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3,紅房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193,紅房子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桌上放著一個木箱,正是那些獨眼龍平常提著的;還有一封錄取通知書。

箱子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並沒有上鎖,看起來就只是隨意地放在那裡。

我打開了箱子,裡面空無一物。也放被別人拿走了,也許裡面本身什麼也沒有。

「他怎麼死的?」

五大三粗抽著煙說:「不知道,平常看他身體很好的,忽然就這樣沒了,連醫生看了都感到奇怪,因為看他的身體,完全沒有什麼問題,而且你看,都沒氣這麼久了,身體還沒有變色,話說你爸不會是什麼武林高手吧?」

「嗯?」

「就是那種有什麼龜息功什麼的武林高手,現在他是不是正在練什麼功呢?」

這麼扯蛋的話都說出來了,看來我也只能服他了。不過他說得也許有道理,獨眼龍們不正都是高手嗎?他們有著神奇的異能,說不準現在躺在棺材裡面的那個男人正在練什麼功呢?

我也希望他能忽然跳起來,對我說:「我還活著呢,你有什麼問題就趕緊問吧。」

只是他真的沒有氣了,而且心臟也停止了跳動。

醫生都已經宣布了他的死亡。

忽然之間,冒出了這樣一個老爸,而且原本的小村子也完全改變了,我還真的轉變不過身份來。

這場景轉得有些太快了。

還有夏小心呢?看起來她真的沒有回來,而且也回不來。畢竟守護狗趙半仙可能都已經真的死去了。

那個胖子問:「現在怎麼辦?就等你一句話了。」

「我?我能怎麼辦呢?你說呢?」

「要我說的話,當然是埋了。」

「埋哪裡呢?」

「山上啊,還能哪裡?」

「好吧,你作主吧。」

那胖子瞪著一對眼珠子看我,好像從來就沒見過我一樣,他的眼神裡面暴露出他的不滿。

有什麼不滿的?難道要我哭出來?我沒有那種心情。現在讓我煩心的事情多著呢。要不要去省城,這首先就是一個大問題。如果只是單純地去跟蒙蒙匯合的話,看起來我應該早就過去的;但是去了省城之後呢?麻煩事情將會更多,有收割者會出現,還有那些揮之不去的獨眼龍們,還有劉天心,還有……

等等,更加可怕的是,我很有可能還會經歷一輪收割日。

現在倒真的有點像是我被蒙蒙送回了以前的時空了,只是這時空完全錯亂了,錯亂得我都適應不過來。

張志偉那小子看起來在那裡過得不錯;還有那個司徒的鑰匙李紫呢?她會不會也依然還在呢?還有女漢子、風雷或者風火雲之類的,更加重要是空道八。

自從上次遇見過劫財色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還有表哥,說不准他也會去省城吧?或許他會死在這裡呢。

「真的我作主?」

「嗯,我年紀小,不知道怎麼辦。」

「好吧,那今天就安排了,道場就不做了,他之前也找過我,說不做道場的。」

「他找過你?」

「嗯,」胖子點點頭,「他好像知道他自己的事情一樣,你說奇怪不奇怪?」

「他說了什麼?」

「也沒說什麼,只是說他快要死了,通知你一下而已。」

「就這樣?」

「要不然還能怎麼樣呢?反正這事情邪乎著,跟你老爸平常一樣的邪乎,那我們就安排人手,抬上山,其他的一些流程也不多做了,反正他也不會在乎的。」

「好吧。」

這棺材裡面的或許真的就是我以前的父親也說不準。要不然為什麼有那麼多獨眼龍在這個幻境裡面占著這麼重要的位置呢?其實這些都可能只是影射而已。

胖子去叫人。

我小聲問五大三粗:「那胖子是誰?」

「村長啊,你怎麼了?怎麼看你都有點像失憶了。」

「哦,不是,好久沒有回來了吧。」

「這樣埃村長還說了,說你爸早就給自己挖好墳了,只要把那裡一抬就行了。」

「這麼誇張?」

「誇張?應該是悲傷吧?」

「有什麼好悲傷?」

「好吧,我說不過你。」

胖子村長很快就叫到了人手,把棺材釘上,然後抬著上山。我跟在後面,這條路也就是和夏小心一起走的那條路,只是不知道在上山之後我能不能看到那個跳樓的女人的那個墳呢?還有我能不能看到夏小心走進去的那個詭異的小屋子呢?

「什麼時候又填了一座墳?」村長忽然問。

五大三粗一怔,「哪裡?」

「那不是?看那新土就知道了。」

果然,那正是那個跳樓的女人的墳。胖子果然是一個有眼光的胖子,一眼就看出來了。

五大三粗哦了一聲,「誰知道呢,是不是鄰村的埋在了這裡?」

「鬼才知道,連個碑都沒有。」

「也不知道這地是誰選的,看起來還是有幾分眼光的。」

「你也懂風水了?」

「哪有,只是隨口說說。」

抬著棺材的人倒是一聲不吭,他們更像是幾個殭屍而已。我走在最後,一步一步緊緊跟著他們。

只是在一個時間點裡我偷眼看過去,看著那個瘋狂的跳樓女的墳墓,心裡忽然沉重起來。

如果我不去省城的話,也許現在這種混亂的情況會一直下去,而且說不準隨時這裡的世界會完全的崩潰吧?

現在看來,應該也快要到結束的時候了,去省城面對我最後的人生。哪怕我真的就是原本的本體,我也可以去嘗試著打敗現在的那個本體。

而且蒙蒙一定會幫助我吧?雖然我不敢肯定他是不是以前的蒙蒙,但至少有三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他真的以逆天的七百分考進那個破大學;他真的很怪;他真的是室友。

這樣看來跟剛開頭剛好對上了。

所以他應該會幫我,哪怕他真的不記得了,我至少也可以給他一些提示,他應該能想起來吧?哪怕真的想不起來,至少對我應該有一定的好感吧?

所以想到這裡,我覺得身體裡面力量變得更大一些。也許這只是心理作用而已。

到了山頂,他們還在往前走著。

我不禁問:「去哪裡?」

「在那邊1胖子頭也沒有回,只是指著一個山頭。

那個山頭正是那個紅色房子的地方。

我感到身體有些冰冷起來,山風現在不是涼爽的,而是冰冷的。

現在雖然我並沒有看到那個房子,但是我怎麼敢保證那裡並沒有呢?而且這看起來分明就是要把我往那邊引去。

我是去還是不去呢?

我能在那裡遇到夏小心嗎?

五大三粗問:「怎麼不走了?」

「沒。」我咬咬牙趕緊跟了上去。

然後沒走幾步我就看到了那個紅色的房子。

果然還在那裡。夏小心還在裡面嗎?

我再次停了下來。

只不過上次我能從容離開,這次他們應該也不敢用強把我往裡面推吧?

胖子大聲說:「好奇怪啊,那裡竟然還有一個房子呢,誰會吃飽了撐的在山上蓋房子?」

五大三粗大聲說:「認知道呢,反正現在也很少有人上山,現在山路都不好走了,你看那路全都長了草了。」

「要不過去看看,而且地點剛好也一樣,難道那並不是什麼房子,而是他為自己挖好的墳?」

「這要是墳,也太大氣了一點吧?」

他們繼續往前,我依然跟在最後。

很快就到了這紅色的房子外面,門關著。只不過胖子圍著房子走了一圈,大聲說:「在這後面呢,只是不知道這裡面有沒有人,抬過來,我去打聲招呼。」

在後面果然有墳?

我沒有跑過去看,而是站在門前。五大三粗帶著人把棺材抬到了後面,而胖子就在那裡敲門,「有沒有人啊?」

「來啦來啦1果然有人,而且還是夏小心的聲音。

門打開,夏小心迎著山風站立在那裡,她一點都沒有變化。

「你來啦1她注意到了我,然後跑到了我的面前,看樣子本來想來一個熱烈的擁抱還是什麼的,但是她忍住了。

「你……沒事吧?」

「沒事呀,很好。」

胖子哦了一聲,「你們認識啊?是這樣的,後面那個墳……」

夏小心笑了笑,說:「知道呢,張叔叔前幾天挖的,他說他快要死了,所以在那裡挖個墳,你們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胖子說:「那我就放心了。」

夏小心說道:「我也傷心呢,只不過他去了他應該去的地方,說不準這就是命吧。張良,進來坐埃」

進去?

進去之後我還能出來嗎?

我有些猶豫。

「又不會吃人,你怕什麼呢?」夏小心拉了我一把。

胖子說:「你們先進去,我後面還有事情要忙,你好好開導張良一下。」

「知道啦。」

看來我只能進去了。因為從開著的門處,我看到了一張桌子,桌子上面還放著茶壺和杯子,還有四把凳子。看起來那只是一個普通的房子而已,並不是傳說中的那個能進不能出的詭異的向下的十八層的鬼房子。

邁步,走了進去,夏小心就陪在我的身邊。

「這幾天,你怎麼樣?」我問她。

「還好啊,過得很開心呢。其實我一直很挂念你的呢。」門在我們身後轟然關上,我幾乎嚇了一跳,就要去開門。

夏小心接著說:「真的好奇怪呢,原來你們真的是兩個人啊,我有的時候還以為你們只是一個人呢。」

「嗯?」我趕緊停下了腳步,轉頭認真地看著她,「誰?」

「他啊!你不會怪我吧?我嫁給他了。」她指著一處。

一個人站在牆角裡面,所以我一直沒有注意到。現在夏小心指著他,他終於走了出來,他對著我笑,「還好?」他臉上的笑非常討厭,看起來像是一個大壞蛋一樣。

他的臉更加討厭,因為看到他我就感覺像是在照著鏡子。只不過他並沒有戴眼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