司徒無功與他自己的靈魂進行了融合。

劉天心地聲音再次傳來:「雖然我跟他是室友,但是對他也不是很熟,好像他家裡人都死得比較早,他的性格有點怪。」

「是的,沒有家人,所以性格很古怪,不過要想得到鬼王的話,也就只有從這麼一個弱點下手了,因為張良就是鬼王最大的弱點,而且也最致命。」

「那……有沒有可能張良先一步融合了鬼王呢?」劉天心問。

而這時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似乎回答了這個問題:「我看難……所以頭疼埃」這是一個中老年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比較沉穩。

趙半仙的聲音響了起來:「老爺,為什麼呢?原本就是一體的。」

那個沉穩的聲音接著說:「他的軌跡完全看不清,也完全不知道他腦子裡面在想什麼,看起來挺膽小怕事,而且還隨遇而安的樣子。」

「可是……當年可是老爺你親自選中他的啊1

「也許並不是我選中他的,也許只是樹妖選中他的呢?誰又知道呢?從目前來看,他是近些年來跟樹妖最有緣的那個人了。」

「老爺,那您的計劃?」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也累了,真想退休了好好休息。」

「你本來就想讓他接位的吧?」

「只是現在看來,也許讓他接位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你是不是這個意思呢?」

「老爺,我可沒有這個意思,剛才看到司徒無功好像也跟著他們進來了,我忽然發現,那個司徒無功也許更加合適一些。」

「司徒無功?野心太大了。而張良,那是太沒有野心了。問題是,鬼王早就已經成長了起來,也不是誰說要把他怎麼樣就怎麼樣的,現在哪怕我對上他,都感到吃力。但事情就是這麼無語,哪怕鬼王再強,他都不是本體,而只是一個分身而已;哪怕張良再弱,鬼王這個分身也只屬於他而已,也不會屬於司徒無功。」

「那現在怎麼辦呢?」

「他們的事,他們自己看著辦吧。如果他們接不了我的班,誰來接我的班呢?」

我說不出話來。他們就好像在我身邊談論著這些事情一樣。怎麼想這都只是一個陰謀。而且看樣子趙半仙果然老早就認識我,而且還跟我有著很大的關係。更加重要的是在他的上面還有一個什麼「老爺」,更加不可思議的是……

那個沉穩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蛇管家,去看看張良怎麼樣了,有沒有醒。」

趙半仙的聲音響了起來:「好的。」

「別嚇著他了。」

然後我的眼前忽然亮了起來。我好像躺在草地上,草是綠色的,天是紅色的。

我靜靜地躺在這裡,就看著上面的天,然後我的耳邊響起了沙沙聲。

我嚇了一跳,猛地坐了起來。

這裡並不是在山洞裡面,而是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在我前方很遠的地方好像有一座房子,在左邊不遠的地方有一片樹林,樹林的外面還有兩個奇怪的人探頭探腦的。

而在我的後面,一條蛇正在游向我。

這是一條黑蛇,看模樣並不是很大,但怎麼看都有點像那條跟劉天心大打出手的守護狗變成的黑蛇。

它昂著頭吐著信子看著我。雖然它並不是很大,但那比大腿還粗的身體還是讓我不敢動彈。

「嘿嘿,沒死啊?」它忽然說話了。

面對一條會說話的黑蛇,我能說什麼呢?而且還是趙半仙的聲音。

他就是趙半仙?

「趙半仙?」我試著問了他一聲。

「你小子不簡單啊,竟然知道我以前的稱號?看來我以前也蠻有名的嘛,難道是你老爸告訴你的不成?」

「我爸認識你?」

「一面之緣而已,當初你爸差點殺死了我。還好我逃得比較快。不過聽說你爸已經死了,是吧?死了好,死了乾淨。」

還死了乾淨?

這貨真的竟然是趙半仙?

然後我又問了一聲:「同時……你也是蛇管家?」

「哦,是啊,沒看到我現在被困在一條蛇身體裡面嘛,所以就成了蛇管家。不過我的權力還是很大的嘛,因為我畢竟是管家嘛。」

「你原來是一個人?」

「當然,哪有天生的蛇會說話的呢?你的腦子莫非有問題不成?」

「那你……」

「哦,我本來是想帶你去看看小姐,只不過她真的很可怕,我還真的有點擔心她會吃了你,所以就不去了。老爺叫我來送你回去的。」

「回……回哪裡?」

「當然是回家,要不然還能回哪裡呢?」

黑蛇跑過來跟我並立在一起。

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眼前的這條黑蛇應該真的就是守護狗變出來的那條黑蛇。意思就是其實趙半仙跟守護狗其實是同一個人。

劉天心也曾經說過,黑蛇其實才是守護狗本身的形態。所以他們肯定是同一個人。

只不過趙半仙是守護狗的人類形態而已。

要不然趙半仙怎麼敢在有白蛇的地方橫著走呢?也就只有那條黑蛇才有這種本事了。

「哦,對了,要是回到了家,什麼時候遇到了我那十二個徒弟,告訴他們我在這裡過得也挺好的,不必擔什麼心的。不過說實話,我倒是有點擔心他們,上次聽老爸說,鬼王還修理過他們,修理是可以的,只是不要弄死了,要不然我這個做師父的也會傷心的。」

這貨看來真的就是守護狗。

我看著這茫茫草原,問他:「那我們應該怎麼回去?」

「走回去啊,我帶路。」

他沙沙地在前面一扭一扭地帶路。我在後面跟著,小心地不踩到他的尾巴,要不然我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回頭一口吞了我。

忽然一個方向傳來了一聲嘶吼聲,天空好像出現了一條白色的閃電,那條閃電竟然不是往下劈的,而是從下往上衝起來的,它在空中扭動著。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閃電,而是一條白蛇,又像是一條白龍。

我站住了,轉頭看著那邊

「他要死了。」趙半仙淡淡地說。

「誰?」

半空的白蛇往下栽來,轟然倒在了地上,頭部離我只有十幾米的距離,砸起的灰塵讓我有些睜不開眼。

我終於看清了這條白蛇。真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大。

它如同巨無霸一樣倒在我的面前,蛇信無力地吞吐著,雙眼死死地盯著我。

黑蛇站在我的身邊,說道:「想不到,他真的要死了,老爺呢?是不是也要死了呢?」

「誰?」我轉頭看著他。他的身體不斷在變著形,一會兒是黑蛇,一會兒變成守護狗一會兒又變成了趙半仙。

「鬼王死了,你醒了也沒什麼用了,畢竟時間太久了,是不是時間過得太快了呢?不知不覺之間,我竟然也在這個夢裡面進入了角色。」

「鬼王死了?」

「是啊,看來老爺也凶多吉少了。」

「你的老爺剛才不是還在說話嗎?」

「那只是我給你回放的而已……給蛇爺滾吧,蛇爺也要去了,回去的話,記得去***,她也許正在等著你。」

趙半仙再次變成了黑蛇,尾巴猛地往我掃來,這橫掃千軍的速度與激情我根本就躲不開。我被這橫掃擊飛了出去,頭好像撞在了緊硬的牆壁上面,痛得直入心臟,心臟撲撲撲地跳個不停,變成了一台強大的馬達,把血液不斷地往腦子裡面不要命地輸送著,這股血液在強大馬達的作用之下變成了海嘯引發的大潮,洶湧地衝進了我的頭腦裡面,轟的一聲,把我的意識和清醒完全淹沒了下去。

簡單來說,我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