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204,陪我去逛街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204,陪我去逛街吧!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一頓飯自然沒有吃好,只不過並沒有看到女漢子,不知道她在不在這裡呢?

還有李紫現在在哪裡,倒是想跟一坨屎好好打聽打聽。但是在大家都吃不下的時候,張璇再次碰了我的手一下,說:「陪我去逛街吧?」

那些色狼的眼又紅了起來。

張志偉小聲地說:「靠,你小子的進展也太快了吧?夏小心呢?怎麼就甩了不成?」

他竟然還記著夏小心的事呢,所以我不得不跟他說:「夏小心回台灣了,而且永遠也不會再回來。」

「啊?台灣?為什麼?」

「難道你不知道她本身就是台灣人嗎?」

「問題是,她真的是台灣人?」

「要不然她怎麼那樣說話的?」

「餿嘎。」

羅澤面無表情地說:「我也去。」

我肯定是不想去的,因為這女人看起來完全就像是一個惡魔,明顯就是很想看別人為她爭風吃醋。怎麼在現在她會變成這麼樣一個惡毒的女人呢?實在太出人意料的了。

照理說現在司徒無功如果真的逃出了這個世界,那麼這個世界的規則是回歸了最初張良的設定呢,還是依然受著司徒無功的影響或者說被現在的本體所影響著?

怎麼看都不像是最原本的設定。張良肯定不會把蒙蒙設定成有一個惡毒的女朋友吧?最初的設定蒙蒙肯定也在他的身邊才對,因為是好兄弟嘛。

看來果然是依然受著司徒無功或者現在的本體的影響。

除了她看樣子是一個惡毒的女人之外,我之所以不想去,還有幾個原因就是比如說空道八的心事,肯定裡面有著什麼隱情,我得找時間問問他;還有時間真的不多了,蒙蒙這傢伙看起來絲毫也沒有跟我同心協力的打算,甚至還想拉我後腿,這點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吧?獨眼龍那邊余帥那邊那麼多人還在潛伏著,更加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但既然羅澤這傢伙提出了他也去,我當然就應該去了。因為我去了,就可以刺激到他,說不準這也是一種簡單而粗暴的方法呢!如果刺激出了他的異能,他是不是就會相信我說的話了呢?

所以我趕緊反手緊緊地握住了張璇的手,一隻手握還嫌少,我又抬起右手伸向她,「把你左手伸過來。」

「幹嗎啊?」她顯得有些緊張起來。

「拉著你的雙手我才能好好說話。」

她轉頭看了看羅澤陰沉的臉,抿了下嘴巴,像是下定了某種重大的決心一樣,緩緩地伸出了她的左手。

於是我緊緊握住她的雙手,鄭重地說:「好吧,我們現在就去。」

所以我站了起來,她也站了起來,然後羅澤也陰沉著臉站了起來。

他現在的表情果然有些可怕,但是正是這種表情啊!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不爆發的羅澤不是蒙蒙。只有等他爆發出了他的小宇宙,他再想否定掉一切都晚了。

只要讓他爆發出異能就行,然後我就可以跟他說,收割日就要來了,大家都要死了,世界都要毀滅了,我們要一起同心協力,打敗本體,衝出這個可惡的世界,沖向外界。

如果他的身體果然被司徒無功搶走了,那麼我們也要把身體搶回來,而且把司徒無功困住,把記憶全都奪回來。

這樣想著,我不禁感到一陣內心激蕩。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出路。眼前這個羅澤只要找回了記憶,不就是真正的他了嗎?正如我一樣,如果我找回了記憶,不就完全變成了張良?

估計張志偉看出來氣氛有點不對,強笑著說:「要不我們大家一起去?」

我對這小子真無語了,現在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想當電燈泡不成?而且還帶著那麼多的燈泡小弟。

羅澤說道:「你們下午不要匯演了?」

「哪有去逛街有趣啊1

而空道八是有眼色的人,馬上就拉了張志偉一下,說:「我們去幹嗎?他們的事情他們自己處理好就行了。」

「還想看戲來著。」張志偉低喃一聲。

張璇拉著我往食堂外面走,張志偉在後面叫道:「喂,你們吃完就走啊?你們的餐盤,不拿過去回收處放好?」

張璇回頭一笑,說:「那是你的餐盤。」

她果然是一個惡魔,到現在竟然還不忘打廣告。

她拉著我的手,再加上羅澤一臉陰沉地走在她旁邊,這不免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我當然不會去在意那些很有可能客觀都不存在的人的眼光,我心面只是在想著一件事情,那就是蒙蒙到底跟張璇有什麼關係呢?真實的蒙蒙跟張璇又有什麼關係呢?

現在這三角關係讓我心裡暗爽。想不到蒙蒙那麼膽大包天的傢伙竟然也有今天埃

看來我來省城裡面也是來對了埃

在出大門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張志偉他們,空道八好像在怔怔地出神,一坨屎對著我微微一笑,然後他也看了一眼空道八。不知道空道八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

羅澤那傅紅雪一樣的行走方式看起來非常新奇,更加讓人不敢相信的是,他現在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真的跟小說裡面描寫的傅紅雪極其相似,好像全天下的人都跟他有仇一樣。

「喂,傅兄,當時是你甩了她,還是她甩了你?」為了打擊他我叫了他一聲。

張璇問道:「你叫誰啊?」

「傅紅雪啊,你沒看到他現在很像嗎?就缺那把大黑刀了。」如果在這一輪裡面他手裡真的拿著一把黑魔刀的話,那就更像了。

張璇輕笑了一聲,「就你最不正經,不過話說傅紅雪是什麼人?」

「連傅紅雪都不知道?看來你的知識面果然很窄啊,他是一個刀客,武功天下前幾名,出刀就見血,一直板著一副棺材臉,誰都不會紅好臉色,任何時候都不會笑,不過一條腿殘廢了,走路就跟現在羅澤一樣,正常的那條腿往前邁一步,然後把廢了的那條腿拖過去,然後正常的那條腿再邁一步,殘廢的那條腿再拖過去。」

羅澤輕咬著牙,狠狠地瞪著我,他的腳步馬上就停了。

「他都是一個殘廢怎麼還有那麼高的武功呢?」

「誰知道呢,可能是天生的吧,你千萬別小看殘廢的人,很多殘廢都是真人不露相的,比如說現在這個很像傅紅雪的傢伙,你就敢說他不是武林高手?還有一點,你最應該注意的就是那些穿著中山裝手中提著木箱的獨眼龍,那也是真正的狠角色呢。」

羅澤大聲說:「有完沒完?」

我繼續刺激他:「怎麼了?受不了了?要動我了?來吧來吧,展示你高超的武藝吧。」

我特意停了下來,轉身擺出了一個架式面對著他,好像我們兩個真是武林高手要來一場決鬥一樣。

張璇說:「不正經,你能不能正經一點?你也是武林高手不成?他是傅紅雪,那你又是誰?」

「我?自然就是武功天下有數的大高手葉開了,樹葉的葉,開心的開。」

「葉開又是誰?」

「葉開嘛,就是小李飛刀的傳人,一手小李飛刀無人能敵,小李飛刀聽過吧?最最重要的是,傅紅雪就只有一個朋友兼兄弟,很不巧的是,傅紅雪的兄弟就是葉開。」

「啊?那你的意思是你是羅澤的兄弟?」

「當然,可怕吧?」

羅澤的臉變得有些蒼白,顯得他好像很生氣,看來是要爆發了。

我內心很是激動。爆發吧,爆發你的小宇宙,然後就可以讓全天下的人都看到你的異能和不同凡響之處,然後你就會相信我說的話了,到時候我的身邊有了這樣的強力助手,要對付本體也容易得多,而且還能順帶拯救你一把。

但是忽然我的耳朵就痛了。

一隻手捏著我的耳朵,為了不那麼痛,我只能偏著頭,但是那隻手一直扯著,所以我又看不到那個扯我耳朵的人是誰,我只能看到在我的影子旁有另一個影子存在,而且那個影子看起來和我一般高,不過粗壯不少。

「喂,你誰啊?趕緊放手!一個大男人扯我耳朵是什麼事?」

連旁邊的張璇都看不下去了,大聲說:「放開他,你扯他耳朵幹什麼?」

「小心呢?」一個鴨公嗓響了起來。

毫無疑問說出這句話的就是那個扯我耳朵的傢伙。我聽不出這人是誰,但是他竟然一開口就問夏小心的消息,看來他跟夏小心關係不同凡響。問題是他到底是誰呢?夏小心的朋友我都認識埃看影子的話,明顯不是劉天心,因為劉天心沒有這麼壯。

「你誰啊?我認識你嗎?」我想猛地轉頭,全是那傢伙一直扯著,我偏頭的動作已經到了極限了,所以只能腳步輕移跟上他扯的動作。

「小心呢?」

「放手啊!要不然我動手了1

「張良,我問你小心呢?1那傢伙終於放手了,我趕緊跳后一步,一手撫著耳朵,轉頭怒目瞪著他。

或者「她」。

事實上已經不能完全從外表來介定到底是「她」還是「他」了。因為這個傢伙在看第一眼的時候,會讓我感到迷惑:這傢伙到底是誰?

因為在第一眼的時候,我並不能看出這傢伙到底是誰。看著很熟悉,但又想不起到底是誰。

但是在看第二眼的時候我就明白了,原來是他。

所以我幾乎嚇得跳了起來:「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問你,小心呢?你把她到底怎麼樣了?」

「小心?回台灣了,她沒事,好得很,問題是,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眼前的這個傢伙,看起來就像是風火雲和風雷的中和體,比風雷矮小一些,但是比風火雲高大不少。

我都不知道到底要叫這傢伙「風雷」呢,還是叫「風火雲」,這也太變態了一點吧?不過這也是好事,那就是這傢伙正在向風雷轉變著,只要變成了風雷,在收割日的時候,作用就會非常巨大的。

我的耳邊湊過來一張臉,羅澤幸災樂禍地問:「小心又是誰?嘿嘿……」