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6,棺材裡面的精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196,棺材裡面的精靈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他們對於身體的變化好像一無所知,又好像對此早就知道一樣。我也不知道夏小心在這裡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東西。

我看著他們,繼續喝。

他們的身體幾乎變成了半透明的,看起來隨時都會消失一樣。

記憶有些斷斷續續的,就像這茶一樣,是一口一口喝的。

這類似於一個圓形的大廳,我的面前站著一個野人一樣的傢伙,他手裡抓著一把菜刀,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不過他的他依然看得清,那是劉天心。

他臉上的神色顯得有些狂熱,緊緊地盯著我。

我轉頭看了看身後。在這個類似於大廳模樣的中央,有一個圓形的高出地面幾個階梯的檯子,上面放著一個看起來像是用黃金做成的棺材。

沒有說話,我走向那個圓台。

棺材裡面是什麼?

走近了,我看到了。那個棺材並沒有釘蓋,裡面躺著一個女孩,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模樣,身上穿著綠色的裙子,看起來很可愛,但同時也很古怪,她的皮膚白得有點不像正常的人類,倒有點像白化病了,不僅裙子是綠色的,就連頭髮都是翠綠色的。

她靜靜地躺在那裡,看起來只像是睡著了一樣。

「她是誰?」我轉頭問劉天心。

劉天心的神色明顯有點不對勁,因為他顯得有些瘋狂,「我妹妹,看看那些天殺的都對她做了什麼埃」

「她死了嗎?」

「沒有,誰說她死了?她只是睡著了1劉天心好像不承認她死亡的事實,而我卻認定她死了。因為在她的額頭釘著一枚紅色的大釘子,只不過很奇怪的是,那枚釘子好像並沒有釘得太深,現在已經露出了一半在外面。

「誰殺了她?」

「她沒死!看到沒有?那枚釘子,拔下來。」

「你為什麼不自己拔?」

「我?你看看現在的我,像個鬼一樣,會嚇著她的。」

會嚇著她?看起來真的有這個可能性。那個女孩真的有點像是睡著了,因為她的皮膚還保持得那麼好。

而且隱隱的我好像還看到她還有著呼吸。她真的沒有死?又是誰這麼殘忍把一枚大釘子釘入了她的腦子裡面?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精靈一樣,身體比例那麼好,任誰都應該不會這麼殘忍吧?

劉天心在圓台的周圍焦急地打著轉,說:「快點啊,快點埃」

我試著用手去觸碰了一下那個女孩的臉,入手雖然有些冰涼,但我好像感覺到了她的心跳。

她真的沒有死?只要拔出了這枚釘子她就能爬出來?這會不會太嚇人了一點?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正準備去拔。

但是這個時候,好像是一陣風吹到了我的身邊,身體被重重地一推,不受控制地往旁邊退了兩步。

「你幹什麼?」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然後我才注意到我的旁邊多出了一個人,強壯的身體,加上宛如正義化身的臉。是的,他就是空道八的模樣。

這個忽然出現的人嚇了我一跳,這傢伙哪裡來的?鬼一樣這樣出現在多的旁邊。

劉天心在圓台外面大吼了起來:「你又是誰?!你亂來什麼?」

空道八冷冷地看著劉天心,說:「我亂來還是你亂來?」

「張良,別聽他的,快點啊!他就是一個惡魔!快點動手啊!救一個不幸的少女,這不正是你經常想去做的事情嗎?」

救人?看起來救人這件事情是一件很表現男人氣概的事情。而且我注意到,這裡好像是在一個高塔的底部,因為在上面,好像還有十幾層。

我知道了,這裡應該是在那十八層的底層吧?

這裡只有那個翠綠色的少女,還有一個瘋狂的劉天心。他在慫恿著我救那個少女。

空道八冷冷地盯著劉天心,說:「不幸的少女?又怎樣?」

空道八顯然不是一個普通人,因為他穿著中山裝,手裡還提著一個小木箱。

他看起來像是一個獨眼龍。

現在,我問鬼王:「她是誰?」

「你說呢?」

現在想一想,那個棺材裡面的少女明明就是那個我們毀滅了一朵花之後出現的那個小女孩,只是年紀有點對不上而已。但是這個瘋狂的世界,有什麼事不可能發生呢?所以她就是樹妖,她被釘在了那個地獄一樣的十八層的底下,她也許就是那個所謂的神樹,只是現在她化成了那個十八層的建築吧?

「她會吃人?」

「何止吃人呢?夏小心就是在那裡被吃的。」

「所以要釘死她?」

「很多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只不過她實實在在的就在那裡。她一直都在沉睡著,因為她必須沉睡下去。而你,拔出了她頭裡面的釘子,從此,事情就變了。」

「變成什麼樣了?」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瘋狂地尋找著她,一些人要喚醒她,一些人要封印她。要喚醒她的人是瘋狂的,他們可以做出任何事,比如說劉天心;要封印她的人也是瘋狂的,也可以做任何事,比如說你的那些朋友。當然,我是無所謂的。」

如果當初我知道她會吃人,我還會嘗試著去救她嗎?可能不會吧?但是看她的模樣根本就不像那樣的人埃而且還記得在我們毀滅那朵花的時候,那個小女孩還說我怎麼不去找她玩。

看起來她只是一個孤單的小女孩而已,想不到身上卻背著那麼沉重的東西。

我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回憶下去,因為我怕想起我不希望想起的東西。也許想起了那些之後我就變得完全不同了,也許就能是去直面自己的命運了。

我端著手中的茶,看著鬼王,夏小心輕摟著他的手臂,說:「我想也到了該要分別的時候了呢。」

「你知道會這樣?」

「是呀,趙半仙已經全都告訴我了,張良,現在就看你的了。你的決定是什麼呢?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去做呢,一直守在你自己孤獨的國度裡面,你什麼也將做不成;而如果你走出去,說不準就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的,畢竟,還有人在等著你呢。」

什麼人呢?又有什麼事在等著我呢?

「外面到底過了多久呢?」

鬼王淡淡地說:「誰又知道呢?也許過了一百年,或許只有幾十年,不過肯定的是已經完全不同了。但前提是你得走出去,不過,在這裡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吧。」

我走了,然後這裡的所有都將不會存在了吧。走出去面對那個對我來說完全陌生的世界,去做那些我完全不知道他們想讓我去做的什麼事情。也許趙半仙他們原本是讓我變成鬼王的,但是現在真正的鬼王已經死了,現在我面前的這個只不過是我潛意識裡面的而已。

他和夏小心一樣,都不是真實的,只是我自己的虛構出來的而已。

我仰頭喝下了杯裡面的茶。

眼前的鬼王和夏小心都對我微笑著。真正的鬼王看起來也如此和善嗎?想一想應該不至於。至少從聽來的那些消息裡面顯示,鬼王其實是我的陰暗面,他肯定很瘋狂,而且無法無天,在女性面前也肯定很有吸引力。司徒無功也一定對他又愛又恨,一方面想得到他,一方面又害怕他。

說不準鬼王真正的修理過司徒無功,那當然很爽,只不過到頭來,我卻被司徒無功坑了。

「你是誰?」女孩打著哈欠坐了起來。

她果然沒有死,她看起來剛才真的在睡覺一樣。

我怔怔地後退著,我害怕我遇到的只是一個鬼魂或者殭屍。

劉天心倒在地上,他的身上在流著血,背上還插著一把菜刀,那應該就是他自己的菜刀,只不過現在插在他自己的背上,他看起來已經活不了了。但是他顯得很激動,身體一邊在瘋狂地流著血,一邊他還大叫著:「你成功了!你成功了1

圓台邊緣的空道八看起來也受了重傷,到處都是血,他大叫道:「你都做了什麼?1

女孩爬了出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空道八和劉天心,嘟了嘟嘴,說:「都是些奇怪的人呢。你們到底是誰啊?」

「我……我叫張良。」

「張良,是你叫醒我的嗎?」

「是……是埃」

「哦,這樣埃那你就是我的朋友啦。朋友呢……只不過我好像沒有什麼禮物礙…頭大埃」

禮物?

我怔怔地看著她。

她忽然跳了起來,「對了,我想起來了呢,是你呢,那個小不點兒,哈哈,原來是你呢,我說怎麼好像見過你一樣呢。」

「我?小不點?」

「是呀,當時那個小呀,剛出生呢,可是好像活不了了。真是可惜,看得人好心疼呢,全身的死氣,都已經斷氣了,那傢伙還不肯放棄,還非把我悄悄叫了過去。」

我怔住了,空道八好像有了力氣,跳了起來問道:「你說什麼?」

女孩看向空道八,說:「他又是誰?哦,我是說一個男人把我叫過去,去看一個剛出生的小傢伙呢,好可愛的樣子,只不過死了,全身的死氣。所以我們一起動手,把他分隔成了兩個靈魂,好像救了呢,想不到你長這麼大了,夢裡面我經常逗著那可愛的小傢伙呢。」說著她自己都笑了起來。

她看起來像是一個精靈或者一相老妖怪,看起來絲毫沒有心機。

空道八咬著牙說:「死得好,原來他竟然做了這樣的事情。」

女孩想了想,說:「是呢,死了呢,當時就死了,很好的一個人,不過他死了,所以小傢伙就成了孤兒了。你過得怎麼樣?」最後一句話應該是問我的。

「嗯……還好吧。」

「哦,那我就放心了。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嘛。哦對了,我好像找到了禮物送你給呢。」她摸了摸身上,好像摸出了什麼東西。

空道八問道:「那是什麼?」

「做夢的,怎麼,你也想要?不過我沒有見過你。」

「有什麼用?」

「做個開心的夢啊,何必去想那些煩心事呢?是吧,張良?每個人都有死亡的時刻,到時候,記得做個開心的夢,當然,也可以叫我來吃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