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7,收割
小說:| 作者:| 類別:

197,收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被眼前的這個女孩嚇住了。動不動就要吃人?而且還說得這麼順溜?

我到底叫醒了什麼鬼東西埃

而現在的這個世界,其實就是用她給的禮物構建起來的嗎?看起來果然是一個美好的夢埃因為在這個夢裡面,我有父親母親,有很多族人比如說三叔大伯之類的,還有很多朋友,比如張志偉之類的。

而這一切可能跟真實完全不同的。真實的我,可能只是一個孤獨的人,所以在夢中才會虛構那些親人和朋友出來。

現在,這些虛構已經完全被打破了,哪怕我再怎麼自欺欺人,我也不敢再去相信了。到底是活在一個自認為美好的虛構的世界裡面好呢,還是去面對真實的殘酷的世界?這個已經不用我去選了,因為現在這個虛構的世界已經不再美好,所有的美好都被那些奇怪的傢伙殘忍地打破了。

也許我自己都不存在,我只不過只是真實的我的一個影子而已,投射到這裡代替他過生活;真正的那個人已經死了,蒙蒙他們想要復活他吧?所以才用了這麼大的手段,企圖把我這個投影變成他,然後,他就復活了,再然後,也許他能接受鬼王。

但是現在鬼王已經死了,復活也沒什麼用了。

我只不過只是一個影子而已。

眼前的鬼王和夏小心消失了。他們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我站起了身,開門,外面的陽光很好。我何必成為別人活著呢?我何必要順著他們的心意去做事呢?

五大三粗在門口抽著煙,「怎麼回事,茶也不給我們一口。」

他飛快地衝進了房子裡面,「人呢?」

「什麼人?」我回頭問他。

「就是……剛才那個女人啊,看著挺漂亮的,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

「哪裡有什麼女人?這裡是荒山,哪裡有人住呢?」

「騙鬼吧你?這裡都還有茶呢,他們去哪裡了?」

「我說他們是鬼,你信不信?」

「鬼?大白天哪裡來的鬼?」

「誰知道呢。」

胖子村長喘著粗氣從屋後走了出來,說:「完事了,我去跟裡面的人打聲招呼。」

五大三粗說:「不用了,都不見人影。這房子看起來好古怪。」

「啊?」

「誰知道呢,你問問張良,誰知道他們跑哪裡去了。」

我不得不再次說了一聲:「他們只是鬼而已。」

我何嘗不是呢?而且更加可悲的是我只是一個影子而已,只是一段被人埋藏起來的思想而已,而且還跟記憶剝離了開來,變成了一個夢裡面的參與者。原本這只是一個關於我的夢,但是在這個夢裡面,越來越多的覺醒的人,還有司徒無功和蒙蒙那樣的外來者。

他們無情地想要破壞掉這個夢。雖然他們可能是出於好意或者真正的出於惡意,但他們這麼做了。

也許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情誼吧?只有著利益和所謂的好處。

現在他們終於快要成功了,因為我現在好像過上了那個把我剝離出來的人的生活,把他的一些過往經歷了一遍。

我往山下走去。胖子村長在那裡大聲問:「不去後面拜拜?」

「有什麼好拜的?這山上有鬼。」

「有鬼?靠,剛才那女人真是鬼不成?看來還得去找趙半仙來看看。」

趙半仙?他應該已經不在了。可是誰又知道呢?

直到手機響了起來我才發現我竟然已經回到了家,坐在凳子假裝著在沉思。

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按下了接聽。

「張良?」

「誰?」

「小心呢?怎麼一直沒有見到她?你到底帶她去了哪裡?」

「火雲?」

「當然是我,我只問你,小心呢?」

「不知道,你都不知道她在哪裡我怎麼知道呢?」

「什麼不知道!你到底把她帶哪裡去了?你不會是把她賣了吧?」

「賣你媽賣1我狠狠地掛了電話。

風火雲跟夏小心真正的交生了交集,這就是夏小心帶來的重大影響。

現在夏小心已經不在了,像是一個煙圈一樣消失在了空氣裡面。但是在火雲的心面,她一直都在那裡。如果風火雲真的是一個真實的人,如果她有構建這樣的世界的能力,她會不會也構建出一個這樣的世界出來,在夢境裡面,過著一些快樂的生活呢?

或許真的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吧。

每個人都會做夢的。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張志偉打電話過來,「靠,發生了什麼事啊?風火雲剛才找到我,差點沒被她打死1

「嗯?」

「還嗯什麼嗯,能不能說點能聽懂的話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個瘋女人,她說要去練肌肉,要打死我們呢。」

「不會吧?」

「還不會?你知道她有多瘋嗎?算了,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反正她瘋了。還有,學校里最近老是有些奇怪的人出現,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者將要發生什麼事。」

「什麼奇怪的人?」

「很奇怪,反正現在很亂,你要是不來的話就算了,你不會還想去復讀吧?」

「哪裡會?」

「那你自己考慮吧。」

剛掛了他的電話,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一個陌生的號碼,接了之後卻是女漢子:「你惹到火雲了?」

「哪有?」

「小心呢?」

「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都快被你急死了。」

我狠狠地掛了電話。如果我不真實的話,這些人更加不真實。我跟他們有什麼好談的呢?

順便關了機,把手機扔在一邊,管那些人去死。

一個人做飯,一個人吃。

吃著吃著就聽到有人敲門。

「誰?」我叫著問了一聲。

「我。」

「我他媽知道你是誰?有沒有名字?」

誰聽得出他是誰?聽聲音的話倒是一個年輕人,但並不是五大三粗的聲音。

「開門你就知道了嘛。」

「不開。」

我正沒好氣,哪裡有心情去理會一個莫名其妙的人。

但是那個傢伙的脾氣看起來也不是好惹的,竟然改用了踢門,把我的門踢得梆梆響,不管再怎麼生氣我也不可能跟自己的門過不去,所以只好衝過去一把拉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坨屎,他背著一個大背包。

「可累死我了,看你的模樣倒是活得挺瀟洒的。」

「是你?」

「不能是我啊?怎麼,不歡迎?」

他從我的身邊擠了進來,然後坐了下來,自來熟的樣子把這裡當成了他的家。

「你怎麼來了?」

「看看老朋友嘛。哦,對了,我帶來了很多人的問候,還有,你什麼時候過去?」

「過去送死?」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全都亂套了。唉,現在倒好,大家都沒什麼事干,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就自告奮勇地過來找你了。金槍正在開店呢,每天都在那裡嘆氣,他一直都在說,這日子什麼時候才到頭。」

「什麼日子?」

「無聊的日子啊,想當年,打打殺殺多帶勁。現在他倒好,開個小店,做著老闆,不過看起來特無聊。」

打打殺殺很帶勁?只是為什麼一定要我過去呢?

我瞪了他一眼,繼續吃著飯。

「再說了,現在都開學了那麼久,你他媽的還有心情在這裡呆著,我也真服了你。」

「開學了有什麼意思?反正一切都是假的。」

「喂,大哥,很辛苦誒,好不好?再說了,投入一點好不好?我好不容易入戲了,現在倒好,你就這種態度?」

「那我應該要哪種態度?」

「你可是boss啊,你都不去現場,演出怎麼開始啊?」

「我是boss?我算哪門子boss?」

「本體,不是boss?」

「我是本體?」

「難道你不是嗎?當然,可能以前出了一點點差錯,出現了一點點意外,所以你被人趕了下來,但是,你就這麼莽甘願嗎?現在應該是拿回屬於你的東西了。」

「不去。」

「真服了。」

他一頭倒在了沙發上面,不斷地嘆著氣。看起來他真的很無聊,而且已經到了一定的境界。

所以我很好奇,就問他:「你到底是什麼人呢?或者說,你原本到底是什麼人?」

「我?一個好人。」

「你真的曾經活過?」

「當然,只不過來到這裡之後出了一點點意外。」

「然後?」

「然後我就鬱悶了。你想想,像我這樣的好人,怎麼被安排了這樣一個身份,如果你是我,你會覺得很開心嗎?一坨屎啊!你會開心嗎?」

我差點吐了出來,這確實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也不知道到底怎麼給他安排的身份,竟然只是一坨屎而已。

他接著說:「所以,當我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就開始想儘力法逃出去,哪怕死亡也無所謂的。有什麼比死亡更加恐怖的事情?那就是變成了一坨屎。」

還能不能好好地吃飯?這小子不用吃,我可是要吃呢。

「你怎麼就變成了這個模樣呢?這身份到底是怎麼安排的?」

「我怎麼知道?反正過得挺無聊的。」

「還有就是,收割是怎麼來的?真的有收割嗎?定時就會收割一波?」

「當然,這些不都是你自己定的嗎?要讓這裡一直保持下去,所以定時把那些覺醒的收割一遍,這樣世界就安穩了,想一想其實那樣還是有點道理的,只不過不太人道。」

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了起來。竟然真的是我自己定下的?想一想其實也有可能。畢竟現在這些人都算是覺醒了的,對這個世界就是有大害處的,所以要收割掉他們,讓他們忘掉這些事情。

一坨屎接著說:「經過了一波收割之後,時間就循環回來,這樣又可以做一段時間美夢了,等快要變成噩夢的時候,就把那些刺頭收割掉,世界又太平了,再次回到原點,又太平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