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1,來個擁抱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201,來個擁抱吧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你是我的新室友?」他進了一趟衛生間,好像真的洗了一把臉和手,重新坐到了他的椅子上,轉頭看著我問。

面前的這個羅澤看起來跟印象裡面的有很大的不同。印象裡面那個四肢健全,而眼前這個是一個跛子;印象裡面那個身材更好一點,現在這個身材比較瘦弱,看樣子久不運動,皮膚也顯得有些白;最大的不同就是氣質方面的了。

要說以前的蒙蒙,那是沒有什麼能震得住他的,他往那裡一站,管他是天崩還是地裂,通通都無他無關;管其他人是生還是死,他連眉頭都不皺一下,而且幾乎從一開始到最後都是那麼鎮定自若。

但是現在這個羅澤……一個典型的高考考了七百分的好學生模樣,不僅身材顯得瘦弱,而且鼻子上還架著一副看起來度數並不低的近視眼鏡。

但他的長相的的確確就是蒙蒙,也就是羅澤無疑。

問題是,怎麼會這樣呢?他的變化怎麼會這麼大呢?

好吧,讓我來好好回憶一下發生了什麼事情:首先,我之前經歷過了一輪收割日,見識到了收割日的種種可怕事情,但是在收割日的最後,蒙蒙似乎以他自己為代價把我送回到「從前」,但顯然這並不是真實的從前,時間線依然還在前進著;然後我莫名其妙從一個電影院裡面開始了新的生活,夏小心出現在了我的生活裡面,成為了我的女朋友,還有張志偉和空道八之流都提前出現在了我的身邊——若說跟我關係最緊密的應該是蒙蒙才對,但是他並沒有提前出現在我身邊,這點本身就很奇怪;再然後,收割者和異能者相繼出現,一方要對付夏小心,一方要保護夏小心,但被潛伏在地底裡面的白蛇殺退了一波,收割者也不敢再去造次;但最後夏小心還是死掉了,可以說完全是被趙半仙給弄沒了;而且我的身邊還依次出現了一些跟其他普通人明顯不同的人,比如說那一對獨眼龍夫妻,還有跳樓的瘋狂女人,再加上那個變態的女老闆。

總體看來人脈關係很複雜;但他們的目的有所不同;比如說那些人殺夏小心的是抱著什麼心態?是不是夏小心死了,我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呢?看起來有這種可能性,因為現在夏小心不在了,我想起了一些事情。還有收割者左手美女的態度就更奇怪了,她竟然在保護夏小心,也許她不希望我記起來?或者她是受劉天心之託?

現在看來以前我之所以被稱為什麼「時空的潛伏者」跟那條白蛇應該有關係吧?不過現在它已經死掉了。

最讓我受不了的就是現在的蒙蒙,現在他完全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真的讓人有些倒胃口。

張志偉不是說他已經為我佔了床位了嗎?怎麼現在我轉頭看依然是只有一個床位上面有床單被套之類的,其餘的三張床上空空如也。

意思就是,張志偉竟然不住在這裡。而這裡,竟然只是我跟眼前的這個羅澤一塊兒住的?那麼張志偉呢?

「這裡,就我們兩個人住?」我好奇地問他。

他聳了聳肩,說:「嚴格意義上來說,應該只有我一個人住才對的,只不過之前也說過了,說可能有一個新同學要來,如果來的話,那也沒辦法,只能讓他住在這裡了。請問,你就是那個新同學嗎?」

莫非這是蒙蒙無意間安排出來的?這也太巧了一點吧?

那麼張志偉之前跟我說的他幫我佔好了床位是什麼意思?

反正不管了,以前不也跟他一起住嗎?只是現在的蒙蒙看起來這麼怪,還得好好幫他回憶一下才好。

我一邊鋪著床,一邊轉頭問他:「等下你得請我吃一頓飯。」

「為什麼?跟你很熟?」他好像更喜歡玩電腦,剛才也沒有注意一下他剛才到底在電腦上做什麼。

「都是室友了嘛。」

他並沒有回話。

於是我又問:「你為什麼不去軍訓?」

「沒看到我腿腳不方便?」他好像有點生氣的樣子,似乎並不太想說太多話。這倒讓我更加得意起來,想不到啊想不到,他也有今天。想想上一輪的時候他是如何的意氣風發,現在竟然是一個跛子。

「哦,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分數高,所以不用軍訓呢。」

「軍不軍訓跟考得怎麼樣有什麼關係?」他輕拍了一下桌子,看起來果然生氣了。

「特權嘛。聽說你考了七百分?」

「是又怎麼樣?怎麼你們每個人都說這個事?我耳朵都快聽爛了。」

「難道不是作弊?」

「你才作弊1他好像真的生氣了,拍桌子站了起來,狠狠地盯著我。

「不是作弊能考七百分?」

「我不想理你,你這人有玻」

我看他才有病,因為他現在的表現完全不對勁埃

他在收拾著桌子,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我趕緊道歉:「實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以為……不過,你考那麼好,怎麼來這個學校呢?」

「我怎麼知道1

「問題是你自己報的志願埃」

「別說這個了行不行?還不是家裡……算了,不說了。」

「你要去幹嗎?請我吃飯嗎?」

「不請,我跟你不熟,我要去跟老師說,換宿舍,這裡呆不下去了1

這麼嚴重?看起來他的反應跟我上一輪一開始的反應有相似之處埃看來他果然失憶了,只是我應該怎麼找回他的記憶呢?讓他記得他是蒙蒙,是一個異能者。

回想一下以前蒙蒙是怎麼做的呢?靠,他的方法簡直太過粗暴了,現在回想起來都感到頭大。直接叫跳樓,直接去搶銀行,然後去殺人……

再說了,以前蒙蒙那麼多武器裝備,而現在我呢?啥都沒有,甚至連錢都沒有。

這才是最最痛苦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蒙蒙是怎麼去弄到那些裝備和錢的呢?

看來我跟他的差距果然不是一般的大。只是不知道他以前到底準備了多久。

「哪裡話,怎麼忽然換宿舍呢?我這個人很好相處的,再說了,我們可是老朋友了,蒙蒙。」

「好相處……什麼?你怎麼知道?」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頭問我。

「知道什麼?」

「剛才你叫我什麼?」

「什麼?有問題嗎?」

「不是,是你剛才叫我的名字,你叫我什麼?」

「羅澤?」

「不是這個。」

「蒙蒙?」

「是的,你怎麼知道?問題是只有我幾個好朋友才知道。」

「我當然知道!靠,你都不知道以前我們經歷過什麼事情!看來你是失憶了。」

「可是我不記得你。」他像是在努力回想著,但看樣子他完全想不起來。

「看來你果然失憶了。不過不要緊,只要你知道我們是兄弟就行了。我叫張良,你叫蒙蒙,我們還有幾個兄弟呢。」

「還有兄弟?那你說說我們經歷過什麼事情?」

我嘿嘿笑了一聲,「如果我說我是從未來來的人,你信不信?」

「去你媽的,騙鬼呢?」

他坐下之後繼續想用電腦,不過忽然跳了起來說:「你查過我?」

「鬼才查過你。」

鋪好了床,就爬了下來,現在才發現,我前一段時間到底在做什麼事呀,現在什麼都沒準備,這要是明天就開始了收割日,那我不根本就沒有絲毫機會?

現在想想要準備什麼呢?

於是我拿出了紙和筆,想列一個清單出來。

「槍是肯定要準備的。」

他怔怔地問:「什麼槍?」

「手槍衝鋒槍之類的槍,殺人的槍,同時也是搶銀行的槍,怎麼,你現在倒怕了?靠,以前你怎麼不知道怕?還帶我去搶銀行。」

「搶什麼銀行?你到底是什麼人?小心我報警抓你1

眼前這蒙蒙實在太好玩了,看樣子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根本就不禁嚇,看著他我不禁笑了起來。也許這才是以前真實的蒙蒙的模樣吧?他看起來完全就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正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原來是張志偉那個傢伙。

「張良,到底來不來啊?」

「我已經到了學校了。」

「就到了?靠,我都還來不及跟你說一件事呢。我給你占的床位沒啦。」

「沒啦?你個沒用的傢伙。怎麼沒的?」

「別提了,鬧意見了,那個羅澤你知道吧?他就是一個神經病,跟他住不下去,還有,他說要一個人單獨住,所以輔導員就把他單獨安排去住了,我們只能擠四個人的宿舍。這下倒好,你要來了都不知道住哪裡了……」

「我現在已經住下了。」

「誰給安排的?」

「當然是老師安排的。」

安排我住進來的並不是輔導員,我當然也不知道那個還沒有見過面的輔導員到底是不是張璇。

「……別跟我說你是跟那個羅澤住一起。」

「你實在太聰明了,因為他為了留了床位,而且比你靠譜得多,他給了留了三個,我想睡哪個就睡哪個。」

「……你跟他很熟?」

「熟不熟到時再說。」

「那你小心點,特別是晚上小心點。」

「怎麼了?」

「因為他會夢遊。」

「這算什麼大事?」

「還沒吃飯吧?我們現在馬上就回來,我給你打飯回來吃?」

「不用,我跟羅澤一起吃就行了。」

「自己保重吧。」

掛了電話,注意到羅澤正看著我。

於是我問他:「你會夢遊?」

「是埃」

「看起來其他人都很擔心你。」

「你不怕?聽說我夢遊的時候還會拿刀。」

我不禁笑了,這才是真正的蒙蒙嘛。不拿刀的蒙蒙,算個什麼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