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5,變淡的回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195,變淡的回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怎麼?有什麼吃驚的嗎?」

「不是,我剛好也認識一個劉天心,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以前我在那裡生活過幾年,他一直對我很好,我是妹妹,他是哥哥呢,我們一起長大,後來我就去了台灣。」

「看來果然好巧。」

「是呢,天心哥不會出什麼事吧?他現在變得怎麼樣?」

「神神秘秘的,有的時候還有點發神經的嫌疑,不過總體來說是一個好人,我們相處得也不錯。反正我沒什麼事,所以我就去看看他。如果真有什麼事的話,我至少可以跟同學和老師說一聲。」

「哦,真擔心他。」

現在,我看著手裡面的茶杯。原來我早就認識司徒無功和劉天心。而且劉天心真的就是我的室友,夏小心也一早就認識他,兩個人還是發校而司徒無功呢?他老早就想殺死我,當然,他可能並不是真正的想殺我,要不然那時候的我應該早就死了吧?

鬼王問道:「想起了什麼?」

「劉天心。」

「哦,劉天心。事實證明任何人都會變的,劉天心變好,然後變壞,再然後變好,這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過程。當然,我們也不能單純地說他是好是壞,因為好壞到底又是誰定義的呢?其實他們只是執著地做著一件事情而已,我們只是把好與壞強加到他們身上吧?對我們有利的就是好事,對我們有害的就是壞事。這就是我們的好與壞了吧。」鬼王喝了一口茶。

「還有哪些事情呢?那個刀疤,還有黑手,還有趙半仙,他們又原本都是些什麼人?還有張志偉……」

「誰又知道呢?你原本就幾乎所有都失去了,現在你能找回來的,也只能是以前你親手埋藏下去的罷了。」

「這裡,只是我為自己做地墳墓而已?」

「要不然呢?你不會記得當你回來之後,看著那些孤魂野鬼茫然地遊盪在城市之中,他們不知道他們是活著還是死去了,因為根本就沒有人告訴他們。那場面多麼壯觀,因為太多了,你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而且在那裡面,還有很多以前你見過的面孔。」

「但是,我為什麼要把他們安排在這裡面?」

「你無法原諒你自己吧。因為你的懦弱,因為你害怕我,所以你獨自躲在一個角落裡面,什麼事情都不過問,好像全世界都跟你無關一樣,哪怕你擁有著別人想都不敢想的能力,但是你沒有責任感。如果你哪怕稍微強勢一點點,也不會有以後的這些事情發生了。」

「真的是這樣的嗎?所以全都怪我?」

「要不然怪誰呢?怪我?怪小蒙?還是怪司徒無功?當然,直接讓他們死亡的是小蒙和司徒無功,但小蒙跟你又是什麼關係呢?雖然說他跟我的關係似乎更大一點,但怎麼說也是你的兒子吧?」

我怔住了。

「他……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跟你不一樣的人。」

我想象不出他像什麼樣子,也許有幾分像我?還有幾分像他的母親?只是他的母親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那個跟我一樣被冰封的人嗎?

「跟我說說他的事情吧。」

「你自己慢慢想吧。你害怕面對那些鬼魂,所以你就安排了這麼一個所謂的樂園給他們?你把他們安排進了這裡,再然後,你似乎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因為他們來到這裡之後,真實發生的事情可能就只是一場夢而已,他們在這裡好像活得很好。但事情總會有意外的,意外就是,總有人會覺醒的,所以,他們會發現這個世界的虛假,更加意外的是,司徒無功來了。」

「他要變成我。」

「也許他要變成我。」鬼王淡淡地說。

既然是鬼王親自說出來的,那麼肯定**不離十了。別人也許可以欺騙我,但鬼王沒有那個必要。因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我現在好像只是在跟我的潛意識在進行著對話而已。這對話讓我感到很沉重。

因為真實的鬼王這個時候應該已經死了。我不知道他怎麼死的,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而死的。

我再喝了一口茶,更淡了。

記憶裡面的夏小心說道:「人呢?怎麼不見了?」

我們來到了一個小山村,山很多,這個小山村的人聚居在一起,房子的範圍也很校房子全都沒有人祝

夏小心甚至還喊了一聲,但是沒有人回應她。

「都搬家了嗎?」她來到了一家門前,敲門大聲說:「三嬸,我是小心,我回來了。」

沒有人應聲。

整個小山村籠罩在一股寂靜的氛圍裡面。我試著推開了那扇門,門應聲而開。

門裡面的灰塵表示這裡應該至少有半個月沒有人了。

而且在就在門裡面倒著一條死狗。死狗瘦得皮包骨,已經變成了乾屍,並沒有腐爛,也不會發出惡臭。

夏小心尖叫了一聲,緊緊抓著我的手。

「這是怎麼了?難道天心哥也出事了嗎?大家都出事了不成?」她的聲音有些發抖。

「看起來是餓死的。」

對於這條死狗我也有些感到噁心與害怕。但在這個小女孩面前我得拿出我的勇氣來,所以我繞過了死狗,往裡屋走去。

桌上的茶壺和茶杯表示屋裡的人離開得比較匆忙,雖然都有灰塵,但是茶杯裡面還有沒有喝完的茶,茶水已經幾乎變成了全黑色。

從客廳進去,側邊看起來是廚房,左邊一個室,右邊兩個室,後面還有一扇門看來是通往後院之類的。我推開了左邊的室。裡面的光線非常暗,看不真切。空氣瀰漫著久日無人的奇怪氣味。

「沒有人。」

夏小心問:「但是怎麼會沒有人呢?搬家了也不像埃」

這像是一個死村。所有的一切都死亡了。因為我沒有看到哪怕一隻飛鳥,連螞蟻都沒有看到一隻。

推開了那通向後面的門,後面果然是一個後院,而且還有一個豬圈。

空氣裡面還殘留著一絲豬屎味,豬圈裡面倒著一頭死豬,同樣瘦得成了乾屍。看來連豬都餓死了。

夏小心吐了起來,她趕緊跑了出去。

我追上她。

她說:「豬都死了,狗也死了,除了我們,好像沒有活的東西存在著。這個村子,就這樣死了嗎?可是,人呢?」

人也死了嗎?

「我看,我們還是趕緊辦完你的事要緊,你不是說把骨灰埋了,還是……」

「放神樹那裡,爺爺交待的。」

「神樹?」

「是啊,神樹,就在那邊,最中央的那裡,周圍都沒有其他的樹的,就只有……啊?」

我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我並沒有看到那所謂的神樹。因為她指的那個地方,果然有一大塊空地,但是在空地上面,並不是神樹,而是一個奇怪的房子,那是一個紅色的房子,與其他的房子格格不入,它像是全新的。

「神樹呢?怎麼把神樹砍了,建了房子嗎?」她怔怔地往前走去。

我趕緊走過去一把拉住她,「別亂走,我看我們還是報警吧。」

「過去看看。再說這裡也沒有信號。不行,我一定要找到神樹,要不然爺爺那裡我沒辦法交待埃」

她爺爺都已經死了,還有什麼好交待的呢?

她來到了房子門前。

門也是紅色的,關著。她推開了門,裡面空空如也,只有一個單獨的房間和房門。

我想叫她趕緊走,但是她已經走了進去,來到了門前,推開了那扇孤獨的門。門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零還畫了一個圈圈祝

門裡面是一道往下的樓梯。

「這房子好奇怪啊,也許村裡人都下去了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站在門前她說道。

樓梯的扶手上纏著滕狀的電線,還醒有樹葉,電線上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小燈泡,正在散發出光線。

我一把拉住了她,「我們去報警吧。」

「我下去看看,可能他們真的在下面呢。」她還對著下面喊了一聲,「有沒有人啊?」

回聲不斷回蕩著,並沒有人應聲。

她走了進去。也許這個時候我應該轉身就走就理會她。但她只是一個女孩子,而我是一個男人。所以我也跟著她走了進去。

門關了起來,然後我才發現,這扇門在裡面這一側竟然沒有把手,更加讓人吃驚的是,連門縫都不見了。

這是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古怪房子。

現在,我轉頭打量著這個房子,雖然從外面來看跟記憶裡面的是一樣的,但是裡面的擺設是不同的。至少在這裡有一張桌子,而且我還跟鬼王在一起喝著茶。

「劉天心全村人都死了?」我問他。

「死了,包括劉天心自己。」

「劉天心是最後一個活著的嗎?」

「是的。他們那一族人很奇怪,也很執著,就像是夏小心的爺爺要夏小心把骨灰罈子放到神樹下一樣,命運的車輪就這樣往前轉動著。所以夏小心會遇到你,所以你會跟她一起進入裡面。如果沒有她的話,你根本就不會下去吧?你也許在初入山村的時候早就離開。你也不會遇到他們所說的神樹,然後所有的事情都會發生改變了。」

夏小心問:「神樹?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鬼王淡淡地說:「喚醒他們的神樹,然後讓她回歸到原本的世界。只是我們這個世界就將不會存在了。而你,跟他們的神樹就這樣結緣了,奇怪的是,你竟然真的跟她交上了朋友?」

我反問他:「我?」

「是啊,是不是很奇怪呢?」

當然很奇怪。因為我現在才發現,隨著我喝茶,他和夏小心的身影正在變淡。是不是他們本身就是這杯茶?等我喝完了,他們就消失了?

所以我看著手中的茶,不知道應不應該繼續喝下去。

其實,眼前的鬼王和夏小心,才是我真正的回憶。

所以,在那些獨眼龍看來,夏小心必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