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3,史易陀的殺傷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203,史易陀的殺傷力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既然不是我的輔導員,我幹嗎要理她呢?而且更加不必怕她。所以等我打了飯之後找了個座位坐下。不料剛剛吃了一口飯,她就隔著桌子坐到了我的對面,用餐盤碰了我的一下,問:「喂,呆瓜,你真的暗戀我好幾年了?問題是我好像從來沒見過你呀。」

我裝作沒看到也沒有聽到,繼續低頭吃飯。

「喂,說話呀。」

「問題是,你看我根本就不想理你,怎麼可能是在暗戀你呢?」

她不禁一怔。

而這個時候,一個男生忽然拍桌子站了起來,「說什麼話的?!你哪裡的?」

我更加怔住了,因為這個傢伙竟然是上一輪夏小心出現之後的那個朋友,當然我並不知道他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是不是被人砍了呢?還是一直活著?不過不管怎麼樣,現在他再一次重新活了過來。

看到他我還是有點吃驚的。就好比剛才我比較吃驚那個給我打菜的阿姨一樣。因為我記得以前她拿刀砍過我,只不過因為智商問題,所以並沒有砍到,還有廚房裡面那個大胖子——當然他並沒有出來,說實話我倒還真的有點希望現在這個時候能夠冒出一個可以靈魂出體去佔領別人身體的獨眼龍出來,這樣也有好戲看嘛。

「他是你男朋友?」我小聲地問張璇。

「切,才不是呢,只不過他跟你一樣暗戀我很久了。」

「我沒有暗戀你好不好?1我不禁怒了,真想拍桌子起來。

她卻一臉不在乎地說:「好啦好啦,我就當你現在向我表白好了。」接著用只有我跟她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你說,他要是跟你打起來,是不是很好看呢?」

看你媽個頭啊!靠!這還有沒有天理?難得看到一個老熟人,竟然是一個自戀狂,而且還那麼希望看好戲!

那個夏小心的朋友看樣子真的要氣炸了肺,雖然他並不是五大三粗的人,但現在看來他還是比較有血性的,真的往我一步一步走來。

「你倒是想看戲!他叫什麼?」

「叫什麼?跟你有關係嗎?是吧?」說著她還摸了我的手一下。

我不得不說她的手很嫩,觸感就像是大清早賣的水豆腐一樣,不過我絲毫不想享受這種觸感,我的手像是被電擊了一下又像是被毒蛇咬了一下一樣縮了回來,差點打翻了我的餐盤。

真要命。

既然不知道他叫什麼,意思就是我自己給他安一個名字就行了?看他現在妒火中燒,而且因為張璇摸了我的手一下更是臉都燒得通紅,那不如就叫他「杜火」?

這個名字不錯。

杜火大叫道:「我要跟你單挑1

單挑你媽啊!我像是會跟別人單挑的人嗎?當然,單挑這種事情以前我也是做過的,比如說跟收割者單挑,跟司徒無功單挑,但是我何必自降身份與你一個普通人單挑呢?再說了,我怎麼說也是真正的本體!

但是現在看起來架是要打成的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人叫了起來:「張良!你在這裡啊1然後一坨屎端著他的飯菜氣定神閑地從杜火的身旁走了過來,就坐在我的旁邊,「你小子夠厲害啊,剛來第一天就泡到了一個這麼標緻的妹子?」

說得張璇都有點臉紅了。

「張良!靠,你太不要臉了,連兄弟都不要了?」張志偉那傢伙竟然也站了起來,然後一把拉起了他旁邊的空道八。

要說這食堂裡面本來是比較亂鬨哄的,但是杜火剛才建妒火中燒的模樣還有那句「單挑」把場面都壓了下來,現在很多人都保持著安靜,所以張志偉和一坨屎的聲音聽得特別清楚,「兄弟們,他就是我們的兄弟張良,以前跟你們說過的。」

那小子簡直不是人,除了拉起了空道八,還把跟他們一起穿著軍裝的新生也拉了過來,於是我們這一桌就基本上滿了。

現在杜火依然站在我的三步之外,怔怔地看著這個詭異的場面。

張志偉坐下之後拍了我一下,說:「你小子好不夠意思,這麼快就泡到了女朋友,還玩表白那一套,不介紹一下?」

介紹你媽啊!難道你們他媽的都眼瞎了不成?明顯是張璇要害我埃

所以我說不出話來。

張璇也有點怔住,估計是這麼多男人坐在她的旁邊讓她有些不自然,問道:「這些是你的朋友?」

「是的。」

空道八點點頭,說:「嫂子好。」

他這人平常看起來那麼老實,現在一說話就要命!

我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張志偉笑了起來。

張志偉跟空道八他們都是穿著軍訓的服裝,但一坨屎卻跟我一樣穿著t恤,所以我有點好奇,而且也想轉移話題,就問他:「你怎麼在這裡?」

「我?無聊嘛,就隨便走走,反正想去哪就去哪,想一想反正也沒幾個朋友,李紫算一個,你算一個,來這裡還有可能遇到你,當然,說不準還能遇到李紫,只是她應該不記得我了。」

「李紫竟然也在這裡?」

「在這個城市裡面,只是不在這裡。」

張志偉問:「你也是張良的朋友?從來沒見過你呢,要不自我介紹一下?」

一坨屎顯得有些緊張,臉紅了紅。毫無疑問他是一個狠角色,但兩次叫他自我介紹他都顯得很難堪,這可以看得出來其實他的本心其實還是比較脆弱的,強大的只是他的能力而已。

我趕緊抬手,「免了,吃飯要緊。」於是我加快了吃飯的節奏,我要狠狠地吃,快速地吃,以免張志偉因為好奇而逼一坨屎說出來。

張志偉說道:「你這就不地道了,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嗎?我這個人雖然膽小怕事,但是對於朋友,我是從來也不含糊的,這點張良最清楚,是不是?」

我嘴裡塞著飯,而且還在不斷地塞入,說不出話來,只能點頭表示他說得有道理。

一坨屎轉頭看我,而大家都更加好奇地看著他。

「那我說了?」一坨屎問。

我趕緊舉手打斷,好不容易咽下了嘴裡的飯,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面我已經幹掉了一半,看來我的戰鬥力還算不錯,只不過現在還不到八分飽,看來還得加把勁啊!所以我表示:「我這邊還有一個兄弟好像找我有事呢。」

張志偉站了起來,看著杜火問:「這位同學找我兄弟有什麼事呢?有事好商量,我們這些人全都是兄弟,有事兒大家都是一起上的。」

杜火憋紅了臉說:「我找他單挑。」

張志偉哦了一聲,拍了拍空道八說:「阿八,他說要跟我們單挑?我們跟張良都是穿同一條褲子長大的,現在怎麼看都是你上才對。」

空道八抬頭看了杜火一眼。

杜火也看了空道八一眼,轉身扔下了一句話:「沒種的男人1然後走回了他自己的座位。

張志偉笑了笑,說:「那種人別理他,給臉不要臉的貨色,沒什麼好看的。現在不如來說說我們的新朋友。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張志偉,跟張良一起長大的,這是我們的好兄弟孔道八。」

空道八笑了笑。

看著空道八的模樣我有點懷疑他上次受傷是不是傷了腦子,現在怎麼看起來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所以我餵了他一聲,「阿八你怎麼了?傷沒事吧?」

「沒事,也沒什麼,大家好就行。」

「看起來你有心事。」

「……以後再說吧。」

果然有心事啊!這傢伙以前一直表現得都像是一個沒腦子的人啊,怎麼現在表現得這麼深沉了?受的傷不會真的那麼重吧?還是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意外?不會是得了絕症吧?想一想那其實也不要緊的,絕症什麼的,也大概有幾年的命吧?至少比這個世界的命更長,所以他還可以活到這個世界毀滅的那一刻的。

另外的那些新同學都一一介紹。

張璇看起來真的是玩起來不要命的角色,她站了起來,用清脆的嗓音說:「我叫張璇,是張良的朋友……女朋友。」

這真的很要命。

「兩個都姓張,還女朋友呢。順便說一聲,她是個惡魔。」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他說話的同時,坐在了張璇的左手邊。

要說本來大家落座還是比較有規矩的,早就空出了張璇兩邊的兩個座位。現在那個人正好坐在了她的左手邊。

而那個人正是羅澤。

「切,你才是惡魔呢,你真來啦?」張璇轉頭好奇地問他。

「怎麼,不能來?」羅澤低頭看著他的飯菜,看起來他跟張璇好像有什麼故事一樣。

不止我,連張志偉他們都好奇地看著羅澤。一坨屎小聲地問我:「有什麼感想?」

「你呢?」

「我能有什麼感想,他又不是我兄弟。」

「是我的嗎?」

「不是嗎?」

「好吧,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他是不是真實的?」

「誰知道呢?」

張璇臉上變了變顏色,說:「咬什麼耳朵?有什麼話不能當場講?有什麼了不起的,是的,他是我前男友,怎麼啦?不行嗎?不過我現在已經不喜歡他了,我現在的男朋友是張良。」

我真要吐了。

看來還得轉移話題才行。

張志偉卻來了興趣:「不會吧?他真的是你前男友啊?羅澤,想不到啊!不過真的很古怪啊!現在羅澤跟張良住在同一個寢室裡面,一個前任一個現任,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

張璇啊了一聲,「你跟他住一起啊?還真要命了!你不會真的打他吧?張良,不用怕他的,放心,我支持你。」

支持你媽啊!

我咳了一聲,不得不說:「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先介紹一下我這位朋友給大家認識一下,這個……你還是自我介紹吧……嗯,大家一邊吃一邊聽哈,這樣比較有氛圍。」

而我卻把餐盤一推,顯示我已經吃飽了。

一坨屎臉色紅了紅,說:「這個……不太好吧?」

「放心,大家對你的名字越來越好奇了呢,大聲說出來吧,你看,旁邊的小妹妹都轉頭好奇地盯著你呢,要是你一直釣著他們的胃口,說不准他們等下就會打你呢。」

「萬一要是說出來他們一樣打我怎麼辦?」

「不會的,放心,大家都是文明人。你再不說,大家都吃不下飯了。」

大家對於他的名字越來越來好奇,連旁邊那個小妹都看不下去了,說道:「愛說不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娘?」

一坨屎嘆了一口氣,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站了起來說道:「大家好……」

幾乎半個多食堂的人都在盯著他,然後大家一齊差點吐了出來。

我想這是我這幾天最開心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