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99,決定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199,決定吧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夏小心的故事沒有讓我感到太過震驚;但是現在一坨屎的故事讓我感到全身冰涼。

因為他扯到了鐵柱。

「是的,所以很多人也都叫他鐵柱。是一個很奇怪的人,發起神經來的時候,沒人敢惹他。當然,他也不會經常發神經的。平常也只不過看起來並不是很好相處而已。」

「你確定你是在說鐵柱嗎?」

「當然確定。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好像有點精神分裂一樣的癥狀。他經常折磨犯人,而且還以此為樂。他這個人呢,好像得了抑鬱症之類的病,不過局子裡面沒有人敢說他。」

「警察?」

「是的。」

「問題是這樣的人還能當警察嗎?」

「反正他就是這麼一個人,平常還是很和氣的,做事也很認真,就是偶爾會折磨一下犯人,而且心事看起來比較重而已,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然後呢?」

「然後他就死了。」

「在所謂的大瘟疫裡面死的?」

「不是,是死得比較早,這事情說起來還真的有點奇怪的,好像是被什麼咬死的,這成為了一宗懸案。而且咬死的地點還很奇怪。」

「在哪裡?」

「在李紫的家裡面。當然,我並不認識李紫,只是我查看過卷宗,得知了這一點。當時李紫還只是一個小女孩,什麼也不懂,據說驚嚇得很厲害,李紫的媽媽卻說什麼也沒有看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問題是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呢?不清楚,只是知道那天鐵柱喝了酒,跑去了李紫家裡面,很多人都清楚,心事那麼重的鐵柱其實喜歡李紫的母親已經很久了,估計他當時也是借著酒瘋,想干出一點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吧,結果……」他聳了聳肩,「把他自己的命搭了進去。而且據調查當時在李紫的家裡面還有另外一個人,但是那個人同樣消失了,從此不知所蹤,直到後來很久之後,他才再次出現。」

「什麼人?」

「不太清楚,他們都是大人物,我這個小人物是不認識的。重點是鐵柱死了,是吧?但是呢,又有人說見過他的鬼魂,說他變成了一個厲鬼。」

對此我就只能呵呵了,這種說法還真的挺新奇的。既然鐵柱變成了厲鬼,怎麼不去找李紫的麻煩呢?

一坨屎坐了起來說道:「反正事情說得很玄。直到後來我聽人說鐵柱被一個人收服了,聽起來真的很奇怪,而且還指出了那個人長什麼樣子。你知道他長什麼樣嗎?」

「長什麼樣?」

「長以前你那樣模樣。」

「你的意思是我收服了他,所以他後來佔了我的地盤?」

「不是,我的意思是司徒無功收服了他。所以很可能就是司徒無功收服了他,然後佔了你的身體,接著鐵柱發難,把司徒無功都趕下了台。」

聽起來倒有三分靠譜。要不然司徒無功當初為什麼單單要挑鐵柱下手呢?但那個鐵柱當然並不是真正的本體,可能只是本體放在我們身邊的一個姦細而已。

可憐的我和蒙蒙還一直把他當成兄弟。

一坨屎說道:「我看到了司徒無功,我看到了你,也知道這原本只是你一個人的世界,所以我就在想,可能現在的本體真的就是鐵柱,要不然為什麼我能變成這樣呢?要說以前他平常也算是比較關照我的,不過生氣的時候老是說:那坨屎,過來!聽著就來氣。」

「所以他真正地把你變成了一坨屎?」

「誰知道呢?和你一樣,我們並沒有前面幾輪的記憶,都是後面才覺醒的,所以很多事情也同樣記不起來。但是不同的是,我們能覺醒生前的記憶。」

現在他們那些人大概都已經覺醒了生前的記憶了,所以現在這一輪才完全不一樣。想一想上一輪,估計有很多事情是現在的本體沒有想到的事情,比如說司徒無功冒那麼大的風險把安排在我們身邊的鐵柱給滅了。

也許那件事情才是真正的轉折都說不準。

而蒙蒙呢?他到底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所以呢?為什麼要我一定要去省城那邊呢?」

「因為,那邊才是關鍵。要麼毀滅,要麼自由。雖然衝出去之後依然是毀滅,但我們不願意腐爛在這個鬼地方。也許你認為這裡是一個好地方,但事實呢?你才是真正的本體,所以有些事情,必須要你去做。你好好想想吧,或許你認為我說的一文不值,或許你認為我們這些人也全都一文不值。」

我沉默了。

「至少,為我們做點事情吧。再說了,羅澤冒了那麼大的風險殺進來,現在呢?他變成了什麼樣?」

「他變成什麼樣了?」

「他還能變成什麼樣呢?他都已經不是他自己了。在司徒無功的計劃裡面,他取代了你的角色,變成了目標。」

「為什麼司徒無功會把羅澤當成目標?難道他的價值更高?」

「可能是風險更低吧。你快死了。或許你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對於司徒無功來說,一個快要死的身體,和一個完全健康的身體,哪個才是更低的風險呢?而且羅澤雖然比不上你,但他同樣有著秘密,他有著一支強大的軍隊,這樣的對比之下,司徒無功當然就把羅澤當成了目標。」

「現在司徒無功呢?」

「他已經走了。」

「走了?」

「嗯,走了,也許在外面活得挺自在,也許挺痛苦,但是誰又知道呢?重點是他離開了,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而我們呢?依然還在這裡;而你呢?還在做著你的春秋美夢,還那麼以自我為中心。」

司徒無功真的走了。也許就是天崩的那天晚上逃離的,看來他跟本體真的發生了戰鬥,本體並沒有攔下他,就那麼讓他逃離了。

司徒無功現在肯定鑽進了蒙蒙的身體裡面吧?他在外面肯定活得挺好的,這點根本就不必去多想的。

問題是他還會做出些什麼事情來呢?那個瘋子,做出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我怔怔地看著一坨屎。眼前的這個傢伙同樣是一個可憐的傢伙,他現在已經沒有希望了。因為他已經死了;但他並沒有放棄,他在追求的是什麼呢?也許是最後的那一抹光輝?

「我並不是說你就一定要為我們而活,問題是你也可以為你自己而活。你想就在這裡過完那無止盡的歲月?或是等待著你的身體腐朽的時候面臨著天崩地裂?問題是你正在走向死亡,因為你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也許很快,這片天地就將不再存在,到時候,你還會做美夢嗎?出去外面,也許我們會遇到很困難,也許出口就只是一個蛇口,我們以為走出去,實際上可能只是進入了另外一個蛇腹,但至少我們邁出了那一步,不是嗎?」

「可是……我們怎麼打敗本體?」

「打敗他?不,是取代他。」

想一想本體那飛在天空的巨大身體就讓我感到頭大。怎麼打敗他?或者取代他?取代他之後,我就重新成為了本體?然後我就可以放出這些可憐的靈魂,讓他們自由來去?所以,他們的目標實現了;而我,成為了新的本體,或者說我並不會成為新的本體,而是復活了,重新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活人,去面對那個我一無所知的世界。

「所以最後,我是人,你們是鬼。」

「是的,做鬼也比在這裡好萬倍吧?」

聽起來有點道理。

但是面對一個完全未知的世界讓我感到一絲恐懼。原來我那麼害怕陌生。

「而且你快要死了,不在死之前瘋狂一把,還等什麼呢?」他拿起了背包背上,往大門走去。

「你去哪裡?」

「我先回去了,再不瘋狂,就死了。」他開門走了出去,走進了陽光裡面,熱熱的陽光包圍了他的全身,他的身影在這一刻看起來像是一個神一樣那麼耀眼。

我怔怔地看著他離開,然後重重地坐在了沙發上。

現在,是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這裡並不是我所要的生活也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生活。在這裡,也沒有任何熟悉的人。那些熟悉的人,都已經在省城等待著他們的命運了。

空道八、張志偉、風火雲、女漢子、余帥他們全都在那邊,他們在等待著我的到來。當然還有蒙蒙。

蒙蒙很可能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但他既然是蒙蒙,那就應該永遠是蒙蒙,我想我們能成為好兄弟。這一次,應該換成了我來帶領他了。

到時我應該帶著他去做哪些瘋狂的事情呢?

問題是不是只要我一到省城,收割日馬上就會開始。以本體那種格調來說,完全有可能;又或者收割日要我來開啟,到時候,我帶著一眾異能者跟本體帶領的一眾收割者對抗?

到時的場景又會變成什麼鳥樣子?應該比上一輪更加詭異吧?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出現王對王的情景?我會不會有機會直面本體?

把他趕下來,然後我坐上那個神位。想一想還是有點期待。但之後呢?那就是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再也沒有這些奇怪的人,也沒有這些看似真實的場景,更加沒有所謂的本體和收割者和異能者了。

因為在真實的世界裡面,這些都不可能存在的。

要麼我死了,要麼我戰勝了本體,然後張良復活了,也許還能遇到被佔了身體的蒙蒙,也許我們還能一起去喝茶,談談以前我們的一些趣事?

也許我還能遇到周小建,摸著他的小光頭,讓他給我介紹介紹真實的世界都有哪些東西;也許我還能遇到那個一百多歲的老頭,可能他現在正在跟司徒無功談心也說不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