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0,離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200,離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有顧客,還看什麼書1老闆娘拍了一下正在低頭看書的富哥。

富哥這時才抬起了頭,不好意思地扶了扶眼鏡,說道:「哦,不好意思,看得太入神了……哦,我記得你呢,張良,是不是?又買醬油啊?」

我緊了緊背包的帶子,「不是,就是隨意走走。」

「這樣埃哦,對了,如煙好幾天都沒見著人影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見到她?那天我好像聽她說她要去找你的。」

「她死了。」我告訴了他實情。

這對夫妻顯得有些吃驚,老闆娘問:「死了?怎麼死的?」

我聳聳肩,「跳樓死的,反正說什麼她都不聽,最後她就跳下來了。我真不是她以為的那個人的。」

他們夫妻露出了一絲痛惜的表情,老闆娘說:「這樣啊,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呢。她其實是一個好人。」

「是的,好人。」我只能表示同意。

「只是……她的屋子裡面看起來也要收拾一下了。有沒有興趣到上面看看?」

「不了……好吧。」

老闆娘帶頭往樓上走去,我跟在後面。

我真的只是隨意逛逛,看看這些人。看看他們都在做什麼。主要是我覺得這對醬油夫妻跟其他的普通人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就特意過來了一趟。

那個什麼如煙的屋子裡很黑,好像從來都不見陽光一樣。一進門就有一股煙味,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個毒窩。

「她平常都不愛出門,老是呆在裡面,據說還會寫書。」

「這樣啊,看不出來。」

「是呢,看不出來的事情很多。我其實也很少來這裡看她的。只是有的時候她生病了,我只好來照顧一下她。在她的房間里還掛著一個男人的照片,說實話,真的很像你的。」

「哦,她有沒有說起過那個男人的故事呢?」

「這個倒沒有。她的事情我們知道得也不多。主要就是複印機是我們的朋友,以前如煙跟過他一段時間,複印機騙他說去拍電影,讓她做女主角,她當然滿心歡喜,就甩了當初的男朋友,結果……你知道的,反正很狗血的事情。」

牆上果然掛著一些照片,並不多,總的來說只有四五張,有兩張是單獨的我,還有一張是拍的我跟另外一個女人,在那張照片的旁邊畫著一個箭頭指著那個女人,還標註了文字:可惡的女鬼!

我怔怔地看著那張照片,不管怎麼看,這照片都只是偷拍的而已,所以並不清晰,但是我看得出來,照片裡面的那個女孩正是我曾經見過的那個玄冰裡面的女人。

照片裡面的我看起來很開心,拉著那個女孩的手好像在逛著街,女孩身上穿著白色的衣裙,手腕上面套著手鐲子,看起來像個仙子一樣。

我不由得有些痴了。原來她真的這麼漂亮。

「你怎麼了?你認識他們嗎?」

「不認識呢,從來沒見過。」我搖了搖頭。

「哦,世界這麼大,總有兩個人是長得比較像的。」

「是埃」

還有一張照片拍的是我跟那個瘋女人。瘋女人看起來當時並沒有發瘋,長得也還算可以。只不過那張照片明顯就曾經被撕開過,後來又把兩個人粘到了一塊而已。

這個世界是沒有後悔葯的。如煙那個瘋女人也許本來以為我只是一個玩具一樣,想撿起來就撿起來,想扔掉就扔掉,結果最後她扔掉的只是她自己而已。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得走了,還得去趕火車。」

「哦,你要去哪裡?」

「省城,去學校裡面報道。」

「這樣啊,好吧,一路順風。」

「嗯,謝謝。」

我快步下樓,氯夢腋械椒淺2豢8桓繅廊輝諶險嫻目詞椋我小心地從他身邊過去不打擾到他。

等我走出了十幾步之後,轉回頭看富哥,他認認真真地翻了一下書頁,然後把手指頭含在嘴裡,像是隨時準備著翻書一樣。

他們是一對認認真真過著生活的普通夫妻,但是可悲的是這個世界卻欺騙了他們,因為這個世界完全就是虛構的。

我快步走到了主幹道上面,攔了一個摩的。

「小夥子去哪裡?」

「火車站。」

「比較遠呢,二十。」

「行。」

我跨坐了上去。摩的開動,我看著快速從我眼底劃過的路面,忽然轉回了頭,看著後面漸漸遠離我的那個相對來說很熟悉的小城市,忽然發現,好像有一團迷霧從地底升起,在慢慢地把它吞噬。

我怔怔地看著後面發生的一切,整個城市好像就在我的眼前在消失著。

這就是它在向我告別嗎?還是我對它捨棄了呢?

「怎麼啦?1

「沒什麼,只是忽然有點傷感而已。」

「有什麼好傷感的!看你的樣子還在上學吧?」

「是埃」

「上學好啊,好好上學。」

我依然回頭看著那正在消失的城市,連同走得慢一些的行人,也被那團迷霧捲入了裡面。無聲無息,我前面的這個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這一切正在發生著。

火車站裡面人比較少,我站在站台上看著遠方,城市現在已經看不見了,它好像完全消失了,連同著我熟悉的那一切。現在好了,哪怕我想回頭已經來不及了。

火車發出污聲駛了過來,停下,三三兩兩下了幾個,卻只有我一個人上車。

找到我的座位,坐下。抱著背包,忽然感到好睏。

「小夥子去哪裡?」鄰座的老大媽問道。

「學校裡面報道。」

「夠遲的埃」

我忽然怔住了,因為我忽然注意到這節車廂裡面人好少,但是我看到了兩個獨眼龍,他們正在盯著我。

我有些緊張起來。

我不禁站了起來,看著車廂裡面的這七八個人。他們好像對我都比較感興趣,都轉頭看著我。

所以我就注意到了,原來他們全都是獨眼龍。

更加讓我感到緊張的是,我旁邊的這個大媽竟然也是一個獨眼龍。

看來這是一趟專列了。

就只為了等我。

我不禁苦笑了起來。

大媽笑著說:「大學生活真好埃」

我暫時不去管他們獨眼龍的身份,而是看著窗外,火車正在起步著,我就在跟這裡告別了。

隨著火車速度的提升,外面後退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我把目光投往更遠的遠方,那邊正在消失著。

大媽也看著那邊。

「回不去了。」大媽說道。

「是啊,消失了?」

「是啊,不好嗎?」

「你們來抓我的?」

「不是,我們只是去省城,大家都是去省城的。」

「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誰知道呢?也許是死亡,也許是解脫。」

那些獨眼龍好像對我失去了興趣,一個個又靠在了座位上面,有些人在打著盹,有些人在看著書。

我把頭靠好,想,但是我並沒有書,而且我也看不了書,因為那些字在我面前都不是字,而只是模糊的一片。

車廂裡面漸漸變成了黑色。這種黑色像是要把我吞噬一樣。

我想我有些困了。在這麼一大群的獨眼龍裡面,也許我真的不安全,但是我好像要睡著了。

「到了。」

到了?

我忽然怔住了。

我的身邊站著一個年輕人,他看起來像是一個學生。我手裡提著背包,我們站在門前。

轉頭看過去,兩邊都有很多的房門。

是的,看起來這裡只是一層宿舍而已。

我又在做夢嗎?還是我真的在不知不覺中就來到了學校報了道,而且已經經過了同學的帶領來到了宿舍門口?

「哦,說明一下,這就是你的宿舍了,到了,不過好像裡面有人呢,是我敲門,還是你敲門?」

「不了,謝謝,我自己就可以的。謝謝你。」

「不客氣,話說你來得還真晚,有什麼事以後找我,我是學生會的,也比較有辦法一點。」

「哦,好的。」

他轉身走掉。

整層宿舍看起來靜悄悄的。我提高聲音問他:「人呢?」

「都在軍訓呢,今天匯演呢。」

「那我這裡怎麼裡面有人呢?」

「哦,是這樣的,聽說他叫羅澤,考了七百分吧,有一點點特權的。」

特權?靠!

蒙蒙真的就在裡面?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再長長地吐了出來。房門上的貓眼有些反光,我把眼湊到貓眼上面,只能看到很小很小的畫面,畫面裡面好像真的有一個人坐在那裡玩電腦。

真的是蒙蒙?

我不禁感到不可思議起來。難道真的再次輪迴了不成?等我進去之後,他會不會來個熱烈的擁抱,然後再來一句:「好久不見」之類的?

或者說,我可以搶攻一下,先給他來一個擁抱,先跟他說那句話?

想想也是夠有趣的。

所以我敲門。

並沒有多大的響聲,因為門順著我的手往後退了一點。這門根本就沒有關嚴。

我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推開門。

裡面的那個人轉頭看著我從臉上的表情上來看似乎有點驚奇。

我邁步走了進去,看著他。

他也看著我,終於站了起來,往我走來。

現在,他要給我一個擁抱了嗎?

不,還是我先來發難吧。

所以在他走到我身前,張口問:「你是……」

我放下了手中的背包,然後一把抱住了他,在他的脖子上還狠狠吸了一口氣。

他的身體在這一瞬間好像變成了鐵一樣堅硬,一動不敢動。

做完了這一套動作之後,我在心面給自己打了九十分,然後我跟他說:「好久不見。」

他後退了兩步,皺著眉頭問:「我認識你嗎?」

我這時才發現他竟然是一個跛子。

而且他跟以前見過的蒙蒙似乎有點區別。以前的蒙蒙身體比羅壯實,而現在的這個蒙蒙身體似乎比較瘦弱。

「哦,我叫張良,你叫羅澤。是吧?」

「可是……我認識你嗎?神精病礙…還是同性戀?咦……得去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